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天下危急
    都说,人是最经不住考验的,因为现实的诱惑太多,得到和放弃的选择也有很多。可是,在有些事情的面前,人却往往是最经得住考验的,也许能够从一件事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本性,看出他是为什么而生,更会为什么而死。

    无心看着手的这封信,眉头越皱越紧,后脊冒出了一丝寒意。信的确是从贤王府送出来的,而收信人不是别人,正是远在雁门关外的雁门王府,双方似乎早有预谋,信提到了一些有关起兵造反计划的细节。

    看到雁门王府四个字时,无心想到了次战英让自己前去雁门王府打探消息时遇到的那些事,也明白了贤王府为什么舍得抛出十万两黄金的悬赏令来杀自己,原来不只是因为和自己之间的过节。

    知道这个犹如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无心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其实说实话,身为江湖人,朝究竟由谁做皇帝都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江湖是江湖,朝廷是朝廷。

    可是当他看到信提到的那些内容,心里却再也不能平静,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百姓。这种想法要事换在以前,他连想都不会想,可是现在却开始不由自主的担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风月谷一直在暗调查,可是没有一丝线索,后来老夫知道你和六扇门之间的关系不浅,而且经过你火烧雁门关一事之后,贤王府竟然出价十万两黄金来杀你,老夫觉得也许是该告诉你这个秘密的时候了。”东方绝看着无心,凝重的说道。

    无心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东方绝,淡淡的说道:“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

    “是从次你去风月谷救出的那人身搜到的。”东方绝缓缓的说道,又说出了一个足以让无心吃惊的消息。

    无心愣了一下,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为什么那时候不告诉我?”言语之似乎带有一丝不满。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老夫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确定你是不是贤王府的爪牙,所以没告诉你。”东方绝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

    无心的眉头皱得更近了,顿了顿,淡淡的说道:“看来事情远现在掌握的情况要遭,次我从风月谷救出来的人也并不是贤王的人,而是红羽的人,红羽为什么会替贤王府送信?”

    听了无心的话,东方绝也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默。栾胜是红羽的人东方绝早已经知道了,而且无心杀栾胜的时候东方宪亲眼所见。可是由于无心行事一向亦正亦邪,东方绝一直没有彻底相信无心,所以一直到现在被逼无奈之下才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可是风月谷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算贤王府起兵造反,好像也和风月谷没什么关系,而且你们本来早已退隐江湖。”无心盯着东方绝的眼睛,淡淡的问道,眼神满是疑惑,他想不明白东方绝是出于什么目的。

    东方绝看着无心,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你错了,虽然风月谷只是一个江湖门派,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老夫绝不会放任一个乱臣贼子手握天下,而且风月谷和红羽之间誓不俩立,贤王府又和红羽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所以风月谷不会坐视不管。”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义愤填膺。

    无心紧紧地盯着东方绝的眼睛,看了良久,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看样子东方绝不像是在撒谎。而且,风月谷和红羽之间的仇怨他也知道,也知道东方绝之所以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完全拜红羽所赐。

    不管东方绝是因为和红羽之间的仇怨,还是真的是为了天下兴亡,但既然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无心,无心不能不管,至于东方绝心的真正理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必须将这个消息赶紧送往京城。

    于是,无心缓缓的站了起来,已经打算离开。可是刚一站起来东方绝给了他一个警告。

    “虽然我可以放你走,但是我的那俩个徒弟却并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离开,毕竟你废了他们的师兄弟,我不能阻拦。如果你真的想阻止这场浩劫,那你必须活着从这里出去。”东方绝看着站起身的无心,郑重的说道。

    无心皱了皱眉,盯着东方绝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你知道,我几次三番的手下留情,全都是看在您老的面子,不然他们不可能活到现在,您应该知道我的手段。”这番话说的简直肆无忌惮,几乎根本没有把面前的东方绝放在眼里。

    可是东方绝听了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老夫知道,所以老夫一直都并没有亲自出手,但是他们师兄弟之间情谊颇深,老夫不能阻止他们找你报仇,希望你能够理解老夫的苦心,如果他们阻拦你,你也可以出手,只是希望留他们一条命,否则老夫迫于无奈也只能出手。”

    无心听了东方绝的话,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说话,迈步向外面走去。刚一推开门,看到了静立在门口的那四名黑衣剑客和灰衫老者,几个人全都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出来的无心。

    无心没有理会灰衫老者和这四名黑衣剑客,径直向楼下走去,可是却看到了东方启和东方白已经站在了楼下大厅之,拦住了去路,好像真的没打算轻易放无心离开。

    看到无心走下来,东方白向前迈了俩步,冷冷的看着无心,咬着牙说道:“不管师父和你说了什么,你今天都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伤了风月谷的人,如果让你这么走了,风月谷将再也抬不起头。”东方白说着,抬头看了看自己师父待的那间房间,发现房门紧闭,并没有露面,胆子放得更开了。

