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女子
    人生很多时候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巧合,有的猝不及防,有的喜出望外。虽然有时候看起来这些巧合都存在着太多的运气在里面,但是也和过往的经历脱不开关系,正是因为以前种下的因,才会结出看似巧合的果。有因有果,意外存在着某种必然。

    如意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七贤王,一言不发,她的心很乱,她希望七贤王刚才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可是她心里却几乎已经信了,回忆像洪水一样,不断地冲击着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个孤单的背影,想起了从小照顾自己的师父。每一个孤儿,心里都渴望自己拥有别人同样拥有的东西。

    “你们母女俩长得太像了,太像了。”七贤王摇着头,缓缓的说道,脸满是激动之情,眼神渴望,恨不得一下子扑过去将如意抱在怀里,来一场久别的父女相认。

    “别说了!你在胡说!我是孤儿,我师父说我父亲早死了!”如意大声的说道,希望让自己说的话听起来更像是真的一些。

    七贤王摇着头,面露痛苦,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不怪她,是我对不起她,我们很早认识了,那时候我还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皇子,行走江湖的时候遇见了你的母亲,我们彼此一见倾心,很快在一起了,那段时光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日子,可是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隐瞒了她,直到后来,我慢慢的开始变得不安于现状,总是瞒着她回到京城,后来……”

    说到这里,七贤王脸的痛苦之色更加的深了,只见他咬了咬牙,沉声说道:“为了想成一番宏图霸业,我决定带兵打仗,那时候正是邻国大肆进犯之际,也是最能累积战功之时,所以…我抛弃了你的母亲,可我当时并不知道她已经怀有身孕,等我打仗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我派人找过,可是她好像消失了一样,从此以后再无音讯,直到遇见了你,你们俩太像了,原本我也不确定你是我们的女儿,可是昨天我问你关于胎记的事的时候我彻底确定了,因为你的母亲右手手臂也有一个相同的胎记,那是他们家族的一种遗传,每一代出生的女子都会有那个印记,绝对错不了。”

    说到这里,七贤王竟然不自觉的开始老泪纵横,眼眶通红,嘴唇哆嗦,忍不住缓缓地向如意走了过去,看样子当初的那个决定确实折磨了他很久,他真的后悔了。这也是为什么好几次七贤王见到如意之后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对待的原因。

    “别过来!退后!”看到七贤王向自己走了过来,如意大声的喊道,神情挣扎,面露痛苦,她信了,这一次真的彻底相信了。

    可是她不想承认。只见她咬着嘴唇,颤抖着声音说道:“你撒谎!你这个骗子!我是不会相信你的!有哪个亲生父亲会将自己的女儿绑起来不见天日?有哪个亲生父亲会二十多年不陪在自己的女儿身边?”

    被如意喊停的七贤王站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清晰的看着如意此刻痛苦的神情,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我愿意用我的余生好好的补偿你们母女,相信我,我不会再抛弃你们。”

    “别再说了!晚了!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明白过来了?已经晚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如意歇斯底里的喊道,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像是在嘲弄着面前的七贤王,又像是一种绝望的无奈。

    “女儿,”七贤王伸出略微有些颤抖的手,似乎想要抚摸如意的脸颊,又像是想要将面前的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揽在怀,可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来争得女儿的原谅。

    “住口!别说了,不许过来!你走!走!我不想再见到你!要不你杀了我!别逼我死在你面前!”如意歇斯底里的瞪着七贤王说道,她是认真的,至少现在没有开玩笑。

    七贤王终于停在了原地,他看的出来,如意是认真的,面色挣扎,不停的摇着头,沉默了半晌,终于转过了身,缓缓的向外面走去,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高高在的气势,谁能想到这个痛苦挣扎的人便是当今朝廷战功赫赫的七贤王。

    当房门关的那一刻,如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的滴落,浸湿了脸颊,也浸湿了自己的衣襟。现在,她已经彻底相信了七贤王说的,可是她宁愿这一切不是真的,宁愿自己真的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有些过去,虽然你没办法重新来过,也没有自主选择的机会,可是你宁愿那一切不是真的,宁愿那只是一场梦。可是过去的已经过去,根本没有办法改变,更别说选择,因为时间不会倒流。

    天,渐渐黑了,夜幕逐渐降临,可是今夜却不再像昨夜那般阴暗,夜空挂着一轮明月,照亮了大地,也照进了安静的房间,似乎是因为感受到了房间的这个悲哀落魄的灵魂,想要用自己的光亮来为这个孤独的灵魂带来一点光亮,带来一丝希望。

