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九十章 故地重游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很多事,经过很多地方,遇到很多人,这些遇到的人和事,都将成为记忆,虽然不会再轻易提起,但是永远不会忘记。有些经历,也许隐含着某种伤痛,也有某种遗憾,但都不后悔曾经走过,没有那些过去的点滴,也不会成未来和当下的自己。

    已经三天过去了,无心仍然没有从少林寺后山的净地密室出来。无悔也已经下过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去打扰,他似乎已经看出来无心回来时身那一丝刻意隐藏起来的疲惫。

    武当掌门青木和武林盟主慕容千鹤也都已经在俩天前离开了少林,回到了自己该回的地方。无悔特意将“影子”等人安排到了寺较安静的的一处小院,除了让弟子按时送一些斋菜茶水之外也禁止别人去打扰。

    一切都好像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接下来的这俩天少林寺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红羽的人并没有前来报复,江湖好像也突然平静了下来,没有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可是这样的平静却显得有些不太平常,总让人惴惴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又是三天过去了,无心还是没有从密室之出来,但是有人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开始担心无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天,冷找到了无悔大师,声称想要去后山的密室看看,因为他担心无心可能出了什么事,有点放心不下。

    无悔看着面前神情凝重的冷,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贫僧觉得,无心施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也许是因为他还没有想清楚一些事,我们还是耐心一点吧,况且少侠在进去的时候特意强调过,不希望有人打扰。”

    “可是……”冷看着无悔大师,有点欲言又止。在回来的路,他也觉察出了无心的身有一丝不对劲,但是并没有多问,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无悔说明。

    无悔大师脸露出了一丝祥和的笑容,缓缓的说道:“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的,给他一点时间。”他似乎能够感觉得到,无心的身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太多本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承担的东西。

    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强大,他的冷酷,但是却忽略了一点,他才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少年而已,只不过是因为他不一样的经历,让他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童年而已,所以才有了现在令江湖,令红羽闻风丧胆的血刀无心。

    正在这时,一名少林弟子快步走了进来,向着无悔大师低头说道:“方丈大师,无心施主好像快要出来了。”

    听到这名少林弟子的话,冷像是听到天下最大的惊喜一样,转身猛地冲了出去,直奔后山而去,像一阵风一样,看样子真的是太担心了。

    无悔大师看着风一样冲出去的冷,摇了摇头,缓缓的站起身,也向着后山而去,准备亲自去迎接。

    很快,冷和无悔大师便已经先后赶到了后山的密室净地,恰好看到了刚刚从密室之出来的无心。脸不禁同时露出了一丝喜色。

    从密室之走出来的无心伸了个懒腰,扬起了头,缓缓的闭了双眼,张着双臂,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脸的那一丝疲倦早已经烟消云散,而是带着一丝难掩的轻松畅快。

    这些天,他在里面想了很多,想到了过去,想到了现在,更想到了未来,将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烦恼,疲惫,全都想通了。这里果然是一个好地方,竟然他自己在亡灵涧的那个地方更能让他静下心来。

    冷紧走了几步,来到了无心的面前,抱了抱拳说道:“少主!”看起来情绪有些激动,虽然蒙着脸,看不到他脸的表情,但是从他说话的语气可以知道,他很开心看到无心终于走了出来。

    无心看着冷,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伤怎么样了?有没有带着大家研习我交给你的刀谱?”

    冷重重的点了点头,算作回答。这些天,他一边在疗伤,一边带着其余的人认真研习无心交给他们的秦家刀法,可以说受益匪浅。

    无悔大师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无心,眼神闪过一丝疑惑,但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此时的无心已经和刚回到少林时候的那个无心完全不一样了,神情之更多了一丝淡定与沉稳,眼神更加的笃定了,这是好事。

    无心这时候也看向了无悔大师,于是走到了无悔大师的面前,抱了抱拳,淡淡的说道:“多谢大师提供给在下这个清静之地,让在下都有点不想出来了。”

    无悔大师笑了笑,双手合十,回了无心一礼,缓缓的说道:“少侠言重了,只是一处清净之所罢了,起少侠为少林所做的事,实在不值一提。”

    无心笑了笑,没有说话。客套的话已经不必再说太多,这一次少林之行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不但交下了少林这个朋友,而且还亲身感受了一下这个佛法圣地,可以说受益匪浅,很多事都在这几天当茅塞顿开,让他原本变得沉重的心也终于静了下来,有点豁然开朗的意思。

    其实有很多事,并非只有正邪、对错之分,一件事的发生,必然有他发生的道理,不管是因为什么,该发生的时候自然会发生,即便进行阻止,也只不过是让它换一种方式发生而已。最重要的是,在这些事发生之后,人要学会怎么去面对。

