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决战前夜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也许只是擦肩而过,也许能够成为朋友。朋友也分很多种,酒肉朋友,君子之交,生死之交,各式各样的朋友。但是真正在关键时刻不离不弃的,除了亲人也只剩那么几个寥寥无几的真心朋友,能同甘的人,未必是朋友,能共苦的人,才值得珍惜。

    夜,不早不晚,慢条斯理的再一次降临,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今夜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又将发生一些不愿看到却又无可奈何的纠缠。于是,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好像想要冲刷掉那些暴露在雨幕的贪婪和污浊。

    新月客栈灯火通明,几乎所有的蜡烛都已经点燃,像是燃起的一盏明灯,在等着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到来。从敞开的大门看出去,街道和客栈的大厅一样,同样安静,看不到一个行人,只是偶尔能够看到几个黑影,隐藏在街对面那些茶馆酒楼的屋檐下,一闪即逝,隐隐约约。

    今夜的新月镇,好像是有史以来最安静的一个夜晚,临街的那些店铺早早的全都关了门,人们好像已经觉察到今晚会发生一些大事,躲在家不敢再出来。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生人,而且全都带着兵器,是个人都知道要出事。

    无心坐在一楼大厅里的一张桌子边,缓缓的喝着茶,听着外面隐隐约约的雨滴落地的声音,心里很平静,好像对笼罩在整个新月镇的那丝肃杀之气浑然未觉,又或者毫不在意。

    这杯茶,已经喝了好久,好似一个捏在手的无底洞一样,永远都喝不完,总有浮动的茶叶在杯来回的荡漾,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龙新月缓缓的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又缓缓的走下楼梯,来到了无心的身边,看着无心聚精会神的在那儿几乎是在一滴一滴的喝着茶,脸露出了一丝苦笑。之所以说一滴一滴,是因为他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喝茶能喝的这么慢,而且好像还喝的津津有味。

    “你这喝茶的功夫快赶少林寺打坐念经的和尚了。”龙新月缓缓的说道,边说着,边走到柜台里拿了一壶酒,一个杯子,坐到了无心的旁边。

    无心听到龙新月的话,笑了笑,然后看到龙新月拿了一壶酒坐在了自己的旁边,好像突然想起了以前经历的一些往事,那俩次烂醉如泥的往事,也是唯一的俩次,从那以后他不再碰酒,只喝茶,因为喝了酒的人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还怎么去控制别人。

    “来一杯?”龙新月看着无心,晃了晃酒杯,笑着说道。

    无心本不想拒绝,因为次他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下一次相逢,一定不醉不归,而且酒还得自己出,可是今天却不行,他需要清醒。

    于是带着一丝歉意,看着龙新月说道:“恐怕今天不行,你知道的。”他已经预感到今晚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所以他必须清醒,对于一个从来都滴酒不沾的人,喝一口都显得多。

    龙新月笑了笑,为自己倒了一杯,缓缓的说道:“那等你大获全胜之后再喝,我等你。”他也知道今天会发生点什么,虽然他很不希望发生,但是他已经不能像前俩天那样保证新月客栈能震慑住那些贪婪到饥渴的人。

    “好。”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打定主意,过了今天,他一定要和龙新月好好喝一场,不醉不休。

    正在这时,二楼的一扇窗户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条人影“唰”的一下钻了进来,而且随手关了窗户,四下查看着,神色有些警惕。

    原本坐在一楼大厅的无心和龙新月听到这个声音,同时扭过了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看到了那个刚刚推窗而入,蹲在走廊的身影。

    当龙新月看清来人的样子后,猛地站起了身,眉头微皱,面色阴沉,他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闯进来,而且如此明目张胆。为了让客栈显得安全一些,今晚他特地点燃了客栈所有的蜡烛,将这里的伙计和歌姬也全都安排到了别处。可是那条人影的出现,打破了客栈原本的宁静。

    “是我朋友。”无心看着蹲在走廊的那个身影,淡淡的说道,他是说给旁边已经站起身的龙新月听得。但是说话的时候却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从龙新月的身,破天荒的感觉到了一丝杀气,一丝隐藏得很深的杀气。

    走廊的那人看到了坐在一楼大厅里的无心,急忙招了招手,示意无心去,样子好像有些急躁。

    无心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向二楼走去,龙新月也跟了去,不过神情并没有任何放松,仍然高度戒备。

    “铁兄,你怎么来了?”无心走到那人的身前,看着那人已经被雨水淋湿的脸颊,淡淡的问道,有些意外。

    “父亲叫我来的,让我告诉你赶紧离开新月镇。”那人擦了擦顺着脸颊流下来的雨水,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才赶到新月镇的那几名捕快领头的那人,也正是铁雄的儿子,无心的师哥,铁飞云。

