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月黑风高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dt永远都不要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因为说起来总会做起来要容易的多,当你整天夸夸其谈,自得其乐的时候,是否想过当有一天事情真正发生,结局却没有如你预想的那般发展的时候你将如何自居?也许面临的将是狂风骤雨般的打击,让你应接不暇,目瞪口呆。

    夜,依然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轻风不再,反而越来越刮得大了,似乎是想通过风声来掩饰一些东西,让夜幕下的一切显得更祥和一些。

    一间烛光稍显明亮的房间里,坐满了人,很多人,全都围坐在一张巨大的长方形的桌子周围,都在夸夸其谈的争论着什么,依稀可以听到他们都在共同谈论着一个人,一个熟悉的名字,血刀无心。

    在桌子的最顶端,坐着一个人,一个全身黑衣,脸蒙黑纱的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听着周围人不相下的争论,看起来面无表情。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而且组长已经说了,那姑娘我们只能抓,不能杀,如果这样,难免畏首畏尾,到时候去再多的人也没用,还是会是在血刀无心的刀下,而且他最恨的是有人动他身边的人,我们这样明显是在招来更惨烈的报复。”一名年纪看起来稍长的黑衣人面容严峻的说道,似乎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看法。

    另一名年纪略小的黑衣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大声反驳道:“你如果怕了,这次行动你可以不去,我们大家去。很明显,我们的计划是有效的,如果不是他那个手下半路杀出来,也许我们成功了,通过他最在乎的人是最容易杀掉他的方式!”

    “你都说了,他还有手下,而且个个武功不在你我之下,一直形影不离的跟随在他身边,如果真的那么好杀,蓝狐早把他杀了,还用得着我们血影吗?”年纪稍长的大汉毫不退让的反驳道,面色通红,看起来情绪激动。

    原来,红羽之除了血影,另外的那些杀手叫做蓝狐。血影穿红衣,蓝狐穿蓝衣,但是红衣明显蓝衣要高一个级别。

    这时,似乎谁都没有发现,一个漆黑的身影正隐藏在屋檐下,静静的聆听着屋的争论,一动不动。也许是争论声太大了,也许是屋外的风声掩盖了一切。

    争论还在继续,始终不能够统一,现场分成了两拨人,一拨是赞成以同样的方式去再一次截杀血刀无心,而另一拨较保守,认为那只会招来血刀无心更疯狂的报复。

    蒙面黑衣人冷冷的看着面前始终争论不下的众人,眉头越皱越紧,脸色越来越阴沉。终于,他实在忍无可忍,用力拍了一下桌面,大声的说道:“闭嘴!都别争了!”

    听到蒙面人的话音,所有人都停止了争论,闭了嘴巴,似乎对于蒙面人十分的忌惮,谁也不敢再多说半句。

    “等你们争出个结果来,说不定人家早追门来把刀驾到你的脖子了!一群废物!废……”蒙面黑衣人略显激动的大声说道,语气明显带着失望和一丝怒意,可是他话刚说到一半停住了,眯了眯眼睛,看向了窗外,眉宇之间显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惊讶。

    “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出来!”蒙面人大声的冲着窗外喊道,眼睛紧紧地盯着窗外那道若隐若现的黑影。

    听到蒙面人的话,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纷纷扭头向窗外看去。透过屋明亮的烛光,一道黑色的影子印在了窗户,看起来是那么逼真,那么近在咫尺。有人甚至已经不由得惊呼出声,也有人已经拔出了手里的兵器。

    黑影没有说话,依旧静静地站在窗外的屋檐下,像是一只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透着一股阴森可怖,让所有看到他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还愣着干什么!出去把他拿下!”蒙面人的声音这时候再一次传来,下达了动手的命令,如果窗外的人不是自己人,那绝对不能让他活着从这里出去。

    听到蒙面人的话,黑衣大汉们蜂拥着向门口冲去,很快冲到了屋外,然后他们看到刚才在屋檐下,站在窗边的那个黑影纵身向后掠开,跳到了院落的央,再一次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漆黑的斗篷,漆黑的帽檐,漆黑的刀,一点点映入冲出屋外的所有人的眼睛里,虽然他们冲出来了,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前,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时候,那名在所有人当算是最沉稳的蒙面黑衣人缓缓走了出来,分开了挡在门口的人群,走到了最前面。然后他看到了站在院落央的那个不请自来的黑影,紧接着他睁大了眼睛,眼神带着一丝惊讶。

