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惊天秘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什么事是能够永远不被人知道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时候瞒天过海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而已。有些秘密,是想要保守秘密的人害怕会被人知道,但是有些秘密,害怕的却是无意知道了秘密的人。

    再一次来到这个熟悉的大厅,却早已物是人非。无心看到那张原本应该躺着夏海棠的卧榻之此时已经摆了夏海棠的灵位,显得有些凄凉和无奈,那是活着的人对她的思念。

    无心走到了卧榻前,点燃了三炷香,立在原地许久,然后将香插在了灵位前的香炉里,退了俩步,静静地看着灵位发着呆,好像在想着什么,什么也没说,那么静静的站着。

    蛇帮的这些手下对夏海棠确实足够忠心,并没有因为夏海棠的离开而有所改变,而且还能这么供着夏海棠的灵位,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无心从踏入大厅,看到卧榻之的灵位那一刻开始,已经释然,事已至此,算有再多的遗憾和黯然神伤都已经没用,现在他想的,是怎么将这笔账从红羽的身讨回来。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他和红羽的恩怨已经不只是曾经那么简单,已经不再是报仇那么简单,他得为了死去的人,更为了活着的人去想。

    逝者已经安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不管是因为什么,总会有坚持的理由。

    “夏堂主一走,蛇帮不好过吧?”无心没有回头,看着夏海棠的灵位淡淡的说道,但是却是说给身后的大汉听的。

    大汉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道:“还好,只是总是有一些以前得罪过的人前来找麻烦,不过现在少了很多了。”态度已经不像一开始那般生硬,大概是因为无心对夏海棠的那份尊重吧,似乎他也已经想明白了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一时跨不过那一道坎,总要有一个发泄的方向。

    “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无心淡淡的说道,他从没有给过朋友之外的任何人这样的承诺,这是第一次。

    “多谢,不过我想不必了。”大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缓缓的说道。

    大汉拒绝了,无心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原本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虽然他们身在蛇帮,但在真正的武林门派面前,只不过也是另一种普通人罢了。

    无心心想,也许跟自己离得远一些反而更安全,况且,他已经看了出来,自从夏海棠死了之后,蛇帮已经逐渐没落,剩下的这些人也似乎没有想要继续将蛇帮发展下去的意愿,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多半是因为夏海棠的魂在这里而已。

    又呆了一会儿,无心向夏海棠的灵位行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在经过大汉身边的时候,无心边向外走,边淡淡的问道:“最近龙城有没有来什么可疑的人?”虽然蛇帮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蛇帮,但是能在龙城雄踞多年也是有一定的理由的,这里出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人应该照样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大汉愣了一下,跟在了无心的身后向外走去。想了想,缓缓的说道:“前俩天好像来过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江湖人,不过不像是原常见的武林人士,每个人都带着长剑,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这俩天并没有再出现。”

    无心听了大汉的额回答,心立刻明了,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继续向外走去。

    正在冷一个人在外面等得有些焦急的时候,看到了从里面出来的无心,心的那丝不安终于缓和了下来。他不知道无心和这伙人到底什么关系,只觉得这里的人好像并不欢迎无心。

    还有一点冷没有注意到,现在他开始越来越担心无心的安危了,已经超过了一名手下对自己所谓主人该有的的关心程度,更像是朋友之间才该有的那种牵挂。

    无心在告别了大汉之后,再次了马车,向小巷之外缓缓而去。听大汉的描述,风月谷的人已经提前来过了龙城,看样子隐藏在龙城周边。

    他现在还不知道东方绝约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按他们之间的恩怨来说,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客气,没有一见面刀剑相向已经很不错了。

    马车停在了一家客栈的门口,无心和冷二人相继走了进去。这里也是无心熟悉的地方,之前他和林萱在这里停留过,他记得当时好像是铁雄带着他结识的夏海棠……

    看到一个个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好像一下子回到了过去,很多事情都开始回忆了起来,仿佛历历在目一样。

    站在客栈的一间房间内的窗口,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无心有点感慨。时光匆匆,又有多少东西能够真的留下呢?世道在变,人也在变,唯一不变的,恐怕只有心的那点回忆了。明天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最要紧的,还是应该珍惜身边拥有的一切,不要等到一切都已不再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想到这里,无心不禁摇头苦笑,突然觉得自从这次从少林寺出来,他似乎变得有些过于多愁善感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会产生很多感慨。他的心,是静了,可是好像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硬了。

