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至死不渝
    人生最痛苦的事,也许并不是自己经历过的或者正在经历的所谓痛苦之事,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正在遭受着非人的痛苦和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挫败,经历过一次,你绝不会想再经历第二次。所以,趁着自己还有能力,一定要珍惜身边每一个人深爱的人。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条黑影,几名意图捉拿如意的大汉急忙向后退去,随着杀气的蔓延,十几匹马同时前蹄扬,嘶鸣了起来,看样子是受到了惊吓,其余没有下马的几名大汉也都赶紧纷纷跳下了马,一脸的戒备之色。

    大胡子大汉呆呆的望着突然出现的黑影,以及黑影背背的那把锈迹斑斑的刀,神色凝重,心萌生了退意。他认识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甚至可以说记忆犹新,尤其是对方背在身后的那把锈迹斑斑,却能够杀人于无形的刀。

    “谁派你们来的?宫九?还是七贤王?”黑影微微的低着头,压低了声音问道,脸没有一丝表情。之所以很小声,不是害怕被别人听到,而是他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那丝愤怒。

    大胡子黑衣人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对面的黑影,有点不知所措了,甚至后悔自己来到这个镇。他们一共出来十几队人,可是却偏偏被他碰了不该碰的人。虽然他没有搭话,但是不代表别人不搭话,他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知道我们是贤王府的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一名大汉提起手的兵器,指着黑影大声说道,似乎并没有将面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放在眼里,那只是因为他新来没多久,还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在这人的话音刚落之际,突然又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纵身从墙头之一跃而下,同时一阵龙吟之声响起,一把漆黑而狭长的刀已经瞬间出鞘,没有犹豫,闪电般挥了出去,瞬间划过了刚才说话那人的咽喉!

    没有鲜血,没有惨叫,只听到一声重重的尸体倒地的声音,因为那一刀实在太快,快到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有信心接的下来。那名说话的大汉,已经死了,永远的闭了嘴,也许他到死的那一刻也没有来得及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死。

    “少侠,请恕我等死罪,我们没想要伤害如意姑娘,只是奉了面的命令,担心如意姑娘一个人有什么危险,想将他安全的带回去,没有恶意。”大胡子大汉吞了口唾沫说道,声音似乎有一丝颤抖。

    被大胡子大汉称作少侠的黑影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张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苍白如雪的脸,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十几个大汉,双目通红,他在压抑,压抑心那股如火的愤怒。

    在这时,一阵哭泣声传来,传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在这宁静的清晨听得格外的清晰,像是在诉说着这一路的艰辛与不易。

    刚刚抬起头的黑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这阵哭声,突然皱起了眉头,然后整张脸都不自觉的阴沉了下去,双目变得更红了。只见他双拳紧握,指甲都几乎已经嵌进了肉里,背的那把锈迹斑斑的刀开始不停的颤动,似乎已经耐不住寂寞。

    “一个不留!”黑影沙哑着嗓音,几乎是从牙缝之挤出了这四个字。

    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另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闪电般冲了出去,漆黑而狭长的刀再一次挥出,紧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不断有惨叫挣扎之声传来,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之,尽管对方足有十几名大汉,可是双方的实力相之下还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巷之终于重新归于平静,所有的大汉都已经倒下,倒在了血泊之,永远的躺在了地。大胡子大汉倒在黑影的脚下,睁着临死前还没有瞑目的一双眼睛,由下而,惊恐的盯着头顶的这一张苍白如雪的脸,眼神满是悔恨和不甘。

    当一切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脸颊苍白如雪的黑影终于缓缓的转过了身,好像废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似乎极度害怕看到身后的那一幕,那个人,还有那张梨花带雨的脸。

    如意呆呆的看着缓缓转过身来的黑影,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虽然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面前的这个人正是自己心所想,梦所梦的那个人,那个总是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无心。

    没错,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黑影,正是一路赶来的无心,幸亏他没有来的太晚,否则他将后悔终生,到时候也许真的会变成另外一个无心,一个不再有感情,不再有怜悯的嗜血死神。

    看着蜷缩在角落里,面容憔悴,头发凌乱,浑身下狼狈不堪的如意,无心的心在痛,他每一次重伤之后还要痛,他蜷缩在亡灵涧死人堆里那十几年还要痛,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痛,痛得几乎在滴血。

    他恨,恨自己没有及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让她经历了一段原本不该经历的苦难,他恨,恨自己没有像曾经对天发誓的那样,永远将她守护在自己的身后,他更恨自己没有能力将所有企图伤害她的人扼杀在幻城之外,摇篮之。

