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零九章 计
    江湖,原本是杀戮与阴谋并存,再精明的人,也不可能洞察所有的阴谋,如果你以为凭借杀戮可以解决一切,那么从一开始你已经输了,因为阴谋更像是一把无形的刀,防不胜防。

    夜幕下,三条人影飞快的出了镇子,向着郊外急速而行,向着离镇子二十里之外的一座连绵的山峰而去。正是无心和冷,在慕容堂派来的那人带领下向着此行的目的地而去。

    今晚的月色好像显得异常的明亮,似乎是在为离家的人照亮前方的路,又像是静静地睁大眼睛俯视着月色之下的万物。

    在明亮的月色之下,周围的一切全都尽收眼底,也让正在飞奔的三人目标清晰,不需要畏首畏尾,一溜烟的向目的地赶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带路的人终于停了下来,看来目的地似乎已经到了。

    果然,只见带路的人停在了一丛矮树的后面,看了看无心,指着不远处山脚下的一座看似破败多时的小庙,轻声说道:“目标在那座破庙里。”一脸的小心翼翼,似乎是担心被敌人察觉。

    无心顺着带路之人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座破庙依稀映入眼帘,只不过在夜色下显得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根本不看不清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倒是显得小庙想象的样子更加的破败不堪。

    带路之人看到了无心脸的表情,似乎明白了无心在想什么,轻笑了一下,冲着黑暗抿嘴发出了一阵怪的声音,像是蛇虫吐信的声音。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黑影突然从不远处另一处矮树丛之钻了出来,猫着腰快步走了过来,直奔无心三人而来。

    “怎么样?”带路之人看着来到跟前的黑影,低声问道。

    “一切正常,自从进去之后没有再出来。”黑影轻声答道,边说边向着无心和冷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没被发现吧?”带路之人继续问道。

    来人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绝对没有,我们的人根本没有靠近,一直在远处盯着,他不可能发现。”

    带路之人听了来人的回答,点了点头,转回身向着无心重重的点头示意了一下,同样没有再说话。

    看到从暗处出来的黑影,还有黑影口说的话,无心的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没想到这里竟然不止隐藏着这一个暗哨,不知道还有多少。看来这次他们学乖了,知道明着来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只是一直在暗监视。

    无心点了点头,算作回应,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冷,缓缓的向着破庙的方向走去。看到无心已经出发,冷当下也缓缓的跟了去。俩个人悄无声息的向小庙靠近。

    破庙,祭台之下,蜷缩着一个身影,旁边放着一顶黑色的斗笠。夜风不断的从破败的门窗之间的缝隙吹进来,使得庙堂之不免有一丝凉意。蜷缩在祭台之下的身影不停的辗转反侧,似乎毫无睡意,不知道是因为那丝不断蔓延的凉意还是有什么心事。

    反复的翻转了几次,这人似乎终于忍无可忍,从地直接坐了起来,皱眉眉头,一脸的怨恨,斑白的头发似乎已经显得有些凌乱,身沾满灰尘。这幅尊容,根本与他眉宇之间透出来的那丝气质毫不相符。

    正在这时,坐在地的这人猛地扭头看向了门外,紧接着从地一跃而起,脚步错开,做出前冲之势,双拳紧握,戒备的看向了门外,眼神冰冷。

    破败的庙门并没有被人推开,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响动。可是似乎却有一条黑色的人影,透过破败的门缝,在月光照射之下看的真切,站在庙门之外。

    “谁?!”从祭台之下一跃而起的那人冷冷的看着门口,沉声问道。眉宇之间闪过一丝不安的神情,眉头紧皱。

    没有人搭话,甚至没有一丝声响,但是祭台之下的那人可以肯定,有人站在外面,那道透过门缝看到的身影在那里,一动不动。

    “外面的是哪路朋友?不知道来此有何贵干?”祭台之下的人再一次发问,似乎是在试探着门外之人的来意。

    片刻的沉默过后,门外终于传来了声音。一丝略带沙哑,不带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几日不见,阁下竟然连这扇庙门都不敢迈出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站在祭台之下的那人突然瞳孔骤缩,他知道这个声音,也听过这个声音,甚至不久前相遇的画面此时依然历历在目。于是,脸的凝重之色越加的深了,犹豫着,一时无言以对。

    “看来有人心甘情愿想要做一只缩头乌龟了。”声音再一次从外面传了进来,言语充满嘲笑和不屑。

    站在祭台之下的那人咬了咬牙,不再迟疑,大步向门口走去,一脚踹开了那扇刚才还在为他遮风挡雨的庙门,看向了门前的空地。

    此时,庙门之外站着俩条身影,全都是一身黑衣,俩个人全都带着刀,只不过一个提在手里,而另一个背在背。不是别人,正是悄无声息而来的无心和冷二人。

    看到站在门口的无心,踹门而出的那人虽然事先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人是谁,可是依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脸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可是他的脸色还不是最惊讶的,最惊讶的人应该是正对着庙门而立的无心。

    当无心看到踹门而出的那人之后,脸露出了一丝惊讶的不能再惊讶的表情,充满着不敢置信。

    “怎么是你?!”无心睁大了眼睛,看着站在庙门口的那人,吃惊的说道。

    看到无心的神色,站在门口的那人似乎很得意,已经不像刚才那般不安,冷笑了一声,看着无心说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很意外吧?”

