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入虎穴
    选择,是人生每天都要面临的东西,有选择有得失。每一次选择,都代表要在得到某些东西的时候而放弃某些东西,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选择问心无愧。

    金钱、权利、地位、等等,不是每一个人在面对它们的时候都能够心无旁骛,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自己内心最终的选择。不能说每一次选择都有对与错,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只是并不是所有的选择都能不留遗憾。

    龙门镇还是和以前一样,满大街都是来来往往的商队,人来人往,似乎永远没有清静悠闲的日子。昨夜发生的那场厮杀好像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注意,人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各自该有的生活。

    一家客栈二楼的一间客房内,无心坐在窗边的椅子,透过窗口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寻找着,希望找到那个迟迟没有出现的人。

    已经好几天过去了,按照战英心所说,宫九应该快到了,不是今日便是明日,他已经将“影子”全都派了出去,隐藏在龙门镇各处,监视着镇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可疑的人会立刻回来报告。

    无心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依赖他们了,不再像是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这种习惯不好,该控制控制了,他知道,人不能太依赖别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天的时间又快过去了,太阳已经懒洋洋的挪到了天边,很快天要黑了。街道的人也逐渐开始稀少,还有存货没有清理出去的一些商队还在利用这最后的一点时间在吆喝着,希望在太阳落山之前赚的瓢满钵满。

    一整天过去了,“影子”十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回来报告,看来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无心摇了摇头,心有些着急。

    这次的雁门关之行很可能探得关于贤王府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无心很在意,盼望着宫九早一点出现。

    在无心摇头之际,有一队人马踩着日落前的最后一丝余晖缓缓的从街道走过,十几个人,十几匹马,一看知道是刚刚赶到龙门镇的。他们不像是商队,因为每一个人座下的马背都隐藏着兵器,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无心发现了。

    也许是因为这里风沙太大,这些人全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头都蒙着黑色的面纱。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可是这伙人却好像并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想法,连街道旁的客栈招牌看都不看一眼,看来这里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而是直接向着龙门镇南门而去。

    看着这伙形迹可疑的人,无心嘴角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等的人终于来了,虽然还没有发现宫九,但是他可以肯定宫九隐藏在那些人。看着这伙人相继走向了南门的方向,消失在视线之,无心的笑容更深了,心的那份着急也烟消云散。

    没过多久,潜伏在镇的冷赶了回来,见到无心之后,鞠了一躬,缓缓的说道:“发现一伙可疑之人向着雁门王府的方向去了。”

    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知道了,派人盯着他们。”既然是秘密查探,那不能明目张胆的大白天去,无心打算今晚入夜之后再行动。

    冷点了点头,缓缓退了出去。

    待冷离开之后,无心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床边躺了下来,缓缓闭了眼睛,既然知道宫九已经到了,那不用再心急了。今晚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所以先打算养精蓄锐一下。

    太阳很快落下了山,夜幕再一次降临。今晚的月亮好像格外的圆,也格外的亮,似乎也已经忘记了昨夜小巷之发生的事,只是不知道今晚要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凶险百倍。

    街道之终于再也没有一丝动静,人们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客栈或者家,整个龙门镇显得异常安静,安静的有一丝不同寻常。

    躺在床的无心猛然睁开了双眼,看着房顶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缓缓推开门走了出去,他觉得是时候准备出发了。

    走到南门附近的时候,黑暗之缓缓走出一个黑影,是冷。看到无心走到近前,冷弯了弯腰,缓缓的说道:“前方传来消息,那伙人已经进入了雁门王府,可以确定是贤王府的人。”

    “好,出发。”无心淡淡的应了一句,率先向雁门王府的方向掠去,冷也赶紧跟了去。

    一路之,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个“影子”的人隐藏在暗,不断有人跟无心和冷汇合。看着这些不停冒出来的人,无心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原来他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来传递消息。

    此时的雁门王府,依旧是灯火辉煌,巡逻的人似乎以前更多了,也许是因为发生了昨晚的那件可疑的事,所以加强了戒备。

    今晚这里好像来了客人,在一间大厅之坐了俩桌客人,其一桌坐的人浑身下风尘仆仆,看样子赶了很久的路,每人的肩还搭着一块用来蒙脸的黑色面纱,他们的身份好像较低,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没有人说话,都在低头缓缓的吃着东西。

    而另一桌只坐着三个人,其一人身材魁梧,吃饭的时候竟然还穿着一件黄金铠甲,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者霸气。另一个人穿着一身绿色劲装,面容冷酷,棱角分明,身的气势与那名身穿黄金铠甲的人十分相似。

    剩下的那个人看起来应该是这三人之地位最低的人,神态恭敬,有点小心翼翼,他的肩也搭着一块黑色面纱,露在外面的那张脸没有一丝表情,面如死灰。

    只见身穿黄金铠甲的那人摇头干了一杯酒,然后看着面如死灰的年人缓缓的说道:“贤王近来可好?”

