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七十章 棋逢对手
    天底下,没有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也没有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林高手,所谓的孤独求败,只不过是在鲜有敌手之时的一句狂妄执念罢了。天下之大,无不有,没遇到不代表不存在,永远不要自信的以为自己可以唯我独尊,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跟你棋逢对手的人,当你某一天遇到的时候,你也许会发现,天下无敌是一句多么可笑的玩笑。

    呼延成碧站在门口的台阶之,冷冷的看着站在院的黑影,阴森森的说道:“等你很久了!”原来,那些隐藏在暗的弓箭手都是他暗安排的,自从昨夜发现似乎有人潜入王府之之后,他留了一个心眼,所以在暗安插了数十名弓箭手,以防万一。

    只见站在院的黑影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缓缓的转过了身,苍白如雪的面颊之没有一丝表情,下打量了一下站在台阶的呼延成碧,眼神带着一丝讶异。

    “果然是你,”年人看到缓缓转过身的黑影,前两步,继续说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跟来了。”似乎对于黑影的出现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呼延成碧和呼延竹烈听到年人的话,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年人,似乎有点不太明白年人的话。

    “你认识他?”呼延成碧扭头看着年人,冷冷的问道。

    年人点了点头,撇了撇嘴,看着呼延成碧说道:“他是血刀无心,看来雁门王府并非没有人敢闯。”话语之间似乎带着一丝讥讽之意,因为在刚刚,呼延成碧当着他的面说过,雁门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闯的。

    呼延成碧听了年人的话,并没有因为年人的话带刺而动怒,而是扭头看向了站在院的黑影,眼睛瞪得溜圆,脸带着一丝兴奋之色,像是见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没错,站在院的黑影正是无心,从龙门镇赶到这里的时候他潜进了王府之,因为昨夜已经来过一次,所以这一次轻车熟路,很快摸到了这座大厅的屋顶,可还是被站在台阶的那名绿衣青年察觉到了。

    这让无心不由得对眼前的这名青年感到好,没想到在这兵营之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而且似乎对方早预料到自己会来,早在暗安插了弓箭手,等着自己钻进来了。

    “你是血刀无心?”呼延成碧激动的看着无心说道,不由得下打量了一下无心,尤其是无心握在手的刀,看起来很兴奋,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扫了一眼不远处院墙之的那丛枯枝,继续说道:“昨天夜里藏在那儿的人是你吧?”

    无心没有立即搭话,而是看了一眼身后的那数十名弓箭手,嘴角抽动了一下说道:“看来我还是有点低估了雁门王府。”他没想到眼前的绿衣青年如此谨慎,竟然光凭着一点蛛丝马迹在暗设了这么多的弓箭手,等着自己钻进来,而且自己刚才潜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觉。

    “你是从哪里知道我来这里的消息的?”年人这时候走了出来,瞪着无心,冷冷的说道。

    “宫统领,你好像想多了,我只是恰好路过这里,又恰好听到了你们之间的谈话,结果好像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无心看着年人,若无其事的淡淡说道。

    无心口的宫统领,也是刚到这里的那名年人,不是别人,正是贤王府侍卫统领,也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宫九。

    “你来这里我并不感到意外,让我意外的是没想到血刀无心也和江湖宵小没什么俩样,竟然扒在人家墙根之下偷听别人说话,传出去恐怕要被江湖人笑掉大牙。”宫九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

    无心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会不会被人耻笑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之间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贤王府和雁门王府之间到底有什么计划?”由于刚才过早的被呼延成碧发现,无心并没有听到对方所提到的那个计划的具体细节。

    “算你知道了也没用了,因为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呼延成碧冷冷的说道,向一旁的一名手下招了招手,那名手下看到之后,快步的转身离开了。

    “很多人跟我说过这句话,可惜我现在还是站在了这里。”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将面前的呼延成碧放在眼里,虽然他的确让无心有点意外。

    在来这里之前,无心已经让如意通过芙蓉堂调查了有关雁门王府的情况,在来的路他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雁门王府有一个痴迷于武学的少将军,也是所谓的世子,当他看到呼延成碧的时候已经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还有那名身穿黄金铠甲的人,不用想也能知道他是雁门王。

    “世子想必还不知道,贤王早下令此人不得踏入京城一步,次让他在京城跑了,既然今天在这里遇见,算世子不杀他,我也不会放过他,更何况他刚才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更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宫九向前迈了俩步,看着呼延成碧说道,似乎已经打算动手。

    呼延成碧看到宫九跃跃欲试的样子,冷冷的瞪了一眼,沉声说道:“这里不是京城,也不是你们贤王府,他今天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无心展开一场较量。

    宫九听到呼延成碧的话,点了点头,缓缓退了下去,不过嘴角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眼神一丝狡黠之色一闪而逝。

