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狱
    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往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而不择手段,甚至视死如归,不是他们有多么坚定的信仰,而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明白一件事的成败关乎着什么,也许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有且只有一次的生命。,。

    在生死面前,所有人都显得无渺小,渺小到没有选择的余地,可是往往越不择手段的人,面临的结局却越加的凄惨,悲凉。

    很快,无心便与血影再一次战到了一处,明明看起来是占据着绝对的风,可是无心却感觉越来越开始吃力,因为敌人好像无所畏惧一样,疯了似的不停的发起着冲击,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又继续填了来,好像不知疲倦,更不知死活。

    不断有红衣人倒下,不断有闷哼声响起,可是场面看起来却是败的一方更加的有气势,无畏无惧的人,往往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也是让人忌惮的。

    无心不停的挥舞着拳头,不停地踢出自己的双脚,可是面前的红衣人好像越来越来劲,丝毫没有退却,虽然他们的脚下已经满是自己人的尸体,鲜血,虽然他们来时的二三十人如今却只剩下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还能够站着。

    正在这时,一声惊呼突然从无心的身后传来,传进了正在厮杀的无心的耳朵里。听到这声惊呼,正在‘激’战的无心身体猛然一震,瞳孔骤缩,来不及多想,迅速的‘逼’退了几名杀手,猛然转过了身。

    看到身后的情景,无心的脸‘色’瞬间‘阴’沉到了极点,苍白的脸颊隐隐泛起一丝红‘潮’,那是正在燃烧的怒火。

    前方,俩名身穿红衣的血影成员站在了如意的身边,手的短剑已经架在了如意的脖颈之,只要稍一用力,可以直接划开如意的咽喉。

    原来,刚才血影并没有全都现身,还有俩个人隐藏在树林之,趁着无心与其他血影成员‘激’战的间隙悄悄的溜了出来,劫持了如意。而如意因为心系无心的安危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杀手把短剑架在自己的脖颈之才反应过来,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脸‘色’‘阴’沉的无心,如意紧咬着嘴‘唇’,心满是自责,原本她帮不忙,要靠无心来保护,可是现在不但没有帮忙,还让敌人趁机劫持,这对于势单力薄的无心来说可以说雪加霜。

    “你们这是在找死,为什么非要‘逼’我杀人!?”无心冷冷的盯着站在如意身边的俩名血影成员,沙哑着嗓子说道,声音低沉,不带有一丝感情。

    原本无心从血刀背在背的那一刻起,已经决定重新履行当初对如意的承诺,下定决心不在轻易的杀人,可是他突然发现这一切好像不是他自己所能决定的,关于他杀不杀人,似乎是由他的敌人来决定的,因为现在有人在‘逼’着他大开杀戒。

    “把刀放下,然后跪下!”站在如意身边的其一个血影成员脸带着一丝冷笑,‘阴’森的说道,带着一股胜利者的蔑视。

    听到敌人的这句话,无心的眉‘毛’忍不住‘抽’动了一下,瞬间握紧了拳头,随着这一握,背在他身后的血刀也忍不住颤动了一下,似乎已经感应到了无心身体里那一丝难以压制的战意。

    从血刀无心闻名江湖的那一刻起,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当着无心的面说这样的话,除非那个人嫌自己命太长。而事实也是如此,今天的这群人,好像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誓死要将无心杀掉。

    “别管我,你快走!”

    正在这时,被敌人劫持的如意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她知道敌人劫持她是为了什么,这也可能是敌人唯一可以取胜的方式,可是她不希望敌人得逞,更不希望自己拖无心的后‘腿’,成为这场厮杀胜败的关键。这是如意,虽然她被敌人用短剑驾着脖子,但是她并没有多在意,她在意的只有无心,像无心只在意她一样。

    听到如意的这声呐喊,俩名血影好像一时间有些慌‘乱’,因为劫持如意是他们唯一的胜算,如果被破坏,那一切都将功亏一溃。

    于是其一个人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快速的击在了如意的后脖颈。只见如意俩眼一翻,身体瞬间瘫软了下去,转眼已经不省人事,被敌人一下子打晕了。

    “找死!!”看到这一幕的无心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咬着牙狠狠地喊道,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脸‘色’已经越加的红润,背的血刀也已经开始‘激’烈的颤动,眼看着要呼之‘欲’出。

    看到情势似乎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俩名血影成员指着无心,大声的喊道:“把刀放下!!跪在地!”‘’要不然我杀了她!!”其一人已经将短剑抵在了如意的咽喉,由于情绪太过‘激’动,手稍微有点用力,剑锋已经不经意间划破了如意的肌肤,一丝鲜血缓缓渗了出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还没等无心搭话,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闪电般从一旁的树林之急‘射’而出!快如闪电,转眼已经到了劫持如意的俩名血影身边!同时一声清脆的龙‘吟’之声响起,一把狭长的长刀应声而出,狠狠地劈向了那名用短剑‘逼’着如意的血影成员的手臂!