    无心扫了一眼将大厅堵得满满当当的风月谷的人,看着东方白,淡淡的说道:“我今天有要事在身,没时间跟你们纠缠,让开,我不想杀人。”语气冰冷,不容有一丝拒绝。

    东方白皱了皱眉,脸色阴沉了下去,狠狠的说道:“想离开可以,除非你从我的尸体踏过去!”话音未落,人已经闪电般冲向了无心,握在剑柄的手作势要将长剑拔出!风月谷的三名徒弟之,好像属他最爱冲动。

    “找死!”无心冷喝了一声,同样也动了,迎着东方白冲了过去!速度更快!后发先至!

    没等东方白将手的长剑拔出,看到眼前黑影一闪,无心已经到了他的近前,那张苍白如雪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东方白瞬间感觉到正要拔剑的那只手被狠狠地拍了一掌,拔出一半的长剑应声入鞘,紧接着感觉到脖颈之一阵刺骨的冰凉!

    一切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原本闪电般迎向对方的俩个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然后在场的众人看到无心的血刀已经抵在了东方白的脖颈之,虽然还未出鞘,但是杀气已经冲破了刀鞘,直逼在场的每一个人。

    东方白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无心,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多久没见,可是无心的实力明显已经不可再同日而语,怎么会有人的实力能够提升的如此之快,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别再挡我!我今天没心情跟你们纠缠,除了今天什么时候都可以,我随时奉陪,但现在让我离开,否则今晚肯定会有人死。”无心盯着东方白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像是一把把冰冷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东方白的心里。

    说完,无心突然收回了抵在东方白脖颈之的血刀,人影一闪,已经穿过了风月谷的人群,一闪即逝消失在了门外。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诡异,等在场的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无心已经夺门而出。只见东方启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喊道:“追!”当下第一个向门口冲去,打算追击无心。

    “站住!”还没等众人全都转过身,只听一声厉喝从客栈二楼的楼梯口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发现喊话的是站在东方绝房间门口的灰衫老者。

    “屠老!”东方启瞪着双眼,看着站在楼梯口的灰衫老者,大声的喊道,似乎心有不甘,还想继续追下去。

    “别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灰衫老者没有理会东方启的请求,大声的说道,然后冷冷的看向了门外。没想到身为东方绝的一个老仆,说话竟然这么有威慑力,连现如今风月谷年青一代的新谷主都礼让三分。

    此时的客栈门口,十多名全身黑衣,手持长刀的人正一字排开,堵在了门口,似乎是在防止风月谷的人追出来,看到没有人出来,缓缓的向后退去,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这十多名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带领的“影子”。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客栈门口,灰衫老者皱了皱眉头,转身走向了东方绝的房间,推门而入。

    被东方启称作屠老的灰衫老者,看着正坐在躺椅之盯着无心刚才喝茶的那只茶杯发呆的东方绝,轻声的说道:“谷主,您这是放虎归山啊。”说着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脸色阴沉。

    东方绝苦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可是也许这天下之忧唯有他能够阻止,这场浩劫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觉得我们拿着那封信给别人看,别人能信吗?可是他不同,他可以将信交给六扇门总统领战英,战英会相信他的。”

    灰衫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了,他的实力更加深不可测了,三谷主在他的手下没走过一招,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东方绝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你又何尝真的见过他使出全力?即便他已经遍体鳞伤,但只要给他机会,他绝对能够反戈一击,占得风,真是百年难遇啊。”言语之间竟似带有一丝爱惜之情,又似乎夹杂着一丝无奈。

    灰衫老者听了,看着东方绝脸的神情,陷入了沉默……

    离开客栈的无心带着“影子”,毫不停留的出了龙城,现在他没有心思跟风月谷的人纠缠,心里只想着尽快将那封信送往京城。

    可是他是不可能进入京城的,也许没等进入京城他已经被贤王府的人发现了,于是,他便将那封信交给了冷,让冷火速送往京城,交给铁雄,再让铁雄转交给战英,让战英来处理,至于战英怎么处理,那他管不了了。

    待冷离开之后,无心便带着剩下的“影子”成员也相继离开了,打算尽快联络远在幻城的如意,让她派芙蓉堂的人火速调查有关红羽的所有消息,他担心贤王府这次的起兵造反,红羽也可能逃不开干系。另外,还得让芙蓉堂的人密切注意雁门王府的动静,无心总觉得,这场浩劫已经快要来临,用不了多久了。

    一场看起来只属于朝廷的浩劫,却似乎渐渐的开始席卷整个武林,而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个人的参与……

    血刀无心……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