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紫禁城之危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心必有的信念,穷其所有去为了那个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目标努力,拼命也罢,挣扎也罢,都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里成功更近一步,只不过有的人走了正道,而有的人则踏入了无底深渊,无限循环,也许只有到死的那一刻他才会幡然醒悟,明白自己到底是对是错,可惜等到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回天乏力。

    这天午后,坐在大厅里的无心看着正在忙碌着收拾着稍显凌乱的饭桌的如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面前的她,是时候该离开了,离开这个很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的地方。

    说实话,无心真的不想将接下来要发生的那一切闯入如意的生活,她本不该经历这一切的,只因为她选择了一个不能给她任何承诺的人。可是他无计可施,只得被动的带着她经历这一切,经历着血与火的考验。因为他至少曾经亲口答应过她,再也不会将她一个人丢下。

    坐在一旁的南宫楚似乎看出了无心心的顾虑,也知道了无心想要说什么。只见他缓缓的递给了无心一杯茶,认真的说道:“我想她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因为从她认定你的那一天起,已经知道自己从此和平淡无缘。”是安慰,也是感慨。

    无心扭头看了看南宫楚,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看到一名幻音阁的弟子慌慌张张的从前院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信,一封芙蓉堂专门用来传递情报的信。

    看到这一幕的无心,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知道出事了。虽然回到这里之后大家都安稳了许多,但是如意一回到幻城已经向下传达了命令,命所有芙蓉堂的眼线从那天开始密切注意任何有关红羽和贤王府以及雁门王府的消息。现在,应该是有了回信。

    很快,那名女弟子来到了大厅,将信封交给了如意,脸色凝重,看样子信的消息应该很严重,而且是坏消息。

    果然,如意在看过之后,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脸的震惊。然后快步走到了无心的面前,将信递给了无心。

    无心没有说话,急忙接过了信,打开一看,同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眉宇之间现出一丝惊讶。

    确实出事了,而且是震惊京城的大事。信提到,俩日前,有人潜入了皇帝的寝宫,想要刺杀当今天子,幸亏御林军发现及时,杀手才没有得逞,不过杀手武功高强,虽然最后统统被御林军拿下,但却没等审问便已服毒自尽。

    这件事导致龙颜大怒,天子已经传旨六扇门,命令六扇门彻查此事,而且似有延后紫菱公主婚期的意思。

    这个消息无疑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尤其是无心。如果天子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延缓紫菱公主的婚期,那么他的计划将全部落空。虽然也算变相的化解了贤王府和雁门王府的联合叛乱,可那只不过是将事发之时延迟了一些时日罢了,敌人的叛乱之心已生,没有人能够改变。

    而且夜长梦多,谁知道雁门王府和贤王府之间还会不会想出什么别的计划,到时候根本没法阻止了。所以,无论如何紫菱公主的婚期都不能延缓,必须按期举行。

    无心缓缓的合了信封,抬头轻笑着看着如意,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不止面前的如意猜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猜到了,不言而喻。

    “我们该走了吧?”如意笑了笑,看着无心说道,然后冲着无心缓缓地点了点头。

    无心点头示意了一下,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但他知道如意能够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现在,真的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于是,众人在依依不舍缓缓离开了幻城,向着京城的方向而去。离开了这个很可能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临走的时候,如意并没有过多的逗留,只是简单的安顿了一下林萱,安顿了一下幻音阁的事宜,然后跟着大家路了。在众人之,反倒好像只有她是那个最舍得离开这里的人,直到幻城渐渐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她都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不是她盼望着早点离开这个留下了太多回忆的地方,更不是她铁石心肠,她只是希望通过自己这么做来让无心好受一点,不要心存愧疚。可是她不知道,她越这样强装自己,无心越心疼她。

    赶车的人还是冷,只不过这次多了十二匹马随行,其他的影子成员都已经与无心汇合,十三名影子,继续履行他们应有的职责。只不过现在,他们不再当做这是一次任务,而是一次义无反顾的鄂追随,追随那让苍都为之汗颜的少年。

    车厢内,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人,南宫楚,可是气氛却显得越加的尴尬,没有人说话,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无心没有跟如意解释太多,也没有多说别的,因为他的心里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他在想这次京城的事到底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现如今贤王府和雁门王府要叛乱的消息,除了京城没有一点动静,全天下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谁会傻到跑去皇宫大院之刺杀当今的天子,而且又怎么那么容易杀得了?