    面如死灰的年人抱了抱拳,轻声说道:“多谢王爷挂念,贤王很好,只是近来江湖出了一个后起之秀,总是在找王爷的麻烦,临行之前还特意嘱咐在下小心谨慎,担心那人前来捣乱。”

    “哦?是谁这么大胆子,敢跑到贤王府撒野?”身穿黄金铠甲的那人哈哈大笑了俩声,好的问道。坐在他旁边的那名身穿绿色劲装的青年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年人,脸露出一丝冷笑。

    面如死灰的年人看了一眼一脸冷笑的青年,看着身穿铠甲之人缓缓的说道:“此人名叫血刀无心,不知王爷听没听说过?”

    年人的话音刚落,还没等身穿铠甲之人说话,旁边的绿衣青年却突然皱了皱眉头,看着年人疑惑的问道:“你说的是那个凭一己之力独战红羽,杀了红羽杀手榜七名高手的六人的血刀无心?”

    年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少将军说的没错,正是此人。”显然他没想到血刀无心的名头竟然能传到如此偏远之地。

    听到年人的回答,青年脸露出了一丝兴奋的表情,冷冷的说道:“我倒真希望他来捣乱,正好让我会一会他,我看他到底真的深不可测还是你们原武林全都是一些酒囊饭袋。”说这话的时候一丝好胜的欲望之色显露在脸,显得有一丝狂妄。

    “成碧!在客人面前修得放肆。”身穿黄金铠甲的那人瞪着绿衣青年,沉声说道,显然觉得绿衣青年的话说的有些失礼,不过也只是瞪了一眼而已,并没有真的怪罪。

    这名连吃饭都身穿黄金铠甲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座王府的主人,雁门王,也是统领边关十万大军的大将军,呼延竹烈,也许是杀的人太多的原因,总是疑神疑鬼,所以整天铠甲不离身,差睡觉的时候也穿着了。光看外表能知道是个狂傲十足之人,由于镇守边关多年,变得嗜杀成性,铁血无情。

    而那位身穿绿色劲装的青年,则是少将军呼延成碧,自由生长在兵营之,年少时开始与父亲一起征战沙场,更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狂妄自大,目无人,除了自己的父亲,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因为从小酷爱学武,所以他的父亲经常将关内关外的一些高手请到王府来,对呼延成碧悉心*,使得呼延成碧的武功不断攀升,渐渐地连教授他武艺的师父都不是他的对手,慢慢的也难以再找到可以充当他师傅的人。

    因其一直对原武林充满向往,所以江湖发生的一些事他都较了解,要不是呼延竹烈拦着,他早跑到原武林一展身手了。

    “王爷,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好,此人的武功的确深不可测,如果他真的前来捣乱,恐怕会对我们的计划非常不利,而且贤王也不希望我们之间的约定被外人过早的知道。”年人侧过了头,靠近呼延竹烈,轻声说道,神色谨慎。

    还没等呼延竹烈说话,一旁的呼延成碧已经开口,只见他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年人说道:“姓宫的,如果你那么怕他,那你滚出雁门关,这里还不是任人撒野的地方,雁门王府怎么做事还不用你来指点!”

    在呼延成碧话音刚落之际,不远处坐在门口的十几名黑衣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绿衣青年,似乎已经准备出手。

    看到这一幕的年人立刻摆了摆手,脸色铁青的看着十几名手下说道:“没你们的事,坐下!”十几名黑衣人听到年人的话,缓缓的坐了回去。

    紧接着,年人赶紧向呼延竹烈和呼延成碧抱了抱拳,脸带着一丝歉意,轻声说道:“王爷,世子,手下人不懂事,希望二位不要见怪。”

    呼延竹烈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无妨,既然你们是代表贤王而来,那是雁门王府的客人,是本王教子无方。”虽然脸带着笑容,可是话里话外明显带着一丝怒气,好像是在警告年人,不要再有下次。

    这还是看在贤王的面子,不然早发作了,在他的眼里,眼前的年人能跟自己平起平坐到一张桌之吃饭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怎么可能允许他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竟然敢拿七贤王来压自己。

    年人赶紧点了点头,连连称是,然后伸手从怀拿出一封信,交到呼延竹烈的手里,轻声说道:“这是贤王亲笔书信,希望王爷早做决断。”

    呼延竹烈将信收了起来,笑了笑说道:“今夜只为宫老弟接风,不谈公事,其他的以后再说。”说着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年人听了,脸露出一丝难色,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一旁的呼延成碧再次开口。

    “什么人?!竟敢擅闯雁门王府!”呼延成碧大声说道,同时闪电般冲了出去。年人和呼延竹烈同时吃了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跟了出去,二人刚才光顾着说话了,并没有注意周围的动静。

    只见一条人影刚从房顶落下,正要向着王府之外冲去,可是突然从暗冲出数十名弓箭手,同时拉弓达箭,齐齐指向了那条突然出现的黑色身影。

    黑影看到突然出现的弓箭手,立刻皱起了眉头,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院落之,似乎也没想到暗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弓箭手。

    黑色的连衣斗篷,掩盖不住握在手的那把漆黑如墨的刀,一个人,一把刀,正背对着刚刚冲到屋外的呼延成碧等人……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