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佛缘
    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是成佛之后呢?在这浩渺的江湖之,面对残忍毒辣的刽子手不是一句“阿弥陀佛”可以化解的,最后还是为祸人间。所以说,有时候让恶人放下屠刀的未必一定是佛,也许是另一把更无情的刀,以恶制恶,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普度众生的境界。

    “组长!”一个身穿一件血红色衣服的大汉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恭敬的对着背对着站在他面前的一个人说道。

    这是一间密室,密室立着几个绞刑架,旁边的木案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依稀还能够看到面沾染着还未干掉的血迹,看样子,这里是一间囚室,专门用来审问的密室,但是看起来却并不像是官府审问犯人的地方。

    因为在其的一个绞刑架,绑着一个人,一个身穿捕快衣服的人,可是浑身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伤痕和血迹,脑袋软绵绵的耷拉着,看样子已经被折磨的昏迷了过去。

    “怎么样?”背对着红衣人的那人没有回头,背着双手,冷冷的盯着已经昏迷的那名捕快,沉声问道。这是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衣之下的人,脸蒙着黑纱,看不清脸,但是看大概的轮廓和从声音来判断,应该岁数并不小了。

    “他们与风月谷的人在清风镇已经交过手了,不过血刀无心并没有亲自出手,而是让那些黑衣杀手与对方纠缠,他自己却先带着那名女子离开了。”红衣人缓缓答道。

    听了红衣人的回答,黑衣人露在面纱之外的眉毛皱了皱,看起来似有一丝疑惑,于是缓缓的说道:“哦?这似乎不合常理,血刀无心从来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的敌人,何况对方是风月谷。”

    “组长说的没错,好像是因为那名女子,他好像并没有大动肝火,而且还叮嘱他的手下,说他今天不想杀人,不过还是下令手下别轻易放过风月谷的人。”红衣人继续说道,好像他从头到尾都看的一清二楚一样。

    “然后呢?”黑衣蒙面人皱着眉头接着问道。

    “结果那些黑衣杀手虽然没有杀人,可是手段却杀人更残忍,他们将风月谷二三十名弟子的手筋全都挑断了,虽然留下了二三十条命,但是却成了二三十名废人,对风月谷的打击不小。”红衣人缓缓的说道,好像连他都觉得有一丝心惊胆战,一个练武之人被挑断手筋,那被人杀了都要痛苦,他能感受的到。

    黑衣人点了点头,沉默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盯着捕快的眼神带着一丝愤怒和冷酷。顿了一会儿,只见他再次开口说道:“知道他去了哪里了吗?”

    “现在还不确定,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朝着少林寺的方向而去了,十有八九是去了少林。”红衣人想了一下说道。

    听到“少林寺”三个字,黑衣人的眉头明显抽动了一下,皱得更深了,只见他眼精光一闪,沉声说道:“多派些人,守在少林附近,尽量让他永远留在少林寺地界,即便杀不了他,也要给他重创,让他长点记性!”话音刚落,最后瞪了一眼那名昏迷不醒的捕快,转身向外走去。

    “遵命!”红衣人恭敬的答道,一抬头看到了还被绑在绞刑架的那名捕快,忍不住开口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

    黑衣人边向外走,边冷冷的说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血刀无心的动向,那用不着他了,杀!”说着话,人已经走出了密室,头也没回,似乎杀一个捕快对他来说像是杀一只鸡一样简单。

    没过多久,京城六扇门收到了消息,失踪的一名捕快已经找到,不过已经惨遭杀害,浑身下伤痕累累,尸首分离被人扔在了郊外。知道这一消息的六扇门群情激愤,扬言要将凶手找出来,以牙还牙。不过怪的是这件事很快被禁足六扇门的战英压了下去,这样不了了之了。

    少林古刹,好像永远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肃穆,让人肃然起敬,这个千百年来屹立不倒的门派,还是有一定存在的理由的,不只是因为其那些高深的武学,还有它与人为善,很少参与武林争斗有关。

    第二天午,无心便带着如意又一次来到了少林,好像每一次来到这里都能让人的心境得到升华,好像连空气都弥漫着一股佛法无边的味道,让人内心一阵平静,灵魂得到释放。

    看着熟悉的台阶,熟悉的的广场,无心感慨良多。一次,在这里,他曾经亲手将失窃的镇寺之宝达摩金刚经归还少林,并在少林闭关多日,解开了心很多疑惑,修为也精进不少,这里真是一个妙的地方。可是这一次来,无心是带着希望而来,希望得到少林的一臂之力。

    无悔大师似乎早已经知道无心要来,早早地已经带人等在了大殿门口,随行的还有达摩院首座无眉大师。

    看到无心缓缓走来,无悔和无眉俩位大师对视了一眼,向无心迎了来。二人双手合十,各自吟诵了一声“阿弥陀佛”,向无心弯腰行了一礼,看样子经过次达摩金刚经一事之后,少林下对无心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质变。

    只见无悔大师面带一丝慈善的笑容,看着无心说道:“不知少侠突然到访,有失远迎,罪过罪过。”看样子他也是刚刚收到消息,临时出来迎接。

    “大师言重了,您这样晚辈怎么担待得起。”无心见状,连忙还礼,略显尴尬的说道,没想到自己这次前来会受到少林这么高的礼遇。

    “少侠为我少林夺回了达摩金刚经,既是我少林的恩人,恩人前来,怎能失了礼数。”这时旁边的无眉大师也前说道,态度和次刚见到无心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

