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生死相约
    有句话说的很好,想知道你有多少朋友,不是在你飞黄腾达的时候有多少人围绕在你身边,而是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几个人陪在你的身边。更何况是血雨腥风的江湖,能有几个人愿意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站在你的身边,甚至陪你一起笑看风起云涌,直面生死殊途。

    有些人,是注定要用一生去珍惜的,包括已死的官云杰,还有此时正坐在石桌对面,以茶代酒,把“酒”言欢的南宫楚。

    风云堡,院落之那处凉亭,正坐着俩个人,一个一身黑衣,身背一把锈迹斑斑的刀,一个长发飘飘,手拿一把折扇。正是再次相聚的无心与南宫楚二人。

    此时的南宫楚,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副看似风流的风流,也没有了那抹总是挂在嘴角的无所畏惧的笑容,而是变得消瘦了很多,也成熟稳重了许多。这一切的改变,完全是因为次如意被绑,而他身受重伤,差点命丧黄泉意外而造成的。死过一次的人,好像总会活出另一个自己。

    看着面前的南宫楚,无心总会心里有一丝歉疚,觉得这一切总归跟自己有一丝关系,要不是自己曾经叮嘱南宫楚无论如何都要保全如意安危,也许南宫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不知道这样对南宫楚来说是好是坏,虽然他也知道即便没有自己的叮嘱,南宫楚也会誓死保护如意。

    “你不用觉得好像亏欠了我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如果我不想,算是你血刀无心也无法逼迫我去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南宫楚边低头为无心和自己重新填满了茶杯,边淡淡的说道。

    自从他受伤之后,他好像也跟无心一样,喜欢了喝茶,因为他觉得喝茶能让他静下心来,不再患得患失。只不过虽然杯的变成了茶,他还是那一副喝酒的样子,从来都只是一饮而尽。

    无心笑了笑,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他觉得他欠了南宫楚一次,不是债,不是恩,而是一次无所畏惧,毫不后退的舍命相陪。

    “我可以不欠你什么,但是我却不可以不还。”无心端起南宫楚为自己倒满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

    南宫楚听了无心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摇头苦笑了一下,没有再争辩,虽然他并没有听懂无心说的话,但却知道无心话的意思。同样端起面前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

    俩个明明只是在不停的喝着茶的人,却硬生生喝出了把酒言欢,不醉不归的意思,也许只有这样的俩个男人才会形成这样的一幅画面吧。

    如意和林萱远远的站在一处走廊,看着不远处的凉亭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壶茶水的无心和南宫二人,脸带着一丝担忧。虽然那不是真的酒,只是普通的茶水,可是在这么喝下去,算是茶也会把人喝坏的。

    再三思虑之后,如意打定了主意,打算去阻止正喝得兴起的二人。可是刚踏出俩步,被一个声音制止了。

    “让他们去吧,不用担心。”一个苍老而稍显浑厚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随着话音,如意和林萱不由得扭头望去,发现风云堡的主人,官风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走廊的另一头,也在静静的看着不远处那俩个把“酒”言欢的人。

    看到官风云,如意和林萱同时向官风云弯腰行礼,嘴里同时恭敬的说道:“官堡主。”

    官风云点了点头,算作回应,只不过目光依旧停留在不远处的凉亭之。只见他缓缓地说道:“他值得拥有这样的朋友,他所做的事,连我这把老骨头都想与他来一次真正的不醉不归了。”

    官风云口的“他”,指的当然是无心,这个他儿子生前最在乎的朋友。虽然自从官云杰死后他逐渐淡出了江湖,不再与人相争,但是江湖的事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无心和红羽之间的对抗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真正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是这个少年竟然真的凭借一己之力将红羽下搅得鸡犬不宁。而且近日江湖的传言他也已经听说了,是关于无心号召天下武林合力对抗朝廷叛乱之事,他在想,如果他的儿子还活着,一定也会追随在眼前这个少年,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想到这里,官风云忍不住摇头叹息,似乎是想起了已故的儿子,眉宇之间透着一丝无奈和悲凉,转身向走廊另一头走去,边走边淡淡的说道:“他配得天下所有的红颜,姑娘应该好生珍惜,千万不要错失。”

    说着,已经渐渐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留下一个苍老,孤独的背影。此时的官风云,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那股风采,怎么看都只像是一个迟暮而孤独的老人,而这一切只因为他失去了一个足以让他含笑九泉的儿子。

