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喋血雁门关
    狗皮膏药,听起来是一句暗带讥讽之意的话语,可是对于敌人来说却是变相的一种夸赞。江湖之,实力越强的人好像往往得罪的人也多,仇家也越多,总是不断有人想杀了你,也许是为了报仇,也许只是为了一战成名,不断有人前赴后继的前来,像狗皮膏药一样跟着你,阴魂不散。

    茶馆老板已经乐蒙了,因为那伙商队的人要了太多的茶水和小吃,他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这么阔绰的客人了,忙得似乎已经忘记了招呼其他桌的客人。

    从商队人彼此之间零星的几句谈话,可以听得出他们是从关内而来,看不出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买卖。但是在无心眼里看来,这些人似乎并不是真正的商队,除了车那点看似是兵器反光的亮点,还有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

    街道人来人往,穿梭不断,可是他们那俩辆满载货物的马车竟然没有留人看管,这不正常,除非车的货物根本不值钱,又或者他们对车的货物并没有那么在乎。一支不在乎货物,只知道填饱肚子,车似乎还藏有兵器的商队,怎么看怎么令人怀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茶馆的客人已经换了好几拨了,可是唯独有两桌客人却始终没有离开,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是无心和那伙商队。

    原本喜笑颜开的茶馆老板这时候心里却不乐意了,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商队的人已经吃饱喝足了,什么都不要了,可是他们人数实在太多,有他们占着位子,别的客人想进都进不来,可是他又不能赶走,也不敢,所以心里开始一百个不愿意,虽然刚才商队付的钱已经抵得他半个月挣得银子,不过没有哪个生意人是会嫌钱多的。

    无心是故意留下来的,他想看看这伙商队的人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冲自己来的,而且他们所选的位子正是靠近门口的俩张桌子,一左一右,正好挡住了门口。

    无心一直没有离开,那伙商队的人也一直没有离开,眼看着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可是他们好像并不着急去将车的货物出手。现在,无心已经可以断定,这伙人是为了自己而来,但是他却看不透对方的来历。

    “老板,来一下。”无心看着正站在火炉旁发呆的茶馆老板,淡淡的说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老板回过神来,缓缓的走到无心的身边,张口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脸的表情早没有了开始的热情,变得有点闷闷不乐,无精打采的。

    “这里有没有好一点的客栈?”无心看着茶馆老板哭丧的脸,淡淡的问道,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茶馆老板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有听清无心刚才说了什么,疑惑的问道:“您说什么?”说着将耳朵凑向了无心,脸带着一丝疑惑。

    无心招了招手,示意老板把耳朵凑过来,然后在老板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看到茶馆老板先是犹豫了一下,接着突然又开始满脸笑容,点了点头之后向外走去,好像连茶馆的生意都顾不管了,要知道他可没顾什么伙计在这里。

    商队显然有人产生了好之心,看了看出门而去的茶馆老板,又回头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无心,显然是在猜想无心到底和老板说了什么。可是在这人看向无心的时候,发现无心也正在盯着他看,不由得抬了抬眼皮,笑着冲无心点了点头,然后转过了身,继续和同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无心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开始继续低头喝茶,不过嘴角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茶馆的老板还没有回来,商队已经有人开始坐不住了,不停的望向门外,神色凝重,好像在猜想老板到底去了哪里,无心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在这时,街道突然有人发出了惊呼,行人纷纷开始躲避,绕开了茶馆的门口,因为停在门口的那两辆马车突然着起了火,由于货物被一些杂草盖着,火势一下子蔓延了开来,瞬间将整个马车点燃,套在车的俩匹马顿时惊慌失措,不停地在地蹦跳嘶鸣,眼看着要脱缰而去。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惊呆了坐在茶馆的那伙商队,只见他们终于关心起了被自己晾在门外大半天的马车,纷纷站起身冲了出去,有人控制着惊慌失措的马,有人找水开始灭火,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

    幸亏火势只是点燃了盖在车的杂草,车身完好,还没有烧着,所以火势很快被灭掉,临街的几家商铺也许是担心波及自己,于是也帮忙灭了火。一场虚惊落下帷幕,可是当商队的人转身回到茶馆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坐在角落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茶馆,商队的人好像立刻明白了什么,茶馆的老板迟迟未归,然后马车着了火,现在原本与茶馆老板交谈过的人也不知去向,他们似乎一瞬间恍然大悟了。互相对视了一眼,急忙赶着俩辆马车离开了。在其一辆车,因为杂草已经烧光,夹在货物之间的兵器赫然显露了出来。

    而此时的无心,早已经身处于一家客栈之,他是趁着商队的人忙着灭火的间隙趁乱溜出来的。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从茶馆老板的离开,到马车着火,再到趁机离开,可谓天衣无缝,没有被任何人察觉,等那伙假商队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时无心名义是在询问茶馆老板关于客栈的事情,但其实是暗告诉茶馆老板,自己是军的密探,那伙商队的人是叛贼,于是他以追捕逆贼的理由让茶馆老板离开,而且叮嘱老板,半个时辰之后偷偷将马车点燃,然后躲起来,俩天之内不要回去。

