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一十章 绑架
    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仇恨,是可以转移和延伸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之间的仇恨只会加深不会变淡。但是要记住一句话,永远不要给你的敌人第二次机会,否则你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便是敌人无休无止的报复,甚至不择手段,危及到你身边原本无辜的人。

    一直站在庙门前一动未动的冷听到无心的话音,急忙向无心走了过去,不知道无心发现了什么。他刚才一直在暗观察着无心的反应,尤其是当无心拔出血刀的那一瞬间,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无心在面对仇人时候再一次有迷失的可能,他会义无反顾的将无心拦下来,抢在无心前面与蓝衣人决一死战。幸好,事情看起来很顺利。

    “少主,怎么了?”冷走到无心的身边,看了看地独孤兰青的尸体,还有那只被无心撕破了袖子的手臂,一脸的疑惑。

    无心眯着眼睛,回忆着这一路追杀独孤兰青下来的点点滴滴,沉声说道:“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说着眯了眯眼睛,脸色略微有些阴沉。

    听到无心的话,冷愣了一下,脸露出了一丝惊讶,疑惑的看着无心说道:“怎么可能?他不是自己已经承认了吗?”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真正的红羽首脑的右手手臂之应该有一个‘忍’字纹身才对,但是他没有,而且,你没有觉得我们杀他杀的太容易了吗?如果他真的是红羽的首脑,那为什么这一路下来都是他一个人?没有一个红羽的杀手保护?”

    听了无心的分析,冷也皱起了眉头,觉得整件事确实有所蹊跷,看起来追杀了半个原,可是最后这结局好像来的太容易了一些。

    无心回想着当初忠伯告诉自己的那些话,越来越可以肯定,面前的独孤兰青不是那个手臂有着“忍”字纹身的人,也绝不是什么红羽的首脑,这是一个圈套,一个从始至终都是为了将自己装进去的圈套,为的是将自己的视线引到别的地方,通过拖住自己和江湖各派的势力,来为他们自己争取更多的喘息机会。自己一时报仇心切,竟然浑然不觉。

    “那怎么办?真正的红羽首脑到底在哪里?”冷低头看着做了替死鬼的独孤兰青,咬了咬牙说道,看来敌人远想象之还要阴险。

    无心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有假的会有真的,而且我们应该离这个真正的首脑不远了,否则他也不会抛出独孤兰青这个诱饵来为自己争取时间,看来他已经害怕了,担心我找到他,所以故意让独孤兰青来拖住我,将我引开。”

    冷听了无心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忍不住点了点头。没错,因为追杀独孤兰青的事,这些天无心已经让慕容千鹤停止了对红羽势力的清剿,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独孤兰青身,加无心昏迷的那几天,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了,眼看着敌人起兵谋反之日要到了。

    “赶紧通知慕容堂,让武林各派重新开始清剿红羽的各方势力,先把红羽首脑的事放在一边,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会忍不住跳出来的。另外,消息传递出去之后你立刻与我回幻城一趟。”无心想了想说道。

    现在红羽首脑的事他已经没那么在意了,只要他还活着,早晚会找到的,现在他反而开始有些担心如意了,芙蓉堂已经好多天都没有消息了,他担心出了什么事,而且他怀疑假红羽首脑的消息是红羽故意泄露给芙蓉堂的。

    随即,二人便离开了破庙,向着镇子的方向返回,打算到镇选俩匹好马,尽快赶回幻城一探究竟。顺便将消息告诉了一直守在破庙不远处的那些慕容千鹤派来的人,让他们尽快将无心的意思传回慕容堂。

    原本看似已经落下的帷幕却突然出了岔子,落了一半停了下来,看样子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结束。

    无心和冷二人刚回到镇子,还没有来得及找到买马的地方,已经先被别人找到,找到他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芙蓉堂的人。

    无心看着面前的这位身着紫衣的姑娘,皱起了眉头,淡淡的问道:“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出了什么事?”当他看到芙蓉堂的人出现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心里有一丝不安。

    身着紫衣的姑娘皱着眉头,脸色凝重,说出了一个几乎让无心瞬间暴走的消息。只听她语气凝重的说道:“少主被人绑架了。”

    当无心听到面前的姑娘说出这简短的几个字的时候,苍白如雪的脸色突然变得更加的苍白,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像是突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钟声,直接将他震得一阵晕眩,脑袋里瞬间空白。

