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血的代价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很多人都会做错事,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得到教训,有的人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有的人明知道自己是错的,也要一意孤行。所以,有些错事可以原谅,但是有些错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无心还是没有回来,周围越安静,越让人心里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所有人都没有睡意,都坐在六扇门的议事厅等着,等着无心回来,无论带回来的是不是好消息。

    如意没有坐,她也坐不住,孤独的站在大厅门口,靠在门边,呆呆的望着大门口,盼望着那个身影的出现。他们才刚刚打开彼此的心扉,刚刚走进对方的心里,不能此告别,她相信他会回来,因为他说过,不会再丢下自己一个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可是那个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夜幕下,一队巡逻的士兵手举火把,正在街道缓缓前行,不时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但也只是强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心盼望着天能早一点亮起来,平安的度过这一夜,然后回去休息。

    街道很窄,也很偏僻,这里是贫民聚集的地方,也相对其他地方起来较为混乱,最容易出事,可是今天这里显得异常安静,安静的有点不同寻常。

    在这时,巡逻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向前,队伍后面的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停下了,不由得纷纷抬头望去,这才发现前方的路被人挡住了,一道依稀能够看到的黑影正站在街道央,拦住了巡逻队的去路。

    “什么人?让开!”巡逻队伍看似一名小头领的赤面大汉皱着眉头,看着前方沉声喊道,希望用自己的气势压住对方。

    可是很可惜,挡在街道央的黑影并不为所动,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丝毫没有要让路的意思,一动不动。

    赤面大汉脸色有些僵硬,看了身后的人一眼,示意了一下,高举着火把缓缓向黑影靠了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胆敢阻拦巡逻队。随着人群和火把的靠近,渐渐地看清了挡在街道央的那个黑影。

    一个浑身被一件黑色斗篷包裹着的身影,身后背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刀,微微的低着头,像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

    巡逻队的人全都看到了对面的身影,心纷纷泛起了一丝寒意,执行了那么久的巡逻任务,他们还从来没有碰到胆敢阻拦巡逻队的人,而且一看知道对方不是普通人。深更半夜的那副打扮,不是没命的孤魂野鬼,是来索命的恶鬼。

    赤面队长深吸了俩口气,为自己壮了壮胆子,沉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赶紧让开,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不管你是人是鬼,这是最后的警告!”话音刚落,已经“嘡啷”一声拔出了挎在腰间的兵器,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们也纷纷效仿,全都拔出了兵器。有兵器在手,身的气势终于恢复了一点,不再像开始那般心惊。

    在这时,黑影突然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苍白如雪的脸,还有一双暗夜之下精光闪现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巡逻士兵,面无表情。

    “送信的人。”黑影冷冷的看着巡逻队,淡淡的说道。

    赤面队长听到黑影终于开口说话,心的那丝压抑也稍微缓和了一点,皱着眉头问道:“送什么信?”他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信可送,送给谁。

    “送给贤王府的信。”黑影再一次淡淡的说道,依然不紧不慢。

    赤面队长皱了皱眉头,缓缓的说道:“我们是负责巡逻的,不是送信的,你找错人了。”他不知道对方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不予理睬。

    “你们是贤王府的人吧?”黑影扫了巡逻队一眼,淡淡的问道。

    “没错。”赤面队长点了点头说道,似乎还有一丝油然而生的自豪。可是说完他后悔了,因为对方明显是冲着贤王府来的。

    果然,黑影听到赤面队长的话之后同样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那我找对人了,我的信没有字,只有血,所以这信还得你们亲自送。”

    听了黑影的话,赤面队长一时没有听明白,有点一头雾水,可是紧接着他明白了,因为黑影已经动了,在话音刚落之际便闪电般冲了过来,快如闪电,所以即便他明白了也晚了。

    只见黑影已经瞬间冲进了巡逻队人群之,拳打脚踢,招招迅猛,毫不迟疑,眨眼间已经有几名士兵被击倒,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赤面队长大吃一惊,赶紧向一旁退开,同时呼唤自己的同伴不要聚集在一起,向四周分散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黑影不断地在人群之间左闪右挪,眨眼之间已经将原本齐整的队伍搅的四分五裂,不断有人倒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赤面队长惊呆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身法,也从没有见过这等快如闪电,一气呵成的招式,这些东西原本不应该全都聚集在一个人身才是。

    很快,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倒下,只剩下了赤面队长一人,对方好像是特意将他一个人留在了最后,否则一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倒下。

    然后,看到黑影缓缓的,闲庭信步的向赤面队长走了过来,苍白如雪的脸没有一丝表情。走到赤面队长近在咫尺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淡淡的说道:“我要你捎给贤王府一封信,告诉他们,如果有谁再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一定踏平贤王府,像今晚一样。”

