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零三章 魔音再现
    人生总会面临很多种不同的选择,虽然未必每一步都是自己心所愿,但至少选择之后该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不必问结局,不必问得失,因为不坚持到最后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将失去什么,又将得到什么。

    胜负,有时候也许只是一念之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对手,不管清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即便对对手一无所知,也不能有一丝退却,否则从一开始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无心不会迟疑,也绝不会退却,他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他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过。

    在无心缓步走向血灵儿的时候,他看到血灵儿已经轻轻的将手再一次放到了琴弦之,他知道,要开始了。

    果然,当无心正要靠近的时候,血灵儿放在琴弦之的手突然动了,手腕一番,修长的五指在琴弦之顺势一拨,紧接着一阵颤动的琴音便从琴弦之传了出来,响彻在空荡的小院之,也传进了无心的耳朵。

    当琴声突然响起的时候,缓步前行的无心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一次重击,心里一紧,猛然停下了脚步,双脚微锉,护住了自己的口鼻耳朵,凝神静气。他知道,魔音要来了。

    紧接着,坐在凉亭的血灵儿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双手不断的在琴弦拨弄,一阵阵琴声在她双手拨弄之间传了出来,忽而幽怨,忽而急促,不停的变化。那一头的长发随风轻舞,像是被这琴声所感染,也已耐不住寂寞。

    无心听着迎面而来的这阵阵琴声,感受着音律一声声传入自己的耳,感受着胸口受到的一次次重击,好像是一记记重锤,不停地击打着自己的心。略显混乱的画面不停的在脑海回荡,没有规则,不停的闪现,有回忆,也有未知的画面。

    渐渐地,无心的呼吸开始急促,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于是,他闭了双眼,不再听,不再看,控制着自己的心神,一遍一遍的在心重复着自己这次来此的目的。内劲贯于双腿之,稳稳的站在地,脚下的青石板已经开始现出了裂缝,手的血刀也已开始不停的颤动。他在忍,抵抗着那一声声摄人心魄的琴声。

    琴声越来越急促了,也越来越变得毫无章法,像是一头已经迷失了方向的野兽,不停的到处乱窜,似乎是想找到一个出口,逃离这空气都几乎已经凝固的小院。

    突然,一阵龙吟之声响起,紧接着红光乍现,拔刀了,无心拔刀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因为被琴声逼不得已而拔刀。

    紧接着,无心动了,血刀开始在他的手下翻飞,不停的变换着招式,很快,快的让人摸不清他想要干什么,因为他并没有提着血刀攻向正在抚琴的血灵儿,而是在脚下的那片空地之,舞出了一套刀法,一套快如闪电的刀法。

    那是秦家刀法,但那只是属于无心的秦家刀法,是他经过血与火的历练之后精研而出的刀法,他交给影子的那套原本更加的狠辣,更加的难以捉摸。

    随着血刀的漫天舞动,刀身发出了一阵阵龙吟之声,似乎已经穿透了阵阵琴声,直冲夜空之。红光越来越刺眼,像是一团闪动的火焰,燃烧着,盖过了满院满地的红烛,也照亮了人心。

    琴声不再稳健,反而变得有些凌乱,似乎已经受不了龙吟之声的压制,想要挣脱,但又差那么一丝一毫,透着一股挣扎。

    血灵儿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笃定,表情显得有一丝痛苦,眉头紧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变幻不定。她也已经闭了双眼,因为她不敢看,不敢看那漫天飞舞的血刀,否则心里会像翻江倒海一样,再也不能心如磐石。不可否认,她从对面的那个少年身,看到了一股独特的快要分崩离析的孤傲,也看到了足以让她窒息的死亡气息。

    突然,血灵儿的琴声一顿,身体忍不住一颤,一丝鲜血,已经从她的嘴角渗出,似乎已经受不了那一阵阵扑面而来的龙吟之声。

    是现在,无心一直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在血灵儿的琴声稍微一顿的瞬间,原本在无心手下翻飞的血刀,突然狠狠的劈向了地面,对准了坐在凉亭之的血灵儿!

    一声震天的龙吟之声,一片可与日月争辉的血光闪现,血刀狠狠的劈在了青石板地面!

    一道凌厉的刀气激射而出,崩裂了地面的青石地板,也崩折了血灵儿手指拨弄之间的琴弦,一声断裂之声突然响起,血灵儿忍不住身体向后一仰,仰面吐出了一口鲜血。

    琴声戛然而止,龙吟之声也已停息,小院再一次陷入宁静之。而此时那把放在血灵儿面前的古琴,琴弦已经尽数崩断,再也无法奏出美妙而诡异的乐章。

    无心收起了刀,睁开了双眼,看着此时已经披头散发的血灵儿,面色冷酷,继续走了过去,脚步缓慢,却再也不会停留。

    血灵儿睁开了布满血丝的双眼,脸色苍白的看着迎面而来的无心,瞳孔骤缩,那张绝美的容颜之,再也没有了那丝自信,而是显得有一丝慌乱。她好像终于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突然,慌乱的血灵儿用手抓起了一根断裂的琴弦,用力抻直,另一只手伸出两指用力的勾起了琴弦,像是弯弓搭箭一般,咬着牙看着迎面而来的无心,这已是她最后的机会。

    眼看着,无心已经一步步靠近,近在咫尺。突然,血灵儿勾着琴弦的俩根手指一松,然后看到那根断裂的琴弦向前颤动着弹出,一声凄厉的琴声再一次响起!像是一声绝望的哀鸣!

