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以血还血
    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偌大江湖世界,信守承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你明天会面对什么,是不是还是会和昨天一样,敌人还是敌人,朋友还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既然答应了,一定要做到,不是因为不敢去承担失信的后果,而是不愿意去面对那种言而无信的挫败。

    为了曾经的诺言,即便杀身成仁也在所不惜,这是一个顶天立地之人所坚守的信条。神挡杀神,佛挡*!

    看到慧阴法师突然的举动,刚才一直站在他身旁的那名领头黑衣人好像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迈出一步,冷冷的瞪着人群,大声的喊道:“是谁??出来!”似乎是发现了有人隐藏在那些站在台阶之下浑浑噩噩的人群,随着这名领头黑衣人的话音刚落,其余的黑衣人统统拔出了手的兵器,严阵以待。

    在这时,浑浑噩噩的人群突然有一个人主动的缓缓抬起了头,冷冷的看向了盘坐在太师椅的那名和尚,眼神杀机陡现。

    一身黑色的紧身斗篷,一张苍白如雪的脸,一双深邃而充满仇恨的双眼,不是别人,正是刚从噩梦惊醒随着人流而来的无心。

    看到竟然有人隐藏在人群之,众黑衣人大惊,正要动手,可是突然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只见无心已经闪电般冲到了站在台阶之下,手拿竹筒的那名黑衣人身前,还未拔出的血刀已经架在了那名黑衣人的脖子,身法极快,眼花缭乱。

    正要动手的黑衣人群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脸色大变。被无心用刀架住的那名黑衣人惊恐的看着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这名闯入者,再不敢擅动一下,虽然架在脖子的那把刀还没有出鞘,但是透过冰凉的刀鞘,他已经能感觉到刀身所传来的那股强烈的杀气。

    “你是什么人?”站在慧阴法师身旁的那名领头黑衣人冷冷的看着无心,沉声问道。而那名被无心用刀架住的黑衣人此时已经脸色苍白,丝毫不敢动弹,努力的将头扬了起来,尽量控制着与血刀的距离。

    无心缓缓的抬起了头,盯着站在台阶之的领头黑衣人的眼睛,眼神冰冷,淡淡的说道:“你们又是什么人?红羽的什么人?”之前在少林寺之外,他已经断定了红衣妖女是红羽的人,可是亲眼目睹了刚才的那一幕之后,他有点动摇了。

    他开始不确定这伙人到底是不是红羽的人,因为红羽已经算得残忍,不择手段,可是眼前的这些人好像更加的残忍,残忍到令人作呕。他从没有听说过红羽之竟还有这样的一伙人,站在房顶之的红衣妖女,坐在太师椅的那名和尚,之前全都听都没听说过。

    站在台阶之的领头黑衣人看着无心冰冷的眼神,眉头微皱,瞟了一眼身旁的慧阴法师,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是红羽的人,那我劝你还是主动放下武器的好,要不然红羽不会放过你的。”他好像并没有认出眼前的这名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年是谁,竟想用红羽的名头来压制对方。

    听到领头黑衣人的回答,无心终于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而且不经意间再一次对红羽有了一次重新的认识。他明白,红羽之,不光是只有杀手榜七人那么简单,随着杀手榜七人逐渐的死在自己的刀下,好像越来越多隐藏在暗的高手一个个的全都浮出了水面。红羽,绝不像表面看去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要杀人取血?”无心瞟了一眼已经倒在地咽气多时的那名镇的百姓,冷冷的问道,眼神充满愤怒,还有一丝无法控制的厌恶。

    坐在太师椅的慧阴法师也在一直冷冷的瞪着突然出现的无心,不过并没有任何动作,好像是在聆听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真正的来意。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犹豫着,不时的看向坐在太师椅的慧阴法师,好像在犹豫该不该说出实情,似乎心里在忌惮什么。

    “西方佛教曾经流传过这么一个传说,据说如果用凡人的新鲜血液来修炼武功,必定可以练金刚不坏之身,而且长生不老,如果再加一本达摩金刚经,那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一直盘腿坐在太师椅的慧阴法师突然沉声说道,冷冷的看着无心,脸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听到慧阴法师的话,无心眯了眯眼睛,一丝惊讶在眼神一闪而过,冷冷的看着慧阴法师说道:“你不是哑巴?”他明明听那个卧病在床的男人说过,眼前的这名和尚是个哑巴,根本不会说话,可是现在居然开口说话了。

    慧阴法师听到无心的话,仰头发出一阵尖笑,然后冷冷的扫了一眼站在台阶之下的那些常乐镇的百姓,不屑的说道:“那只是我用来迷惑这些愚蠢的人的说辞罢了,要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害怕。恐惧,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也最容易被人利用。”

    听了慧阴法师的话,无心好像瞬间明白了,对方之所以装成一个哑巴,是为了给之后的那一系列残忍的杀人事件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而单纯的常乐镇百姓竟然真的相信了,实在令人感到可悲。这也是为什么笛声能够控制他们的心智,心怀恐惧的人,往往意志力是最薄弱的。

    无心想起了那个蜷缩在母亲怀的小孩,还有那个惊慌的躲在角落里的妇人,还有那个自己卧病在床,却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妻儿活命机会的男人,一丝怜悯出现在心头。

    想到这里,无心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看着坐在太师椅一脸自得的慧阴法师,淡淡的说道:“达摩金刚经在你手里?”