    如意终于不再哭泣,可是双目已经通红,甚至肿了起来,可想而知在泪水停歇之前她有多么痛苦和无助,但好在她已经逐渐缓和了过来,或许是因为眼泪早已流干。那张绝美的容颜,没有了笑容,也没有了蚀骨般的温柔,也许是因为今天经历的一切已经彻底击垮了她,也彻底否定了她自以为真实的过去。

    正在这时,房门被再一次推开,打破了黑夜的宁静,也让外面明亮的月光汹涌的冲了进来,照亮了门口,像是在为迷途的人指明了一条充满希望的路,告诉她重生的方向。

    听到开门声,如意条件反射一般的猛然抬起了头,看到进来的那个身影,终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是他,是那个每天早为她送饭的女子,虽然她一直被蒙着双眼,但是如意对这个身影很熟悉。只是如意不知道这么晚了她怎么会来,因为这名女子只有在每天早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余的时间从来没有出现过。

    待那名女子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如意这才看清,这名女子脸竟然蒙着一层面纱,虽然月光已经足够明亮,可还是看不清女子的长相。

    女子借着窗外和门口透进来的月光,看到了绑在立柱之的如意,也看到了如意苍白痛苦的脸色,还有那双已经红肿的眼睛,犹豫了一下,径直绕到了如意的身后,伸手将绑在如意身的绳索一一解开。

    感觉到女子的举动后,如意吃了一惊,不知道女子想要干什么,于是焦急的问道:“你想干什么?”声音透着一丝惊讶和惊慌。

    “嘘,别说话,我带你离开。”女子小心翼翼的声音从如意的身后响起,解绳索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顿,反而更加的快速。原来,她并不是哑巴,也许真的只是一个跟如意一样,是一个无法自主决定自己命运的可怜人。

    很快,如意身的绳索已经全都被解下,由于已经站了太久,她的俩条腿早已经没有了知觉,在绳索解开的瞬间差一点摔倒,幸亏那名女子及时出手拽住了她,然后没有迟疑,搀扶着如意向房间外快步走去。

    这是一座看起来荒废了很久的庄园,空旷的院空无一人,安静的吓人,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到处都是杂草,有的甚至已经长得一人多高了。

    女子没有任何停留,扶着如意向一个方向快步而去,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异常熟悉,像是自己家一样。

    如意忍不住看向了旁边这个扶着自己打算救自己出去的女子,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救自己,图什么。神秘出现的女子身穿一件紫色的劲装,头发全都扎了起来,虽然蒙着面纱,但是如意可以感觉得到,这应该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姑娘。

    “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意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她不相信一个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人会平白无故的搭救自己,何况对方也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个只负责送饭的下人,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胆子。

    听到如意的话,女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向四周望了望,压低了声音说道:“别说话,小心被人发现,我只是不想你成为第二个我,他们是想通过你来对付你一直深爱着的那个人。”说到最后的时候,女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过去,看来她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很快,俩人便出了庄园,来到了外面。庄园之外,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原,杂草丛生,靠近山脚的地方有一片树林,树叶和草丛随着晚风轻轻飘荡,似乎也是不甘寂寞。

    “什么人!站住!”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厉喝从身后不远处的庄园之传了出来,紧接着依稀听到了几声交谈之声,看样子庄园并非是空无一人,而且不止一个,很快,便可以听到有人正向这边追了出来。

    神秘女子一把将双腿已经恢复了一点知觉的如意推开,指着一个方向焦急的说道:“向着那个方向,一直跑,不要回头,记住,绝对不要改变方向,因为其他方向都是通向京城,你绝对不能去京城,千万记住!快走!”说着便转身向庄园的方向快步走了回去。原来,如意并不是被关在贤王府之内,而是在京城郊外。

    “那你怎么办?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如意大声的喊道,她不希望自己的恩人有事,虽然还不知道她是谁。

    “放心吧,他们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不会把我怎么样,最多是让我吃一些皮肉之苦。快走!我去拦住他们!”话音刚落,神秘女子便纵身向庄园的方向掠去,她竟然身怀武功,并不只是一个送饭的下人。

    看着转眼之间便消失在黑暗的神秘女子,如意突然皱了皱眉,发现女子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那个身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熟悉。

    紧接着,她的脑海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曾经发誓要杀了无心的女孩,慕容雪!

    在这时,前方似乎隐约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对方好像已经追过来了,而且听起来人数众多。

    如意没有再犹豫,最后看了一眼神秘女子消失的方向,然后转身向着神秘女子临走前所指的方向,发力狂奔……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