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抛砖引玉
    尔虞我诈这四个字,用来形容如今的江湖而言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因为随着人们色私心越来越重,诱惑越来越多,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当初踏入江湖的那丝青涩,还有那份简单淳朴的英雄梦。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的结局,人创造了江湖,但最终却被江湖所改变,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根本没办法回头。

    战英看着面前胸有成竹的无心,不禁摇了摇头,看起来有时候确实是旁观者清,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不能够,因为他觉得事态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因为不管对谁来说,那都是下下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是本座心慈了,也是自作多情,我原以为他不会这么斩尽杀绝。”战英叹了口气说道,言语之似有一丝无奈,一丝失望。

    “前辈又错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他是唯一一个敢坐在战英的面前说战英错了的人,但是战英却也并未在意。

    只见战英再次疑惑了,看着无心问道:“又错了?错在哪里?少侠不是说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是贤王府,亦或者雁门王府吗?”看起来这好像是最有可能的,应该很多人都会在心里这么想。

    但是无心却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七贤王和雁门王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们杀了皇,那真的是谋权篡位了,而且还得加一条弑君之罪,他们不会那么傻的,要想坐稳这个江山,他们必须要有一样东西,一样不会让所有人都跳出来反对的东西。”

    “让位诏书!”战英一下子想到了,忍不住惊呼了出来。喊出来他后悔了,忍不住向外端详了半天,担心被人听到,这些话都是杀头的大罪,怎么可能这么直言不讳。

    无心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只有让当今的天子亲自发出让位诏书,他们才能够坐的安稳,否则早晚会有人跟他们一样,再演一出谋权篡位。所以说这次的刺杀,只是一个巧合,是杀手被发现之后为了掩盖其真实目的而制造的假象。他们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宫里的一样东西,而这样东西,很可能在皇的寝宫之,甚至是由皇随身携带。”

    听到无心的分析,在场的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如果真的像无心说的那样,那这件事的背后很可能藏着更大的阴谋,而他们却无从知晓,这无形是对接下来的计划造成了一丝不确定的危险。

    突然,低头沉思的战英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无心惊呼道:“兵符!”随即眉头皱的更深,一脸惊异。

    听到“兵符”二字,无心也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急忙问道:“什么兵符?”

    只见战英脸色凝重的说道:“皇的身一直随身携带者一副兵符,有了它,可以随意调动十万兵马,为的是将来有一天京城陷入危及的时候可以使用它,但是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超五个人!”战英的脸色,已经越说越加的铁青一片,因为他已经彻底相信了无心的话,敌人这是要彻底将京城翻一个底朝天了。

    “我想,这五人之其一个有七贤王吧?”无心看着战英,淡淡的说道。

    战英肯定的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没错,有他。”那五个人之,他自己是其一个,还有一个是七贤王,那个被世人称赞最适合当皇帝的人。

    “那对了,一定是七贤王派人潜入了宫,意图将兵符盗走,以免篡位之时出什么差错,有人出来横加阻拦。”无心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敌人已经坐不住了,大概每天晚兴奋的觉都睡不好吧。

    “他以为他盗走了兵符可以调动那十万兵马吗?他错了,这十万人不隶属任何一方,是完全独立的一支军队,只有历代天子凭借兵符才可以调动,这俩样缺一不可。”战英冷哼了一声说道,脸充满鄙夷之色。

    “也许他原本知道呢,他的目的可能不是要调动这十万兵马,而是将这十万大军变成一步废棋,成为一个摆设,失去它应有的作用和使命。”无心苦笑了一下说道,他不得不佩服七贤王的心机城府,也难怪他们隐忍这么多年。

    听了无心的话,战英又不禁有一丝沮丧,好像敌人永远他快一步,派无心去雁门关打探一事,向皇禀报贤王府有可能存有二心之时,都是七贤王自己先走一步,好像他总是差那么一星半点。这种感觉让他很郁闷,郁闷的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原本他应该才是那个坐在央,分析着一切的人,而此时却像个傻子一样只有提问和感叹的份。