    随即,无悔大师和无眉大师二人一前一后,将无心和如意请入了大殿之,备好茶水,奉为宾。

    “不知道少侠这次前来有何要事?”待众人落座之后,无悔大师便看着无心直接开口问道,他知道,无心如此匆忙的赶到少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无悔大师的话,无心愣了一下,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看着无悔大师说道:“大师果然好眼力,晚辈什么都没说已经被您看了出来。”

    无悔大师面露微笑,缓缓的说道:“少侠有什么事大可直言不讳,少林定当竭尽全力协助少侠。”竟然问都不问什么事率先应承了下来,由此可见无心在无悔大师心的份量。

    无心摇头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大师不要答应的这么快,也许在下所说的事不是寻常之事,难免有让大师为难之处。”看到无悔竟然不问缘由的答应,无心倒显得有些难以启齿了,因为他所说的事毕竟对少林来说有些强人所难。

    “贫僧相信少侠的为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少侠也不会轻易寻求别人相助,既然能来到我少林,那说明这件事非我少林莫属,何况贫僧也相信少侠,违反佛门戒律的事少侠是不会强加于少林的。”无悔大师认真的说道,不过也在暗示无心,所说之事不得违背佛门戒律,即便他是少林方丈,也没有权利行违反戒律之事。

    无心轻轻点了点头,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这次前来少林确实是有事相求,不过所求之事恐怕有点难为少林。”

    听了无心的话,无悔脸的表情停顿了一下,闪过一丝疑惑,认真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少侠大可直言。”听无心一连说了几遍可能会让少林为难之类的话,不由得认真了起来,知道了这次的事确实不会简单。

    “我想让宫的紫菱公主过段时间到少林寺举行迎亲典礼。”无心缓缓的说道,说着看向了无悔和无眉的脸色,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这次没等无悔说话,一旁的无眉已经率先开了口。只见无眉惊讶的看着无心说道:“少侠,这,这,少林寺乃佛门净地,千百年来有人在这里出家,可从没有人在这里出嫁的啊,何况佛门清静之地怎么能沾染红尘世俗之气,这实在是罪过,阿弥陀佛。”边说着,边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像是连想一想都是对佛祖的不敬。

    无悔轻轻的摆了摆手,制止了一旁的无眉,皱着眉头,看着无心说道:“少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据贫僧所知,不止少林千百年来没有过这样的行为,连宫廷之好像也从来没有哪一位公主会到少林寺这等地方出嫁的吧?”他觉得无心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理由,不然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想出这么一个骇人听闻的法子。

    无心看了看无悔和无眉,思索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二位大师,实不相瞒,在下已掌握确切消息,贤王府与雁门王府将会在迎娶紫菱公主之时起兵谋反,谋朝篡位,我与六扇门总统领已经此事共同商讨出一个反戈一击的计划,那是趁紫菱公主出嫁之时,将贤王府和雁门王府引到少林,然后联络众武林同道将其一举歼灭,但是想要执行这个计划,必须得经过少林及二位大师的同意,不知二位是否愿意。”一番话说的诚诚恳恳,讲明了所有的利害关系,他希望无悔能够同意,因为少林是这个计划当最重要的一环,但这听起来的确有些太过强人所难。

    果然,听了无心的话,无悔和无眉二人对视了一眼,脸色全都凝重了下来,略显为难。此事非同小可,答应将这里当做紫菱公主的嫁娶之地已经是对佛门净地的不敬,何况还要将这里设为旋涡的心,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杀戮,这对于少林寺来说,确实强人所难。

    “贫僧请问少侠,原本此事与少侠并无关系,少侠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折,朝廷的生死存亡,终归该由朝廷自身去承担,可是少侠为何要将自己置于这漩涡心呢?”无悔看着无心,认真的问道,眼睛紧紧地盯着无心的眼睛,想看看无心怎么作答。

    无心听了无悔的话,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换作以前的我,也许真的会不闻不问,任其顺其自然,别人的生死存亡必然有它一定的道理,可是这一次在下却不得不管,因为这件事还和红羽有关,晚辈不希望天下苍生受这份牵连,如果让对方得逞,那必定生灵涂炭,到时候全天下的百姓,还有整个武林,恐怕全都无法幸免于难,所以晚辈觉得至少应该做点什么,哪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这些话全都是发自肺腑,他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这样的话,因为这些话原本不应该从血刀无心的口说出来。

    听完无心的话,无悔和无眉对视了一眼,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见无悔的脸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神情,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贫僧曾经和武当的青木道长和武林盟主慕容堂主说过,少侠的存在,实属武林之幸,天下之幸,贫僧果然没有看错。”

    “大师言重了,晚辈只是不希望江湖再多几个像晚辈这样,终日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可怜之人罢了。”无心摇着头说道,他不想让别人以为他做这些是为了名,为了利,他一向只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

    “罢了罢了,从少侠将达摩金刚经夺回来的那一刻起,少侠便已经与我佛结下不解之缘,更何况少侠如此心系天下安危,少林一向以普度众生为己任,可是在少侠面前却显得有些执拗了。好,贫僧答应你,少林定当全力协助少侠之大计。”无悔认真的看着无心说道,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听了无悔的话,无心愣了一下,没想到无悔大师竟然这么快答应了下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