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突出重围
    高手本身不可怕,因为江湖之本身有武功高下之分,但是切记,永远都不要去惹一个本来已经是高手但却仍然以命相博的人,否则你面临的只有一条路,那是不死不休,狂风骤雨。一个连自己的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的高手,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无心看了看周围的弓箭手以及头顶树干之的十几名杀手,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心想对方真的是太瞧得起自己了,为了杀自己竟然这么大费周章。于是看着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宫九和呼延成碧,淡淡的说道:“看来今天我想离开是没那么容易了。”

    “能同时被贤王府和雁门王府合力追杀,江湖也只有你血刀无心了,只可惜今日之后江湖不会再有你的名字。”呼延成碧阴沉着脸,嘲讽的说道,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已经俩次在无心的手底下狼狈落败过。

    果然,听了呼延成碧的话,无心忍不住笑了,笑得有点忍俊不禁,带着好的神情看着呼延成碧说道:“谁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你不可以,你好像忘了,你已经三番俩次输给我了。”说着眼神之露出一丝不屑,轻轻摇了摇头。

    听到无心的话,呼延成碧似乎又要发飙,眼睛瞪得溜圆,咬牙切齿的,好像又要冲向无心,可是却被一旁的宫九伸手拦住了。

    只见宫九面无表情,阴森森的看着无心说道:“本来王爷只是讨厌你,不喜欢见到你,可是没想到你吃饱了撑的,竟然敢三番俩次插手贤王府的事,是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

    宫九嘴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眼睛却鄙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呼延成碧一眼,心想这位世子什么都好,是太容易冲动,也太自负,在如今的江湖,自负等于自取灭亡。

    听了宫九的话,无心冷笑了一声,突然心感慨,为什么奸人总是喜欢给自己所做的肮脏之事寻找着各种各样看似华丽的借口。

    “我和他命注定是敌人,邪不胜正,他早晚会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才是自寻死路。”无心盯着宫九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听到无心的话,宫九突然仰头大笑,笑得合不拢嘴,这是有史以来无心第一次看到宫九除了那副死人脸之外的第二种表情。

    然后,听到宫九不屑的说道:“邪不胜正?你太可笑了,谁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你不可以,你杀的人还少吗?江湖谁不知道血刀无心杀人无情,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说什么邪不胜正,可笑。”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包括你们,想要一手遮天,那得先问问我手的刀答不答应。”无心冷冷的说道,说着将手的血刀用力一握,杀机已现。

    呼延成碧和宫九看着面前明明独自一人,但是气势却如同千军万马一般的无心,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读懂了对方的心思。只见呼延成碧猛地扭过了头,伸手指着无心,大声的喊道:“杀!”

    话音刚落,只见埋伏在树顶的十几名杀手同时一跃而起,向着站在树底的无心落去,手的兵器同时出手,向无心的身招呼了过去,四面八方的兵器瞬间将无心逼在了间,没有退路。动手的只有雁门王府的人,呼延成碧也只能指挥的了自己带来的手下。

    看着从四面八方攻向自己的十几个人,无心脸不再有一丝表情,紧紧地盯着来势凶猛的敌人,寻找着可趁之机。他也在等机会,等一个冲出这个包围圈的机会,他现在前后左右下都有敌人,必须得先跳出这个十面埋伏的包围圈,才有获胜的可能。别忘了,还有几十名手持弓箭的弓箭手。

    眼看着十几名手势兵器的敌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无心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还在等,他在等一个绝佳的机会,等一个能够反败为胜的机会。

    突然,无心动了!动若脱兔!快如闪电!但是他并不是在躲避,而是直接冲向了空落下的其一名杀手!面对敌人,他什么时候惧怕过,也从来没有后退过,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一片红光乍现!血刀已出!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之声过后,那名被无心盯的杀手眼睁睁的看着一把血红色的刀斩断了自己手的兵器,直接劈在了自己的胸口!紧接着感觉到胸口传来一股非人的剧痛,忍不住发出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在那一瞬间,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已经冰凉彻骨,不再跳动!

    无心没有死在乱刀之下,他找到了机会,冲出了漫天飞舞的刀光剑影,在血刀挥出的刹那,同时接连飞出俩脚,分别踢在了俩名离自己最近,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杀手身,又是俩声惨叫响起,双方也在这时擦肩而过!

    杀手已经落在了地,可是已经不见了无心的踪影,此时的无心,已经站在了刚才杀手们所站的树干之,正在居高临下,带着死神一般的眼神冷冷的看着下面的敌人。

    刚打了一个照面,已经有三个人败在了无心的手,一死俩伤,而原本一开始的时候是敌人占据着主动,可是转眼之间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么轻松的,无心已经跳出了包围圈之,看起来是那么随意,那么不顾一切。

    呼延成碧瞪着充满怒火的双眼,仰头看着此时像是胜利者一般站在自己头顶的无心,眼眶欲裂,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见他猛地扭头看向了宫九,大声说道:“还不动手等什么?!”他讨厌宫九的那副死人脸,更厌恶宫九的身的那丝阴险和诡计多端。

    宫九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但是却毫不迟疑的大手一挥,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动手的信号。在他刚一挥手之际,原本围在刚才无心周围的那些早已拉弓搭箭的士兵同时对准了站在树干之的无心,纷纷射出了手的箭!

