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仇敌忾
    人世间有很多人,往往会为了一个同样的目的而走到一起,甚至连原本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能因为共同的目的而站在同一个阵营里。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是自己的朋友,可是还有一种说法,那是朋友的敌人,也是自己的敌人,不需要理由。

    当慕容千鹤看到突然登门拜访的无心的时候,心里已经感觉到出了事,因为此时的无心,浑身下一片冰冷的气息,阴沉的吓人。

    “出了什么事?”慕容千鹤看着自从进来一直沉默不语的无心,脸带着一丝疑惑,凝重的问道。

    无心依然保持着沉默,过了良久,终于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慕容千鹤说道:“贤王府将和雁门王府联合起兵造反,谋权篡位,前辈对这件事怎么看?”一开口,说出了一个足以震惊所有人的消息。

    听到无心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慕容千鹤明显大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勾勾的看着无心说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随即,便将风月谷找自己,并将贤王府写给雁门王府的书信的事告诉了慕容千鹤,还有这封信的由来,以及青锤栾胜的事也说了一遍。

    听完无心的话,慕容千鹤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半天没有说话。原本慕容千鹤只是一个江湖人,对于朝廷的事从来不关心,可是现在听到无心说的话,也不禁有一丝胆战心惊。

    “你想管这件事?朝的事,你我身为江湖人能管得了吗?”慕容千鹤看着无心问道,不禁摇了摇头。

    无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慕容千鹤,神情坚定,认真的说道:“从一开始我已经身在其了,前辈应该知道我和贤王府之间的恩怨,而且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件事一定和红羽之间脱不开关系,我甚至怀疑红羽是贤王府在江湖暗培养的势力,抛开贤王府不谈,我也不会让红羽在贤王府的庇护之下更加肆无忌惮,如果让贤王府和雁门王府掌管了天下,那天下再无宁日。”无心这番话说的一点没有错,也可能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听完无心的话,慕容千鹤皱了皱眉,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位七贤王和雁门王呼延竹烈都是武将出身,雁门王更是生性好战,嗜杀成性,曾经便是七贤王的帐前大将,如果被他们夺了皇位,那天下恐怕真的要生灵涂炭了。”跟无心相,他应该可以说更了解七贤王和雁门王的过去。

    “所以我不得不管,尤其是这件事和红羽有关,为了那些曾经死在红羽手里的人,我得让红羽十倍偿还,光是这点我必须要管。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剩下的人,如果真的让贤王府得逞了,那我和我的朋友将永无宁日,到时候想管也已经无计可施了。”无心神情凝重的说道,语气坚决。

    “你真的想好了?要知道如果你真那么做的话将会面对什么?”慕容千鹤看着无心,郑重的问道。

    现在红羽和贤王府想杀无心的心天下已经尽人皆知了,如果无心真的插手对方的这个阴谋,那对方的报复将会更加的猛烈,一定会想方设法,不择手段的除掉无心,可想而知将会面临什么。

    无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低头看着手里的刀,淡淡的说道:“我知道,我想这也是父亲一直在做的事,如果不是心系天下,他也许不会死,既然老天让我从那场厮杀当活了下来,那我必须应该做点什么,为了父亲,为了死去和活着的朋友。”

    听了无心的话,慕容千鹤缓缓点了点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是啊,秦大侠当年虽然身在朝廷,可是为了天下武林,一直在与红羽对抗,从不求任何回报,只可惜最后却被奸人所害,”说着看着无心,继续说道:“你和你父亲一样,都可称得一个侠字,能认识你,是老夫的荣幸。”

    慕容千鹤慢慢的发现,现在他才开始真正的认识了无心,那副看似冷酷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火热的心。

    无心听到慕容千鹤的话,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前辈言重了,侠字太沉重,在下还背负不起,我只知道人生在世,有可为,有可不为,有些事必须要去做。”说着像是陷入了沉思,想起了过往的点点滴滴。

    随着认识的人越多,经历的越多,无心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心态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从一开始那个只知道报仇的少年,慢慢的变了很多,渐渐的知道人生除了报仇之外还有很多事可以做。他也杀人,可是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也许老天让他经历了非人的磨难活下来是让他做一个替天行道的刑罚者。

    “有你这句话,今后慕容堂,包括我这个武林盟主,都任你调遣。为了天下苍生,更为了武林同道,况且百里是因红羽而死,这个仇不能不报。”慕容千鹤看着无心,斩钉截铁的说道,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已死的儿子。

