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少林寺之危
    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所以会有很多人不断的找你,让你帮忙,搞得你不知道该不该拒绝,好像每天一睁开眼睛是为别人而活一样。可是很多时候是没办法拒绝的,因为某些事的原因会使得你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何况有时候是朋友,虽然只是简单的普通朋友而已。

    身着紫衣的女子走到无心的面前,行了一礼,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见过无心少侠。”声音轻柔,透着一丝拘谨。

    “出什么事了?”无心冲着紫衣女子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问道,感觉告诉他,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紫衣女子看了一眼旁边的龙新月一眼,低声说道:“小女子是芙蓉堂的弟子,近日来少主十分挂念无心少侠,一直在打探少侠的消息,好在少侠平安无恙。”

    “你是芙蓉堂的人?”无心看着这名女子,淡淡的问道。这名女子口的少主,应该是指如意,从她的口吻来推断,她应该是芙蓉堂的人,因为幻音阁的人不会称如意为少主,而是阁主。

    只见那名女子听了无心的问话,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正是。”

    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告诉你们少主,说我没事,不必为我挂念。”无心心想,如意一定也知道了自己火烧雁门关和悬赏令的事,所以才这么担心自己,特地派芙蓉堂的人亲眼证实自己的安危。想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好像总是不能让如意放心,整天为自己提心吊胆。

    “小女子明白。另外,少主还捎来一条消息,称数日前幻城去了一个少林寺的和尚,想请少侠前去少林一趟,据说是少林方丈无悔大师有事请教少侠。”紫衣女子低着头,娓娓道来,自始至终都没怎么抬头看看无心,脸颊绯红,好像有点羞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无心听了紫衣女子的话,皱了皱眉头,心有一丝不解。自己和无悔大师的交情并不算太深,只是因为次武当遇难的时候见过一面,为什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去少林,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可是少林寺一般很少因为本门的事去烦劳别人,更不会跑到几百里之外的幻城去请无心。到底是因为什么,无心想不明白。

    “知道了。”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心里却还在想着少林寺的事。

    “小女子告退。”紫衣女子再次行了一礼,缓缓走出了客栈。

    待紫衣女子走后,龙新月扭头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她说的少主,是幻音阁阁主如意吧?你们俩好像关系不一般嘛。”说着脸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有点忍俊不禁的意思。

    无心没有理会龙新月的玩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似有意似无意的说道:“你好像知道的挺多啊。”

    龙新月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当然,幻音阁的名头江湖谁人不知,跟我的新月客栈不相下,我知道也不足为吧。”

    无心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纠缠,也没必要纠缠,他刚才之所以那么说,只是觉得龙新月的身份越来越像是个谜罢了,并没有恶意。

    仰头将杯的茶水一饮而尽之后,无心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该动身了。”说着向龙新月点了点头,缓步向外走去。

    龙新月这次没有阻拦,什么都没有说,静静地看着无心迈出了新月客栈的大门,缓缓离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早晚都有离别的一天,即使挽留也只是耽搁几天罢了。

    无心出了新月客栈之后,便带着冷离开了新月镇,其他的“影子”成员又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隐藏在了哪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只有冷还留在无心的身边。

    无心现在还没有想到要去哪儿,只是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新月客栈,否则等到朝廷的人找门来不好办了,到时候可能还会连累新月客栈,那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俩个人分别骑着一匹快马,向着镇外,远离京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果然,在无心和冷离开没多久之后,新月镇来了一队官兵,直接将新月客栈围了起来,可是却发现里面早已没有了无心的踪影。领头的一位将领随即便命属下将新月客栈的老板押到自己面前。

    很快,士兵将龙新月押到了那名将领的面前。只见将领冷冷的下打量了一眼,沉声问道:“私藏朝廷要犯,与案犯同罪,其罪当诛,你可知罪?”

    话音未落,站在一旁的几名士兵便齐刷刷的向前迈了一步,“嘡啷”一声,将兵器全都拔出一半,虎视眈眈的看着龙新月。看样子只要龙新月稍微说错一句,将立刻拿下他。

    只见龙新月哭丧着脸,无奈的看着带兵将领说道:“官爷,我只是一个开客栈的,客人来了我不能赶出去吧?可谁知道他是朝廷的要犯啊,没杀了我不错了,我怎么可能私藏他呢?巴不得他早点走呢。”原本秀气的面容此时已经成了一副苦瓜脸,哪里还有平时半点的影子。

    “为什么不报官?!”带兵将领瞪着龙新月的眼睛,大声的问道,一脸的怒意。

    龙新月听了带兵将领的呵斥,伸出双手合在一起,边来回的晃动,边哭丧着脸说道:“官爷,我有几颗脑袋啊?我哪敢啊,让他知道我还能活到现在吗?再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他是朝廷的要犯啊,等我知道的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带兵将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打断了龙新月的话,一脸嫌弃的说道:“那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往哪边走了?”

