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四面楚歌
    朋友,本应互帮互助,共同进退,但是这句话应该是你对别人说的,也是你应该对别人做的,而不是你希望别人这么对你。只有弱者才会寻求别人的保护,甚至是为自己付出生死,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灾难带到别人的身边,这也是真正的朋友才应该做的。

    看着眉头紧皱的战英,铁雄抢了几步,走到了战英的面前,刚打算询问,可是又想起了跟在战英后面的七贤王,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心其实已经焦急万分。

    这时候,七贤王已经跟了来,只见他突然开口说道:“战统领,留步,本王想向你请教一件事。”

    听到七贤王的话,战英停下了脚步,微微侧头,缓缓的说道:“王爷请讲。”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

    七贤王走到了战英的旁边,盯着战英缓缓的说道:“战统领,你觉得朝是否有奸细?怎么本王的人刚到边关被人跟踪了?差点坏了皇的大事。”脸虽然带着一丝笑容,可是眼神却异常冰冷。

    战英抱了抱拳,缓缓的说道:“王爷,这个臣也不敢确定,如果真的有,那他早晚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七贤王点了点头,像是沉思着说道:“恩,没错,不过希望这个奸细不要出现在本王的贤王府和战统领的六扇门才好。”说着眯着眼睛,笑看着战英。

    “王爷尽管放心,如果真的有心怀鬼胎之人,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早晚将他绳之以法。”战英肯定的说道,不过说道“心怀鬼胎”四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

    七贤王听了,点了点头,抬腿继续向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好,有战统领在,京城的安危本王放心多了,如果找到这个出卖朝廷的人,请战统领通知本王,本王绝不会放过他。”随着话音,人已经越过了战英和铁雄二人,离开了。

    一段各自话有话,暗藏玄机的交谈以七贤王的离开落下了帷幕,可是战英的脸色此时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只见他望着七贤王离去的方向,咬着牙握了握拳头。

    看到七贤王已经离开,铁雄急忙看着面色阴沉的战英焦急的问道:“统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战英的神情很明显是出事了。

    听到铁雄的问话,战英看了看铁雄,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让他捷足先登了,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铁雄听了战英的话,有点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于是再次开口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战英缓缓的说道:“我见到皇的时候,七贤王已经在那里了,好像在跟皇禀告着什么,当时我觉得不对劲,不过我还是开口提了雁门关的事,可当我刚提到雁门王府,皇突然大发雷霆,让我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朝的奸细缉拿归案。”

    铁雄皱起了眉头,急忙问道:“奸细?统领没说贤王府的人当时也在雁门王府吗?”

    战英摇着头说道:“说了,当时七贤王也在旁边,我只是侧面提了一句,可是我刚开口,皇喜笑颜开的说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称七贤王秘密派人去了雁门王府,为雁门王府世子呼延成碧和紫菱公主保了媒,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而且还大加赞赏了七贤王的良苦用心。”

    “保媒?这话皇也信?”铁雄哭笑不得说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铁雄和战英心里都明白,雁门王府确实一直都是皇的心病,多年来雁门王府一直独霸一方,局势渐渐已经不受朝廷控制,而且雁门王手下拥有十万重兵,如果怀有二心,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皇一直都很忌惮。

    七贤王的亡羊补牢来的太及时了,正皇下怀,不但没有一丝怀疑,反而感激七贤王为君分忧,顾全大局。如果紫菱公主真的嫁给雁门王世子,至少雁门王府轻易不敢有所动作,否则会授人以柄,出师无名。

    紫菱公主,是皇唯一的一个女儿,自幼丧母,一直由后宫其他几位妃子抚养,生性善良,怀有一颗慈悲之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深得皇宠爱,可是现在皇竟然为了安抚雁门王府,将她的终生已经许给了雁门王世子,而她却还蒙在鼓。

    战英摇着头说道:“没想到七贤王竟然还有这样的后招,先发制人,现在不管我说什么皇都不可能信了,可惜了紫菱公主,成为了七贤王的牺牲品。”原本他还打算将贤王府拉下水,禀明皇无心是自己暗培养的密探,希望能够保无心一命,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如今这步田地。

    铁雄紧紧的皱着眉头,心有点不甘,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看着战英说道:“即便是这样,我们还是应该按照先前和浩天商量好的去做,既然皇这里已经行不通了,那我们将消息放出去,他能堵住皇的嘴,看他怎么堵住天下人的嘴。”

    战英听了,终于回过神来,看着铁雄说道:“没错,那你现在去办,将消息赶紧散出去,对峙才刚刚开始,我们不能再次落于贤王府之后。”话音刚落,铁雄便答应了一声,迅速离开了。

