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危机四伏
    真相,往往处处充满着阴谋与诡计,想要揭开它,必须要驱散一层层的迷雾,抽丝剥茧,有时候甚至还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当你越接近真相的时候,会越加的危险,因为也许早在不经意之间你已经陷入了重重危机之。

    江湖,也许是因为近年来红羽的一家独大而变得沉寂了太久,几乎已经听不到别的门派的消息,一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十有八九都和红羽有关系。

    也许是因为红羽眶疵必报,斩尽杀绝的手腕太过狠辣,让其他的门派只能蛰伏了下来,即便心怀恨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人们似乎已经忘记,跟整个武林相,红羽只不过也只是一个门派而已,怎么可能和整个武林对抗?说白了,是因为畏惧,畏惧了各扫门前雪的孤军奋战,畏惧了红羽在江湖的那些冷酷无情的传言。

    可是最近几天,所有江湖的武林门派好像突然约好的一样,开始不再沉默,到处都在追查红羽的下落,各门派之间从没有如此团结过,而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振臂一呼下了命令,这个人是如今的武林盟主,慕容千鹤。

    而致使慕容千鹤下这个命令的人,正是无心,一个令红羽做梦都会从梦惊醒的人。整个江湖突然像是炸开了锅一样,各门派的人纷纷出动,像是一股翻滚的洪水,漫延在原各地,以势不可挡的声势席卷着整个武林,瞬间将红羽的几个重要据点捣毁。

    一时间红羽的人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四散奔逃。得势的武林各派更是得理不饶人,对红羽的人穷追不舍,一时间群情高涨,可谓是大快人心,积压了许久的怨气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这几天无心一直住在慕容堂,一边疗伤,一边关注着从各地传回慕容堂的有关绞杀红羽的消息。伤已经没有大碍,只是心依然耿耿于怀,始终对那个神秘的蓝衣怪客念念不忘。

    最近江湖的热闹景象无心已经知道,但是他却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他知道那只不过是红羽最外围的势力,只是一些散布在四处的爪牙而已。但是他还是很感激慕容千鹤,没想到慕容千鹤动作居然这么快,虽然并不算是重创了红羽,但至少告诉了红羽,江湖已经不再是他们为所欲为的江湖。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便有消息传到了无心的耳朵里,好像真的是印证了那句福祸相依的老话。

    这天,正当无心和慕容千鹤坐在书房商讨红羽讨伐计划的时候,有人进来向慕容千鹤报告了一个消息,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京城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意料之外的大事。六扇门总统领战英,被发现在家遭奸人所害,身剧毒!

    这一消息几乎惊动了整个京城,没有人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潜入六扇门总统领的家进行刺杀,一时间京城全面戒严,不许任何人进出,开始大肆搜查可疑之人。

    当无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被惊呆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怎么会那么巧,自己刚刚将贤王府意图叛变的消息送入京城,怎么战英突然遭到了毒手。

    要知道战英不是江湖的无名小辈,掌管六扇门数十年,虽然身在朝廷,但在江湖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而且武功高强,怎么可能被人下了毒都不知道。

    无心第一个想到的凶手,是贤王府,在京城之,敢对战英下手的,也只有贤王府了,难道是那封信的事已经泄露出去了吗?无心不敢确定。

    慕容千鹤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讶,战英在江湖的名号不他这个慕容堂堂主差,怎么会突然遭到毒手,这不合常理,而且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很明显,这是有预谋的,不是巧合。

    “这件事很可能和贤王府叛变有关,否则不可能这么巧,一定是有人蓄意而为,为了阻止什么。否则不会有人傻到跑去战英的家里刺杀当今六扇门的总统领,除非这个人疯了。”慕容千鹤看着从听到消息之后面色阴沉的无心说道,也是一脸的严肃。

    无心握了握拳头,沉声说道:“看来我必须得亲自去一趟京城了。”原本他希望由战英在朝对贤王府形成牵制,有可能的话直接禀告当今天子,让宫做出应对,而他则负责在江湖对付红羽,可是没想到刚一开始有人给自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前去送信的冷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无心不知道那封信是不是已经送到了战英的手里,如果已经送去,那随着战英在家遇害,那封信很可能也不在了,如果真的被人夺走或者销毁,那失去了一个最有力的证据,也没有人再会轻易相信贤王府叛变的事实。

    “不行,如果下手的人真的是贤王府的人,那说明他们什么都知道了,你这一去明显是自投罗,说不定他们等着你去呢。”慕容千鹤坚决的说道,挥手制止了无心,他觉得这是有人故意设计的阴谋。

    “算是陷阱,我也必须要去,现在京城到底什么情况我们根本不知道,战英到底是怎么遇害的我们也不知道,我必须亲自去一趟,一探究竟。”无心已经从椅子站了起来,态度坚决的说道,心已经打定了主意。