    无心确实很意外,甚至可以说不敢相信,因为站在门口的这人他认识,而且曾经甚至可以说并肩作战过,可是无心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曾经自称要跟红羽纠缠到底的人竟然是红羽背后的幕后首脑,这似乎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可笑。自己竟然被瞒了那么久,竟然真的信了他曾经说的那番话。

    站在门口的那人,身穿一身蓝色长袍,须发皆白,已经不再蒙面,也没戴斗笠,完全露出了本来面目,身侧的一只断臂格外引人注目。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山孤鹰,独孤兰青。

    独孤兰青,江湖之无人不晓,尤其是对他多次从红羽的追杀之下全身而退,誓死不愿效忠红羽的行为,曾经被多少武林同道传颂,可是当这一切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除了让人感到气愤,更让人失望和厌恶。

    “确实很意外,意外我竟然感到了一丝失望。”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嘴角的那丝不屑的冷笑更加的明显。

    “看来当初在云水山庄的时候应该杀了你,否则也不会让你猖狂那么久。”被揭穿身份的独孤兰青叹了口气说道,似乎有些感慨。

    “有些事错过了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像今天的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不管你是独孤兰青还是别人。”无心缓缓的收起了那丝冷笑,紧紧地盯着独孤兰青说道。曾经有几次,无心竟然觉得独孤兰青和自己很像,都在与没人敢惹的红羽进行着纠缠,可是现在想起来却是那么的可笑。

    “那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独孤兰青冷笑了一声说道,似乎重新找回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份自信,算这份自信是盲目的。

    独孤兰青的话音刚落,无心已经迈步走了过去,他已经准备动手了,对于这样一个虚伪的小人,无心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只见他边走向独孤兰青,边淡淡的说道:“我试试。”

    话音未落,无心已经闪电般冲了出去,狠狠地一拳击向了独孤兰青的面门,他再也不想看到面前的这张脸,因为每次看到都会想起云水山庄的那一次相遇,实在让他感到厌恶。

    独孤兰青冷哼了一声,单脚后撤,用力蹬在了门框之,腰身一沉,同时拳头紧握,闪电般挥出了一拳,迎向了迎面而来的无心的拳头,打算硬接无心的第一次攻击。跟他们第一次相遇之时如出一辙……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只见俩个人一合即分,纷纷向后退了俩步,独孤兰青原本是想借门框传来的反作用力将无心逼退,可是没想到无心那一拳同样的令人咋舌,竟然直接将他震得退了俩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框绊倒。

    可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在二人一合即分之际,稳住身形的无心竟然再一次闪电般冲出,冲向了已经退到庙的独孤兰青。脚尖轻点庙门之前的台阶,狠狠地飞起一只膝盖,迎着独孤兰青的胸膛便攻了过去!

    独孤兰青不敢大意,迅速向后跃去,堪堪躲过了无心膝盖的攻击,可是已经眼看着要撞在身后的祭台之,他已经无路可退。

    在这时,突然看到独孤兰青用力跺了地面一脚,身体高高跃起,同时用力飞出一脚,踏向了无心飞起的那只膝盖,速度飞快!

    无心猝不及防,飞起的膝盖一下子被独孤兰青一脚踏,忍不住一个踉跄,失去了重心,迎面栽向了地面,情急之下急忙伸出了双手,托向了地面。

    在这时,身在半空的独孤兰青已经落了下来,再次飞出一脚,踏向迎着地面摔倒的无心的后脖颈,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这一招他势在必得。

    可是原本迎面栽向地面的无心却突然双手撑地,在地翻了一个跟头,同时右手伸向了背在身后的那把血刀!随着一阵红光乍现,翻滚的无心已经与由而下落下的独孤兰青交错而过!

    随着一片血雨飚出,俩个人同时停下了手的动作。独孤兰青一动不动的站在无心刚才摔倒的地方,面对着庙门口。而无心此时却已经单膝跪地,蹲在了刚才独孤兰青辗转反侧的地方,手的血刀之已经沾满了血迹。俩个人背对着背,谁都没有再出手,也没有人再开口。

    突然,原本背对着无心而立的独孤兰青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重重的倒在了地。他的小腹,已经被彻底的切开,鲜血混合着肠肚,悉数流到了地,惨不忍睹。

    独孤兰青死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死了,没有任何征兆。他与无心之间,都太想让对方死了。可是唯一的区别是,他因为太想让无心死而轻视了无心这个武功从来没有章法的对手,无心则因为太想让独孤兰青死而再一次激发了他的潜力,结果变成了现在这样,否则以独孤兰青的实力,原本不应该这么快死在无心的刀下。

    沉默了半晌,无心终于从地缓缓的站了起来,默默地将血刀插入了背的刀鞘之。虽然独孤兰青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却并没有感到哪怕一丝丝的畅快,没有报仇雪恨之后该有的轻松,心里竟然出的平静。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杀的人已经太多,慢慢变得麻木了,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只不过做了一件早应该做的事罢了。

    无心缓缓的转过了身,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的独孤兰青,抬腿向外面走去,不想再停留,既然这一切已经结束,他也不必再纠结于自己心里的感受,不管是畅快还是平静,一切总算已经落下了帷幕,他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幻城,将这个消息亲口告诉如意,告诉她自己心里已经不再有仇恨,一切都已经放下,也许,他们之间……

    正想着,无心突然停下了原本已经迈出庙门的脚步,站在了原地,似乎心里想起了什么,不仅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转身返回了庙,来到了已经断气的独孤兰青身边,弯下腰,伸手一把撕开了独孤兰青右手手臂的衣袖。

    然后紧接着,无心便突然皱起了眉头,眯了眯眼睛,表情似乎有一点僵硬,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沉声说道:“不对!”

    说着看向了独孤兰青临死前挂在嘴角的那一丝冷笑,陷入了沉思……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