    看着逐渐离开的官风云,如意扭头看向了不远处坐在凉亭之的无心,撇了撇嘴,自言自语的说道:“他有那么好吗?”虽然嘴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没有什么别人主动夸赞自己最在乎的人更高兴的了。

    “无心大哥不好吗?”这时,站在一旁的林萱却忍不住问道,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如意,似乎有一丝诧异。

    看着林萱故作惊讶的神情,如意没好气的伸手轻轻推了一下林萱的头,笑着说道:“没你的事。”其实她知道林萱是故意的,别看林萱还是个孩子,但是什么都懂,刚才只是故意拿她打趣。

    果然,被如意轻推了一下的林萱幸灾乐祸的咧嘴笑了,这时候的她才更像一个孩子该有的样子。

    其实每一个人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滴的发生着变化,因为每个人的路都注定不是一马平川的,总会遇到一些不同的坎坷,崎岖,慢慢的你会发现身边的有些人已经变了,变得甚至都有些不认识了。

    但总会有人在心里记得一些东西,没有真的忘记,变得只是表面的一些东西,内心那一份执着是很难改变的,无论经历的只是崎岖不平的路,还是一眼望不穿的生死。

    “听说你最近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南宫楚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无心,缓缓地说道,似乎话里有话。

    无心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好像在我的身永远都藏不住秘密。”这话说的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因为现在的血刀无心,不只是江湖的焦点,更是世人眼的焦点,他的身份也不再只是那简单的“血刀无心”四个字可以说得明白。只要是和他有关的事,好像用不了多久会尽人皆知。

    “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大可直言,南宫楚一定竭尽全力。”南宫楚看着面前的无心,认真的说道。

    没错,他是认真的,从来没有这么真过。因为无心所做的事,虽然一开始没什么,可是慢慢的你会发现,血刀无心所做的事,全部都是该做的,但却很少有人愿意去做,敢去做的。他越来越发现,无心是一个可以以命相托的朋友。

    无心笑了,笑得很淡然,然后认真的看着南宫楚,淡淡的说道:“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要白白放你一个人逍遥自在,没有你,这盘棋又怎么可能下得起来。”虽然听起来是在开玩笑,可是他却说的异常认真。

    南宫楚也笑了,笑得很欣慰,原本他以为无心自从有了影子之后不再需要他了,因为一把血刀加十三名影子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是不敢去的了,也没有什么事不敢做了。

    只见南宫楚也认真的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南宫楚一定舍命相陪。”说的斩钉截铁,慷慨激昂。

    可是无心却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错了。”

    “错在哪儿?”南宫楚不解。

    “不是你南宫楚舍命相陪,而是你我同进同退,生,你我一起笑看风云变幻,死,我与你共闯阴间!”无心说的更加的斩钉截铁,一字一句,连他自己都有一丝激动。

    南宫楚笑了,无心也笑了。俩个活生生的大男人,竟然在这里大谈生死相陪,不知道是喝茶的人已经醉了,还是因为他们心怀有相同的江湖大义。

    其实无心早已经在接下来的那一场大战之为南宫楚留了一个位置,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没想到南宫楚竟然率先主动开了口,自然水到渠成。

    只不过这一去,没有人知道胜败,也料不出生死,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约定,不论生死,他们都将一起面对,拼死一战。不为别的,只为了能给那些在乎的人,留下一片朗朗乾坤!

    人只要一闲下来,时间好像过得很快,转眼已经三天过去了,眼看着大战即将一触即发。连幻城这个从来都是安详的像是一个孩子的摇篮似的地方,此时也变得阴云密布,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从天边传来的几声雷鸣,像是在预示着要有大事要发生,连老天都不忍视若罔闻。

    幻音阁后院的阁楼,无心看在窗前,远远的看着天边翻滚的云彩,脸面无表情,似乎带着一丝凝重。

    眼看着紫菱公主的婚期已到,一切都已经到了昭然若揭的时候,也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了。离开这个唯一能带给他安详的地方,去向远方,去到那刀山剑林之,闯入那一片腥风血雨之间。

    他不知道这次离开之后是否是彻底离开,还能不能有命再回到这里,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要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险万倍,稍有不慎,将满盘皆输,没有退路。

    所以,他也没打算要退,即便前方迎接他的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一闯,不会有一丝退缩。因为他是大侠秦风的儿子,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血刀无心。

    至于胜败,一切都交给未知……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