    虽然慕容百里是死在无心的手,可是慢慢的慕容千鹤也想通了,这个仇应该记在红羽的身,何况现在他唯一的女儿很可能也已经加入了红羽,自从次分别之后再也没有了消息。

    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要的是慕容千鹤这句话,要知道慕容千鹤如今是武林盟主,如果他振臂一呼,一定会有人跟着响应,否则贤王府和雁门王府兵多将广,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现在无心还不知道战英能不能说服当今天子相信贤王府联合雁门王府造反的事,如果天子不信,光凭六扇门是抵挡不住的,所以他必须联络江湖人士,实在不行用江湖的方式来解决。

    想到这里,无心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看着慕容千鹤问道:“前辈知不知道雁门王府有没有什么绝世高手?”说着眼神露出了一丝期盼,直勾勾的盯着慕容千鹤。

    绝世高手?如果能从无心的口说出绝世高手,那足以说明这个人的实力。只见慕容千鹤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并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雁门王呼延竹烈武功高强,在他手下好像只有他那个武痴儿子了,怎么了?”

    听到慕容千鹤的话,无心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我在来的路遇到了追杀我的呼延成碧,本来我可以杀了他,可是却突然冒出一个神秘的蓝衣怪客,只用了一招伤了我。”无心说着,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看到无心抬起的右手,慕容千鹤这才看到无心右手虎口的伤口,不禁大惊失色。要知道现在的无心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当今的武林之,能将他打伤的人几乎屈指可数,可是这些人大多都与无心相识,他真的想不出还能有谁。

    “如果我见了也许能认识,可是这个蓝衣怪客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慕容千鹤摇着头说道,心不停的回想着自己心那几个有可能将无心打伤的人,可是却并没有一一将他们的名字说出来。在事情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是不可以乱说的,不能仅凭自己的猜测去断定。

    “我相信他还会出现的,下一次我不会让他再那么轻易的离开。”无心眯了眯眼睛说道,回想起那个人临走前说的话,无心断定,他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我会派手下人查一查的,一有消息通知你。”慕容千鹤点了点头说道。

    无心点了点头,缓缓站起了身,淡淡的说道:“另外烦劳前辈让武林各派密切注意红羽的动向,尤其是注意红羽和朝廷之间的联系。我有点累了,恐怕要借前辈这里休息一下。”蓝衣人的那一脚虽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也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及时调息一下了。

    “好。”慕容千鹤点了点头,当下叫来了一名手下,命令带无心去后院休息。待无心离开之后,慕容千鹤随即写了几封亲笔书信,分别派人送向各地,命武林各派查探有关红羽的消息。

    暴风雨眼看要来临,没有人知道这场暴雨又会是怎样一场腥风血雨,也没有人知道最终谁输谁赢,谁生谁死,只不过身在其的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该有的选择,为了自己心想要追求的东西。也许,还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劫难正在降临。

    孤独的人好像总是喜欢在黑夜里出没,也许是因为喜欢那丝宁静,又或许是因为只有在黑夜才没有人看得出那份孤独与寂寞。

    夜很深,深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也许老天爷也知道了世间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想用黑暗来提醒世人,不要忘记了曾经的那份光明,否则只能是万劫不复。

    无心站在窗前,呼吸着夜风的那丝略显潮湿的空气,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一时间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经历了很多愿意与不愿意经历的事,他不能保证做过的每一件事都能用对错来分辨,也不知道自己未来是否会有后悔的一天。他不是佛祖,无法在菩提树下顿悟,但是他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问心无愧,这够了。

    看着漆黑的夜空,无心叹了口气,他想起了官云杰,想起了夏海棠,想起了季如风,想起了那个隐藏在深山的“乞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亡灵涧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还有远在幻城的如意,南宫楚,林萱,京城的铁雄,铁飞云,新月镇的龙新月,还有至今下落不明的慕容雪,那个曾经在这个房间,这扇窗前,躲在窗沿下的慕容雪。那些事,那些人,仿佛历历在目,像发生在昨天。

    想到这里,无心心的那份坚持变得更加的坚定,不管未来遇到什么,他都不会放弃,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他都不会再后退,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他不想当什么所谓的大侠,他只是想对得起死去的那些人,保护好还活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人…….

    也许,活着的人无论如何都要去珍惜,而死了的人,只能用来回忆。无心不想自己所珍惜的一切全都成为回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