    茶馆老板欣然答应,不管他信不信无心说的话,最终还是照着无心的吩咐做了,因为无心暗塞给了他足够动心的筹码,银子。

    无心不确定那伙商队到底是由什么人所扮,他们不像是风月谷的人,十有八九是红羽派来的杀手,没想到他们竟然追到了边关。原本无心打算今天夜里潜入雁门王府探明情况,可是现在看来还不是时候,不解决那些隐藏的杀手,他不能贸然前去,万一关键时刻那伙人再冒出来,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夜幕很快降临,原本喧闹的街道这时候也安静了下来,行人也渐渐减少。黯淡的月光之下,十几名身穿黑色劲装的人借着夜色,不停地在一条条小巷之和临街的客栈、酒楼之间穿梭,好像在寻找什么。犹如一个个暗夜的幽灵,神出鬼没。

    夜已经渐渐地深了,镇的灯光也渐渐地少了,视线越来越模糊,可是十几名黑衣人仍然在街道穿梭着,看来他们想找的人至今还没有找到。他们几乎已经查过了镇所有的酒楼,客栈,可是依然一无所获。

    十几个人最终聚集到了一处阴暗的小巷之,商讨着接下来的对策,每个人的心头都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原本策划了许久的一次刺杀,却以意外的差错收场,出乎了每个人的预料。这十几个人,正是白天在茶馆休息的那支商队。

    正在交头接耳的商讨之时,其一人猛地皱起了眉头,迅速转过了身,看向了身后,一丝危险的气息萦绕在心头。

    在他转身的瞬间,他看到了小巷深处的阴暗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瘦削的,浑身笼罩着黑色斗篷的人,面色苍白,手握着一把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刀。看到这个人,他瞬间睁大了眼睛。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正是他们一直在找的人,是那名白天在茶馆遇到的少年。

    没错,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正是无心。

    在那人发现无心突然间出现之后,其他的同伴很快也发现了站在阴暗之的无心,惊讶之余迅速的拔出了手里的兵器,与无心相对而立,面露狰狞。果然,他们是冲着无心来的。

    “在找我吗?”无心缓缓的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向那十几个人走了过去,月光照射在他的身,折射出了长长的一道影子。

    十几名黑衣人没有人搭话,全都凝神戒备的看着无心,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眼前这名少年的可怕,但是命令终归需要有人执行,所以他们还是硬着头皮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掉以轻心。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千方百计想出来的掩饰身份,竟然一眼便被敌人看穿。

    无心看着一个个如临大敌的黑衣人,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真的开始有点佩服红羽这些前赴后继的杀手了,除了七大高手,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人,总是派一些虾兵蟹将来对付自己,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有人了还是人太多了。

    “动手吧,我不想在你们身浪费太多时间。”无心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刀剑相向,却始终没有人敢前的黑衣杀手,淡淡的说道,在他的眼,这只是一段不足重视的插曲罢了。

    在无心话音刚落之际,只见十几名黑衣杀手突然同时冲了来,挥舞着手的兵器,看起来气势倒不小,也许换做旁人早被这股气势所吓倒,可是今天他们遇到的却不是旁人,而是血刀无心。不知道他们来之前是不是想过这个不言而喻的问题,或许他们来了是抱着必死决心的吧。

    无心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冲来的敌人,脸没有一丝表情,也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看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敌人一刀刺向自己的胸口,不但不打算还手,看起来连一丝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杀手看到无心无动于衷的样子,脸闪过一丝诧异,他不知道无心想干什么,是想束手擒吗?为什么到现在了还纹丝不动,还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太自信了?他想不明白,也不用想明白了。因为有人已经出手了。

    在杀手稍一晃神之际,那道折射在地的人影突然一分为二,变成了俩道人影!紧接着看到一把漆黑的连刀锋都看不清的长刀从无心的身后闪电般刺出,瞬间刺进了那名杀手的咽喉!

    没有任何征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然后看到那名杀手脖颈之处喷射出一股鲜血,身体缓缓的瘫倒在地,咽喉已经被瞬间刺穿,一个明晃晃的窟窿留在脖颈之。

    剩余的黑衣杀手猛然间全都停了下来,面露惊恐之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无心不会分身之术,更不会什么妖邪之术,出手的不是他,而是一直隐藏在他身后的“影子”,冷。

    在那名杀手倒下的一瞬间,小巷的俩端突然出现了十多名浑身黑衣,头戴面罩,手持长刀的黑衣人,堵住了黑衣杀手的前后退路。

    漆黑的夜色下,二三十名黑衣人站在同一条巷子里,与夜幕融为了一体,看起来几乎已经分不清敌我……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