    嗖嗖嗖!数十支利箭像是巨蛇吐出的信一样,冒着绿光向无心激射而来!又是一次的劈头盖脸。人是活的,箭是死的,这一次,无心还怎么躲闪?难道要从这一片箭雨冲出来吗?那无异于自取灭亡。

    在这时,原本站在树干之的无心突然腾空跃起!闪电般钻进了头顶遮天蔽日的树叶之,不见了踪影!可是漫天的箭雨并没有停留,由下而,飞快的穿过了枝叶织成的屏障,依然向已经消失的无心追了去!

    没有惨叫,没有想象之的尸体掉落,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好像漫天的箭雨和无心一样,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站在树底的众人,全都抬头仰望着头顶,不知道那堵遮天蔽日的屏障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动了!遮天蔽日的枝叶动了,动得剧烈,传出了清晰的沙沙之声,好像是在经历着狂风骤雨一般!

    紧接着,有东西穿过了那堵枝叶形成的屏障,急速的落向地面,冲向了仰头观望的人群!是箭!箭雨竟然变换了方向,反冲向了树底那些射出它们的人群!伴随着箭雨,还有无数片落叶,被刀削斧阔的枝叶!

    原本站在树底仰头观望的人傻了眼,自己射出的箭竟然攻向了自己,这怎么可能!可是的确已经发生了,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他们反应。人群开始四散躲避,寻找着可以躲过这片更密不透风的“箭雨”的隐藏之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切都发生了太突然了,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有几人已经被“箭雨”射,但是这次不只有毒箭,还有一片片激射而下的落叶!一时间,惨叫声连连,不断有人倒下。

    依稀之,有人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正在树顶之间跳跃,手不停的挥舞着一把血红的刀,不停的劈向脚下的枝叶,然后看到遮天蔽日的枝叶纷纷掉落,像是拉满弓激射而出的利箭一样,无情的刺向了树底惊慌逃窜的人群。

    呼延成碧看着头顶犹如鬼魅的那个身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明白了那片原本必胜无疑的箭雨是怎么被攻破,明白了今天自己将再一次败得一败涂地。

    紧接着,凌驾于茂叶繁枝之的那个黑色的身影突然俯身向下急速冲了下来,穿过了已经不再遮天蔽日的那扇屏障,穿过了漫天飞舞的枝叶,闪电般冲向了树底的人群,像是夺命的死神,挥舞着手的血刀,不停地将面前的敌人一个个斩于刀下,像他片刻之前说的一样,将一个个该杀之人的生命夺走,炼取他们的灵魂。

    呼延成碧惊呆了双眼,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恐怕永远都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在对方的面前,自己永远都是那么的无奈和可笑。

    渐渐的,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不再有惨叫声,不再有刀锋撕裂空气的声音,好像一切都结束了一样,只有漫天飘荡的枝叶还在飘飘洒洒,好像没有止境。

    然后,呼延成碧看到那个手握着血刀的黑影缓缓的向自己走来,走的很慢,但是却带给了他从没有过的死亡气息,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死了很久。随着无心越来越近,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竟然忘记了自己脚下还能动,还能逃,逃离这漫天飞舞的枝叶牢笼之。

    可是,无论他做什么好像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无心已经提着还在滴血的血刀闪电般冲了过来,没有片刻犹豫,好像一只脱困的野兽,呲着带血的牙,想要将面前的一切全都撕咬殆尽。

    呼延成碧鼓起了已经没剩多少的勇气,以自己现在所能使出的最快速度,拔出了绑在背后的长刀,屏住了呼吸,迎着无心冲了过去,将手的长刀拼尽全力挥了出去,想要将无心挡在方圆三丈之外!

    可是现在的呼延成碧,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锋芒,连出刀都看起来那么的无力,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从气势他已经输了,结局已经注定。

    一声几乎没有听得太清的金铁摩擦之声响起,只见闪电般冲过来的无心随手一挥手的刀,毫不费力的将呼延成碧的长刀挡开,只是轻微的发出了一丝摩擦之声,然后诡异的出现在了呼延成碧的面前,飞起一只膝盖,狠狠地撞在了呼延成碧毫无遮拦的胸前。

    一声闷哼过后,只见呼延成碧的身体忍不住向后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颗树,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面容扭曲。

    太快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都没给呼延成碧一丝喘息的时间。这样,他又一次败在了无心的手,只不过这一次,败得更彻底而已……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