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八十张 君子信约
    信任,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时候相信一个人,不需要太多的理由,而有时候不相信一个人,同样不需要理由,不论他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头头是道。诸如君子协定,又或者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都是因为本身已经相信对方是君子,自然而然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其实这种信任连一点根据都没有,但是那么平白无故。

    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衣下的少年,和一个身着灰布僧衣的和尚,在官道行走着。少年骑着马,而和尚则只是用俩只脚,虽然和尚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显得很缓慢。而骑在马背的少年似乎也并不着急,缓缓的与和尚并肩而行,一言不发。

    一路之,他们穿过了村庄,路过了城镇,所有人看到这一对结伴而行的人的时候,都是纷纷侧目而望,互相议论着这副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场景。可是少年和那名和尚却好像丝毫没有在意,只是专注于前方的道路,向着少林寺的方向日夜兼程的行走。

    唯一不同的是,那名和尚在行进的途不时的会扭头看一看旁边马背的少年,虽然看似无意,但是总觉得他的心里有事,有着不为人知的心思。而少年好像浑然不知一样,只是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嵩山腹地,少室山下,一片茂密的丛林之,坐落着一座*肃穆的庙宇,雄伟的建筑让人望而生畏。登门前那一连串的台阶,能看到庙宇的大门,门顶的横梁之,写着三个硕大而*的大字:少林寺。

    少林寺之所以能和武当齐名,不只是因为寺代代相传的绝世武学,还有它博大精深的佛法,与道家的道法遥相呼应。少林寺一直秉承的宗旨是弘扬佛法,普度众生,总能让江湖人肃然起敬。

    而此时的大雄宝殿之内,正坐着四个人,正在谈论着什么,似乎有些争吵,争吵的内容好像和一个人有关,一个熟悉的名字:血刀无心。

    “无论如何,我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件事是他做的,算你们所有人都不信,我都坚持我的看法,因为起你们,我更了解他!”一个面色红润,满脸胡须的老者大声说道,情绪看起来有些许的激动。

    “据贫僧所知,慕容堂主素来和他相交颇深,你不信也在情理之,但希望慕容堂主能认清眼前的事实,他确实打伤了我少林数位僧人,而且还夺走了我少林镇寺之宝达摩金刚经,这又作何解释?”

    一名僧人坐在正靠左的一张椅子,毫不退让的说道,虽然双手合十,但其实已经心有怨气。而他口的那名被称作慕容堂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堂堂主,也是当今武林现任武林盟主,慕容千鹤。

    慕容千鹤听了那名和尚的话,一掌拍在了旁边的桌子,沉声说道:“无眉道长,你这话什么意思?是指我慕容千鹤藏有私心,故意包庇他人吗?”情绪显得更加激动了,眼看着要压不住火。

    “慕容堂主稍安勿躁,无眉所言并非慕容堂主的意思,他只是在陈述当晚发生的事实而已,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等他来了,我们一问便知。”另一名坐在正靠右的僧人这时候缓缓的说道,打断了慕容千鹤与那名僧人的争论。

    这名僧人,正是当今少林寺的方丈,无悔大师,而他口所说的无眉,正是他的师弟,无眉大师,少林寺达摩院首座。

    “无悔方丈所言极是,慕容兄你先别激动,现在大家说什么都是猜测,一切还是等无心少侠来了之后再做定夺,说实话,贫道也相信他是无辜的。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听他亲口解释之后再下断论。”

    坐在慕容千鹤旁边的一名道人也缓缓的说道,打了一个圆场。这名道人,不是别人,正是武当掌门青木道人。

    “怕不管别人说什么,慕容堂主都不会相信。”坐在无悔方丈旁边的无眉大师这时候再次开口说道,话带有一丝讥讽之意。也不知道他这个法号是不是真的从他的样貌由来,因为他的眉骨之确实是没有一根眉毛。

    “无眉,休得胡说!”一旁的无悔方丈看着身边的师弟,厉声说道。听到无悔的话,无眉大师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慕容千鹤正要继续反驳,却看到青木道人冲自己微微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将心的那丝怒气压了下去,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到底是因为什么,让统领江湖的武林盟主、武当掌门、少林方丈,达摩院首座四个人如此争论不休,而且几乎已经到了面红耳赤的地步,这简直太不寻常。

    在这时,门外突然快步走进来一名僧人,向着坐在正的无悔大师行了一礼,缓缓的说道:“禀报方丈,人已经请回来了,在大殿之外。”

    殿的众人一听,立刻打起了精神,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大殿之外。一旁的无悔大师点了点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周围的三人,向着进来的那名僧人缓缓的说道:“请他进来。”

    那名僧人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大殿门口缓缓的走进来一个人,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斗篷下的少年,手握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刀,正在环顾着坐在殿的几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这里竟然坐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一方霸主,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侠,你终于还是被请来了。”无悔大师打量了一下无心,笑着说道,只不过态度却已经不像是在武当第一次见面之时那般亲近。

    无心环顾了几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大师如此着急将我找来,所为何事?”说话之间多看了几眼坐在无悔大师旁边正在怒目而视的无眉大师几眼,心依然充满了疑惑。