    慧阴法师点了点头,冷冷的说道:“没错。”他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把无心放在眼里,几乎是知无不言,好像断定无心不会把他怎么样,或者说他有自信能挡得住无心使出的任何手段。

    “好,那证明我找对了地方。”无心看着慧阴法师,淡淡的说道。他现在已经不管对方夺走达摩金刚经真的是为了修炼自身修为,还是如自己猜想的那样为了陷害自己,让少林与自己为敌,这些他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这一切马将结束。

    “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吗?”慧阴法师冷冷的看着无心坚定的眼睛,冷笑着问道,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话音刚落,手腕一抖,只见血刀从那个刚才用竹筒取血的黑衣人脖颈之一闪而过。

    紧接着看到一道细细的裂痕出现在那名黑衣人脖颈,很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但是却可以看到鲜血正从那条细细的伤口不断的呲射而出。

    黑衣人丢掉了一直握在手竹筒,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脖颈,想要堵住那条不断呲着鲜血的伤口,可是无济于事,他的鲜血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不断的呲射而出,看起来倒也有些绚烂,像是想让黑衣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绽放。

    慧阴法师脸色阴沉,冷冷的瞪着与自己对视的无心,咬着牙说道:“血刀无心,今天这里是你的死地!动手!”话音未落,只见站在台阶之的那群黑衣人已经闪电般冲向了无心,手的兵器纷纷向无心身挥去。原来,他早知道了无心的身份,或许这一切原本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无心冷冷的看着冲向自己的那些黑衣人,眼神冰冷,使劲的咬了咬牙,迎面冲了去,没有一刻犹豫,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一眼倒在血泊的那名还在挣扎着想要堵住自己伤口的黑衣人。

    双方闪电般交汇到了一起,面对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兵器,无心毫无惧意,拳打脚踢,瞬间便有几名黑衣人被他击,强大的力道直接将那几人逼退数步,紧接着下一拳,下一脚已经再一次攻出,丝毫不给敌人任何喘息之机。想要以少胜多,必须速战速决。

    这群黑衣人根本不是无心的对手,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发出惨叫,让这座原本腥红诡异的宅院更加的可怖。

    突然,无心穿过了黑衣人的围攻,闪电般冲向了正坐在太师椅的慧阴法师,速度极快,紧接着奋力挥出一掌,拍向了慧阴法师的面门!

    慧阴法师看到激射而来的无心,冷笑了一声,也是一掌挥出,迎向了无心的手掌!“砰”的一声,俩只手掌瞬间相交,强烈的掌功震得周围的红烛连续颤动!

    紧接着看到无心直接向后飞了出去,凌空向后翻了一个跟头,跃过了台阶之下的那群黑衣人,落在了地,但却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坐在太师椅的慧阴法师得意的看着落于下风的无心,脸带着一丝不屑,好像刚才更加的自信了。他竟然那么坐在太师椅接下了无心的那一掌,而且毫不费力。

    无心看了一眼一脸自得的慧阴法师,握了握刚才对掌的那只手,没有犹豫,再一次闪电般冲了去,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

    缓过神来的黑衣人群刚要重新冲向无心,可是却发现无心已经再一次冲了过来,速度刚才更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跟前。黑衣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看到无心的拳脚已经再一次出招,然后看到又有几名黑衣人惨叫着摔了出去。这一次不再有挣扎,而是一动不动的没有一丝反应。

    很快,无心已经再一次突破了黑衣人群的拦截,闪电般冲到了台阶之!突然,红光乍现,竟似这满院的红烛更加耀眼,无心拔刀了!血刀出鞘!

    原本一脸得意的慧阴法师看到眼前红光一闪,急忙纵身跃起,向后掠去,他知道无心拔刀了,不敢大意。

    在慧阴法师离开太师椅的刹那,血刀已经袭到,直接劈在了那张太师椅!“刺啦”一声,太师椅瞬间被劈得粉碎!如果不是慧阴法师离开的及时,此时的他已经和这把椅子一样,同样粉身碎骨!

    也几乎是在这同时,刚刚落地的无心突然闪电般扭身,血刀向后急挥!紧接着再一次传来几声惨叫,只见刚刚紧随而至的几名黑衣人瞬间被血刀切开了胸膛,随着一股血箭飚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将后面的其余黑衣人吓得急忙后退,犹豫不前。

    然后,无心缓缓的扭过了身,睁着通红的一双眼睛看着对面几步之外的慧阴法师,手的血刀斜指着地面,一滴滴鲜血缓缓的汇聚到血刀刀尖,然后突然消失不见,一股强烈的杀气开始弥漫在这座诡异的宅院之内。

    血刀饮血,死神归位……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