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零七章 江湖追杀令
    慈悲,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心怀慈悲的出家之人也会偶尔生起憎恨,与世无争的凡人也有可能丧尸街头。在这个充满着杀戮的江湖,谁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没有道理可言,更没处申冤。

    无心看到冷欲言又止的样子,皱了皱眉,略带疑惑的问道:“到底怎么了?”他觉得冷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怎么,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冷犹豫着说道,那天晚发生了太多事情了,也太复杂了,他真的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有什么事说,别吞吞吐吐的。”无心皱着眉说道,感觉告诉他,也许不是什么好的事。

    于是,冷在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便开始向无心叙述起了那天晚发生的事,从进入红楼之时开始说起,直到无心迷失心智之时,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语气也越说越凝重,似乎像是再一次重新经历了一遍。

    听完冷说得话,无心似乎一点点想了起来,可是他只想起来自己去那里是为了追查红羽首脑,也依稀想起了血灵儿,矮小老者,蓝衣蒙面人,可是后面的关于自己迷失心智的事却没有丝毫印象,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后来怎么样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无心继续问道,他的眉头已经越皱越紧,脸色凝重。

    “后来,”冷犹豫着,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说道:“后来少主把我当成了敌人,要杀了我,幸亏主人及时出现,将少主打晕,然后我把少主带到这里了。”原本诸葛云清临走之前曾经叮嘱过他,不让他告诉无心自己来过,可是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让无心知道,也许对这对祖孙俩都是一件好事。

    听到了冷的的话,无心的眼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对于诸葛云清的出现有一丝意外,不过也并没有接着往下想,现在他还不想考虑他和诸葛云清之间的事。他心里想的,是冷口所说的自己迷失心智之后六亲不认的事,看来事情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在无心轻度暴走,眼睛变红的时候,他的心智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当他的眼睛彻底变成黑色之后,所有的行为已经不受他自己的控制,这才是问题的严重之处。

    “如果下一次你再发现我丧失了心智,在我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之前杀了我。”无心沉默了半晌,突然淡淡的说道,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听了无心的话,冷一脸惊讶,不住的摇着头说道:“我做不到,也不能那么做。”从他跟了无心的那一天起,他的任务是保护无心的安全,即便是他自己死了,也要保护无心的安危,这也是诸葛云清从小向他们灌输的思想,他怎么可能对无心下得去手。

    “这是命令,我从没命令过你什么,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无心看着冷,认真的说道,语气坚定,不容有一丝拒绝。

    无心虽然不知道自己迷失了心智之后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子,可是听冷的描述他已经可以想的出来,他不希望那个迷失心智的他是真正的他,他也不想变成那样,他更想不到自己心的积怨已经那么深,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的本意是希望身边的人好,并不是威胁到他们的生死。如果真的变成了那样,那他宁愿了结自己。

    冷虽然已经重新戴了面罩,可是从他挣扎的眼神当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在纠结,在抵触,因为无心向他下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办到的命令。他还想争辩,可是却被无心一摆手制止了。

    “我睡了多久?”无心制止了冷之后,转移了话题,淡淡的问道。

    冷默默的摇了摇头,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已经七天了。”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之还有一丝挣扎,似乎还在想着无心刚才下的那个命令。

    听到冷的回答,无心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睡了这么久了,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现在是关键时刻,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去浪费,眼看着贤王府和雁门王府起兵的日子已经逐渐临近,他不能这么安逸的躲在这里无所事事。

    想到这里,无心挣扎着从床挪了下来,他的身直到现在都还在酸痛不已,他必须下床活动活动了,让自己的身体尽快恢复过来,因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无心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了,其一个原因可能和那天受到蓝衣蒙面人俩次重击有关,虽然没有受什么太大的伤,可是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和他彻底暴走有关,一连睡了七天和浑身的酸痛也许是后遗症。

    “立刻向慕容堂和幻音阁传去消息,让他们追查蓝衣蒙面人的事,必须尽快找到他。”无心边缓缓的向窗前走去,边缓缓的说道。

    走到窗前,轻轻的将窗户打开,让温暖的阳光照射了进来,照在屋,也照在他的身。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无心的身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呼吸着阳光温暖的空气,尽情的让阳光将自己包围,像是一次洗礼,洗去心那丝可能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阴暗,尽力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安详。