    “六扇门的人也来了?”无心皱了皱眉头,淡淡的问道。

    既然铁雄让铁飞云赶来劝走无心,那说明朝廷也已经知道了无心的下落,既然知道了,那一定会派人来抓自己,可是他没想到派来的人竟然是铁飞云,不禁有一丝意外,想了想又觉得这可能是铁雄故意安排的。

    “没错,连我在内一共来了八个人,是贤王府的人派人到六扇门传递的命令,如果我们不出动人手,正好顺了贤王府的意,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六扇门,所以无奈之下父亲和战统领只能派我前来,接应你出去。”铁飞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仔细讲明了来意。

    可是无心听了却心里不是滋味,如果自己真的走了,六扇门的这个把柄同样会被七贤王利用,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对付六扇门,没想到战英竟然愿意为了自己得罪贤王府。

    于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走,如果走了,贤王府不会放过六扇门的,我不能陷战统领和师叔于不利之地。”

    铁飞云忍不住拍了拍走廊的栏杆,焦急的说道:“我临走之前他们已经跟我说了,他们有办法对付贤王府的刁难,让我必须尽快接你离开。我今天下午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打探清楚了,一共有十几路人马隐藏在镇,而且其好像还有红羽的人,现在潜伏在外面,可能很快攻进来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行了,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走的,你赶紧躲起来,别让外面的人看见,否则传到贤王府的人耳朵里会惹来麻烦,等我解决了他们,明天我跟你一起回京城。”无心坚决的说道,态度强硬。

    铁飞云还想争辩,却被无心挥手打断了,他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的了。他本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最怕的是因为自己而连累朋友,他不能陷朋友于不义。

    随即,铁飞云被无心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躲了起来,而无心和龙新月又在一起回到了一楼大厅,坐在了刚才坐的那个位置。

    果然,没过多久,客栈外面传来了动静,一阵踏进雨水里的清晰脚步声,由远及近,由少变多,最后到达客栈门口的时候又突然消失不见了,空气隐隐约约飘荡着一股杀气。

    无心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龙新月,缓缓的说道:“你也回房间去吧,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够了。”他看的出来,龙新月想插手,而且他刚刚也感觉到了,龙新月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秀气。

    龙新月却笑了一下,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仰头喝了一杯酒,笑着说道:“不用管我,你打你的架,我喝我的酒,放心,我不会妨碍你。”他已经铁了心要卷入这场浑水当了,不管无心说什么。

    无心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扭过头看向了窗外。雨还在下着,而且好像越来越大,除了雨声,几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动静,但是无心知道,来了,要来了。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过后,门口出现了一个手里拿着兵器的人,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不知道多少个,人数越来越多,逐渐将整个一楼大厅的入口全都挤得满满的,足有百人,个个手都拿着兵器,看着坐在大厅的无心和龙新月的方向,怒目而视。

    原本素不相识的几路人马,此时却意外的站在了同一个阵营里面,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血刀无心。

    没有人能够保证单凭自己一方人马能将无心擒获或者杀掉,所以他们临时结成了一个联盟,但也只是暂时的,如果真到了最后决定无心的命归谁的时候,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这么团结。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无心冷冷的扫视着站在门口的这些虎视眈眈的人,忍不住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一帮只知道为钱财而拼命的人,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同心协力的样子,看了不禁让人觉得可笑。

    “看来十万两黄金的确能够打动很多人,有人甚至看的自己的命更重要,不是吗?”龙新月看着面前这些手持刀剑的人,冷冷的说道,脸的笑容也不见了,原本秀气的脸此时却阴沉的可怕,眼睛里精光闪烁,他生气了。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带着兵器的人明目张胆的闯进来,也让他彻底看清了一些东西。

    人群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理会龙新月的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无心的身,好像生怕自己一晃神之下这块肥肉掉到别人的嘴里。一双双眼睛像是食不果腹了好久的饿狼一样,紧盯着可能属于自己的猎物,殊不知他们眼里的这只猎物本身要猎人都要可怕的多。

    无心低下了头,再一次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那杯不知道喝了多久的茶终于在刚才被他喝了个精光,现在,他想再续一杯,好像根本没看到面前这些虎视眈眈,争着要取了他性命的人一样。

    也许在血刀无心的心里,面对一个人,和面对一群人没什么两样,大不了,又只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罢了。

    雨,下的更大了,好像是老天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想用这一场大雨来将这一切都冲刷干净。

    震耳欲聋的雷声再一次响起,传出去好远,好远,像是敲响了一口丧钟一般……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