    在经过了俩天的时间和无悔大师促膝长谈之后,无心便告别了无悔,打算离开了。他答应过东方白,要去龙城赴东方绝之约,算一算日子,也差不多该出发了。虽然他只是算作默认,并没有开口答应,但是东方绝既然要约他在龙城相见,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于是,无心与冷二人赶着来时的那辆马车向龙城的方向而去,其他的“影子”成员又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又一次做回了他们自己,变成了无心名副其实的影子。

    提到龙城,无心便想到了那个不算是朋友,但却胜似朋友的人,夏海棠。虽然他和夏海棠相交并不深,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夏海棠却舍身救了他一次,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想到这些,无心心总会有一丝遗憾。

    马车一路飞奔着,好像不知疲倦,可是跟来时的匆忙相,此时已经算得平稳,一路也是该休息休息,虽然少林距离龙城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但是时间还充裕,所以俩个人一路走走停停,距离龙城也越来越近。

    龙城,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街的人们似乎已经没有以前那般局促和小心翼翼,也许是因为蛇帮逐渐没落的原因吧。自从夏海棠死后,蛇帮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再像之前那般如日天,说到底,这些都是拜红羽所赐。

    一辆马车缓缓驶进了龙城,赶车的是一个头戴斗笠,浑身用黑衣紧紧包裹着的人。看到这辆马车的出现,街的行人不时的侧头观望,一脸的好。他们好的不是这辆马车,而是赶车的人。

    这辆马车,正是从少林而来的那辆马车,赶车的人正是冷,而车所坐的,自然是无心。

    车厢一侧的窗帘缓缓的被人从里面掀开,露出了无心那张苍白如雪的脸,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透过车窗,无心看着面前熟悉的街道,心情却已经不再像是之前来时的那样。这里他已经不止来过一次,但好像每一次都会在这里遇到些什么,每一次都好像与红羽之间存在着联系。虽然这一次不是为了红羽,但是风月谷何尝要红羽容易对付。

    马车缓缓的驶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不停地在小巷缓缓前行。这里好像从没有进来过马车,偶尔遇到的几个路人看到突然有马车进来,都是一脸的惊讶,纷纷退到了一边,紧紧地贴到了墙,几乎是和马车擦着过去,不由得传来几声抱怨。

    无心没有理会那些路人的抱怨,一只出言提醒着冷接下来应该怎么走,虽然已经很久没来了,可是他好像依然记得很清楚,没有忘记这条走了不止一次的迷宫一样的路。

    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一处宅院的门口,随着一声嘶鸣,缓缓停下,好像已经到了目的地。

    门口的俩名守卫看到突然停到门口的这辆马车,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脸露出了戒备之色,这里好像从来都没有进来过马车,而且赶车的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人。

    这时,马车下来了一个人,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下的人,手拿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刀,正抬起头看向了宅院的门口,苍白如雪的脸似乎有些许挣扎之意。正是无心。

    看到下车的无心,俩名守在门口的守卫愣了一下,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便有一个人转身向里面走了进去,留下的另一个人缓缓的走下了台阶,来到了无心的身前。

    “无心少侠,您怎么来了?”这名守卫抱了抱拳,缓缓的问道,他已经认出了无心,但是态度却并没有那么和善。

    无心顿了顿,淡淡的说道:“我想来看一看夏堂主。”语气平缓,但却难掩其一丝遗憾之意。

    “堂主不是已经为了救少侠而死了吗?还有什么可看的?”听到无心的话,这名守卫不禁冷笑了一声,撇了撇嘴说道,态度好像越来越差。

    “住口!”这时,一名大汉从里面走了出来,瞪着那名守卫大声呵斥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夏海棠曾经的那名贴身侍卫。

    无心看到这名大汉,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算是简单的打过招呼。

    “既然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看不看的,你还是走吧。”大汉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声音有些生硬,脸面无表情。

    听到大汉的话,站在无心身旁的冷已经听不下去了,握刀的手紧了紧,正要向大汉走去,但却被无心伸手拦下了,也许他还没有明白这里的人为什么对无心这么冷漠,甚至漠视。

    “正因为人不在了,才必须要来看一看,希望兄台成全在下这点心意。”无心向着大汉抱了抱拳,缓缓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刚才那名守卫和大汉的话而生气,因为他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对自己那般冷漠。蛇帮的人,一直都觉得夏海棠的死是因为无心。

    大汉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会儿,看了无心旁边的冷一眼,冷冷的说道:“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进来。”说完,便向里面走了进去。

    无心向一旁的冷示意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跟在大汉的身后走了进去……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