    正在这时,无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远处的一条小巷的入口,向着客栈的方向眺望。

    一身白色的长衫,一把握在手的长剑,一张依稀能够看清的冷峻的脸,不是别人,正是风月谷的三谷主,东方白。

    当无心看到东方白的时候,知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风月谷很快会来找自己,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都得打起精神去面对了。

    恍惚间,那条站在小巷入口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去了哪里。无心也没有在人群当寻找,因为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既然现在风月谷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家客栈,那么很快会找门来的,也许,在今晚。

    我时间缓缓的过去,天渐渐黑了,明月又踩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登了夜空之,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世界,好像充满着好。

    夜已深,客栈,一间房间的窗户半开着,柔和的月光缓缓的照了进来,照在了地,照在了坐在床边的那个人身,将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一动不动。

    无心低着头,静静地端详着拿在手里的那只还盛满茶水的茶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冷已经不知道又一次去了哪里,也许是躲在某一个阴暗的角落,正在看着月光照射下的无心,做着他应该也是唯一要做的事。

    过了一会,客栈的门口来了一批人,一伙黑衣人,簇拥着俩名白衣人,一名灰衫老者,还有一名被抬在躺椅之的老者。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便缓缓走进了客栈。不过进来的只有那俩名白衣人和灰衫老者,以及被四个黑衣剑客抬着的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

    ..无心没有侧头观望,甚至都没有抬头,依旧静静的盯着手的茶杯,但是他知道,来了,他等的人已经来了。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轻轻地,一下一下敲击着这座客栈里每一个进入梦乡的客人的心,也一声一声的传入了无心的耳。

    很快,无心房间的门缓缓的被人推开,好像轻车熟路一样。紧接着,先是俩名白衣年人率先走了进来,然后是被人抬进来的老者,最后是那名灰衫老者。

    来人,正是风月谷俩代谷主,东方白、东方启,东方绝,当然还有老谷主的仆人,那名灰衫老者,还有四名从未见过的黑衣剑客。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而且来的预计的还要快。”东方绝靠在躺椅的椅背,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负责抬躺椅的四名黑衣剑客一动不动的站在他的两侧,脸没有一丝表情。

    无心抬眼扫了一圈,继续低头把玩着茶杯,一只盛满茶水的茶杯在他的手里不停的旋转着,但却没有洒出一滴。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有些恩怨,迟早都要面对和解决,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东方绝听了无心的话,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可是老夫这次找你来并不是为了你我之间的恩怨,而是有别的事要说。”说着收起了笑容,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别的事可以谈?”无心淡淡的说道,说着将杯早已冰凉的茶水一饮而尽,好像对东方绝的话并不以为意。

    东方绝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灰衫老者和自己的俩名徒弟,示意了一下。几人立刻会意,各自戒备的看了无心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连同那四名黑衣剑客。

    无心看到东方绝竟然将所有人都支了出去,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一丝不解,也开始对东方绝接下来说的话有些好。

    只见东方绝等所有人出去之后,郑重其事的看着无心说道:“之所以让你来这里赴约,是想看看血刀无心是不是真的足够有胆量,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江湖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管,敢去管的。”

    无心听了东方绝的话,也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凝重的看着东方绝,淡淡的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东方绝脸色凝重,看着无心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次你去风月谷所为何事?”

    无心听了东方绝的话,有点没有弄明白到底什么意思,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当然记得,是为了受了贤王府的要挟去风月谷救人。”话音刚落,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眼精光一闪,不禁心想,难道是和贤王府有关?

    看到无心神情的变化,东方绝眼神肯定,重重的点了点头,似乎已经猜到了无心在想什么,只见他缓缓的说道:“没错,接下来我要说的事的确和贤王府有关,更与天下苍生有关。”

    无心听了东方绝的话不禁吃了一惊,难道风月谷查到了什么关于贤王府的秘密?于是大声的问道:“你查到了什么?”眼神有一丝迫切,甚至兴奋。

    只见东方绝缓缓的从怀掏出了一封信,边递向无心,边缓缓的说道:“我们发现贤王府要起兵造反,谋权篡位!”

    无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的看着东方绝,脸带着一丝怀疑。可是他又觉得东方绝不像是在开玩笑。在风月谷,无心最佩服的是东方绝,甚至在整个江湖之,让他佩服的也没有几个,心想东方绝不至于为了欺骗自己而编一些子虚乌有的谎言。

    当下不再犹豫,一把接过了东方绝递给他的那封信,急忙拆了开来。等他看到信的内容时,却突然睁大了眼睛,脸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