    在这时,远处院墙那丛枯树枝后面,一名浑身黑衣,头戴面罩的人向着旁边和自己一模一样打扮的人低头耳语了几句,然后看到那名同伴消无声息的退了下去,只留下了说话的那人。

    呼延成碧虽然已经足够谨慎,可是估计他万万没有想到昨天他发现无心的那丛枯树枝后面此时竟然还隐藏着人。

    无心看着缓缓退到后面的宫九,又看了看呼延成碧摩拳擦掌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宫九很显然是故意在挑唆呼延成碧,可是呼延成碧却好像浑然不知。

    很快,刚才离开的那名呼延成碧的手下赶了回来,怀抱着一把长刀,刀身弯曲,刀柄竟然足有刀刃的一半那么长,是一把很怪异的刀。这人走到呼延成碧的身边,将刀交给了呼延成碧,原来刚才的离开是为了去给呼延成碧取兵器。

    无心看着呼延成碧抓在手里的那把长刀,皱了皱眉,他从没有见过这样怪异的兵器,看来这位从小痴迷于武学的世子倒也有点不同寻常的地方,不可小觑。

    “让我来领教领教血刀无心的高招,看是你的刀更快,还是我的刀更快!”呼延成碧大刀一挥,居高临下的指着无心,冷冷的说道,倒也有几分气势。

    无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并没有搭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呼延成碧,并没有表现出呼延成碧希望看到的重视。

    呼延成碧看到无心若无其事的样子,冷哼了一声,突然闪电般一跃而下,冲着无心冲了过来,手的大刀还未出鞘,已经直接刺向了无心的胸口。

    眼看着呼延成碧已经冲到了近前,无心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守和进攻的样子,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呼延成碧。

    呼延成碧皱了皱眉,不知道无心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手下的动作却并没有迟缓,而是加了几分力道,继续飞快的冲向了无心。

    突然,一道黑影如离玄之箭一般从墙头的那丛枯枝之后掠了出来,迎着呼延成碧的大刀冲了过来,手高举一把漆黑的长刀,狠狠的对着呼延成碧的头顶当头劈下!速度极快,形如鬼魅。

    除了无心之外,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会有人突然从斜刺里冲出来,呼延成碧也没有料到。眼看着黑衣人的长刀已经落向自己的头顶,呼延成碧不敢大意,收回刺向无心的大刀,用力举过头顶。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凌空向后翻了一个跟头,落在了地,紧接着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再看呼延成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只不过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呼吸有些急促,双手虎口好像有一丝不适,分别甩了甩俩只手臂,冷冷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这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随着无心一起来到雁门王府的冷。

    “看来一个人一把刀的血刀无心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是因为害怕了吗?”呼延成碧咬了咬牙,瞪着无心冷冷的说道。

    他没有想到无心竟然还带着同伴,因为据他所知,无心从来都是一个人,正因为这样,他的注意力才全都集到了无心的身,没有发觉暗竟然还隐藏着一个同样不可小觑的高手。

    无心看着呼延成碧,眼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冷会刚一交手落于下风。他知道呼延成碧自幼习武,而且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但他更知道冷的实力,可是没想到一招之内已经分出了高低,不由得对面前的这个看似嚣张跋扈的雁门王府世子刮目相看。

    “既然你这么想跟我过招,那我满足你这个愿望,但你不要后悔。”无心没有理会呼延成碧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淡淡的说道。然后缓缓的走到冷的身边,示意冷去自己的身后。

    无心心里明白,既然现在已经被对方发现,那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不然被对方反应过来真的腹背受敌了,想要明目张胆的从这座铁桶似得兵营之杀出去,那是不可能的,无心还没有自负到那个地步。

    所以,他打算亲自会一会呼延成碧,如果冷真的不是呼延成碧的对手,很可能受伤,那对接下来的撤离可能非常不利。

    呼延成碧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再一次闪电般冲向了无心,这一次速度更快,出招更猛,他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无心看着再一次闪电般攻到的呼延成碧,依旧站在原地一动没动,但是却再不敢有任何轻视之意,紧紧地握着手的刀,眼神犀利,寻找着可以一击制胜的机会,

    眼看着呼延成碧的刀再一次袭向自己的胸口,一直纹丝不动的无心突然动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只见他身体微微侧开,握在手的血刀狠狠挥出,迎向了呼延成碧的大刀,血刀同样没有出鞘!

    在血刀挥出的瞬间,无心的脚下飞快移动,迎着呼延成碧的面前滑行了过去,同时飞起右脚,狠狠地踢向呼延成碧拿刀的手腕,身法极其诡异!

    俩把刀瞬间相交在一起,一声金铁交鸣之声过后,紧接着擦出无数火花。刀虽然还未出鞘,但是凌厉的杀气已经漫天飘散……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