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个离开的理由
    离别,总是让人难以启齿的,最痛别时两行泪,别时的那种不舍,那种笼罩心头的失落感是最折磨人的。可是该离开的时候却终究要离开,不论有多么依恋,因为总有离开的理由。但其实,有时候离开只是为了要更好的回来,暂时的离开只是为自己找一个重新留下的理由而已。

    一切的转变好像对谁来说都较突然,没有人愿意轻易相信自己意料之外的东西。当东方绝看着被人用担架抬回来的东方宪的时候,他惊呆了。他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措手不及的结果,更没有想到无心会这么狠心,废了一个剑客的双手,杀了他还要残忍。

    东方宪是瞒着东方绝去找的无心,但是东方绝却并非毫不知情,他知道,但是他没有阻止,他觉得这才是理所应当的发展,可是结局却是他意料之外的。他知道东方宪带了多少人去,也知道那些人联合起来的实力,可是看着面前如废人一般的东方绝,以及死伤过半的黑衣弟子,他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当他听到东方宪叙述的那些无心让捎回来的口信时,终于明白了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步田地,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敌人跑到自己的家里指手画脚,刀剑相向,即使是一个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会为此去做点什么,何况对方是令红羽都头疼的血刀无心。

    “怪只怪你太过报仇心切,怨不得别人。”东方绝没有理会东方宪哭丧着的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然后示意身边的老仆抬自己离开,四名专门负责抬移躺椅的黑衣剑客抬着东方绝向里面走去。

    这四名黑衣剑客,是东方绝刚安排不久的,称日后只让这四人专门负责躺椅的抬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连其他二位谷主都不知道,东方宪今天这也是第一次见到。

    “师父!”看到东方绝要走,站在一旁的东方白忍不住出言喊道,他希望师父能够说点什么,风月谷何时遭遇过这么大的羞辱,如果不进行还击,今后无法在江湖立足。

    “做你们想做的,但是任何人不得再去幻城,违令者三刀六洞,逐出师门。”东方绝没有停下,没有回头,只是缓缓的说道,然后被抬进了屋里。

    他知道,自己另外的俩个徒弟一定会去报仇的,他们三个从小一块长大,虽然有时候互有矛盾,但是面对外人的时候从来都是齐心一致。风月谷和血刀无心之间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他只是希望能将这段恩怨可能带来的后果尽量的缩小。

    看着躺在担架面如死灰的东方宪,东方白和东方启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外走去……

    开心也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可是偏偏开心的时光却总是过得飞快,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已经临近尾声,而难过的时光却好像总是一分一秒的流逝,总显得那么漫长。

    离别也是如此,当你知道自己要离开的时候,很早开始心情失落,心里默数着时间,却又希望它晚一点到来,可是明明心里在备受煎熬。眼看着离别之日即将到来,却始终无法启齿。

    夜幕下,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幻音阁后院小楼的大厅门口,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眼神带着一丝不舍,没有一丝困意,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孤单的身影可以看得出来,正是无心。

    在今天,他收到了从京城送来的信,信是从六扇门送出来的,信的内容是战英探得的有关于贤王府的消息。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无心知道自己该动身了,虽然他没有说,大家也没问,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

    今晚,他们终于将那晚错失的那一顿聚餐补了,如意的手艺确实不错,大家吃的很开心,但好像每一个人都藏着心事,只不过最终谁都没有说出来。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有无心因为睡不着而偷偷地溜了出来,想要再看一看这里的一切,因为每一次离开,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轻轻的从楼梯之走了下来,缓缓的向无心走了过来。无心听到身后的动静,没有回头,他知道来的是谁,这么晚了,也许同样难以入睡的也只有她了,如意。

    “明早要走了,怎么还没有休息?”看着面前这个孤单而高大的背影,如意缓缓的问道,然后走到了无心的身边,并肩站到了一起。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什么,睡不着出来走走。”看似已经做出了回答,但其实并没有将藏在内心的那个真实的原因说出来。

    “如果是因为舍不得这里,那早去早回,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们会等你回来的,不管多久。”如意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说道,这也是她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的话。

    听了如意的话,无心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隐藏在心底的那份阴霾也逐渐散去,感觉轻松了许多。其实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只不过都没有说出来罢了。有些东西,不必用嘴说出来,用心去感受好。

    “好。”无心酝酿了许久,终于说道。虽然只有简短的一个字,但这个字却代表了一切,是回复,更是承诺。

    如意点了点头,将这个字记在了心里,然后笑着说道:“好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很晚了。”

    无心点了点头,转身向楼走去,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将来遇到什么,他都不会再让如意置身于任何危险之。

