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悬赏令
    人,不能太出名,因为传出去的名大多都是因为踩着别人而造出的名,出的名越多,说明得罪的人越多,算你不愿意,不主动,麻烦也会找你,免不了遭人嫉恨,尤其是当你得罪了一些原本不该得罪的人的时候,那报复的手段不但层出不穷,有时候连你想都想不到。

    俩天之后,远在京城的战英收到了一封密信,送信的是一个女子,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交给了六扇门门口的守卫离开了。

    当战英打开密信,看到信的内容后,才知道是无心捎来的消息,约自己三天之后在离京城几十里外的新月镇见面。

    战英看着只有潦草的几个字的密信,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无心一定是探得了一些线索,而且至关重要,否则不会约自己见面。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看了一看放在桌的一张告示,脸色阴沉。

    “来人。”战英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思绪,冲着门外喊道。

    很快,有一名捕快走了进来,侯在了战英的面前,等候指示。

    “通知铁捕头,让他尽快赶回京城。”战英看着手下说道。

    那名捕快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统领,铁捕头昨天才刚走,估计案子还没处理完,现在要……”没等他的话说完,已经被战英打断。

    “告诉他,有急事,俩天之内必须赶回来。”战英摆了摆手,打断了手下刚说了一半的话,态度坚决的说道。

    那名捕快答应了一声,快速退了出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一刻也不敢耽搁,因为看战英的神情,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

    相面对人生各种各样的艰难,人们更愿意选择安乐,甚至是逃避,麻醉自己,所以很多人都不可自拔的沉溺在吃喝嫖赌之,逃避着现实生活所带给他们的种种不堪。正因为这样,才使得各种赌场、风月场所生意兴隆,得以生存。所以有时候正因为有了一些人的放弃,才成了另一些人。

    新月客栈,好像永远都不担心客源,总是有太多的人慕名而来,挤破头都想进去,将自己内心的种种不堪通通发泄出去。

    今天的新月客栈,还是像以往一样,人满为患,到处都充斥着所有能想象到的糜烂,美酒,女人,赌桌大把的银子,让人不禁会以为生命只剩下这些东西,好像忘记了自己进门之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而活。

    在二楼的走廊楼梯口,站着一名身穿青衣长衫,皮肤白皙的青年,正冷冷的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并没有被其的气氛所感染。这个人,正是这里的老板,龙新月。

    虽然龙新月是这里的老板,但是他从不碰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美酒,女人,赌桌,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全都显得索然无味,只是看着一拨又一拨的客人来来去去。他知道,这些东西对于那些登门而入的客人来说是毒药,但是他并不怜悯,因为人只能自救,别人是帮不了的,他只是在提供另一种让这些人知道自己还活着的方式而已。

    突然,龙新月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新月客栈的门口,脸露出了一丝喜色,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虽然那个人浑身都包裹在黑衣里,连低下的头都被帽檐压得很低,但是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因为他认识那把漆黑如墨的刀,认识那一股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气势。

    龙新月没有再犹豫,快速的走下了楼梯,来到了门口,带着一丝笑容,静静地看着正站在门口同样看向他的那个身影。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你怎么来了?”龙新月好的看着无心问道,欣喜的样子好像是姑娘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郎君,而他恰好长了一张清秀的脸,实在没办法让人不去误解。

    无心看着龙新月看起来有点过的眉飞色舞的神情,突然心里一紧,有一种感觉自己不该来的错觉。于是淡淡的说道:“不欢迎?”说着便要转身向外走去,看起来倒不像是单纯的玩笑。

    “喂!”看到无心竟然真的扭头要走,龙新月喊了一声,哭笑不得的说道:“你真要走啊?谁说不欢迎你了?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而已。”

    无心听到龙新月的话,停下了脚步,又缓缓的转过身来,扫了一眼客栈内嘈杂的人群,皱了皱眉头。

    “怎么,需要我再将整座客栈全都包给你吗?”龙新月看着无心,笑着说道,他好像看出无心并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环境。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必了。”然后说着向里面走去,直接了二楼。龙新月也紧跟了去。

    被龙新月安排进一间房间之后,无心觉得终于安静了一点,不再那么嘈杂,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不少,原本皱着的眉头也逐渐散开。

    他不是很习惯出入这样的场所,即便是在幻城,他也几乎不去幻音阁的前院,但是他还是拒绝了刚才龙新月的那个看似玩笑的提议。他知道,如果他愿意,龙新月真的会将整座新月客栈的客人全都赶走,只招待自己一人。

    但是他不希望那样,因为此次来这里是有要事在身,也许隐藏在这些鱼龙混杂的人里面反倒相对安全一些,也可以适当的隐藏一下自己的行踪,他可不想像次一样,再弄得满城风雨,到时候大鬼小鬼都找门来了。

