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夜潜王府
    世间有很多人,总是在想着自己能得到什么,而从来不想想自己会失去什么,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他们甚至愿意放弃那些原本拥有的,即使最终因此失去很多东西也无动于衷,从不去权衡利弊,也许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他们才知道自己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但总有那么些人是不一样的,虽然很少,但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是因为知道自己将会失去什么,为了不让自己失去,他们义无反顾。有些人为了得到而前进,有些人则为了不失去而前进,到底谁输谁赢,也许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

    剩下的黑衣杀手们惊恐的看着堵住前后退路的十多名跟自己同样身穿黑衣的敌人,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人,他们收到的命令,明明只是来杀一个人,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么多人,而且身手如此高强。

    “谁派你们来的?血影?”无心冷冷的看了一眼已经倒在血泊的那名杀手,看着略显惊慌的另外十几名杀手,淡淡的问道。

    他已经知道了这伙人的身份,在刚才被冷杀掉的那名杀手倒下去的瞬间他知道了,因为他看到那名杀手的黑衣之下还隐藏着一件血红色的衣服,还有俩把没来得及出手的短剑別在腰,那是红衣杀手的装束,也是诸葛云清提到的红羽的另外一支杀手组织,血影。

    惊恐的十几名杀手听到无心的话以后,显得更加的惊慌了,他们不知道无心是怎么知道血影这个名字的,又是怎么看出的他们的身份,好像在面前的这个少年面前,他们像是一丝不挂的女人,全身下没有一处是秘密。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这一次的刺杀任务从开始是一个没有回头路的任务,面对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谁都没有信心能够活着回去,包括那名已经死在敌人刀下的这次任务的头领。

    “如果说出来,我也许会考虑让你们活着离开。”无心淡淡的说道,这是一句实话,并不是故意想要套出这些人的话,他从来都是说话算话,即使是对敌人。他太想知道这个血影背后的首领到底是谁了,是红羽七大高手之仅剩的那一个人,还是另有其人。

    十几名杀手互相看了看对方,面面相觑,脸有一丝犹豫,看得出内心正在挣扎,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面前这个少年的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始终没有人愿意开口,他们最终放弃了这个能让自己活下去的机会,也许,在他们加入血影的那一刻起,已经知道了出卖组织将带来怎样的后果,也许他们明白,相对于死亡来说,出卖血影要付出的代价更惨痛吧。

    无心摇了摇头,脸有一丝失望,他知道对方不会说了,于是淡淡的说道:“你们已经错过了自己选择的机会。”

    说着转身向小巷另一头走去,脸带着一丝失望,觉得已经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边走边缓缓的再次开口说道:“杀!”这句话是说给旁边的冷听得,对付这样级别的杀手,还不需要他自己亲自出手。

    有了“影子”之后,无心好像慢慢的越来越开始倚重这十三个人了,从开始的隐藏,到现在的频频露面,“影子”已经渐渐的进入了世人的视线之,而无心的可怕也越来越被人们所忌惮,一个血刀无心已经足够让人们闻风丧胆的了,现在又加了十三个同样身手不凡的死侍。

    无心话音刚落之际,一旁的冷已经缓缓的举起了手漆黑的长刀,斜指着漆黑夜空的那轮明月,然后狠狠的挥下,直指面前的十几名杀手。这是一个动手的信号,也是一场杀戮的开始。

    在长刀挥下的一瞬间,堵在巷子俩头的十多名“影子”闪电般冲向了间的那十几名杀手,没有一丝犹豫。

    十几名没有退路的杀手好像也已经认清了自己的结局,呐喊着,将穿在外面的那身黑色的劲装一把撕下,露出了里面的那身血红的衣裳,然后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双剑,疯狂的向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为自己做着最后一次的拼杀,但看起来却像是飞蛾扑火般可悲。

    渐渐的,喊杀声淡了下去,直至最后一声惨叫的停息过后,一切都已经结束。十几名杀手全都倒在了小巷之,地满是鲜血,没有挣扎,没有痛苦,看来敌人还算仁慈,并没有让他们受到太多痛苦的折磨。

    杀手们静静地趟在血泊之,看着头顶的那轮明月,咽下了此生的最后一口气,空的月亮此时竟好似也变成了血红之色,像是为这场厮杀进行着哀悼。

    人生有很多人,虽然知道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可是却往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不能说可悲,只能说他从来都没有静下心来认真的想一想,自己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这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夜已经很深了,挂在空的月亮此时也躲进了云层之,好像也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又或者是因为亲眼目睹了刚才那一场毫无悬念的厮杀,不想再看到世人如此残忍的互相残杀。