    正在这时,一名慌乱的黑衣人从不远处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边跑嘴里边不停的喊着:“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闯进来了,我们的人被杀了!”可是等离得越近,却越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黑影正站在院落的央,而且自己一方的人马却全都聚集在一切,与黑影相对而立。

    所有人看到这名姗姗来迟的报信者之后,脸都是一副恨死不死的表情,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这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终于,站在院落央的黑影在万众瞩目之抬起了头,看向了站在对面虎视眈眈的敌人,眼神冰冷,苍白的脸颊之没有一丝表情,有的只有隐隐的一丝怨恨,伴随着一股杀气,逐渐在这个不算很大的院落之扩散。

    “血刀无心???!”一声惊呼响起,显然已经有人认出了这个突然出现在院落的黑影,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看样子,这里还有老熟人在。

    随着这一声喊,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血刀无心真的来了,他来报复了。人们不禁开始在脑海回想刚刚那位年纪稍长的同伴所说的话,如果你第一次杀不了血刀无心,那你只有等着被他杀了。

    没错,院落的这个人,除了无心不会再有别人。当他架着那名被他扭断脖子的黑衣人打算继续深入的时候,他发现了这间人声嘈杂的屋子,于是便隐藏在了屋檐下,打算一探究竟,然后被蒙面黑衣人发现了。

    这时,无心已经发现了站在对方人群蒙面黑衣人,而蒙面黑衣人此时也正在看着他,俩个人,四目相对,眼神神色不同,但同样复杂。

    当看到这名蒙面黑衣人的第一眼,无心已经认了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次在武当决选武林盟主之时,突然出现的那名黑衣人,当时无心与他交过手,可是雷震受伤之后被他逃走了,并没有分出胜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再一次遇见,而且看样子他应该是血影的首领,因为无心刚才听到了组长二字。

    “久违了。”无心看着站在人群的蒙面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声音沙哑,又似乎带着一丝兴奋。

    蒙面人没有说话,好像他在无心的面前总是不愿意说话,似乎是在刻意的隐藏着什么,担心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蒙面的人,大多都有俩种想法,一种是为了增加神秘感和威慑力,另一种是为了隐藏身份,而面前的蒙面黑衣人应该是后者。

    “是你派的杀手去少林截杀的我吗?劫持人质也是你的计划?”无心眯了眯眼睛,冷冷的问道,情绪已经开始不再那么平静,一股磅礴的杀气瞬间释放,如排山倒海一般席卷着在场的所有人。

    蒙面黑衣人似乎早想好了对策,不管无心说什么,怎么说,他都没有打算多说一句,只见他默默的抬起了手,向前轻轻地一挥。这是信号,动手的信号。

    果然,在蒙面黑衣人抬起的手还没有完全落下之际,早拔刀相向的黑衣大汉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再犹豫,一窝蜂的冲向了院落央的无心,似乎是在担心别人抢了自己的头功,虽然他们内心是恐惧的,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冲来,因为他们认定,算血刀无心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是他们所有人的对手,拖也能拖垮他。

    一道亮眼的,猩红刺眼的血红色光芒亮起,伴随着一声龙吟之声,映红了半边天,也照亮了蜂拥而至的敌人那一张张丑恶的嘴脸。人性,在这一刻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嘲笑着现场的所有人,也嘲笑着整天心怀叵测的世人。

    拔刀了,无心再一次拔刀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犹豫,因为从踏进这间院子的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为何而来,又为何把刀。此时已经到了不得不拔刀的时候,为了敌人,更为了他自己。

    在红光初现的那一瞬间,血刀已经被无心闪电般向后挥出,没有片刻迟疑,不早不晚,不偏不倚,狠狠地劈在了一个人的胸膛之!

    紧接着是一声响彻天际的惨叫,叫得不只是疼痛,还有一丝无处发泄的恐惧,因为血刀太快了,快得没有一丝反应的机会,快得他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开膛破肚。

    这个人,正是刚才慌慌张张冲过来报信的人,原本他想偷偷地潜到无心的身后,打算动手杀了无心,也算为自己的失职挽回一点颜面。可是他太低估了血刀无心的实力,也太高估了他自己,所以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眼看着敌人已经一窝蜂的冲了过来,无心没有再犹豫,用力拔出了嵌在身后黑衣人身体里的血刀,迎着敌人冲了去,没有迟疑。

    血刀一挥之间,无数的血滴像是一道道暗器,铺天盖地的落向了蜂拥而至的敌人!那是他们同伴的血,肮脏之带着一丝恶臭,此时却被他们做梦都想杀掉的敌人当做了扼杀他们的武器……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