    “是他,是他,当日他偷走经书之后我看得清清楚楚,是这一身打扮!”无眉大师此时已经跳了起来,一手指着无心大声说道,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个得到高僧应该有的样子。

    无心看着面前这位早已失态的僧人,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旁边的青木和慕容千鹤,淡淡的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从走进这座大殿的那一刻开始,他觉察出这里的气氛有一丝不对,直到现在都是一头雾水。

    “哼,少林寺的人说你数日前擅闯了达摩院,夺走了他们少林寺的镇寺之宝达摩金刚经,还打伤了几名寺的僧人,你说可笑不可笑?”慕容千鹤这时候也站了起来,走到了无心的旁边,与无心站到了一起。他的这一举动,是在告诉少林寺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他是站在无心这一边的。

    “慕容堂主先别急,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少林寺绝不会冤枉任何人,”无悔大师这时候也站了起来,看着无心,双手合十,缓缓的说道:“少侠,不知数日之前你在什么什么地方?”

    无心听了无悔大师的话,眯了眯眼睛,脸色微变,淡淡的说道:“这段时间我在哪里,江湖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大师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新月客栈的那一场大战早已经在江湖传开了,而无心是那一场大战的诱因,这早不是秘密。

    无悔大师点了点头,面色带着些许为难之意,缓缓的说道:“可是数日之前潜入少林的那人却与少侠几乎是同一个人,贫僧的师弟亲眼所见,所以才派人将少侠请到少林,想要调查清楚。”无悔大师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师弟,无眉大师。

    无心面色阴沉,扭头看向了无悔大师旁边的僧人,看着这个连眉毛都没有的僧人,他实在提不起一丝好感,淡淡的说道:“敢问大师,请问你当时是否与来人交手?”

    无眉大师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

    “那好,那请问大师是否看清了来人的脸?”无心盯着无眉大师的眼睛,淡淡的继续问道,眼神有些咄咄逼人。

    无眉大师支支吾吾的摇了摇头,有点泄气的说道;“也没有。”

    听到无眉大师的话,无心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扭头看着无悔大师淡淡地说道:“大师,他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清,只看到了对方和我一样的打扮,断定对方是我,未免有点太过牵强了吧?”

    无悔大师听了无心的话,脸的表情变了变,显得有些尴尬,正要搭话,却听到了旁边的师弟再一次开口了。

    “可是对方武功的确高强,而且轻功卓绝,天下能从少林寺夺得宝物全身而退的人,除了你,还能有谁?!”无眉大师再一次一手指着无心,大声的说道。

    听了无眉的话,无心眼闪过一丝精光,抬腿向无眉走了过去,身猛然散发出一丝强烈的杀气,面露怒色。原本他是以为少林寺遇到了什么危难,所以前来相助,可是没想到刚来被别人毫无理由的误会,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无法忍受。

    “少侠!”看到无心脸色有些不对,一旁的青木道人急忙出言喊道,大殿之的气氛一下紧张了起来。

    听到青木道人的话音,无心原本迈出的腿收了回来,冷冷的盯着无眉的眼睛,沉声说道:“如果一个假扮成光头的人夺走了我的东西,打伤了我的人,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把这个人当做是你,来少林寺找你理论?”

    听了无心的话,无眉大师一时间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什么,吞了口唾沫,扭头看向了旁边的师兄。

    “少侠不用动怒,少林寺无意与少侠为敌,只不过这件事确实有点诡异,所以我才请了青木道长和慕容堂主一同前来,希望将这件事查清楚,现在既然少侠已经做出了解释,那少林寺绝不会为难少侠。”无悔大师双手合十,认真的说道。

    听了无悔大师的话,无心的脸色稍微缓了缓,身的那丝杀气也缓缓的消失。一旁的青木道人也站出来打着圆场,缓解了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

    “大师信不信我?”无心看着无悔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无悔愣了一下,不明白无心的意思,自己刚才明明已经说了不会再难为于他,为什么还要如此询问,有点不明白。

    “我信你!”没等无悔大师说话,一旁的慕容千鹤已经大声说道。紧接着,青木道人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声称自己也相信无心。

    无悔大师看了看慕容千鹤和青木道人二人一眼,缓缓的说道:“贫僧既然已经不会再难为少侠,自然是已经相信了少侠所说的话。”他还是不明白无心这么问的原因是什么,到底什么意思。

    “那好,达摩金刚经我会为少林寺拿回来,但我希望以后能有人分得清是非黑白!”无心说着,转身向大殿之外走去,临转身的时候,冷冷的瞪了一眼站在无悔大师身旁的无眉。

    原本无心可以什么都不管,直接转身离开,但是他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走,虽然无悔已经说了相信他,不会再为难他,可是这件事一日不查清楚,自己一日洗清不了嫌疑,少林寺的人一定还会怀疑自己。

    有了东方宪的事情已经够让无心烦闷的了,他可不想再一次被人冤枉。而且他也想看看,那个假扮成自己夺走少林寺镇寺之宝的人到底是谁,这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