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二十章 他来了
    有些事,总归要做的,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准备没准备,好像命注定是由你来做的一样,躲也躲不过。常言道:世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可是有时候即便是有心,却也未必能将难事化作易事。毕竟有些事早已是命注定的,不管你信不信命,有些东西原本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处处玄机的江湖之,风花雪月的儿女私情毕竟不能太过沉溺,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首先是让自己好好地活着,然后再让身边的人好好活着。所以,在久违的甜蜜之后,无心三人便准备离开小镇,打算路了。

    无心打算去京城,贤王府这一次已经彻底触及了他的底线,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日后无论什么人都敢伤害自己身边的人,那样即便他想保护又怎么保护的过来,谁知道敌人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唯一能打消敌人这个念头的,只有让那些已经触及底线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听到无心要去京城,如意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神情凝重的看着无心说道:“你要去为我报仇?”虽然这可能是无心在乎她的表现,可是她的脸却并没有为此而感到开心。

    无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不能让自己的女人白白受了欺负而闷不做声。

    看到无心点头,如意焦急的说道:“别去!”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声音显得有些大了,连包子铺外面的行人都忍不住扭头观望。

    无心皱了皱眉,看着如意,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激动,好像生怕无心去一样。

    知道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如意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我刚从他们的手里逃出来,现在还不想见到他们的任何人,以后再说行吗?”说着看向了无心的眼睛,眼神竟似有一丝挣扎和哀求。

    无心盯着如意的眼睛,眉头皱得更深了,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理解如意的心情,毕竟她才刚从敌人的虎穴之逃出来,惊魂未定,可是他越理解,心里的那一丝痛更加的折磨着他,天知道如意在贤王府到底经历了什么,也许会是她一辈子的阴影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无心缓缓的低下了头,看着捏在手的一只茶杯,淡淡的说道:“我好像总是将身边的人置于危险之,甚至连累别人为我送命,我已经不知道我走的这条路到底是对是错了,如果注定会失去你们,那我宁愿不走这条路,哪怕由我的死来结束这一切。”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想起了那些曾经为他而死,为他而伤的人。如意的遭遇,让他开始怀疑自己。

    听到无心说的话,如意愣了一下,她从没有听到无心说过这样丧气的话,此时面前的这个身影突然看起来那么的孤独,甚至有一丝无助,心里不禁一阵心疼。

    抿了抿嘴唇,忍不住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从没有那么想过,这本来不是你的错,我们从没有因为你走的是什么路而埋怨过你什么,反而因为有你这样的朋友让我们很骄傲,如果没有你,说不定没等我们成为朋友已经死了,连成为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何况他们并不是因为你而死,他们是为了自己,为了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为了能和你一样,分得清善恶,懂得什么是义气二字。”

    听到如意的话,无心抬起了头,带着一丝苦笑,缓缓说道:“真的是这样吗?”他真的不确定了,这些年下来,每当他失去一个朋友,或者每当他看着一个人因为自己而死,他的内心会多一份挣扎,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错了。

    “当然,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你,那也许我们更不会成为朋友,我们认识的无心,是那个永远都不会服输,永远不会向任何敌人低头的无心,如果你变了,那我们之间的情谊也许跟着变了。”如意肯定的回答道,这似乎是他们俩个人谈的最深,话说的最多的一次,但却都对彼此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听了如意的话,无心终于开心地笑了,笑得很轻松,笑容很深,他从没这么笑过,从没有这么踏实过,虽然前方还有无尽的危险在等着他,但是他不会再害怕,不会再退缩,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有她……

    看到无心的眼神又重新恢复了坚定,如意抿嘴笑了,笑得很欣慰,这是她一直盼望的,是她一直想要的,她想这样陪在无心的身边,陪他度过所有好的,不好的经历,不抛弃,不放弃。

    想到这里,如意眼皮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无心说道:“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

    无心摇了摇头,他还没有来得及问,如意也还没有来得及说。

    如意沉思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我是被一名神秘女子帮着逃出来的,虽然她蒙着面纱,可是我还是觉得她特别像一个人,而且很可能是她。”她想起了那个为了掩护她逃走而返回去拖住敌人的女子,也想起了那名女子说过的话。

    无心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谁?”

