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章 矛与盾
    人们常说,人生难得遇一知己,因为能遇到一个和自己臭味相投的人实在太难,因为你很难遇到一个人和你什么事情都对路,甚至心有灵犀。同样的,能遇到一个生下来应该是对手的人也很难,而当你有一天突然觉得你遇到了,会慢慢喜欢那种针锋相对,遇强则强的快感。

    随着漫天的血雨落下,一片惨叫声响起,听得人毛骨悚然。只见冲在最前面的几名血影成员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已经挣扎着仰面栽倒,像是被一支支利箭刺,早已经面目全非。不知道是刀身的杀气太重,还是血滴自带的力道太猛。

    总之,刚一照面,人数占优的血影人群已经落在了下风,被结结实实的给了一个下马威。可是并没有人因此而选择后退,反而激起了人群的愤慨,冲击的速度再一次加快,因为如果他们这么多人都输了,那他们也没有脸继续在江湖立足了。

    无心很快便于血影人群混战在一起,漫天的血光之不断传来惨叫和鲜血飞溅,像是一只脱困的野兽,尽情撕咬着面前的一切生灵。这,是血刀无心真正的可怕之处,血刀既出,杀人诛心。

    没有人能够在这样实力悬殊,如草芥般被杀的败局之坚持太久,说到这一点,这些平时杀人如麻的血影杀手倒也让人刮目相看,竟然没有一个人选择后退,虽然他们的阻击犹如螳臂当车。

    站在不远处的蒙面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面前演的这一幕毫无悬念的厮杀,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凝重,从未有过的凝重,因为他终于见识到了暴怒的血刀无心是何等的恐怖,恐怖到他第一次彻底没有了必胜的信心,竟然萌生了退意。

    蒙面人知道,面前的这场杀戮很快会结束,胜负已经明了,只剩时间的问题。然后,该是他第一次拼尽全力领教血刀无心的高招了,至于结局如何,他已经不知道了,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态度去面对。

    随着血影成员一个个的倒在血刀之下,院落央的空地再一次被鲜血染红,鲜血汇聚成了一滩滩的血水,像是煮沸了的茶水,不停的冒着气泡。没错,毕竟那是刚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身体里流出来的,血还未凉,人便已经断气,连一丝感慨世事无常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最后的一名血影成员倒下了,所有人都倒在了血刀之下,渐渐地惨叫不再响起,落入死一般的寂静当,好像在颤动的血刀面前,任何一丝挣扎都是奢侈的。

    此时无心的身,已经不再是那一身漆黑的紧身斗篷,也不再是那张苍白如雪的脸颊,他的衣服,脸,到处都是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总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透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死亡气息,让人看了不禁想要退避三舍。

    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一个人竟然可以变得这么疯狂,疯狂到令人忍不住一阵反胃,想要早一点逃离,不再看到那副死神一般的嘴脸,不再看到那一双猩红如血的眼睛。无心的眼睛已经变色,他再一次暴走了。

    蒙面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无心,眉头微皱,呼吸竟有一丝急促,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带给他的那一股摧枯拉朽的死亡压力,还是因为他在兴奋。

    强强对决之间,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接的下那把杀人诛心的血刀,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坚持到最后,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筹码,别无选择。

    “你到底是谁?红羽和贤王府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这时候,无心缓缓的扬起了手的血刀,斜指着蒙面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声音沙哑。

    他还能说话,还能问出自己心最大的疑问,这说明他还没有暴走,还没到最疯狂,最可怕的时候。等他真正暴走之后,即便你想说话他也不会停了,因为那时候他的眼里只有杀!杀!杀!

    “算你真的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何况现在胜负还未分,你也未必真的能杀得了我!”蒙面黑衣人终于说话了,这是他第一次在无心的面前,面对面的开口说话,似乎已经不想再掩饰什么。

    无心听到蒙面黑衣人的话,不由得垂下了头,扬起的手也缓缓放了下去,似乎对于蒙面黑衣人的回答感到失望,甚至有一丝沮丧。也许对于他来说,解开心的疑问杀一个敌人更加的重要,虽然这个人很可能是敌方阵营高手的高手。

    “那你,去死吧!”低下头的无心突然阴森的说道,几乎是从牙缝之挤出了这几个字,然后看到他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冲向了黑衣人!身体前倾,双脚风一样不停的在地连续蹬着步,手的血刀带着一丝血光,狠狠地刺向了蒙面黑衣人的咽喉!眨眼即到!