    看着无心缓缓走向楼梯的背影,如意嘴角带着笑意,将眼神的那一丝不舍隐藏了起来,开始在心里暗暗祈祷,祈祷无心能够一路平安。她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无心能够平平安安的便已足够。

    第二天一大早,无心便告别了如意等人,独自一人再一次路,暂别了这座不舍的城,还有城不舍的人。

    战英派人送来的书信提到,在六扇门密探明察暗访之下,探知宫九将在近日前往雁门关,拜访雁门王府,但是朝廷并没有相关旨意下达,这让战英有所怀疑,所以希望无心前去一探究竟。

    没想到战英这么快找到了有关贤王府的可疑线索,不过无心却想不明白这和红羽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是既然和战英有过约定,无心不得不去探查一番,也许能发现什么别的线索。

    雁门关,是当今朝廷重要的边关要塞,常年派驻重兵把守,因其多是高山峻岭,荒凉戈壁,所以常年经受风沙袭扰,气候多变。关内的人没事也不往这里来,不过一些来往的客商却经常游走于关内关外之间。

    龙门镇,是距离雁门关口最近的一个镇子,也是各路客商来往聚集之地,虽然没有关内大多地方繁华,倒也不乏热闹非凡的时候。

    一间茶馆,开在龙门镇内一处相对偏僻的角落,虽然不大,但客源并不少,大多都是一些来往的客商。在这荒凉落后的地方,能喝到一口热茶也算不错,至少能抵御一下不同于关内的寒冷。

    在茶馆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人,正在低头喝着茶,帽檐压得很低,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容貌,但也没有人在意,在这种地方,很多人都会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自己包裹起来,不然脸颊很快会像雁门关边的山一样粗糙。

    茶馆的老板是一个年过五十的老者,正在后面忙乱着,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照料着炉子正在烧着的茶水,还有一些本地特有的小吃。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生意,很少在客人身停留太久,只是留意着客人面前的桌,看看什么时候还能将自己的东西多卖一点。

    “老板,向你打听一件事。”那名坐在角落里,帽檐压得很低的客人这时候招呼了一下茶馆老板,缓缓的说道。

    茶馆老板走了过去,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操着一口外地口音,浑身裹着黑色斗篷,手边放着一把漆黑的刀,面色苍白的客人,缓缓的答道:“客官,您说。”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位穿着怪的客人,大概这些年他已经见过了太多的人,没什么是能让他觉得怪的了。

    而这名看似穿着怪的客人,正是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的无心,战英的信说宫九近日将会去雁门王府,但却并没有说明具体是哪一天,为了不耽误时间,无心离开幻城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雁门关附近。

    “雁门王府怎么走?”无心看着茶馆老板,淡淡的问道。

    听到无心的这句问话,茶馆老板才稍微露出一丝好之色,再一次下打量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出了这个镇子,一直往南走,五十里之外你能看到一座兵营,王府在那兵营之。”

    无心点了点头,掏出了一定碎银子递给了老板,又要了几份小吃。老板高兴的接过了银子,麻利的为无心又了几盘特色小吃,脸堆满了笑容。对于开门迎客的老板来说,遇到一个大方的客人是最开心的事了。

    不过茶馆老板的心里也有一丝疑虑,这名看起来大方的客人并不像是朝廷或者军的人,不知道他打听雁门王府做什么。

    摸了摸已经揣到怀的那锭银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的开口说道:“不过外人最好别去那里,那里是禁地,如果没有兵营的人带路,所有靠近的人都会被当做是奸细,轻者押入大牢,重者地正法。”虽然对这位客人的身份较好,但看在怀那锭银子的份,他觉得还是提醒这位客人一下为好。

    无心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不过茶馆老板不知道的是,无心不但打算要靠近,还打算潜进去查探一番,看看宫九是不是已经到了,他必须尽可能在宫九到来之前先行进入王府之熟悉一下,省得到时候遇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茶馆外面的街道,来来往往的都是来自各处的商队,将略显狭窄的街道挤得满满的,显得有些拥挤。

    正在这时,一支商队停在了茶馆的门外,一共十几个人,赶着两辆马车,马车不知道拉着什么货物,装得满满的。十几个人从拥挤的马车走了下来,进到了茶馆之。

    茶馆老板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高兴的嘴都快合不拢了,急忙前招呼,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嘘寒问暖,好像已经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流进了自己的口袋。

    由于小小的茶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一时间显得有些嘈杂,坐在角落里的无心无意间向那边看了一眼,可是突然却皱紧了眉头,忍不住看向了那支已经坐在茶馆里的商队,脸带着一丝怀疑。

    在无心无意间看向外边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马之有星点亮光闪现,直觉告诉他,那辆马车之似乎藏有兵器……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