    也许它不明白,这是人在江湖的一种无奈,也许当天空不再只有一轮明月的时候,它会明白。

    雁门关下的戈壁之,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在疾驰着,向着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兵营而去。虽然天已经黑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却恰好让远处的灯火指引着方向,原本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兵营现在看起来却那么的清晰。

    这个黑色的身影,正是从龙门镇出来的无心,将那伙杀手交给“影子”之后,他立刻离开了镇子,向着建立在兵营之的雁门王府而来,希望能在宫九到来之前去探一探情况。

    看似近在咫尺,却总也到不了跟前,不知道过了多久,灯火通红的兵营终于出现在了无心的眼前。还没等走进去,已经感受到了弥漫在空气之的那股肃杀之气,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到处都是刀枪剑戟,隔着老远能感受到那些士兵身似乎与生俱来的铁血杀气。

    在这些经历了无数战场,从死神手里活下来的士兵面前,江湖的打打杀杀实在显得有些自惭形秽,他们杀的人,恐怕有的人见过的人都多。单看这些巡逻的士兵,能感受到这座兵营的固若金汤,坚不可摧,怪不得他们能一连坚守边关数十载。

    雁门王府,是唯一一座远在京城数千里之外的王府府邸。不过虽然说起来是一座王府,可是这王府里的主人却并不是一位王爷,而是一个将军,一个镇守边关数十年的大将军。

    这位将军名叫呼延竹烈,是朝廷除了当年的七贤王之外最战功赫赫的将军,参加过大大小小数百场战役,因其战功赫赫,所以被当今的皇帝封为雁门王,甚至可以与远在京城的七贤王平起平坐。

    自从封了这个雁门王开始,雁门王府在雁门关一带画地为界,自立为王,势力逐渐发展到连当今的朝廷都无法控制的局面,大有和朝廷分庭抗礼的趋势,可是既然已经封了雁门王,朝廷已经无计可施,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身为天子,不可能朝令夕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雁门王府越来越势大。幸好这位呼延竹烈将军当年曾是七贤王的帐前大将,多年来一直都有七贤王在间调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正因为如此,当今天子才如此器重七贤王,对其所言无一不信。可是身在宫的皇帝仍然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将来的某一天这位战功赫赫的将军会举兵造反,形势一发不可收拾,可以说这是他心头最大的一块心病。

    此时的雁门王府内,几队巡逻的士兵正在府巡逻,看这些人身的气势,要兵营之的那些士兵更要强烈,应该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专门负责保卫王府。光看王府外面的兵营已经固若金汤,可是看到王府的守卫,才知道这王府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轻松的飞进来。

    正在这时,一条黑色的人影躲过了兵营正在巡逻的士兵和守卫,悄悄的落在了王府的院墙之,隐藏在了延伸到墙头的一团枯树枝后面。

    正在巡逻的一队士兵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停下了脚步,高举着火把观察着四周,一脸的警惕,看起来这里的士兵确实要兵营的士兵更加的警惕,实力也远远大于兵营的那些士兵。

    可是观察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正要离开,却被一个人叫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身穿绿色劲装的青年站在一处走廊的拐角,看着徘徊在周围的巡逻士兵,沉声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几名士兵急忙转过了身,向着那名青年弯腰行了一礼,异口同声的说道:“少将军。”态度十分恭敬,甚至有点明显的战战兢兢。

    “出了什么事?”被称为少将军的青年摆了摆手,继续沉声问道。

    其一名士兵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小心翼翼的说道:“禀告少将军,刚才我们听到一丝异常的动静,所以停下来四处查探一番。”

    “发现了什么?”青年愣了一下,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脸仍旧面无表情。

    那名士兵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没有发现,也许是我等听错了。”说着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担心自己的话引来这位少将军的责骂。看他们战战兢兢的样子,平日里应该没少受过眼前这名少将军的责罚。

    “那还不继续巡逻。”青年冷冷的说道,说着便继续向走廊另一头走去,面色有些不快,他不相信有人胆敢擅自潜入这里,除非是有人嫌命太长。几名士兵听到青年的话,连连称是,赶紧开始继续巡逻,像是在躲瘟疫一样,迅速躲得远远的。

    可是刚走出几步的青年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过了身,看向了墙头的那团干枯的树枝,皱了皱眉眉头,突然闪电般冲了过去,纵身落在了墙头之。可是他却发现枯枝之后什么都没有。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脸露出了一丝疑惑。

    一条黑色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从灯火通明的兵营之溜了出来,一闪即逝,消失在了夜色之。

    没过多久,这条身影便出现在了距离兵营十里之外的地方,正在停下脚步眺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兵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刚才那个隐藏在枯树枝后面的黑影,也正是无心,要不是他及时撤离出来,恐怕早已经被对方发现……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