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追凶者也
    江湖,充满着太多的尔虞我诈,恩怨纠缠,好像每一个身在江湖的人都不可避免的会有敌人,即便是最底层的江湖人,也有这样那样的人想要取他性命。其实说简单点,江湖,是一个恩怨纠葛的地方,都在玩儿着一种你追我逃的游戏,在腥风血雨互相追逐。

    无心一路追下来,却始终没有发现红衣女子的人影,每次当他感觉要追的时候,线索却突然再一次断了,好像对方早已经知道了他在追一样,又好像暗还有别的红羽的什么人,在一路帮着红衣女子隐藏行踪,所以无心只能凭着一点点的蛛丝马迹继续向着自己都不知道正确与否的方向追着。

    在追逐的过程,无心总觉得身后也有人在追自己,但是他没有停下来一探究竟,因为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查探,必须要在红衣女子消失之前找到达摩金刚经的下落,带回去交给少林,完成自己的诺言。

    接连几天过去了,无心还是没有追到红衣女子,心里慢慢的已经开始不再抱有希望,只是凭借着一丝不肯认输的信念,还在坚持着。

    这一天,他来到了一个镇子,一个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怪异的镇子。镇子很大,人也很多,街道人来人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镇子静得好像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都是幻觉一样,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偶尔从不远处传来的几声犬吠,除此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满大街的行人好像是僵硬了的行尸走肉。

    从走进这座镇子的那一刻,无心皱起了眉头,以为自己无意之闯入了一座鬼镇一样,忍不住背脊发凉,一股阴嗖嗖的冷风从头顶吹过,好像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

    走着走着,无心看到了一家茶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进去,虽然这里到处都充斥着诡异,但是无心实在是口渴了,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想办法解决,然后再继续路。

    走进茶馆之后,无心的眉头却又再一次皱了起来。茶馆之还有别的客人,靠近角落的俩张桌子都有客人在喝茶,可是却全部都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彼此之间看都不看一眼,眼睛盯着手的茶杯,不停的喝着茶。

    无心巡视了一眼茶馆,走到了最靠近门边的一张桌前坐了下来,正要冲着一旁的小二说话,却看到小二已经目光呆滞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块木板,放在了无心面前的桌。

    无心皱了皱眉,低头向木板看去。只见木板之写的全都是茶的种类,价钱,还有点心的种类和价钱。

    无心扫了一眼木板,指了指其的一种茶和几样小吃的名字,淡淡的说道:“一壶同样的茶,还有这几样点心。”

    无心的话音刚落,看到小二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无心,一脸的惊恐之色,抓起木板向后厨走去,像是遇到鬼了一般。

    坐在角落里喝茶的那俩桌客人也听到了无心的话,好像突然被雷劈了一样猛地站了起来,扔下了几枚铜板急匆匆的走出了茶馆,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看着这诡异的场景,无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这里处处都隐藏着一丝诡异,令人汗毛直立。

    很快,小二端着一壶茶和几碟点心从后厨快步走了出来,一句话都没说,放在无心的桌子走,头也没回。

    无心看着匆忙返回后厨的小二,心疑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刚才的那俩桌客人和茶馆的小二都像躲瘟神一般的躲着自己,生怕跟自己接触的太多。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所以干脆不想了。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仰头一饮而尽,口干舌燥的嘴里终于痛快了一点,然后拿起碟的小吃开始吃了起来。这一路追踪下来他都没怎么休息,更别说喝水吃东西了。

    直到无心吃饱喝足,那名小二都没有再出来,好像连钱都不收了。无心看了看柜台,空无一人,茶馆的老板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想了想,也没再招呼小二,将钱放在了桌,便起身向外走去。

    在无心刚刚走出茶馆的大门,后厨出来俩个人,其一个人是刚才的那个小二,而另一个人,是一名年近五十,身材略显臃肿的男人,看起来好像是茶馆的老板。

    只见身材臃肿的男人探出头看了一眼,然后向小二招了招手。只见小二快步跑到了门口,将门板快速的从里面封了起来,看起来有点手忙脚乱,似乎是已经打算打烊了。

    走出茶馆的无心还没有走远,听到身后传来了木板碰撞的声音,这是他自从进入这个镇子之后除了那几声忽远忽近的犬吠之外听到的唯一的声音,忍不住回头望去。却看到是自己刚从里面走出来的茶馆。

    很快,茶馆的门被封的死死的。无心看着这一怪异的情景,心的疑惑更深了,哪有这么早打烊的。接二连三的怪事让他的心思也逐渐从红衣女子的身转移到了这个诡异的镇子,他总觉得,这个看起来诡异的镇子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看着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的行人,无心仔细的打量着这些人,看看有没有稍微正常一点的人。可是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人全都是一个个目光呆滞,表情都几乎一模一样,目不斜视,看都不看他一眼,好像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正当无心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名妇人正抱着怀里的孩子向自己迎面走了过来,而那个被似乎是他母亲的妇人抱在怀的孩子恰好看向了无心。但只看了一眼,当无心发现的时候赶紧将目光转移向别处,虽然只是一眼,但是还是被无心发现了。