    龙新月看着已经坐在了一张椅子的无心,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胆子不小啊?都这时候了你还不赶紧躲躲,还敢跑到这里来?这里可离京城不远。”说着戒备的瞟了一眼屋外,好像是在担心着什么。

    无心听了龙新月的话,有一丝不解,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龙新月愣了一下,惊讶的看着无心说道:“你还不知道啊?我可是听说你在雁门关的壮举了。”说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无心看着龙新月的样子,听着龙新月的话,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不光我知道,恐怕现在全江湖都知道了,早传的沸沸扬扬的了,都说你一把火烧了雁门关,大闹雁门王府,朝廷已经贴出告示正四处抓你呢。”龙新月神情严肃的说道,他从无心的表情看出无心确实还不知道自己正身陷险境。

    无心听了龙新月的话,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些天一直在赶路,并没有留意身边的消息,没想到现在已经传的尽人皆知了。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闯了雁门王府,唯一的可能是雁门王府的人故意将消息放了出来。

    “要光是朝廷抓你还好点,可是现在已经不止他们了,朝廷已经发出了悬赏令,凡是能将你抓捕归案的,赏黄金万两,死活不计,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正在盯着你吗?所以你来到这儿我才那么意外。”龙心月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说道,缓缓的坐到了无心的对面。

    “悬赏令?雁门王府发出来的?”无心疑惑的问道,他怎么都觉得自己是被人算计了。

    龙新月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不是,是从京城发出来的,贤王府。”

    听到“贤王府”三个字,无心瞬间明白了,看来这一切都是贤王府的阴谋,宫九一定将自己偷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之事告诉了七贤王,所以他们才急于想杀了自己,故意将这件事闹大,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不希望有人站在自己这边,然后再发出万两黄金的悬赏令让自己受到所有人的追杀。

    想明白了之后,无心摇头苦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看来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找我,我好像不能在这里待了,别让他们再把你的新月客栈砸一遍。”

    “你还笑得出来?我可真佩服你。”龙新月也笑了,摇了摇头,他从没有看到有人能将自己的生死看的这么淡,这么轻松的,换做是常人,恐怕不是站起来拔腿跑,是吓得目瞪口呆了,而无心却看起来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龙新月顿了一下,想了想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在我这里一天,不会有人敢门来杀你,不过官府的人除外。”

    无心听了龙新月的话,眼闪过一丝惊讶,他看的出来,龙新月不是开玩笑。他不明白龙新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或者说那根本不是自信,而是事实。

    于是,无心忍不住看着龙新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虽然已经算是朋友,甚至是知己,但是无心却不知道龙新月到底是什么来历,也从没有在意过,不过现在却产生了一丝好。

    虽然龙新月说官府的人除外,但是光是能将所有江湖人都拒之门外的承诺,这已经证明龙新月的不简单,或者说他背后那个身份的不简单。

    龙新月笑了笑,缓缓的说道:“不要问了,我不想说一些假话来欺骗你。”好像并不愿意回答无心的问题,似乎有所顾虑。

    听了龙新月的话,无心便不再追问,既然别人不想说,那没有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怎么也不会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他明白龙新月的意思,如果自己一直要问,那龙新月被逼无奈之下肯定会想一个别的回答,那样的回答是不真实的,龙新月不愿意,无心也不愿意。但是越是这样,无心却越是对龙新月的身份感到更加的好。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让人给你准备一壶热茶,再给你拿些吃的。”龙新月站起了身,缓缓的说道,随即打开门走了出去。

    无心看着轻轻被关的门,回想着龙新月刚才说的那些话,开始在心里暗暗的猜测着龙新月的身份,可是却百思不得其解。

    俩天之后,新月客栈又来了俩个新的客人,俩个同样看起来不像是来消遣的客人,骑着俩匹快马,缓缓的停在了新月客栈的门口。

    这俩个人穿着看起来很普通的衣服,但是头却分别带着俩顶斗笠,斗笠前面的黑色面纱恰好挡住了他们的脸,看不清楚样子,但是光看他们走路的姿势,可以看出他们不是一般的人。

    俩人将马拴在了客栈门口的立柱,向四周谨慎的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进了新月客栈。

    今天的新月客栈明显客人之前少了,这是因为龙新月刻意减少了客人的数量,来的都是一些打过照面的熟客,陌生人这几天任谁都拒不接待。他这是想将伺机图谋不轨的人尽可能的挡在外面,虽然他自信没有人敢在这里轻易撒野,但是他不敢保证一些被冲昏了头脑的人为了万两黄金而冒险。原本他打算停业几天,可是被无心拒绝了,因为那样反而更引人怀疑。

    当龙新月看到刚刚走进客栈的那俩个人的时候,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迎着那二人缓缓走了过去……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