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梦中人
    人最害怕孤独,无论是在开心还是难过的时候,都希望自己的身边能有一个人陪着,陪着自己一起去经历那些所有好的和不好的事情,有时候只是个隐藏在心的梦,有时候也许会成为现实,在你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

    杂草丛生的庄园内,七贤王冷冷的看着低头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名女子,眼神冰冷,脸色阴沉,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站在他面前的女子早已经死无全尸了。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七贤王看着女子,沉声说道,声音满是怒意。

    “知道。”女子依然低着头,轻声说道,态度恭敬,似乎对面前的七贤王异常的敬畏,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一眼七贤王的眼睛。

    “知道你还做?不要命了吗?!”七贤王厉声喝道,似乎女子的回答让他更加的愤怒了,眼看着要爆发。

    可是这时,女子竟然破天荒的抬起了头,看着七贤王,坚定的说道:“我只是不希望天下再多一个像我一样在感情的漩涡之挣扎的人,我知道那种痛!”目光坚定,但眼神却又有一丝痛苦之色。

    “啪”的一声,七贤王竟然直接甩手给了女子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这暗夜之听得格外清晰。

    女子被这一记耳光抽的身体不由得一震,脸色瞬间通红,可是她竟然丝毫没有退让,依然紧紧地看着七贤王,咬着嘴唇,一丝倔强出现在了脸。

    七贤王看着女子毫不退让的眼神,沉默了,他不知道面前的女子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胆量,不但背着自己把人放走,被自己发现之后竟然还敢这般直言不讳,没有一丝悔意。

    正在这时,几条人影穿过了黑暗的夜幕,从大门口掠了进来,来到了七贤王身边后停了下来。其一个人前一步,轻声说道:“王爷,”说着抬头看了一眼七贤王阴沉的脸色,皱了皱眉,继续说道:“让她逃了。”说完缩了缩脖子,似乎担心七贤王怪罪。

    这个人,正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贤王府卫兵队长,宫九。

    可是意外的是,七贤王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派人去追,无论如何都要追回来,算追到天涯海角,但是决不允许伤害她,要把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

    宫九皱了皱眉头,点头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转身的间隙间扭头看着站在七贤王对面的那名女子,狠狠地瞪了一眼。

    七贤王平静了一下激动地情绪,然后向大门口走去,经过女子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冷冷的说道:“你最好别忘记我留着你这条命是为了什么,如果下一次再敢背着我善做主张,我会亲手杀了你!这是最后一次!”说完,没等女子搭话,仰头向大门外大步走去。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庄园内再一次陷入一股死一般的寂静,女子缓缓的扬起了头,长吁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到极致的苦笑,眼眶似有泪花在闪现……

    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街边的商铺酒楼也都开始开门营业,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勤劳的人们总是能在烦劳之自得其乐,毕竟酒足饭饱的日子是每一个人心的念想。

    可是有一个人却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种酒足饭饱的日子了,甚至看起来几乎已经忘记了一碗热腾腾的饭菜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在晨光,一条消瘦的身影出现在了街头,一身白色的衣衫此时已经破败不堪,面沾满尘土,头发有些凌乱,一张脏兮兮的脸,已经看不出原有的容貌,但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名女子,一个原本不像是乞丐的“乞丐”,出现在了这个刚从熟睡之清醒的小镇街头。

    有人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天刚亮游荡在小镇街头的“乞丐”,但也只是注意到了而已,并没有多在意,这年头免不了有些地方会闹饥荒,出现一俩个乞丐是很正常的事,天灾人祸,无能为力。

    “乞丐”缓缓的在街头走着,脚下显得异常沉重,不知道是饿得太久已经没有了力气,还是因为走了太远的路,俩条腿已经不听使唤。走着走着,在一处包子铺的门前停了下来,看着蒸笼热气腾腾的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因为她此刻已经口干舌燥到快要着火了。

    包子铺的老板似乎已经发现了这个已经停留了很久的“客人”,可是并没有前招呼,因为他不用想也知道,门前的这位“客人”身是不会有钱的,甚至连一张包子皮都买不起。

    所以他直接假装没有看到,不是他心狠,而是他原本是做的小本经营的买卖,他也要养家糊口,喂饱了别人,他得饿肚子,何况还有一大家子人等着他养活。这是现实的残酷,残酷到已经让人们逐渐忘记了了人情冷暖。

    “乞丐”依然没有离开,还是静静地站在包子铺的门口,似乎舍不得收回目光,好像这样看着也是一种享受,像是看着一种希望。

    正在这时,一阵马蹄声打破了小镇清晨的宁静,十几匹快马飞快的冲进了镇子,马背骑着十几个带着兵器的大汉,在进到镇子的那一刻便拉住了缰绳,伴随着一阵马儿的嘶鸣,十几匹马瞬间停了下来,马的人开始冷冷的环视着出现在视线之的所有人,眼神犀利。

    正在盯着包子发呆的“乞丐”也听到了马蹄声,微微侧头瞄了一眼,然后缓缓离开了包子铺的门前,向一处小巷走去,脚步虽然依旧缓慢,但却刚才走的更加的坚定,似乎那些热气腾腾的包子已经不够对他构成吸引力。