    赤面队长吞了口唾沫,双腿在打颤,不是他胆小,是因为眼前的这个黑影实在太过强大,他连一丝反抗的信心都没有。面对无法超越的对手,识时务者为俊杰是最好的选择,他这样告诉自己。然后,他看着黑影,哆嗦着说道:“信呢?”他已经答应了,愿意去做这个信使。

    看到赤面队长已经答应,黑影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没有怜悯,没有嘲笑,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紧接着,黑影突然闪电般将手伸向了背后,然后看到红光乍现,一闪而逝!

    紧接着,看到赤面队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挣扎着摔倒在地,不停的在地打着滚,面色痛苦。只见他的一只手臂,已经被齐肩砍了下来,掉落在一旁,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和快速。

    “记得将我的话带到。”黑影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向街道一侧缓缓离开了,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

    赤面队长挣扎着扭过了头,看着黑影逐渐离开的方向,哆嗦着嘴唇,艰难的说道:“血…刀…无…心…”

    他的脸色已经原本的红润更加的透红,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掉落,眼神惊恐。但是他的心却在庆幸,因为他从血刀无心的血刀之下活了下来。

    没错,这个黑影,正是从紫玄殿出来的无心,虽然答应了如意不找贤王府报仇,但是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至少要给敌人一个警告,告诉他们无视自己的下场。

    他拔刀了,但是他没有杀人,因为他已经重拾对她的承诺,不然血刀不会落在那人的肩头,而是脖颈。而他要送的信,不是纸,不是字,而是满地的伤员和那只断臂。

    天边已经蒙蒙亮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今天又会发生什么?熟睡的人根本不知道,一夜未睡的人也同样迷茫,因为没有人能够预料到明天将会经历什么。

    正在如意倚着门框昏昏欲睡的时候,下打着架的眼皮突然睁大,紧接着脸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因为她看到缓缓从大门口进来的那个身影,那个步伐坚定的身影,无心终于回来了。

    紧接着,如意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少女一样,一溜烟跑到了无心的身边,仔细下打量着无心,检查无心身有没有受什么伤,查看了一遍之后终于再一次露出了笑容,无心安然无恙,虽然能看出来不久之前跟人动过手,但是并没有受伤,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一身的血腥味。

    这时候,等在大厅的战英和铁雄也已经缓缓走了出来,看到无心向他们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俩个人脸也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他们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接下来,是要选一个结束这一切的地方了,必须得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因为这关系着太多人的生死存亡。然后是该由战英亲自禀告皇关于雁门王府意图起兵谋反的事实,可是现在皇对战英的禁足令还没撤回,想要面见皇也不是那么容易。

    天刚刚亮的时候,京城便开始乱了起来,因为一队巡逻的士兵昨夜被人全都打成了重伤,这个消息很快便已经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包括巡逻队所属的贤王府,甚至已经传进了宫。

    一时间,整个京城突然开始变得人心惶惶,贤王府也第一时间派出了大量的士兵,对整个京城进行搜查,查找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贤王府侍卫队长,也是负责京城守卫调配的宫九,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地,也第一时间知道了凶手是无心,随即便下令封锁城门,不许任何人离开京城,然后便马不停蹄的带人赶到了六扇门,将六扇门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无心如果来了京城,唯一能去的地方是六扇门。

    可是六扇门却根本没有无心的人影,非但没有抓到凶手,还无奈之下向战英一顿赔礼,虽然战英现在已经不像是之前在皇面前那般受到器重,可是六扇门的统领毕竟是六扇门的额统领,否则也不可能和贤王府分庭抗礼这么久。

    一时间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让他整个人愤愤不平。所以将所有的怒火全都转移到了无心的身,命令所有人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一定要将无心找出来。

    可是宫九不知道的是,无心没等天亮已经带着如意等人离开了京城,因为他知道贤王府肯定很快会有所动作,他不想牵连六扇门,所以还是暂时离开为妙。

    他知道如果贤王府找不到自己,肯定会弄得满城风雨,到时候免不了传到宫,他这也是给身在宫的皇帝提个醒,京城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样铜墙铁壁,不能完全依仗于贤王府的守卫,这也是为接下来战英的进京面圣埋下了伏笔。

    人不能太安逸了,否则会被麻痹,到时候很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直没有问你,为什么这次见面之后我发现你把刀背在了身后,不再是紧紧地握在手里片刻不离?”

    “因为我答应过你,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再随便杀人。”

    她笑了,他也笑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