    “俩天前,少住在幻音阁被人绑走了,南宫公子也被对方打成重伤。”紫衣姑娘沉痛的说道,面色痛苦。

    无心粗重的喘息着,努力克制着心已经开始燃烧的怒火,不停地暗暗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现在不能乱,必须要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否则很有可能发生一些让他后悔终生的事。

    看到无心阴晴不定的脸色,听着无心粗重的喘息,冷在一旁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问道:“少主,你没事吧?我想如意姑娘应该暂时没有危险,既然他们选择绑走了如意姑娘,那说明他们一定是有着什么别的目的,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如意姑娘应该是安全的。”

    无心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随着怒火逐渐被自己克制下去之后,他开始冷静了下来。冷说得没错,对方这么做很可能是为了对付自己,或者别的一些事,否则不可能跑到幻城去绑走如意,他们应该知道绑走如意之后将会面临什么,这样想来,算对方不是冲着无心而来,也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方是什么人?”无心终于将情绪稳定了下来,扭头看着紫衣姑娘,沉声问道。冷静的死神,往往要冲动的死神更加可怕。

    “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对方带头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衫,手持长剑的年人,自称他是风月谷的人!”紫衣姑娘思索了一下,缓缓的说道。

    听到紫衣姑娘的话,无心眯了眯眼睛,原本他以为对方可能是红羽的人,可是没想到却是风月谷的人。在风月谷之,唯一和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只有东方宪了,难道是是东方宪带人绑走了如意吗?可是东方宪明明已经被自己废了双手……

    “有没有查出对方去了哪里?”无心皱着眉头,看着紫衣姑娘问道。

    紫衣姑娘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们已经追查到了一些线索,发现他们去了洛阳一带,具体在什么地方还在查,相信很快会知道结果。”

    听完紫衣姑娘的话,无心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先赶往洛阳,如果查出对方的具体位置,让你们芙蓉堂在洛阳的人告诉我。”话音刚落,便转身向一家酒楼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却又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紫衣姑娘问道:“南宫楚现在怎么样?”他差点忘记了这个甘愿一直守在如意身边保护的朋友。

    让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一个不可能跟自己有什么结果的姑娘身边,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是南宫楚可以,不只是因为答应过无心,还因为他心里在意如意的程度超过在意他自己,这也是无心为什么会将如意的安全托付给南宫楚的原因。

    “放心吧,没有生命危险,已由风云堡照料。”紫衣姑娘似乎看出了无心的担忧,肯定的答道。

    无心点了点头,继续向酒楼走去,而且走的更快了。

    都这个时候了,去酒楼干嘛?当然不是为了去喝酒,而是因为无心看到了酒楼的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正好有俩匹马,所以他想要的是那俩匹马,而不是酒,算是抢也要抢下来,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哪里有卖马的地方。

    本来马车的主人并不愿意将自己的马拱手相让,但是看到无心付给了他足够买十匹马的银子之后,欣然同意了,甚至连马车都愿意赠与无心,但无心没有要马车,更没时间浪费在他的身。

    当下,无心便与冷一人骑了一匹马,向着洛阳的方向疾驰而去。

    人最害怕失去,尤其是失去对自己最最重要的人,别的东西失去了还可以再找,可是人一旦失去了,恐怕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也许是一辈子的遗憾。

    对无心来说,现在对他最最重要的人是如意,为了如意,他甚至什么都愿意去做,连死都可以,没有人能够替代如意在他心的位置。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如意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处在危险的心,不想将如意平白的牵扯进来,可是即便自己已经努力划清了界限,还是有人为了对付自己而找了如意的麻烦,这一次很可能又是冲自己来的。

    无心不明白,为什么他越想保护的人却越容易受到伤害。官云杰,可能是他此生最好的朋友,但却为了保护如意而死在了敌人手里,现在又是南宫楚,再一次为了保护如意而身受重伤。

    他想恨,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的心已经积淀了太多的仇恨,他担心自己再一次因为仇恨而迷失。因为这份仇恨,他才得罪了自己所有能得罪的人,才将危险带到了自己身边人的身。

    他突然再一次开始迷茫,觉得是自己的自私伤害了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人。他开始变得不确定,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对是错。

    他慌了,他害怕了,害怕失去一个又一个走进自己这颗曾经冰冷、孤傲的心里的每个人。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但也许只是因为当一个英雄喜欢美人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会为她放弃所有……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