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醉方休
    真正的朋友,不会因为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而相交,而是因为彼此之间是否真的肝胆相照,俩肋插刀。如果真的可以成为生死之交,那不必问出处,不必在意过往,只有一颗真心好,仅此而已。

    龙新月缓缓的走下了楼梯,来到了无心的身边,下打量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怎么样?伤得重不重?”现在无心的身,已经到处都是鲜血、伤口,根本看不清他到底伤得重与不重。

    无心扭头看了龙新月一眼,淡淡的说道:“没事,铁飞云怎么样?”说话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再一次仰头一饮而尽,不知道怎么了,他总是觉得很渴,渴的嗓子发热,好像快要着火了。

    在无心扭头的一瞬间,龙新月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神情有些凝重,缓缓的说道:“他已经没事了,没伤到要害,别管他了,先管管你自己吧。”说着,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无心的一只手腕,搭在了脉搏之,因为他发现无心的眼睛依然腥红如血。

    突然被龙新月抓住了手腕,无心愣了一下,转头看着龙新月,挣了一下没有挣脱,手腕被龙新月抓的死死地,忍不住问道:“干什么?”脸带着一丝疑惑。

    龙新月没有立即搭话,食二指搭在无心的脉搏之,眉头越皱越紧,顿了一会儿,松开了无心的手腕,看着无心凝重的说道:“你现在的脉搏很乱,赶紧坐下来调息一下,否则会走火入魔的。”

    无心看着龙新月无认真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不过却并没有照着龙新月说的去做,而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先去看一看铁飞云的伤势再说。”

    说着向楼梯口走去,他早已经觉察出了不对,总觉得眼前血红一片,看不清东西,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红色的,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是这次好像更严重。

    龙新月摇了摇头,赶紧跟在了无心的身后。

    可是在这时,正要踏楼梯的无心突然停下了脚步,猛然转过了身,冷冷的看着客栈的门外,眼神杀气陡现。

    只见此时客栈的门口,正站着一个身影,一个貌不惊人的灰衫老者,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无心。

    无心一眼认出了这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风月谷老谷主东方绝的那名老仆。于是握了握手还未来得及归鞘的血刀,看着灰衫老者冷冷的问道:“是东方绝派你来杀我的?”

    那名灰衫老者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谷主只是让我来看看你死没死,风月谷的敌人,不能死在别人的手。”话的意思好像是说无心的命是风月谷的,别人没有权利拿走。

    无心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那你可以离开了,别等我改变主意。”此刻在他的眼,这名老者早已经没有了之前在风月谷见到时候的那份卑微和谦逊,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灰衫老者看了一眼无心,又看了一眼大厅那副不忍直视的惨烈场景,皱了皱眉,转身缓缓的离开了。只是心却又一个疑问没有解开,不明白为什么老谷主要让自己来暗保护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年,不过刚才他并没有说出这件事,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真正原因。

    看到灰衫老者已走,无心这才缓缓的将血刀归入鞘,然后转身向楼走去,龙新月也跟了去。

    在确认过铁飞云确实没事之后,无心才放下心来,然后让龙新月为“影子”找一个地方,方便他们各自疗伤。龙新月答应之后,又为无心安排了一个新的房间,让无心好好休息。

    一场惨烈的厮杀直至现在才终于真正的结束,这个夜晚,注定会留在人们的记忆里,尤其是那些意图刺杀无心想要得到悬赏金的江湖人,这件事很快会在江湖传开,到时候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敢送门来。

    第二天,新月客栈的事在江湖传的沸沸扬扬的了,终于有人明白那十万两黄金不是白挣得,搞不好会送命的。

    紧接着,又一条消息在江湖传开,新任武林盟主慕容千鹤已经发出了一条指令,任何江湖人士都不能参与刺杀血刀无心,否则是与整个江湖为敌。接连的俩个重磅消息,让一时蠢蠢欲动的江湖人士全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敢妄动。

    刚过午时,铁飞云来到了无心的房间进行告别,声称要回京向父亲和六扇门复命。原本六扇门所处的位置有些尴尬,暗一定有人等着看六扇门的笑话,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拉六扇门下水的方法,其包括一直虎视眈眈的贤王府。

    可是现在铁飞云已经因为抓捕人犯而受了重伤,正好堵住了那些人的嘴,不会有人再说什么。铁飞云的一时之念,竟无意间化解了六扇门的一次危机。

    无心没有阻拦,他知道铁飞云这次前来的目的是什么,只不过没想到战英为了拯救自己竟然将整个六扇门都做了赌注,这一点让他有点意外,也很感激。

    又过了一天,无心终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身的伤痛也缓和了许多,手脚也恢复了气力,不再颤颤巍巍,眼睛也恢复如初了,没有大碍。这期间,龙新月一直在悉心照顾着无心,无心的心里很是感激,越来越开始重视这个朋友。

    看到无心出来,独自在楼下忙乱的龙新月脸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终于放下了心,这俩天无心除了接见过铁飞云之外,几乎没有开过门,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也不喝,龙新月也没敢过多的打扰。现在看到无心终于没事,心情也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无心看着干净整洁的一楼大厅,愣了一下,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龙新月,疑惑的问道:“你收拾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已经没事,可是声音听去还是有些疲惫。

    龙新月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怎么了?不可以吗?”

