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次偷懒
    休息,对于一个致力于自己所做事业的人来说是极度奢侈的,更别说一个整日在江湖过着刀头舔血日子的江湖人,因为你不知道这一次闭眼之后,还能不能在明天太阳照常升起之前睁开眼。这是江湖的残酷,也是江湖人的现实,不能有半点松懈,而有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却还在整天抱怨生活的索然无味,殊不知他已经幸运的活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无心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声音急促,而且没完没了。挣扎着从床爬起来,向门边走去。好像越是身体疲惫,一觉醒来之后会变得更累,更疲惫。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冷,正焦急的等在门外。看到敲门的是冷,无心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不由得想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立刻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看到无心面无表情的脸,冷似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缓缓的说道:“如意姑娘喊少主去吃早饭,说去晚了她全都拿去喂狗,而且,”说到这里,冷顿了顿,看了看无心的脸色,继续说道:“如意姑娘说她要独自一个人回幻城。”

    听完冷的话,无心停顿了一会儿,提起的心终于放下,看来没出什么意外。然后瞪了冷一眼,“啪”的一声重重关了房门,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冷呆呆的站在门外,有些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无心再一次推开了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来到了如意的房间,一进门看到如意铁青着一张脸坐在床边,看都没看无心一眼。而冷正一个人坐在门口的桌前喝着一碗粥,但却怎么看怎么都显得有一丝坐立难安。

    看到无心进来,冷终于如释重负的长吁了一口气,不停的向无心使着眼色,用余光瞟着不远处的如意。

    而无心却假装没有看到一样,冲着如意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早,你吃过了吗?”他这是在明知故问,没话找话,因为桌明明只放着俩副碗筷,一副冷已经在用了,而另一副明显是为他准备的。

    如意没有说话,反而将脸转向了一边,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昨晚的怨气之缓过劲儿来。

    看到如意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无心不禁摇了摇头,缓缓坐在了冷的对面,开始享用这一顿并不那么愉快的早饭。

    很快,无心像是更卷残云一样的将桌所有的吃的都一扫而光,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如意为自己做的早饭了,虽然这一次气氛好像明显不对。

    看到无心已经吃完,如意这才从床边站起身来,走到桌前开始收拾碗筷,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无心一眼。等到收拾完所有碗筷之后,便转身向外走去,临转身的时候,嘴角淡淡的说道:“我要回幻城了。”也不等无心搭话,已经径直向外走去。

    “好啊,我陪你一起,正好我也想回去了。”在如意第二只脚突出房门之间,无心忙不迭的说道。

    听到无心这话的如意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转身狠狠地瞪了无心一眼,看是却看到了此刻挂在无心脸的那副会心的笑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冷哼了一声继续向外走去。

    看到如意离开,无心收起了脸的那丝笑容,而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暗自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经知道如意如此这般生气的原因并不是全都是冲他,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是他们俩个人都心知肚明的原因。

    很快,一辆马车驶出了小镇,向着幻城方向缓缓前行。赶车的是冷,无心和如意坐在车厢里,这也许是他们三人最尴尬的一次。

    说实话,即便如意不说,无心也已经决定要回幻城一趟了,因为自从次南宫楚在如意被绑之时身受重伤之后无心还一直没有来得及回去看看南宫楚的伤势,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如意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她的那位愿意以死相护的师兄一定很挂念她。

    还有一个原因,无心没有说,也不能说。那是眼看着天下要有一场前所未有的动乱了,而自己处在这场动乱的漩涡心,是输是赢现在还无法预料,他想着再回到那个家一样的地方看看,当是偷一次懒,再享受几天安稳日子。

    坐在无心对面的如意偷偷地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无心,看着他脸带着的那丝轻松的,若有若无的笑容,眼神近似有些恍惚,他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无心这副一脸轻松的样子了,久到她已经记不起来无心竟然还有这样一副无害的模样。

    突然,她竟然有一丝莫名的失落之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好像很快要失去一样,心里不禁有一丝莫名的恐慌。

    其实她要回幻城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更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她知道,如果她要回幻城,无心一定会随她一起回去,这才是她想要的。因为她不想无心再经历那些无休无止的杀戮,想带她远离那一切。