    十几名大汉并没有下马,而是直接骑着马缓缓向镇子走了进来,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商铺酒楼,还有用眼睛能看到的所有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十几匹马,十几个人,这样缓缓前行,正在这时,一阵香气扑鼻而来,不由得侧目望去,原来是一个正在冒着热气的包子铺。看着站在包子铺的老板那热情期盼的目光,十几个人面无表情,径直向前面走了过去。

    虽然他们一个个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是他们却不敢停下来,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而那件事很可能关乎他们的性命,如果连命都丢了,那吃的再饱有什么用。

    刚走出没多远,其一匹马的人突然皱了皱眉头,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一勒缰绳,停了下来,不由得扭头看向了刚刚经过包子铺,犹豫了一下,转身折返了回去。

    “老板,出来一下。”这人骑着马走到包子铺的门口,冲着里面的老板沉声喊道。

    听到有人招呼自己,包子铺老板兴高采烈的小跑了出来,仰头看着坐在马背这名留着大胡子的大汉,笑着说道:“怎么了客官,您想要点什么?”这可能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客人,也是财神,所以有点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刚才站在这里的那个乞丐哪儿去了?”大胡子大汉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来他并不是来买包子的,而是突然发现刚才站在包子铺门口的那名“乞丐”消失不见了。

    听到马之人的话,包子铺老板有一丝失望,收起了笑容,淡淡的说道:“走了,我也没太注意。”脸的表情已经不像是之前那般热情,反而有些不愿理睬,要不是看到对方全都带着兵器,估计他连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往哪儿走了?”大胡子大汉继续问道。

    “恩…”老板伸出了手,来来回回的指着右前方的好几条岔路,好像有一丝不确定,好不容易琢磨了半天,这才缓缓的说道:“好像是向那条巷子里去了。”说着指向了刚才“乞丐”拐进去的那条巷子,其实他早知道,刚才只不过是在故意戏耍一下面前的大胡子大汉。

    大胡子大汉冷冷的瞪了一眼老板,转身带着人向那条巷子骑马走去,不过速度明显刚才快了,似乎是在追那名他们早到不了多久的“乞丐”。

    小巷的深处,一个角落之,蜷缩着坐着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面色憔悴,嘴唇发干,微微闭着眼睛,靠在墙。看起来很虚弱,正是刚刚离开包子铺走进巷子的那名远道而来的“乞丐”。看样子她已经再也走不动了,连呼吸都听起来有些微弱。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传进了“乞丐”的耳朵。正闭着眼睛靠在角落里的“乞丐”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看到刚才那十几匹马已经停在了小巷里,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而她竟然刚刚才察觉。

    看到这里,“乞丐”惊慌的从地站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一阵眩晕,差点踉跄着摔倒,然后边倚着墙壁慢慢的向后退去,边冷冷的看着面前这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人。

    “跑啊,怎么不跑了?”刚才的那名大胡子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乞丐”,冷冷的说道。

    “乞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瞪着面前的这群不速之客,脸没有一丝惧意,不知不觉,扶在墙的手指已经扣进了墙的裂缝之,而她竟浑然未觉。

    大胡子大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乞丐”,没有再说话,向着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乞丐”抓起来,要不是面有命令不得伤害所抓之人,他早恨不得将面前这个还得自己彻夜奔波的人大卸八块了。

    “乞丐”看到有人已经跳下马向自己走来,咬了咬嘴唇,突然将背在身后的那只手用力向前一挥!只见十几支银针瞬间从她挥出的那只手臂的衣袖之急速射出,刺向了迎面而来的几名大汉。其有俩个人猝不及防,立刻被银针刺,紧接着便开始倒地哀嚎,表情痛苦。

    其他几名侥幸躲过银针偷袭的大汉再也不敢大意,可是并没有后退,纷纷拔出了手的兵器,缓缓向“乞丐”靠近。

    这名使出银针点穴功夫的女子并不是真的乞丐,正是刚从虎穴之逃出来的如意,只不过是因为经过整夜的奔波才变得那么狼狈不堪,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这么快,还是将她追了。这也难怪,俩只脚怎么跑得过四条腿。

    眼看着几名大汉已经越来越近,可是如意的身已经没有了银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缓缓靠近,但她并不惧怕,只是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再也不想见到那个男人。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对方真的抓住了自己,那她宁死也不会跟他们回去的,算一头撞死在墙她也不会回去,因为她知道对放抓自己回去的目的是什么,她不想一直是无心的累赘,即便今生永远不能再相见。无心已经为了她被逼着去了一次九死一生的风月谷,她不想无心再因为自己而违心的答应敌人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

    敌人终于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终于伸手抓向了她。如意叹了口气,正要一头撞向一侧的墙壁,却突然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紧接着伴随着的是一滴夺眶而出的眼泪,整个人顿时瘫软着坐到了地。

    一条人影闪电般从墙头落下,飞快的踢出俩脚,逼退了原本眼看着要抓住如意的几名大汉,然后轻轻的落在了地,一丝强烈的杀气瞬间弥漫在整条小巷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如意睁着眼泪朦胧的双眼,看着背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伟岸的身影,这个无数次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冲刷着布满脸颊的灰尘,冲刷着那丝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的疲惫和绝望……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