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反间计
    在如今尔虞我诈的江湖,免不了互相算计,各怀鬼胎,但是阴谋虽然可恶,也有其可以利用的地方,也许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那是用敌人最以为意的手段去攻击敌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们现在在哪里?”无心不再理会那名小胡子大汉,看着东方宪问道。

    东方宪指了指大厅一侧的一道暗门,缓缓的说道:“他们从地道走了。”原来这处宅院还有一条密道,这也是风月谷为什么要把临时的据点设在这里的原因,据说这里以前住的是前朝的王公贵族。

    听了东方宪的话,无心没有再说话,径直向那道暗门走去,打算前去追击,已经顾不再与东方宪理论,现在多耽搁一刻对如意来说都是危险的,他不知道贤王府会对如意做什么。

    “别费力了,他们一天前走了,你想追也追不了。”看着无心要追出去,东方宪脱口而出说道,可是刚说完他后悔了,因为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无心又停了下来。

    无心缓缓的转过了身,冷冷的盯着跪在地的东方宪,淡淡的说道:“那你我之间的这笔账要怎么来算?你替红羽做事我管不着,可是你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红羽来对付我。次在京城你陷害我杀了你的妻儿,也是受他们指使的吧?”他现在可以说是已经对东方宪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即除之而后快。

    听到无心提到自己惨死的妻儿,东方宪面露痛苦之色,表情挣扎,眼眶再次含满了泪水,咬了咬牙,看了看东方绝和无心说道:“没错,的确是他们指使我那么干的,如果我不做,他们会把我的身份公之于众,那样师父和众师兄弟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只能答应,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当着我的面将我的妻儿杀害了……”说到这里,东方宪已经泣不成声,痛苦的不停地捶打着自己。

    “那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东方绝听了东方宪的话,怒睁着眼睛说道,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徒弟,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没办法啊,如果我不做,不止他们会杀了我,您也不会放过我,我妻儿已经死了,如果我的身份再暴露,那我什么都没有了。”东方宪痛苦的说道,一脸的悔恨之意。

    “混账!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做的那些勾当吗?”东方绝怒声喝道,要不是他的身体残废,估计早从躺椅跳起来了。

    听了东方绝的话,东方宪吃了一惊,惊恐的看着东方绝,不知道自己的师父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露出过破绽。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自己跟我坦白,可是你没有,直到刚才还在执迷不悟的跟我狡辩!”东方绝哆嗦着嘴唇说道,可见他的内心有多么的失望。

    顿了一会儿,东方绝看向了无心,缓缓的说道:“少侠,你还记不记得次在新月客栈的事,当时我和你外公诸葛云清前辈曾经密谈了一会儿,是那时候诸葛前辈告诉了我发生在京城郊外的那件事的实情,我才知道是我们风月谷错怪了你,也是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我这个逆徒已经背叛了风月谷,背叛了武林同道。”他身边专门负责抬着躺椅的那四名黑衣剑客,其实是他知道东方宪是红羽内奸之后安排在身边的。

    听了东方绝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又是一阵惊讶,原来东方绝早知道了,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而且后来并没有阻止自己的徒弟去找无心报仇。

    “那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为什么不阻止你的的人来追杀我?”无心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着东方绝说道。如果东方绝真的早知道,那他应该及时出来说明并制止才对,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说出来。

    而且听起来这件事好像还和自己的外公诸葛云清有关,想到诸葛云清,无心的心里一阵的别扭,他和他的这位外公之间,是一种微妙的关系,说是互不相识却又血浓于水,说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却又毫无瓜葛,没有一点感情。

    “诸葛云清前辈和你我一样,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追查红羽,可是一直没有查出来红羽的幕后首脑究竟是谁,所以诸葛前辈虽然告诉了我实情,但是并不希望那么快揭穿,红羽这么做一定是为了对付你和风月谷,让我们自相残杀,所以我们打算将计计,以此来迷惑红羽,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起了内讧,逼他们露出破绽。”东方绝认真的说道,说出了一直以来埋藏在自己内心的这个秘密。

    无心听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东方绝,淡淡的说道:“所以你纵容你的弟子几次三番的前来杀我,有没有想过后果是什么?”虽然东方绝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但是无心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心对诸葛云清是自己外公的这个事实不由得变得更加的排斥。

    “我知道他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只有你杀他们没有他们杀你的时候,为了逼红羽露出破绽,我只能隐瞒到现在。但是我并不是真的想让少侠你出事,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还派屠宏去新月客栈找过你,是担心你有危险,想让他去暗保护你。”东方绝还在解释,他不希望因此和无心之间的关系弄僵。