    紧接着看到一道光影闪电般袭向了迎面而来的无心,更像是一把绝望而一去不复返的飞刀!那是琴声所幻化而出的气!

    无心没有犹豫,血刀再一次挥出,一片红光之后,人影一闪,已经到了凉亭之内,站在了血灵儿面前,血刀已经抵在了血灵儿的咽喉!快如闪电,血灵儿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这是血刀无心的魄力,天生带有一丝不可阻挡的气势。

    血灵儿抬起了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高大而不可击败的少年,脸色苍白,她再也笑不出了,绝美容颜已经不在,此时的她更显得有一丝绝望而无助,也许这已经是她曾经幻想过的结局,也许她知道自己注定会死在血刀之下。但不管怎样,一切都已经结束,没有再重新选择的机会。

    “现在,你可以说了。”无心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血灵儿,淡淡的说道。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留给了血灵儿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机会。

    血灵儿看着面前居高临下的无心,强忍着心的那一丝绝望,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缓缓的说道:“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你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算你是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血刀无心,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要找的人,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相信用不了多久。”虽然她还在笑着,可是此时的那丝笑容却充满着苦涩的绝望之情。

    “他在哪儿?到底是谁?”无心眯起了眼睛,手腕稍稍用力,血刀顶了顶血灵儿的咽喉,冷冷的问道,他的直觉告诉他,血灵儿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谁。

    可是突然,原本一动不动的血灵儿却突然向前一倾,竟然迎着血刀而!随着一股鲜血喷出,血刀已经瞬间刺进了她的咽喉,她竟然死都不愿意说出口,选择了自刎。

    无心看着仰面撞在血刀之的血灵儿,眼神冰冷,一丝不甘的神色显露在脸,他没有想到血灵儿竟然到死都不愿多说一句。现在,他竟然有点佩服眼前这个不断带给他惊讶的女人,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直面自己的死亡,甚至自己选择去结束这一切。

    随着无心轻轻的收回血刀,血灵儿的身体缓缓的向后倒去,躺在了地,血红的衣衫,满头的飘逸长发,全都平摊在了地,看起来倒有一丝凄美。她的脸,依然带着一丝笑容,只不过更多的是苦涩和绝望,也许她也不想是这个结局,但是她别无选择,因为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像此时的无心一样。

    血灵儿死了,这样注定却又出乎意料的死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无心想要的答案,但是至少现在无心已经知道,血灵儿不是自己要找的人,虽然她已经足够出色,也足够让人意外,但是想要做红羽的首脑,她还不够资格。

    无心皱了皱眉头,仰天长叹,原本他以为今晚可以结束这一切,为自己曾经经历的一切画一个结局,不管这个结局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顺利,唯一的线索也已经断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追寻多久,才可以了结自己心的那份怨念。

    突然,正在扬天长叹的无心脸色微变,眯了眯眼睛,身体猛然向后转去,看向了身后的那幢红楼。

    紧接着,无心睁大了双眼,眼神再一次燃起了希望。因为他看到了俩个人,俩个从拱门之缓缓而来的人。

    其一个人,无心认识,正是曾经在自己手下救出过呼延成碧的那名蓝衣怪客,此时的他还是那一身打扮,一身的蓝衣,还有露在面纱一角的那缕花白的头发,无心只看了一眼便已经认出了他。

    另一个人,是一个身材矮小,但却十分精悍的老者,个头只到蓝衣人的胸口,要不是那一脸的沧桑,还有那一身古板的打扮,真的会让人以为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这俩个突然出现的人进来之后并没有感到意外,包括看到已经倒在血泊之的血灵儿。要不然他们不是一伙人,要不然是他们早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也许从始至终他们都隐藏在这里的某一个地方,只是无心没有发觉而已。

    又或许,他们和血灵儿一样,同样是为无心而来。

    “血刀无心,果然是后生可畏。”那名矮小精悍的老者冷冷的看着无心,沉声说道,虽然嘴像是在夸赞,可是眉宇之间却透着一丝不屑和轻蔑。

    无心没有理会他,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另外一边的那名蓝衣蒙面人,眼神带着一丝渴望,他忽然觉得,也许真正的谜题,现在才刚要揭开……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