    “可是你的伤刚好,万一遇到红羽的追杀怎么办,现在红羽的人肯定也在到处找你,算你平安到了京城,万一被贤王府的人发现,你怎么脱身?”慕容千鹤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不希望无心做这么冒险的行为。

    “前辈,你别说了,京城我必须去,算是刀山火海也得去,战英之所以被人加害,肯定是跟我派人送去的那封信有关,无论如何我都得去。”无心态度坚定的说道,不容有一丝拒绝,他知道慕容千鹤是在为他好,可是有些事不能因为有所顾忌不去做。

    看无心坚决的样子,慕容千鹤皱紧了眉头,沉默了半晌,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吧,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你此去万分凶险,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硬拼。”他知道,一旦无心打定了主意,是没有人能够拦得住的。

    无心点了点头,当下便与慕容千鹤告别,从慕容堂牵了一匹快马,一个人一匹马,出了江城便直奔京城而去,快马加鞭,眨眼消失在了官道。

    无心现在心里不止牵挂着战英遇害的事,还有一去不复返的冷。距离冷前去送信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按理说他应该早赶到江城与自己汇合了,可为什么迟迟没有出现,难道?

    无心不敢往下想了,如果真的如同自己想的那样,连冷也遇到了意外,那说明事情远想象的要严重。

    现在看来,呼延成碧突然现身原可能并没有表面看去只是来找自己挑战那么简单,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蓝衣人,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都太过不寻常了,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旋涡一样,将所有有关的人全都吸了进去,不能自拔。

    无心骑着马,一路在官道飞驰着,一刻也不敢停留,现在战英是死是活还不知道,自己必须在战英临死之前见一面,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事情已经败露,那么接下来贤王府和雁门王府很可能狗急跳墙,加快起兵的时间,到时候没有战英在京牵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正当无心骑着快马穿过一片树林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可是却又说不清哪里不对,只是觉得树林里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同寻常。

    于是,无心一拉缰绳,将速度降了下来,边向前走,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突然,他嗅到了一丝杀气,一丝强烈的杀气。有埋伏!这个想法瞬间出现在了无心的脑海之。

    紧接着,突然从树林的四面八方射出了无数支利箭,直奔着马背的无心而来,闪电般袭到了无心的近前!

    无心吃了一惊,来不及多想,急忙纵身跃起,在马背踏了一脚,掠到了半空之,同时飞快的挥舞着手的血刀,将射向自己的箭羽一一挡开。

    随着一声凄厉的嘶鸣,无心刚才所骑的那匹马瞬间被利箭射了个马蜂窝,挣扎着向前冲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箭有毒!要不是无心反应够快,此时的下场和地的那匹马一样了。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在箭雨刚一落下帷幕之际,腾在半空的无心突然感觉到头顶一阵寒气袭来,不禁仰头望去,紧接着瞳孔骤缩,因为他发现有人潜伏在树顶,而且已经迎着他冲了下来!俩个人,俩把刀,狠狠的向着无心当头劈下!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眼看着俩把刀离自己越来越近,无心没有迟疑,右手握在了血刀刀柄之,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血刀瞬间出鞘!迎着头顶的那俩名杀手用力的挥了出去!红光乍现!

    俩声金铁交鸣之声过后,伴随着俩声惨叫,那俩名从树顶落下的杀手一前一后的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身已经血肉模糊,瞬间毙命!

    无心缓缓的落在了地,冷冷的看着周围的树林,眼神冰冷,手紧紧的握着血刀,全神戒备。

    这是一个敌人早已设计好的陷阱,等着无心自己钻进来,看样子敌人早已经知道无心会来,否则不可能精心策划这么一场截杀。而且,无心也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他已经认出了刚才打算从树顶偷袭自己的那俩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雁门王府的人。

    “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你是谁?”无心冷冷的扫视着周围,沉声说道,声音冰冷,不带有一丝感情。

    话音刚落,只见树林深处缓缓的走出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前几天在半路挑战无心落败的雁门王府世子,呼延成碧,随行的还有一个人,正是贤王府侍卫统领,宫九,身后还带着一群手持弓箭的士兵,那群士兵出来后迅速的扩散开,将无心围在了间。

    看到宫九竟然跟呼延成碧在一起,无心知道,书信的事已经败露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手,所以战英才会遇害,可是无心没想到贤王府为了杀自己竟然派宫九亲自前来。

    突然,无心眉头微皱,听到了一丝轻微的响动从头顶空传来,猛地抬头望去,只见头顶四周的树干之,站着十几个人,手都拿着兵器,正是呼延成碧那天所带的那些手下。

    不知不觉间,无心已经无意之间闯入了敌人预先设计好的十面埋伏之……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