    如今战英和铁雄都已经相信了无心的推测,现在的这位七贤王,早不是当初的那个七贤王了,贤王的称号只是他掩饰身份的最佳的一个幌子罢了,所以也不再像刚开始那么顾忌了,已经下了决心要与贤王府纠缠到底了,为了无心,更为了朝廷。

    在如今这个人心叵测的世道,永远不要低估了你的对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否则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新月客栈,无心站在打开的窗口处,看着空空如也的楼下,像是在想着什么。从今天开始,新月客栈又一次停业了,不再接待任何一名客人,只因为无心又一次将麻烦带到了这里。

    无心在新月客栈的消息已经不再是秘密,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而且很多人应该都在赶来的路,为了那足以让任何人动摇的十万两黄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你隐藏的再深,终有一天会被世人知道。

    这俩天已经有不少的陌生面孔来到了新月镇,空气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无心和龙新月都知道,那些人是冲着无心来的,或者说是冲着那十万两黄金来的。所以,龙新月决定再一次将客栈关门,防止一些图谋不轨的人趁机混进来。这一次无心没有拒绝,因为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在想什么?”这时候,龙新月走进了无心的房间,看到了站在窗前的无心,于是缓缓地问道。

    无心没有回头,依旧静静的看着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看着从客栈门口熙熙攘攘经过的人群,淡淡的说道:“在想我是不是该走了。”

    听到无心的话,龙新月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问道:“为什么非得执意要走?”这俩天无心已经不止一次提起过要走,可是都被他说服留了下来。

    无心脸露出了一丝苦笑,淡淡的说道:“我不能每次来你这里都让人把你的客栈给砸了,而且还没钱赔你。”

    龙新月听了无心的话,也咧嘴笑了,缓缓的说道:“我又没要你赔,身外之物,怎么可以和朋友相提并论,况且未必有人真的敢进来。”

    “正因为是朋友,我才必须要走,我不能将你牵连进来。”无心认真的说道。现在已经不只是江湖人在找无心的麻烦,还有官府的人,如果龙新月牵扯进来,那他这个新月客栈恐怕开都开不下去了。

    “既然你当我是朋友,那不要想那么多,我已经告诉过你,如果用得着我,尽管开口,我龙新月虽然不在江湖行走,但也知道义气二字,除非你觉得你我之间还不配谈到义气。”龙新月丝毫没有退让,坚决的说道。

    听了龙新月的话,无心颇感一丝无奈,摇了摇头,如果自己真的执意要走,恐怕真的会伤了他们之间的情谊。自己虽然朋友不多,但每一个都是这么讲义气,甚至都有点固执,像离开的官云杰,像身在幻城的南宫楚。

    “好吧,留下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要插手。”无心肯定的说道,龙新月能执意让他留在这里已经足够仁义,他不能让龙新月真的掺和到这些事非当。

    看到无心终于答应留下来,龙新月脸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可是总感觉相识了好久,意气相投。

    此时的新月客栈外面,已经有好几拨陌生人隐藏在人流,街道俩旁的小巷,还有茶馆酒楼里,都在暗盯着不远处的新月客栈,但是没有一个人靠近,不知道是因为忌惮血刀无心的冷酷,还是因为忌惮新月客栈本身。

    正在这时,远处有几匹快马疾驰而来,停在了一家茶馆的门口,马下来七八个身穿捕快衣服的人,环顾了四周一圈,走进了茶馆,官府的人竟然也来了。

    这群捕快带头的是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神色透着一丝傲气,面色冷酷。走进茶馆之后坐在了靠近门口的一张桌边,要了一些茶水和吃的。

    看到突然出现了几名捕快,那些隐藏在暗的陌生人赶紧别过了头,假装若无其事的交谈着,可是明眼人一看能看出来他们身的那丝明显刻意隐藏的不自在和别扭。

    坐在茶馆的那名青年冷冷的环视着周围,目光在茶馆酒楼和街道俩旁停顿了一下,面色铁青,微微眯了眯眼睛,转头对身边的同伴耳语了几句。随后,那名捕快招呼了另外俩个同伴,走出了茶馆,在街道开始缓缓的溜达,有意无意的观察着周围,时不时的互相对视一眼。

    虽然朝廷同时发出了通缉令和悬赏令,但却是俩方不同的人马,虽然目的相同,但是江湖是江湖,官府是官府,谁都不会傻到当着官府的面杀人,所以当这几名捕快出现的时候,隐藏在暗的那些陌生的人全都心里泛起了嘀咕,打着自己心里的算盘。

    原本平静的新月镇渐渐蒙了一层凝重的气息,虽然表面看起来相安无事,可是暗地里却暗流涌动。

    一场注定错综复杂的角斗即将拉开帷幕,最终的结局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