    龙新月听了,连忙伸出手指了指,急忙说道:“他前脚走,你们后脚来了。”说着露出了一脸无奈的样子,脸焦急的表情显得面前的这些当兵的都着急。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带兵将领瞪了龙新月一眼,伸手招呼了一下自己带来的手下,大声说道:“快追!”紧接着向着龙新月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很快便冲出了新月镇。

    望着官兵离开的方向,龙新月大声的喊道:“官爷,你可得快点啊,他可骑着马呢,慢了追不到了!”

    话音刚落,刚才的那副谄媚的嘴脸便消失不见,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过身缓缓的向客栈走去,顺便揭下了挂在门口的那副歇业的牌子,从今天开始,新月客栈照常开门。

    那伙马不停蹄的追出去的官兵,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早已经追错了方向,向着相反的方向追了出去……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一间茶馆的门口,拴着一匹马,正低头吃着茶馆老板亲自为它弄来的一捆杂草,吃的津津有味,不时的晃动几下尾巴,好像对食物十分的满意。

    在茶馆的门口,坐着一名身穿斗篷的少年,压低的帽檐下露出一张苍白如雪的脸,正在低头边喝茶边吃着点心。在他面前的桌,放着一把刀,一把锈迹斑斑的刀,不知道面的是铁锈,还是被风化的血迹,他的一只手始终放在那把刀面,一动不动。

    一匹看起来跑了很远的马,一个看起来很久没有吃过东西的少年。

    过了良久,小镇的街道突然出现了一名秃顶无毛的和尚,缓缓而来。小镇的人似乎从没有见过和尚,纷纷停在了街边,看着和尚指手画脚的,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这名和尚隔着老远看到了坐在茶馆门口喝茶的少年,脸立刻现出了一丝惊喜,没有再犹豫,快步向那名少年走去。

    正在低头喝着茶的少年也发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和尚,皱了皱眉,也和街边的那些百姓一样,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和尚感到一丝好和疑惑。

    很快,那名和尚便走到了少年的身边,双手合十,腰背弯曲,向着少年行了一礼,看着少年缓缓的说道:“阿弥陀佛,敢问施主可是无心少侠?”

    少年下打量了一下这名和尚,淡淡的说道:“没错。”确实没错,这名坐在茶馆喝茶的少年,正是从新月镇方向而来的无心。

    “善哉善哉,贫僧总算找到施主了。”那名和尚缓缓的说道,脸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憨态可掬。

    无心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是你去幻城找的我?”

    和尚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施主说笑了,幻城离此地何止百里,贫僧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俩地之间来去自如。去幻城的是我的另一位师兄,知道施主不在幻城之后,师父便派了四五十名僧人下山,命我等务必要找到施主,陪同施主前往少林。”

    无心听了和尚的话,这才明白了过来。说的也对,幻城离这里如此之远,一个和尚怎么可能光靠着俩只脚穿行于数百里之间。可是他想不明白,少林寺为什么那么急于将自己请山,听眼前的这名和尚所言,无悔竟然派了数十名僧人下山找寻自己。

    “老板,先给大师拿一只茶杯,再拿点点心。”无心边在心里沉思着,边转身看着茶馆老板说道。

    “多谢少侠,少侠心系他人,定有一颗慈悲之心埋藏心底,这也正是为什么贫僧能与少侠在这茫茫人海之相遇的原因,这是少侠和贫僧的缘分,也是少侠与佛门的缘分。”和尚双手合十,认真的说道。

    无心听了和尚的话,摇头苦笑,忍俊不禁,这还是他遇见的第一个说他有颗慈悲之心的人,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惭愧。

    随着这名僧人的出现,无心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少林寺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难,否则无悔大师不可能这么费尽周折的想要找到自己,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不知道了,只能到时候亲自询问无悔大师了。

    无心已经决定,随着这名僧人一同前往少林。本来他这一路之还在犹豫,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亲自去少林一探究竟,没想到却在这里被少林派出的人找到。既然如此,便决定一同前往。

    无心突然间发现自己变了,以前的他是为了报仇而活着,后来是因为有了如意和官云杰这样的朋友,让自己除了报仇之外又多了一份责任,再后来是因为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变得开始喜欢打抱不平,惩恶扬善,再后来,好像突然间觉得自己心有了正义,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只知道报仇的少年。

    看来,人是会成长的,但不知道这样的成长对自己来说是好还是坏,至少到现在为止无心自己也想不明白,只知道凡事都要遵循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去做,不管将来变成好的还是坏的,他都无所谓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