    “慕容雪!”如意肯定的说道。

    听到“慕容雪”这三个字的时候,无心愣了一下,自从次分别之后,已经很久都没有慕容雪的消息了,她让如意命令芙蓉堂的人查过,慕容千鹤也派人四处查探,可是始终没有慕容雪的消息。没想到如意竟然说她现在是贤王府的人,难道她离开红羽之后又转投了贤王府?是为了杀自己?无心想不明白了。

    “你要去找她吗?”如意看着无心问道,虽然嘴这么说着,但是眼神却带着一丝异样的神色。女人心,海底针。

    无心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但是你得让芙蓉堂尽快将这个消息通知慕容堂,请慕容堂主亲自定夺吧。我还得尽快去一趟京城。”说着便站起了身,准备离开了。

    眼看着贤王府起兵之日的时间已经要到了,还有很多事没做,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事情,如果慕容雪加入贤王府是为杀自己的话,即便自己去找,慕容雪也不会跟自己离开,说不定还会引发什么别的麻烦,所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你还要找他们报仇?”如意跟着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无心问道。

    无心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想去看看战英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还有一些事需要和他商量一下。”说着走出了包子铺,解下了拴在一旁的一匹马,这是那伙追击如意的人来时骑得马,被他们三个一人牵了一匹。

    如意点了点头,快步跟了出去,不过心始终有一丝阴霾,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将自己的身世告诉无心,也不知道如果无心和七贤王之间真的展开了对决,自己该怎么面对,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七贤王是自己的父亲,可是那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还没有决定,还需要好好想想。

    于是,三个人,三匹马,向着京城的方向绝尘而去……

    一条狭窄的小巷,宫九皱着眉头看着倒在地的满地尸体,脸色阴沉,他的周围还站着十几名随行而来的手下。他一共派出了十几队人马,别的队都传回了消息,可是唯有这一队却突然失去了联系,所以特地亲自带人前来查探,然后发现了这里,发现了倒在干涸的血泊的一具具尸体。

    看到尸体的伤痕,宫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所有的人,全都死在了刀伤之下,而且大部分几乎都是一刀毙命,天下能有这样刀法的人,屈指可数,可是能在片刻之间无情的杀了这么多人的,除了无心他想不到第二个。

    宫九知道,他来了……

    入夜时分,无心带着如意和冷已经出现在了六扇门之。现在早已不是万两黄金悬赏令的时候了,京城的戒备明显松懈了不少,瞒过那些守城的士兵对无心来说轻而易举,虽然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轻功不那么好的如意。

    看到已经逐渐恢复如初的战英,无心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战英不倒,七贤王不敢乱来,只能按部班的执行已有的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已经几乎瞒不过去,但七贤王别无选择,不然也不会想方设法的要除掉无心,更不会借着无心之手将江湖搅乱。

    “听说你已经杀了红羽的首脑?”战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无心,笑了笑说道,他觉得自己没有看错无心,当初听了铁雄的话从贤王府将无心力保出来的选择是对的。

    听了战英的话,无心摇头苦笑了一下,看了看战英,又看了看一旁的铁雄,缓缓的说道:“那只不过是红羽为了引开我的视线抛出的一个诱饵罢了,并不是真正的红羽首脑,而且这个人师叔也认识,而且江湖人应该也都知道。”

    听了无心的话,铁雄和战英互相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谁?”似乎对于这个能够冒充红羽首脑,将无心引着追了大半个原的人十分好。

    “天山孤鹰,独孤兰青。”无心淡淡的说道,脸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惭愧。

    听到独孤兰青的名号,铁雄和战英都是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也算是半个武林人,对于江湖的事不说全知道,大概也是知道的,尤其是铁雄。

    独孤兰青的名号二十年前已经名动江湖,而且当初在云水山庄的时候,铁雄、无心和独孤兰青三人曾经还商讨过共同对抗红羽的大计,可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看来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当初那个和咱俩相约对抗红羽,满口仁义道德的天山孤鹰最终也成为了红羽的爪牙,可悲啊。”铁雄摇着头说道,似乎颇有感慨。

    “或许他原本是红羽人也未可知。”战英突然缓缓的说道,倒并没有对天山孤鹰的事有太多的感慨,只是觉得有些惊讶而已,可是他的这句话却彻底惊呆了无心和铁雄。

    只见无心和铁雄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看出了一丝惊讶,这个问题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如同战英所说,那太不可思议了。可是现在独孤兰青既然已死,也没必要再深究了。

    沉默了一会儿,无心看了看战英和铁雄,缓缓的说道:“我想进宫去见一见这个紫菱公主。”这个想法他已经在心里想了很久了,这次来京城的其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

    听到无心的话,铁雄和战英二人同时皱了皱眉……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