    冷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没有说话,眼神始终透着一丝凝重,他在挣扎,想着如果无心下一次迷失心智的时候,他到底应该怎么办。也许,只有一个办法,那是在无心变身之前由自己来挡下所有的可能激发出另一个无心的危险,即便付出自己的生命。

    无心闭了双眼,沉浸在温暖的阳光之,他想起了曾经答应如意的那个不去随便杀人的承诺,虽然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自己并没有做到,可是现在他突然想要去重新遵守了,不是他突然醒悟了,决定不再杀人了,而是因为他不想将来的有一天变得连如意都不认识,将刀指向自己最在意的人。杀的人越多,心的怨念会越重,无心明白这个道理。

    也许,真正让无心变身的并不是隐藏在他心某处的那丝积怨,而是他手那把几乎已经与他心灵相通的血刀,是血刀的嗜血激发了无心内心的那丝积怨,也唤醒了他内心深处可能存在的暴戾和嗜血。因为血刀本是一把会饮人血的魔刀,因为它已经杀了太多的人,斩杀了太多的亡魂。

    此时的无心,还不知道推门而去的冷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誓死也不会执行他刚才下的那道也许是此生唯一的一条命令,他还是看淡了“影子”对他的忠心程度。

    他现在的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是那个逃走的蓝衣蒙面人,那个掌管着江湖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红羽的幕后首脑。他在想,在重拾曾经答应如意的那个承诺之前,他还得杀一个人,一个制造了所有现在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第二天,慕容堂和幻音阁同时收到了一份密信,然后紧接着江湖再一次开始忙乱了起来,都在寻找着一个断了一只手臂的蓝衣蒙面人。

    远在幻音阁的如意收到无心的密信之后,知道自己之前送给无心的那份情报是真的,看来无心真的已经找到了红羽的首脑,不由得开始后悔当初是不是不该将消息告诉无心,因为她了解红羽的实力,还有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何况是红羽的首脑,那一定是一个强大的存在。

    她的一个无心之举,似乎已经将无心推入了一个深渊,生死未明。所以她开始自责,甚至想要动身去向无心的身边,算不能制止,也至少能陪着他一起面对。

    可是她刚有这个念头,被自己的师兄南宫楚制止了。

    “你不能去,他也不希望你去,何况算你去了,也可能根本找不到他。”南宫楚看着面前拿着信一脸挣扎的如意,郑重的说道。

    如意不停地摇着头,咬着嘴唇说道:“可是是我将他置于危险境地的,我担心他出事。”如意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在原地踱着步子,脸满是担忧之色和自责。

    “这不怪你,你做的没错,算不是你告诉他的,他也一定会自己找出来的,你只不过是让他更早的去面对了。相信我,他绝不会希望你去的,如果你去了,他还得分心去照顾你,反而成为了他的累赘。”南宫楚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如意,希望能将此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的如意拦住。

    “那万一他出事了,永远也回不来怎么办?”如意停下了脚步,盯着南宫楚的眼睛,斩钉截铁的问道,听起来是质问,可实际是在寻求一种安慰,一种也许连她自己都不会信的安慰。

    听着如意的质问,看着她的神情,南宫楚皱了皱眉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不能不负责任的向你去保证什么,但是我知道,在他的心,最在乎的人是你,甚至他的命都重要,虽然他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去了之后陷入危险之,他会为了你拼性命,可能反而会死的更快!”他说的是实话,可是这实话却像是一把剑,深深地插进了如意的心里,但是他却不得不说,否则根本劝不动如意。

    听了南宫楚的话,如意呆立在当场,一言不发,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脸的神情却更加的挣扎,眼眶似乎已经有泪花的闪烁。显然,南宫楚的话彻底惊醒了她,也让她打消了去找无心的想法,可是心却开始更加的自责,埋怨自己不该将消息通知无心,如果那样的话,也许不会出现现在这种进退俩难的局面。

    俩个人一时间全都陷入了沉默,都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如意顿了顿,一言不发的转身向楼走去,神情没落,似乎还沉浸在自责当。

    南宫楚看着如意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本不想将话说的那么直白,可是没办法,他必须得让如意认清目前的事实,不然如意可能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去找无心。他这么做不单单是因为自己也担心如意遇到不必要的危险,也是在履行当初对无心的承诺,他答应过无心,要好好保护如意。

    在结局没有到来之前,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毕竟并非每一个人的希望最终都能成为现实,也不是每一件事都会按照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发展,这个世界本来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不确定,这才是真正的江湖……

    本来自/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