    而且,那个小孩的嘴,竟然蒙着一块厚厚的粗布,把嘴巴堵得死死的,只留着一只鼻子呼吸。

    无心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身看向了那名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妇人,没有犹豫,缓缓的跟了去。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正常的人,他怎么可能放过。此时,他对这座镇子的好心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那名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不停的在人群穿梭着,一路之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看,只顾着一直向前走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妇人终于转身走进了一条巷子,走了没多远,停在了一处院门前,推门走了进去,然后紧紧的关了院门。

    无心来到院门前,正要伸手去推门,可是又突然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收回了手,向四周看了看,然后退了俩步,纵身跃了院墙,跳入了院。

    刚刚走进院子没多远的妇人听到动静,吓了一跳,一转身便看到了无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穿着怪异的人,脸色大惊,像是见鬼了一样转身向屋里面跑去。

    无心见状,急忙跟了去,现在他可以肯定,刚才的那副目光呆滞一言不发的样子,都是这名妇人装出来的,由此可想,外面的那些人很可能也是装出来的,为了解开自己心的疑团,他必须要找这名妇人问个清楚。

    飞快的跑进屋的妇人还没等关屋门,无心已经一把推开了关了一半的房门,冲进了房间内,吓得妇人急忙向后急退,躲在了角落里,惊恐的看着无心,可是自始至终连一句惊叫都没有发出来,死死的咬着嘴唇,好像宁死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无心盯着妇人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巡视屋的情况,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瘫软在床的男人,脸色苍白,正挣扎着想要起来,眼睛哀求的盯着无心。

    无心看着这个人在床挣扎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这是一个卧病在床的废人,早不能自由行走了。然后他转身看向了刚才进来的那名妇人,看到妇人的手里正拎着几包草药,原来妇人刚才是去帮自己的丈夫抓药去了。

    “不要伤害他们,求求你,要抓把我抓走吧,反正我已经跟死了没有区别,但他们不能死。”在床挣扎的男人一边挣扎,一边苦苦哀求的看着无心说道。

    听到男人的话音,无心脸色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这是他自从来到这个镇子之后除了他自己,见到的第一个说话的人。

    于是,无心看着床的男人,淡淡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床的男人愣了一下,挣扎着开口说道:“不要抓走他们,求求你,求求你。”微弱的语气还是在重复着刚才的话,似乎并没有听明白无心刚才的意思。

    “只要你实话实说,我不会伤害他们母子。”无心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仍然一句话不说的妇人和那怀的孩子一眼,然后看着床的男人说道。

    男人的脸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情,犹豫了一下,终于缓缓的开口说道:“这里以前叫做常乐镇,镇的人一直都与世无争。可是突然有一天,来了一帮外来人,并在这里住了下来。领头的是一个和尚,可是却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有一天他听到了镇里面有人议论他是个哑巴,于是勃然大怒,竟然命令手下将那几个谈论他的人全家都给杀了,连一条狗都没放过。而且从那以后他禁止镇的任何人说话,谁要是敢说话,他杀了谁。”男人说着,脸露出了痛苦之色,好像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

    “接着说。”无心看着一脸痛苦之色的男人,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

    “一开始人们都不以为意,可是在当天夜里,镇突然传出了一阵怪异的笛声,”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无心突然出言打断了。

    “笛声?”听到男人提到“笛声”俩个字,无心眼前一亮,大声问道。

    陷入回忆的男人被无心的声音吓了一跳,也将他拉回了现实之。只见他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没错,是笛声,很怪异的笛声。”

    “怎么回事?”无心皱着眉头问道。

    男人想了想,继续开口说道:“当笛声响起的时候,那天白天所有被听到说过话的人全都自己从家走了出来,被那阵笛声引到了那个和尚的住处,然后再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好像那么消失了一样。”

    “从那以后,这座镇子再也不叫常乐镇了,而是变成了鬼镇,人们私下里都说那个和尚是从地狱来的魔鬼,对这个镇子下了诅咒。”男人脸带着一丝惊恐,缓缓的说道。

    听完男人的话,无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渐渐的陷入了沉思,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外面的人没有一个说话的,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自己说完话之后所有人都躲着自己,还有那块蒙在小孩嘴的粗布,这一切的一切,他终于明白了。

    但是最让他好的不是这个诡异的故事,而是男人口所说的那阵怪异的笛声,难道?想到这里,无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