    “我觉得这还不是他此次行动的所有目的,他肯定还留有后招,那是一旦盗取失败,他一定已经想好了对策,像现在这样,只要前辈查不出凶手的来历,他这一次皇也许会彻底将您革职查办,总要有一个人来让他出这口气。”无心这时候再次开口说道,但他却不知道这无非是向早已经情绪低落的战英身撒了一把盐。

    果然,听到无心的话,战英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拳头握得“吱吱”作响,大概如果七贤王此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冲去吧。

    无心说的没错,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七贤王所为,那么他一定已经清理了所有的痕迹,不会给战英查出来的机会的,那么这样的结局只有一个,那是由战英承担所有的后果,到时候是生是死难料了。

    大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没有人在说话,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也是给战英一点消化的时间,因为被人算计并不是一件痛快的事,何况还一算一个准,算的那么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边已经隐隐看到了一丝黎明的曙光,天要亮了。而战英也终于从失落之回过神来,他也是人,算他地位再高,经历再广,他也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总需要时间来调整自己。

    “失礼了,也见笑了。”重新振作的战英向无心抱了抱拳,带着一丝歉意说道,脸难掩一丝尴尬之情。

    无心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他理解战英的感受,毕竟战英身在朝,不能像自己一样,想到什么说什么,否则很可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杀头之罪,而且原本最开始的时候战英不相信七贤王会心存二心,只能说是七贤王太会隐藏了,骗过了所有人。

    “对了,我想知道那十万大军现在在哪儿?”无心看着战英,缓缓地问道。

    战英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不知道,没有人见过,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没有人知道,只有历代的天子才有办法找到他们,据说是隐藏在京城五十里之外的青云山里,但是至今没有人见过,没有当天天子的召唤,他们是不会现身的,他们世代生活在那里,跟历代天子一样,守卫京城的职责代代相传,但这些都是听老一辈的人说的。”

    听完战英的话,无心不禁有一丝惊讶,没想到这十万大军竟然这么神,说的好像鬼神之说一样。想了想,继续问道:“有没有可能从皇那里将兵符要出来?”

    战英想都没想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不可能,别说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算真的发生了,皇也不可能将兵符交给外人的,算交给了你也没用,算你找得到那十万大军,他们也不会认你,他们只认天子。”

    无心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似乎心里在想着什么。

    战英看着无心心事重重的样子,由衷的感到一丝欣慰,他没想到,已故的秦风竟然还能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儿子,甚至他的父亲当年还要出色,出色到让他这个六扇门总统领都有一种退位让贤的冲动。

    接着,战英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无心,认真的问道:“看来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该怎么办?”其实他这句话的原话应该是‘我该怎么办’,只不过没有说的那么直白。因为如果一切真的像是他们刚才推理的那样,那敌人的下一个目的是扳倒战英。这是战英不想的,也是无心不愿意看到的。

    无心笑了笑,看着战英,淡淡的说道:“既然对方已经行动了,那我们也该动一动了,该是向皇禀明雁门王府已经意图谋反了,也该让他们稍微收敛一下了。”

    听了无心的话,战英终于笑了,这次是真的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笑,因为他终于有机会扳回一局了。

    原本这一切的计划是由无心所想,而且他并没有说出所有的细节,因为这里面牵扯的人太多了,知道的越多越容易走漏风声,所以他只是将每一个人负责的事情讲清楚,别的什么都不说,战英也从来没有主动问过,其实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

    随着天边亮出第一道阳光的时候,战英已经动身了,他要进宫去向皇禀报有关雁门王府意图谋反的事,虽然皇未必会信,但至少对敌人来说是一记猛料,因为皇原本忌惮雁门王府在关外的实力。

    而无心和如意、南宫楚三人则留在了六扇门,哪儿也没去,也没地方可去,因为无心是趁着夜色来到的京城,没有人知道,这正是他想要的,尤其是不能让贤王府的人知道。

    好在铁雄已经办案归来,随即便将无心三人安顿在了六扇门里。叔侄俩又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自然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这次谈论的并不是互相寒暄,而是关于眼看着要发生的那件大事,那件没有人知道胜败的大事。

    反击的时刻,终于到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