    无心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缓缓顺着楼梯走了下去。他其实已经猜到了龙新月绝不是一家客栈老板这么简单,这一切只不过是掩饰罢了,他能够看得出来龙新月也是身怀武功,虽然目前还看不透深浅。

    所以,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竟然将满地狼藉的一楼大厅打扫的这么干净,真的让他有些意外。

    无心走到那张好像永远都摆在那里的圆桌前,缓缓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着边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竟然也能拿起扫把干杂活。”虽然看起来说的很随意,可是却话有话。

    听到无心的话,龙新月皱了皱眉头,一边将擦拭干净的桌椅摆放整齐,一边缓缓的说道:“这是我的客栈,我不打扫,还能让你打扫不成。”

    无心笑了笑,缓缓的坐在了椅子,突然看着龙新月问道:“你到底是谁?”说话间眼睛紧紧地盯着龙新月,微微皱起了眉头。

    龙新月愣了一下,看着无心,停顿了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道:“既然当我是朋友,又何必再问,你交的是现在的我,不是吗?”显然,他并不想提及过去。

    无心沉默了,细细品味着龙新月的话。过了良久,突然看着龙新月话锋一转的说道:“我想喝酒了。”

    龙新月听到无心的回答,再次愣了一下,然后打量着无心说道:“可是,你的伤还没好。”

    无新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碍事,死不了,我现在是想跟你一醉方休。”态度很坚决,而且发自肺腑。,

    龙新月看着无心,无心也看着龙新月,二人相视一笑。

    没过多久,俩个人便关起了客栈的大门,在那张二人最开始相识的桌前坐下,肆无忌惮的喝起了酒,将所有的心事、危险全都抛在了脑后,不停的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一直喝到天昏地暗。

    最后,俩个人全都喝的酩酊大醉,无心本来酒量有限,喝一点醉了,而一向千杯不醉的龙新月竟然也没有逃过烈酒的麻醉,也喝得昏昏沉沉,不省人事。要不是冷带着几名没怎么受伤的“影子”成员将他们抬回各自的房,恐怕他们估计得直接睡在大厅里了。

    刚回到房间,无心便从身掏出了自己珍藏的那本祖传的秦家刀法,交给了冷,面还有一些自己备注的心得,叮嘱冷带着“影子”的其他成员以后勤加修炼。既然当初诸葛云清训练他们的时候有意无意的传授了一些秦家刀法的皮毛,那索性不如让他们从头到尾好好练一遍,也算对得起他们自幼受的那些苦了。

    虽然无心喝醉了,但是将刀谱交给冷的时候却异常的清醒,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既然“影子”跟了自己,那自己该做点什么。

    几天之后,无心和“影子”的伤基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差不多到了离开的时候。虽然江湖的人一时半会儿可能不会再来找无心的麻烦了,可是朝廷的人无心不敢保证,而且这里又离京城这么近,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杀过来。

    虽然铁飞云已经将自己被无心打伤的假象演的足够真,可是未必会瞒得过贤王府的眼睛,无心和六扇门的关系贤王府不是不知道,而且还有无心和铁雄之间的特殊关系,受伤的人还恰巧是铁飞云,算贤王府真的信了,也很快会回过味儿来,到时候带兵前来捉拿无心麻烦了。

    吃过了在新月客栈的最后一顿早饭,无心向龙新月说出了自己要离开的打算。

    龙新月听到无心要走,本想挽留,可是他知道无心这个人,只要自己真的决定了,那不会轻易改变的,知道说了也没用,所以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无心没事的时候再回来看看。

    正当无心与龙新月互相告别之际,冷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少主,门外有人要见你。”

    无心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是谁要见自己,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还这么客气,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的人应该不是朝廷的人是来杀自己的江湖杀手才对。想了想,淡淡的说道:“让他进来。”冷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不一会儿,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一身紫衣的女子,很年轻,看到无心之后,快步走了过来。

    龙新月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这个声称要见无心的妙龄女子,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扭头看向了无心,眼神狡黠。

    无心没有理会龙新月怪异的眼神,静静地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那名女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认识这个装扮,这是芙蓉堂和幻音阁统一的着装。这名女子,应该是芙蓉堂的人,可是无心不知道芙蓉堂的人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找自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