    与此同时,站在原地的无心也动了,闪电般冲向了如意的方向,没有再迟疑,速度竟好似突然现身的黑影还要更快,转眼之间已经冲到近前!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只见那名手持短剑的血影成员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胳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一分为二,然后看到了飞溅的鲜血瞬间喷洒而出,喷了他满脸,一阵痛彻心扉的疼痛加满脸传来的炽热,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到底出了什么事。

    另一名血影成员看到了,而且是近在咫尺,眼睁睁的看到了发生在自己眼前的鄂这一幕,只见他的脸‘色’瞬间苍白,似乎已经忘记了躲闪,惊恐的看着这个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还有那把狭长的,足可以斩杀任何敌人的长刀。

    紧接着,一片耀眼的红光闪现!红透了天,红透了地,带着一股久违的炽热,一丝兴奋!拔刀了!无心拔刀了!终于!

    被黑衣人斩断手臂的血影和大脑空白的同伴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到眼前人影一闪,伴随着一阵炙热猩红的风,一丝压抑的杀气。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控凉,越来越轻,然后缓缓的仰面向后倒下,提不起一丝力气。

    俩股鲜血,瞬间从俩名血影成员的脖颈之处飙‘射’而出,像是倒泄的瀑布,更像是满天飞雨,只不过这雨水是血,带着一丝猩红,一丝悲凉。

    此时的无心,已经冲到了如意的身边,伸手将瘫软的如意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看着如意脖颈处渗出的那丝淡淡的血迹,脸‘色’凝重,一丝沉闷的杀气萦绕在身。握在他手的血刀之,还残留着一丝猩红的鲜血,正在顺着刀锋缓缓流淌,汇聚到刀尖之处,然后慢慢的消失不见。

    这一次,是唯一的一次有人当着无心的面伤害到了如意,甚至威胁到了如意的生死,这是无心绝对无法接受的,那种恨意远次如意被贤王府绑架之后的感受还要强烈,还要不可原谅。

    沉默了一会儿,无心缓缓的扭头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那名黑衣人,冷冷的说道:“杀!!”一个简单的字,但却包含着太多的怨恨和不可原谅。

    黑衣人没有说话,径直走向了剩下的那几名从始至终都呆立在满地同伴尸体的血影成员,没有一丝犹豫。

    直到现在,那几个仅剩的血影成员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那段突如其来的变故反应过来,原本看到曙光的他们无法接受眼前的鄂事实,虽然他们从一开始没想过要赢,可是至少曾经看到过一丝曙光,而现在,一切都已经化为乌有。

    几个人完全没有了最开始的气势,没有了那一副无畏无惧的淡定自如,他们懵了,不知道接下来是选择直面对方的反击报复,还是选择掉头拔‘腿’而逃。也许,他们已经明白,不管他们怎么选择,面临他们的,都将是死亡,也只有死亡。

    黑衣人冷冷的扫了一眼仅剩的几名杀手,嘴角扬起了一丝残忍的笑容,然后,不再迟疑,闪电般冲了出去,迎向了敌人!手的长刀闪电般挥出,瞬间刺穿了一名杀手的身体!紧接着,冲向了下一个……

    很快,现场再没有能够站着的敌人,所有的血影成员都已经倒下,倒在了满地的血水和血衣之间,没有挣扎,没有哀嚎,所有人都已经咽下了此生最后的一口气,无声无息。

    也许,对他们来说,死亡等于听不见,看不到,远远要眼睁睁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没有悬殊的杀戮要来的轻松自在。能直面自己死亡的人,未必能够直面别人的死亡,尤其是当你知道眼前的同伴必死无疑。

    无心没有在意还是不是有人活着,还是不是有人埋伏在附近,只见他缓缓的将怀的如意抱了起来,向着官道的尽头缓缓而去,没有再看一眼脚下如血一般的大地,没有迟疑。他们来时所骑的那俩匹马,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的无影无踪,大概是受到了惊吓逃走了。

    他又一次食言了,因为他拔刀了,拔刀代表着死亡,注定会有人死于血刀之下。但是他没有选择,即便他将再一次陷入深深的自责当,因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在伤害如意之后还大摇大摆的站在自己面前。这是不可原谅的,更是他不能忍受的。

    这笔账,他再一次记在了红羽的头,早晚要统统找回来。

    看到无心离开,黑衣人环视了周围一圈,向着无心离开的方向跟了去,脸没有一丝表情。

    黑‘色’的衣服,黑‘色’的面罩,黑‘色’的长刀,不是别人,正是从清风镇率先赶来的冷,来的不早不晚,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