    无心想到的第一个幕后主使,是雁门王府和贤王府,可是这根本说不通,如果真的只是杀了当今天子可以稳坐皇位,那七贤王也不必等到今时今日了,这些年他有成百千的机会得逞。

    但是七贤王和雁门王都不傻,知道要想坐稳这个江山,必须要有一样东西,那是当今天子亲手所写的让位诏书,所以无论是雁门王府还是贤王府,都不可能是这次刺杀事件的幕后主使。

    也许,杀手潜入宫是另有目的,并不是真的想要刺杀皇,只不过被发现之后为了隐藏真正的目的而演了一场假刺杀,以此来迷惑所有人。

    想到这里,无心不禁紧皱着眉头,他不知道皇宫之到底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让贤王府和雁门王府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一切只能等到了京城之后才能够知晓了。

    现在的京城,再一次变成了步步为营,城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和挨家挨户搜查的捕快。可是六扇门调查了所有与刺杀事先可能存在关联的人之后,却一无所获。杀手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没有一丝线索。

    现在最头疼的人应该是如今已经官复原职的六扇门总统领,战英。原本以为借此机会可以官复原职,能够顺利实施无心的计划了,可是没想到接连查了几天却没有一丝蛛丝马迹,而且如果这次任务他办不好,那他得真的脱下身这身官服了。

    此时已是深夜,六扇门总部的大厅里,烛光下,坐着一个人,正在埋头看着摞在桌子的一堆卷宗,不时的摇着头。这个人,正是六扇门的总统领,战英,而他手里和面前桌的卷宗,都是手下搜集来的有关情报,但那几乎是一堆废纸,没有一丝价值可言。

    越盯着面前这些没有丝毫价值的废纸,战英的心情越加的烦躁,只见他终于忍无可忍,一甩手将手的一本卷宗扔了出去,由于用力过大,卷宗夹带的那一张张情报像是受惊的鸟儿一样,四处乱飞,飘得整个大厅都是。

    “前辈这是在生谁的气?”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黑影在月光与烛光之间缓缓的迈进了六扇门的总部大厅。漆黑的紧身斗篷,苍白如雪的脸庞,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刀,不是别人,正是闻讯从幻城赶来的无心。他的身后,还跟着俩个人,一男一女,正是如意和南宫楚。

    战英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愣了一下,已经知道了来的人是无心,但是他却不知道无心是什么时候到的。

    只见战英皱着眉头,看了看无心,摇着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一些事没有头绪罢了,心情有些烦闷。”说着站起了身,示意无心三人坐下。他没想到无心这次不是一个人前来,而且更没想到的是三个人竟然全都没有被外面的手下发现。

    “真相总会大白,前辈何必如此纠结。”无心看着战英,笑了笑说道。

    战英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坐在了无心的对面,看了看旁边的南宫楚和如意,缓缓的说道:“少侠怎么突然到京城来了,而且看样子应该是赶了很远的路。”

    “为了皇宫刺杀一事而来。”无心淡淡的说道,不假思索。

    战英听到无心的回答,皱了皱眉头,他看到无心的时候已经大概猜到了,知道无心此次前来一定是与三天前的那件事有关。

    “这也是这几天让本座心烦意乱的事,六扇门已经和贤王府合力搜查了京城所有能搜的地方,可是根本无迹可寻,杀手好像是横空出世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线索。”战英皱着眉头,无奈的说道,情绪有些低落,这也许是他办案这么多年以来最难办的一次。

    “如果有人一心想要掩盖,那算六扇门再怎么查都不会查出来的,前辈还没有明白吗?”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他已经知道凶手是谁。

    “少侠此话怎么样?难道你已经知道了一些线索?”战英睁大了眼睛,看着无心说道。

    可是无心却摇了摇头,看着战英,反问道:“前辈可能查出杀手的是身份?”

    战英肯定的摇了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无心,不知道无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无心笑了,听到战英的话他笑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证明自己的猜测是事实。

    只见无心看着战英,淡淡的说道:“前辈觉得一个毫无踪迹可寻的人为什么能够瞒过宫那么多双眼睛,直到找到了皇的寝宫才被发现?天下有这样厉害的杀手吗?”

    “没有。”战英斩钉截铁的说道,因为他知道宫的守卫有多强,别说一个外人,算是他这个六扇门的总统领,要想瞒过所有人的眼睛潜伏到皇的寝宫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只是战统领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无心笑着说道,脸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听了无心的话,战英迟疑了一下,突然瞪大了眼睛,盯着无心说道:“你是说……”

    没等他的话说完,坐在对面的无心直接点了点头,他们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