    蒙面黑衣人不敢大意,没等无心靠近,已经纵身向后跃去,他是不会傻到赤手空拳去接下那把还在滴着血的血刀的。他得等,等一个绝佳的机会,一击必杀的机会,虽然他知道那很难,但他没有选择。

    看到蒙面黑衣人已经向后跃开,无心招式不变,如影随形,血刀继续向蒙面人咽喉刺去,蹬步的频率更快了,速度也更快,眼看着血刀的刀尖已经要抵在蒙面人的咽喉之了。似乎这一招他已经志在必得,想在一招之内将这名实力原本不在自己之下的对手击杀。

    在这时,身体前倾着向前急速前冲的无心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握在手的血刀不由得偏离了原本的方向!是台阶!无心一时大意,竟然没有看到脚下的那俩节台阶!因为他的眼睛里现在只有蒙面人。

    是现在!在无心稍一踉跄之际,原本向后跳跃的蒙面人躲开了血刀的攻击范围,突然凌空跃起,身体在空翻了一个圈,由而下,急速向还没有直起身来的无心后心冲去!一道寒光闪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竟然多出了俩把短剑!血影的兵器!

    稳住身形的无心一看面前已经没有了蒙面人的影子,心里一紧,紧接着感觉到头顶传来呼呼风声,然后是一阵刺骨的寒意,心大惊,来不及犹豫,单手用力一拍地面,整个人像是一只陀螺一般急速旋转了起来,同时将血刀利于身前,像是一把旋转的锯齿,随着身体的不停旋转,血刀也在跟着旋转。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伴随着一阵火花飞溅。俩个人一合即分,全都向后跳开,手握着一刀,双剑,冷冷的看着对方。

    在刚才无心急速旋转之际,血刀恰巧将蒙面人手的那双短剑挡开,要不然他真的很可能被蒙面人那双短剑直接钉在地。俩个人果然都是高手的高手,稍有差池很有可能生死立判。

    “你也使双剑,看来我估计的不错,你果真是他们的头儿,血影组组长?那蓝狐的头领又是谁?”无心歪着头,冷冷的看着蒙面人问道,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虽然他刚才差一点着了蒙面人的道,但是蒙面人已经错过了那次绝佳的机会,他不会再给敌人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我说了,你什么也别想从我的嘴里知道,算你真的能将我杀了。”蒙面人冷冷的说道,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不会告诉无心任何事。他知道,自己刚才错过了那次机会,也许注定已经败了,因为同样的错误血刀无心不可能再犯第二次。

    一阵阴森的笑声响起,无心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忍俊不禁。他听得出来,对方已经认输了,虽然嘴没说,但是气势已经完全落败。

    突然,无心再一次动了,没有任何征兆,嗜血的血刀在他的手不停的挥出,幻化出无数刀影,凌厉而透着一丝杂乱无章,但却乱有序,招招相扣!

    看着急速冲向自己的无心,蒙面人屏气凝神,呼吸越来越急促,紧紧地盯着那一片漫天的刀影,他在找,找出哪一道才是实招。他已经不能后退,因为再退,他彻底的败了,而这一次,败了等于是死亡。

    突然,蒙面人也动了,只见他竟然迎着无心冲了过去,前冲之势毫不逊色,他这一次竟然选择了硬碰硬对抗!不是你死,是我亡!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再一次响起,只见无心与蒙面黑衣人刹那间擦肩而过,伴随着一片血雨和一声闷哼!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不远处的院墙之闪电般飞来无数支闪着寒光的飞镖!铺天盖地的向无心袭来!在这暗夜之看的真切,像是一只巨大的,想要将无心罩住。

    无心不敢大意,转身挥舞着血刀,将飞镖一一击落在地。等他化解了这次突如其来的危机之后,看向了墙头,可是却发现空无一人,而当他再看向蒙面人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知所踪。

    事发突然,无心没想到暗竟然还隐藏着红羽的人,在自己一时大意之下竟然被对方救走了蒙面人。只是不知道那个隐藏在暗的人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同时能掷出那么多支飞镖,也不知道对方是刚到,还是一直隐藏在暗伺机而动。

    想到这里,无心不禁皱了皱眉,如果对方早隐藏在暗,那刚才太危险了。突然,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他看到了掉落在地的那一支支飞镖,似曾相识的飞镖……

    本来自/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