    因为只有回到幻城,无心才会变得安稳起来,相在外面更加的安全一些。只是她没有想到无心竟然想都没想答应了,而且这般轻松自在,好像眼前的这一切不是真的一样。

    “看够了吗?”正在这时,无心突然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如意的眼睛,缓缓的说道,嘴角带着一丝略显轻佻的笑容,有点忍俊不禁。

    谁能想到杀人于无形的血刀无心竟然还有这样一面,恐怕连他最亲近的人也会感到意外吧,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坐在他对面的人,是她一点一点的解开了曾经那个心只有仇恨的少年那颗坚硬的心,也慢慢淡化了他心的那份仇恨,让他知道这世除了恨之外,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譬如儿女之情。

    正在走神的如意被无心这一句突然的问话拉回了现实,脸色忍不住一阵通红,没好气的瞪了无心一眼,扭头看向了一旁,可是那份去原本强装的怒意却再也难以恢复如初,反而看起来有一丝滑稽。

    看到如意这副样子,无心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出了声,笑得他差点忍不住伸手捏一捏如意那张滑稽而有趣的脸庞。

    听着无心忍俊不禁的笑声,强装的如意终于再也装不下去了,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同样忍俊不禁的笑容,没好气的瞪了无心一眼,可是脸色已经不再是一片铁青,而是带着一脸尴尬的笑容,还有一丝无奈。

    “不生气了?”等笑声停息之后,无心认真的看着如意,淡淡的问道,语调温柔。

    如意白了无心一眼,嘟着嘴说道:“以后不许你再瞒着我去做任何危险的事!”说着双手叉腰,故意板起了脸,可是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副少女般的俏皮可爱。

    无心认真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爽快而干脆,没有一丝犹豫。

    看到无心毫不犹豫答应了自己,如意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一丝强装的冰雾终于烟消云散,二人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和谐,你侬我侬,心意相通。

    正在赶车的冷听到了车厢传来的阵阵笑声,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他也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更不能装作视而不见。可是又不禁摇头苦笑,也许男女之情的复杂远不是他这个只知道誓死完成任务的侍卫所能够理解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已经走到人困马乏,无力奔波,终于,幻城到了,这个久违的地方终于再一次映入了眼帘。

    马车停在了幻音阁的门口,无心和如意先后从马车走了下来,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心感慨良多。

    如意是大难不死,平安到家,对眼前的一切更加的不舍,也不由得感慨世事无常,谁又能预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人要学会知足,学会珍惜眼前拥有的东西。

    而无心是因为回到这里,自己再也不用时刻都提着一颗心,不敢有一丝大意。在这里,他可以放下所有紧张,尽情的感受着这里那一丝几乎是流淌在空气之的安详。这对一个整天都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来说,是弥足珍贵的。

    “如意姐姐!”一声惊呼响起,紧接着是一阵脚踏楼梯的声响,一个身影快速的从幻音阁的二楼冲了下来,一溜烟冲到了门外,扑到了如意的怀里。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至今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孩子,林萱。

    俩个情同姐妹的女孩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互相安慰着彼此那颗其实无脆弱的心。似乎已经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周遭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林萱才注意到无心也站在旁边,这才吐了吐舌头,离开了如意的怀抱,向无心傻乐了一下,轻声说道:“无心大哥。”眼角竟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泪光,看样子这些天她真的很担心如意的安危。

    无心轻轻的点了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没想到这二人现在的关系竟然这么要好,他还依稀记着二人初次见面时的那一丝淡淡的针锋相对。女人心,海底针,果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读懂的。

    稍微收拾了一下妆容之后,几人便在林萱的陪伴下向风云堡而去,去看看那个甘愿誓死捍卫,但却不求回报的男人,南宫楚。

    据林萱所言,南宫楚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因为失血过多,受伤之后一直住在风云堡,由风云堡的郎亲自为他调理身体,这也是官风云强制要求的。知道这些这些之后,无心不禁对这个最好朋友的父亲更增加了几份感激之情,又有一丝愧疚。

    当无心见到南宫楚的那一刻之后,心里不禁一沉,除了感激,还有一丝歉疚,因为现在的南宫楚,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一个风度翩翩的风流公子……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