    俩个人这样彼此凝视着,静静地,过了很久。终于,无心挣扎着,缓缓的张开了双臂,这是他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向一个人张开了原本以为永远也不会张开的双臂,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决心。

    看着迎着自己张开双臂的无心,如意惊呆了,她做梦都不会想到,竟然能够亲眼看到还有这样的一幕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这些原本是她在梦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

    这一刻,她不再犹豫,挣扎着从地爬了起来,疯狂的冲向了无心,一头扎进了无心的怀里,感受着那一丝还未完全散去的淡淡杀气,感受着那一颗正在“砰砰”跳动的心,她再一次泣不成声,像是把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不快和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

    无心听着怀传出的阵阵哭声,任凭怀人的眼泪浸湿了自己的衣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紧紧地将如意搂在怀里,感受着已经幻想过无数次的这个场景。不忍心推开,不忍心打断,尽情的让怀的她发泄着,只要能让她舒服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终于渐渐停息了下来,好像过了好久好久,可是无心却希望时间可以再久一点,甚至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让他永远的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再也不要放开。

    “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将你一个人丢下,也绝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一丝一毫,我发誓!”无心用手抚摸着如意的头,捋着那一头原本飘逸此刻却已凌乱的秀发,缓缓的说道,听起来像是世间最温柔的情话,足以融化任何一个人的心。

    从这一刻开始,无心终于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抛在了脑后,忘记了所有的顾虑,心只有一个信念,那是永远守护在她的身旁,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逃避,不会再将她一个人丢下。

    不管他承认不承认,江湖人早已经将如意当做了他血刀无心的女人,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敌人都已经将如意当做了可以要挟他血刀无心的软肋,既然这样,他又何必自欺欺人的将如意一次次的推开。

    听到无心的话,如意猛然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无心,带着一脸的惊讶,疑惑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大概是听到了世间最好听的话,她的嘴唇竟然激动的有些微微颤抖。

    无心紧紧地盯着如意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一个绝对肯定的答复。他从没有见过如意如此憔悴过,憔悴的让他整颗心都几乎要碎了。他也从没有见过如意如此小女人过,柔软的像是一团洁白的云朵,一丝丝的揉进了自己的心里。

    看到无心肯定的答复,如意的眼角再一次流下了眼泪,似乎已经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在今天流尽,但那是高兴和幸福的泪水。

    无心缓缓的伸出手,轻轻地擦掉了如意眼角的泪水,然后再一次将她紧紧地拥入怀,感受着这期盼了许久的温柔。

    天边的朝阳似乎感受到了小镇的这一丝别样的暖意,缓缓的升了起来,像是俏皮的争相呼应一样,散发出万丈光芒,照射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温暖着阳光下的每一个孤独的人。

    包子铺,老板远远的躲在一处角落,脸色担忧的看着门口的一张桌子,有点手足无措。

    桌子,坐着三个人,俩男一女,正在低头吃着热腾腾的包子,正是无心、如意,还有冷三个人。

    他们都已经好久没有吃东西了,都饿了。这也许是包子铺老板为什么如此担忧的原因,因为原本那名被他无视的“乞丐”,竟然重新折了回来,而且坐在了自己的店,还有俩个一看不是凡人的人陪着,而他刚才还将“乞丐”的行踪告诉了一伙来者不善的人。

    可是如意并没有在意,似乎早已经忘记,此时的她,心里只有无心,甚至连吃包子的时候都不忘紧紧地盯着无心的脸,生怕自己一低头的时候无心再一次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

    无心也没有注意到老板异样的神情,他的目光同样集在如意的身,舍不得移开一寸,尽情的享受着这天下最美味的早餐。当一层层的窗户纸终于被捅破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来得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汹涌,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已经被重重包围。

    在座的三个人,好像只有冷一个人显得最多余,也最尴尬,吃也吃不在心,眼睛也不知道往哪儿看好,所以他有意无意的看看躲在角落里的老板,可是眼神却异常冰冷。

    看着浑身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那个黑衣人时不时的冷冷看自己几眼,老板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对方知晓,吓得俩腿发软,差一屁股坐在地了。

    小小的一间包子铺里,简单的四个人,却显示出了四种不同的心境,也是四种注定不同的人生,但不管是哪一种,他们都在为了自己心所坚持的东西在努力着,拼搏着,直到死去……

    但是,包子铺老板也许是个例外……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