    原本东方绝没打算这么早说出这些事情,可是看今天这个架势,如果他再不说,风月谷和无心之间的误会会越来越深了,到时候真的解释不清了。其实他之所以不愿意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无法面对东方宪的背叛,心一直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东方宪是鬼迷心窍,有一天能够主动找自己说清楚,可是他失望了。

    无心身后的势力牵扯的太广了,先不说几十年前已经名动江湖的诸葛云清,单说无心一个人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何况他的背后还有慕容千鹤这个朋友,要知道慕容千鹤可是当今的武林盟主,而且这个盟主之位还是无心主动拱手相让的,如果得罪了慕容千鹤,那等于是得罪了整个武林,到时候风月谷变成为了众矢之的,他不能因为护着早已背叛了的徒弟而得罪无心,得罪诸葛云清,甚至得罪整个武林,何况原本这一切是东方宪的错。

    无心听了东方绝的话,突然沉默了,现在所有的误会和疑问都已经解开,按理说他应该感到轻松一点,可是想到诸葛云清也参与其,他的心里一阵不痛快,难道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外公没有想过自己万一出事怎么办吗?没有哪个人会为了引出敌人而将自己的亲人当做诱饵。

    何况,现在如意还不知道陷于什么样的境地之,他根本没有心情听东方绝的解释,他可以听得出来,东方绝仍然对自己的徒弟抱有幻想,但是他却已经忍无可忍,如果是对付自己,那他无所谓,可是东方宪千不该万不该的间接去伤害如意,这是不可原谅的,何况他曾经当着东方宪的面警告过。

    想到这里,无心不再犹豫,径直走向了东方宪,他得做点什么,以此来警告那些妄图伤害他身边的人的敌人,告诉他们那将是什么样的下场。

    看到无心向自己走来,东方宪再一次慌乱,急忙向后缩了回去,边不停的摆着没了手的手臂,边看着无心说道:“无心少侠,我知道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红羽杀了我的妻儿,我要报仇,他们一定不知道我已经暴露,留我一条命,让我为你们做内应,可以吗?”

    可是无心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已经来到了东方宪的身边,眼看着要动手。他不会相信一个叛徒口说的话,背叛过一次,那这个人的心彻底变了。

    “师父!”东方宪看到无心无动于衷,急忙看向了东方绝,哀求的喊道,希望东方绝为他说一句话,他已经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希望能够活下来。

    听到东方宪喊声的东方绝皱了皱眉头,神情复杂的看向了眼看着要动手的无心,缓缓的说道:“少侠……”可是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答应过无心,今天东方宪随便无心怎么处置,此时还怎么阻拦。

    意外的是,原本随手能将东方宪杀掉的无心却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迟迟没有出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东方宪看着无心那张苍白的额脸,那双冰冷的眼睛,蜷缩着身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种自己不能掌握自己生死的感觉实在是一种折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生是死。

    突然,无心开口说话了,只见他紧紧地盯着东方宪的眼睛,冷冷的说道:“这是我最后给你的一次机会,不是因为你的悔悟,而是因为你的师父,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师父。但是如果再被我发现你执迷不悟,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不再看东方宪一眼,转身看向了东方绝。

    东方绝看到无心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无心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方谷主,既然这样,那日后风月谷和在下是敌人了,但是要告诉你的手下要小心,因为我不会手下留情。”无心看着东方绝,淡淡的说道。

    东方绝认真的点了点头,依然是满脸的感激之情,他明白,自己没有看错人,血刀无心的确是血刀无心,但却并非真的冷酷无情。

    随即,无心不再说话,转身向大厅外走去,他耽搁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必须尽快去追击绑架如意的那伙人了。既然对方是贤王府的人,那如意一定是被押往了京城,他必须尽快赶往京城了。

    在经过那名小胡子大汉的时候,无心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可是突然身后却传来了一声龙吟之声,短暂而凌厉,紧接着听到小胡子大汉闷哼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小胡子大汉死了,死在了冷的刀下,干净利落。

    无心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原本他没打算理会那名小胡子大汉,那种级别的人他根本不屑去处置,留给风月谷的人处理好,可是却被冷一刀杀了。不过这样也好,那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不会被外人知道了,如果东方宪真的痛改前非的话。

    他之所以留了东方宪一命,是已经默认了东方宪的计划,也可以说是东方绝和诸葛云清的计划,既然大家的共同目标都是红羽,那他愿意配合,所以临走之前才特意向东方绝提了一个善意的警告,因为如果按照计划,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风月谷和他之间必定要展开一段“自相残杀”。

    出了罗阳镇,无心便和冷俩个人骑着快马向京城疾驰而去,去向着那个注定是恶鬼当道的地方,虽然此行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但他别无选择……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