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无法抹掉的过去
    过去的已经过去,人是活在当下的,像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一样,过去的事也已经没办法重新来过,除非时间能够倒流。有些过去的东西,虽然不愿意承认甚至不愿意面对,但是却都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无法做出改变,这是一种悲哀的无奈。

    一间阴暗的房间内,点着俩支蜡烛,虽然已经很亮,但是依然无法照亮整间房间,好像今晚的夜很黑,黑的没有一丝月光照进来,周围寂静一片,寂静的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根连接着地面和房顶的立柱,被绳索绑着一个人,是一名女子,长着一张绝美的容颜,一袭白衣,看起来像是天宫的仙女一样,可是如今看起来却并不被凡间所善待。一块漆黑的纱布蒙着她的双眼,遮住了她的视线,怪不得即便已经燃起了俩支蜡烛,她依然觉得眼前一片阴暗。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缓缓的走进来一个人,脚步很轻,好像生怕惊醒被枷锁缠绕的仙女。来人转身关了房门,然后缓缓的走到了仙女的对面,静静地站在原地,下打量着被绑在立柱之的这名女子。

    绑在立柱之的女子听到了开门声,也朦胧着看到了有人走了进来,但是却只能透过厚重的黑纱依稀的看到一个人影,看不清来人的长相。她显得有一些慌乱,不知道来人要对她做什么,忍不住开始挣扎,可是无济于事,绳索很紧,紧得让她不能移动分毫。

    “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突然,站在女子对面的人影开口说话了,而且一来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是一个男人,而且是年纪不小的男人。

    女子愣了一下,不明白对面的人影在说什么,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因为她根本没有父亲,或者说从来都没有见过,也许早已经死了。

    “知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来人再一次开口问道,语气似乎刚才严厉,而且透着一丝淡淡的激动,好像对于这个问题很是在意。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抓来这里?为什么绑着我?”女子挣扎着说道,她也开口了,但却并没有回答男人的问话。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男人压低了嗓音,沉声说道,似乎已经带着一丝怒意。

    女子犹豫了一下,平复了一下不安的情绪,缓缓的说道:“我没有父亲,他早死了。”回答的够果断,也够决绝。

    听到女子的回答,男人似乎愣了一下,大声的问道:“谁告诉你的?”怒意好像更深了。

    “我师父告诉我的,怎么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问我这个?”女子大声的问道,他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把自己抓来问这些问题,难道是和自己的父母有关吗?

    男人却开始沉默,不论女子怎么问都不肯回答,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终于,女子不再发问,似乎已经说的累了,而且眼前漆黑一片自言自语的样子只能让她更压抑。可是男人这时候却再一次开口了。

    “你的母亲是不是叫做季芙蓉?”男人沉声说道,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好像是在期盼着什么答案。

    女子愣住了,不知道对方在胡说些什么,疑惑的说道:“季芙蓉是我的师父,怎么成了我的母亲,我从小是个孤儿。”她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吃错了什么药,怎么说出的话越来越莫名其妙。

    男人好像有一丝失望,摇了摇头,突然好像再一次想到了什么,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道:“你的右手手臂是不是有一块红色的梅花胎记?”说完静静地等待着女子的回答,一动不动,好像这是他最后的一丝希望。

    女子一脸惊讶,虽然被蒙着双眼,但是还是难掩一脸的惊讶之色,只见她忍不住惊呼道:“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这是一个只有她知道的秘密,因为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她的右手臂,确确实实有一块长得像是梅花的胎记,那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唯一念想。

    可是男人却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开门而去,像是在逃避什么,没有停留,没有回头。

    “你要去哪儿?回来!放开我!”女子挣扎着喊道,可是男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重重的关了房门,随着脚步声渐远,周围又陷入一片安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毛。

    这名被绑在立柱之蒙住双眼的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幻音阁阁主,也是芙蓉堂少主,如意。

    如意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是被风月谷的人从幻音阁抓走的,然后一路换了好多个地方,最终来到了这里。她也不知道刚才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问了自己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可是隐约她忽然觉得那个声音在哪里听过,很熟悉,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被绑在立柱之的如意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样被绑了多久,俩条腿几乎都已经没有了知觉。可是她的心却在想着远在幻城的南宫楚,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有没有大碍。

    如意猜想,风月谷的人绑架了自己很可能是为了对付无心,她知道风月谷和无心之间的仇怨,虽然她明白无心是被冤枉的,可是风月谷的人似乎并不那么认为。

    虽然已经身陷险地,但是她依然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祈祷无心不要了对方的诡计,不要来找自己,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他送门来。

    渐渐地,屋的俩支蜡烛已经燃尽,周围陷入了更加阴暗的黑暗之,幸亏天边已经出现了一丝曙光,天要亮了。

    不知不觉,如意已经昏昏欲睡,她实在太累了,这些天她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每天只有午才会有专人送来饭菜和水,好像对方是担心她吃饱喝足之后逃跑。她肚子很饿,所以她打算让自己睡一觉,睡着了不饿了。那样用俩条已经没有知觉的腿支撑着自己,缓缓的闭了眼睛。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边终于明亮了起来,屋的黑暗也渐渐退去,又一个黎明到来。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冷了下来,一缕淡淡的清风不知道从房间里哪一条缝隙之吹了进来,吹到了如意的身,洁白的衣襟随风飘了起来,像腾云驾雾的仙女,可是仙女此时却已经熟睡,等待着她的王子前来将她叫醒。

    清晨的风,好像总是在清新之带着一丝凉意,让人喜忧参半……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走进来一名女子,手里拖着一个托盘,里面简单的放着一碗饭,一盘菜,刚够一个人吃的。看样子,这是送饭的人来了。

    如意被开门声吵醒,透过窗外的阳光照射,依稀看清了来人的身影,她知道是送饭的人来了,终于来了,她几乎已经饿得感觉不到自己的肚子还在不在了。这几天一直都是这个女子为她送饭,喂饭,虽然俩个人没有一句交流,但是如意却还是对眼前的这个女子颇有好感。

    很快,那名女子便将饭菜亲自送到了如意的嘴边,伺候如意用膳,俩个站的如此之近的人,却没有一句交流。其实如意之前已经试着跟女子搭话,可是对方显然并没有回应的打算,所以如意在想,对方不是哑巴是一个和如今的自己一样,无法对自己做主的人。

    还是像以前一样,女子伺候如意用膳完毕之后静静的收拾东西离开了,没有留恋,没有迟疑。对于一个生死未知的阶下囚来说,又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如意不禁自嘲。

    接下来,又开始漫长的等待,等待着黑夜降临,等待着黎明到来,然后再等待着有人推开门,带着简单的饭菜进来,这是如意这几天度过的日子,枯燥而无助,唯一不同的,是昨天晚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怪而又似曾相识的男人。

    时间又开始慢慢的消逝,一点一滴的过去,好像走的很慢,慢的让人心烦意乱,如意从没有感觉到时间走的这么慢过。可是对方将自己已经抓来好几天了,直到昨天晚那个男人出现之前,对方一直对如意不闻不问,不知道要干什么。

    日落西山,总是一段怡人的美景,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去欣赏,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事要去做,何况这副美景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眼前闪过。

    突然,房间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男人,还是昨晚的那个,他终究还是再一次来到了这里,似乎还有未解的疑问需要有人来解答。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没等男人开口,如意已经率先问道,她已经看了出来,又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男人并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如意的对面,相对而立,还是昨晚站过的那个地方。沉默了一会儿,男人终于开口说道:“季芙蓉不是你的师父,她是你的亲生母亲。”一开口,说出了一句足以让如意瞠目结舌的话。

    如意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对方嘴里到底在说些什么,是不是疯了,大声的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师父怎么可能是我的母亲,你认错人了吧?”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她是你的母亲,你们俩个长得太像了,从我第一眼见到你认出来了,你是她的女儿,你的名字应该叫做季如意。”男人肯定的说道,像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听了男人的话,如意更加的吃惊了,对方说的太真了,头头是道,说的她几乎已经信了。忍不住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

    男人顿了顿,缓缓的说道:“我是你的父亲,亲生父亲。”语气似乎带着一丝昨夜更难控制的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如意长大了嘴巴,呆若木鸡,怎么一夜过去之后自己从孤儿一下子变成了有父有母的人,而且亲生父亲竟然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也太可笑了。如意差点笑出了声,心想有哪个亲生父亲会将自己的女儿绑起来,忍受这般非人的对待。

    突然,如意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脸再一次露出了惊讶,惊呼道:“你是七贤王!?”她终于想起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在哪里听过了,没错,是七贤王的声音。

    男人没有说话,而是向前走了俩步,一把揭开了如意蒙在眼的黑纱,然后退回了刚才所站的地方。

    如意忍不住闭了双眼,她已经太长时间没见到阳光了,一下子适应不了。等稍微缓和过来一点以后,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没错,站在对面的人真的是当今朝廷的红人,一人之下万人之的七贤王。

    如意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根本没去想怎么风月谷一下子变成了贤王府,而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无心,想到了好几次差点遭了贤王府毒手的无心。

    如意彻底无言以对,她懵了。如果七贤王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她将怎么去面对?难道要告诉无心,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接二连三的想要致他于死地?无心会怎么想?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待自己吗?她不知道……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