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又到离别时
    人活着,总不能一直赖在一个地方,始终停滞不前,总要去做一些事情,也许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也许只是鸡毛蒜皮、无足轻重小事,但总要试着向前走,不管道路有多崎岖,终点有多遥远,至少要坚持到不能再坚持为止。d t

    因为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只要你还活着,都应该试着去做点什么,不为别的,为了那颗还在缓缓跳动的心,那份还在坚守的执着。

    随着无心不断的一步步的走向东方宪,东方宪的脸色却来越难看,好像是有一只巨大的铁锤,每靠近一步,在他的胸口砸一锤一样,压抑的空气让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来气。

    放眼江湖之,能让东方宪产生如此恐惧心理的,也只有无心。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根本不应该来到这里,可是现在好像已经晚了。

    “如果你杀了我,风月谷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东方宪看着已经走到近前的无心,用手环指了一下正在与风月谷弟子交手的“影子”,还有站在小楼的如意三人,面露狰狞,咬牙切齿。样子虽然凶狠,可是能够看出来,他害怕了。

    无心没有说话,他甚至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东方宪,因为他看到东方宪此时的样子,真的对自己曾经的敬重感到耻辱,他根本想不到东方宪竟会是这么无耻的人。

    而东方宪刚才的话,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他不在乎得罪谁,也不在乎有多少人想要置他于死地,可是他在乎有人将与他之间的仇怨牵扯到自己身边人的身,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所以,无心没有再犹豫,直接扬起手的刀,再一次狠狠的劈向东方宪,这一次,他使出了全力,想要一刀杀了东方宪,因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看到无心再一次出刀,东方宪不敢大意,低喝了一声,也全力挥出了自己手的长剑,同时瞟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激烈交手的人群,心情跌落至谷底。

    血刀与长剑再一次发出一声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可以听得出来,双方都已经使出了全力。

    在刀剑相交的瞬间,也许是因为双方都将内劲贯于自己的兵器之,只见东方宪手的长剑突然弯曲了起来,长剑本来没有血刀那般刚劲,柔软的剑身弯曲之后,剑尖竟然如蛇吐信一般刺向无心的面颊!速度极快!出乎了无心的意料。

    看到闪电般刺向自己的剑尖,无心愣了愣神,来不及多想,急忙向后退去,同时将握在手的血刀用力一挑,希望将弯曲的长剑挑开。

    可是在无心刚一向后退的瞬间,原本面色狰狞的东方宪突然弃剑而去,奔着院墙之掠了过去,他想逃!

    看着弃剑而逃的东方宪,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血刀一挑一带之间,只见长剑竟然变换了方向,直奔想要夺路而逃的东方宪!速度极快,眨眼已经到了东方宪的后心!

    正在发足狂奔的东方宪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寒意,以为无心已经追到,不敢大意,急忙向旁边一闪!

    只见呼啸而至的长剑瞬间从他的腋下疾射而过,在他的腰侧和手臂之划开一个大口子,带出俩股鲜血,然后余力未消,直接插进了院墙之。等东方宪定睛看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把差点将自己穿个透心凉的兵器竟然是原本属于自己的那把长剑。

    还没等东方宪反应过来,无心已经闪电般杀到,狠狠踢出一脚,踢在了东方宪的后背之!然后看到东方宪的身体直接离地飞了出去,重重的迎面摔到了地,再也爬不起来。

    东方宪看着近在咫尺的墙头,眼眶欲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却再也爬不起来,只能挣扎着发出一声声绝望的低吼。

    “我说过,你是在找死。”无心走到了东方宪的跟前,看着狼狈的趴在地不停挣扎的东方宪,淡淡的说道。眼神没有怜悯,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有一股从心底而发的厌恶和不屑。

    东方宪挣扎着将身体转了过来,仰面看着站在自己脚边的无心,面色苍白,惊慌失色,眼神满是不甘。他做梦也没想到结局来的这么突然,他甚至已经看到一把带血的刀正在缓缓的割破自己的喉咙,看着自己绝望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你不敢杀我。”东方宪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无心,呲着带血的牙说道,像是在威胁,又像是在询问,明显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无心没有理会东方宪的问话,冷冷的看着此时如同一只摇尾乞怜的狗一般的东方宪,为他感到可悲。自作孽不可活,他明明可以高高在,却偏偏选择了一条不该选择的路。

    其实如果刚才他不选择弃剑而逃,也许结局还不会来的这么快,但结局终归是结局,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当他踏进这间院落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自己的结局。

    无心没有再犹豫,举起了手的刀,狠狠的挥了下去。他已经打算结束这一切,不在乎东方宪的背后是曾经称霸于江湖的风月谷,不在乎因此会招来风月谷更加疯狂的报复,他只知道,东方宪已经威胁到了这里的安全。

    “少主!!”在无心的血刀即将无情挥下的瞬间,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声音有些着急,传进了无心的耳朵里。

    看着血刀当头挥下的东方宪早已经目瞪口呆,他已经彻底绝望了,什么都没有听到,也什么都看不到,眼睛里只有一把血红的刀,一把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他从没有感觉到恐惧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绝望和无助。

    在无心的刀眼看着要结束眼前这个肮脏的生命的时候,他听到了那声呐喊,身体微微一震,原本落向东方宪咽喉的血刀紧急变换了方向,削向了东方宪情急之下伸出的双手,随意的俩刀过后,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平静的只是原本看在眼里的阴阳俩隔,而不是东方宪,因为紧接着听到了他凄惨的嚎叫声,然后不停地在地翻滚,挣扎,因为无心已经将他的双手手筋挑断,原本砍向咽喉的刀最终只是挑断了他的手筋。虽然剧痛无,但至少他还活着,他知道自己活下来了。

    看着面前挣扎翻滚的东方宪,无心满眼都是鄙夷之色,原本已经打算结束东方宪的生命,可是紧急关头听到了冷的声音,也突然想起了诸葛云清托冷告诉他的那句话:不能杀风月谷任何一名谷主。虽然他不愿意尊崇诸葛云清的意愿,但最终还是没有下得去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听话,只知道当时下意识的改变了想法。

    “让你的手下住手。”无心看着狼狈不堪的东方宪,淡淡的说道,虽然说得很随意,但听在东方宪的耳朵里却像是在命令,不容怠慢的命令。

    于是,东方宪挣扎着,侧过了身子,对着还在厮杀的人群,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大喊道:“住手!都住手!”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掉落,现在的他,连说句话都感觉费劲。

    随着东方宪的话音,风月谷剩下的弟子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迅速的向后靠拢,聚集到一块,神色紧张的看着围在周围的十几名蒙面黑衣人,眼神惊恐,对方实力太强了,打到现在,自己一方已经折损大半,而对方却连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看到双方已经停手,无心冷冷的看着躺在地的东方宪,缓缓的说道:“今天我不杀你,因为有人又救了你一命,但我不保证下次你还有没有这个好运,我要你回去告诉风月谷的所有人,想杀我,可以,我随时候教,但如果你们再敢将恩怨带到这里,我发誓,我会踏平风月谷,鸡犬不留,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同归于尽。”

    冷这时候正好走了过来,听到无心的话,急忙扭头瞪着傻站在一旁的风月谷弟子,冷冷的说道:“带你们的主子,立刻滚出这里。”他担心再拖下去无心会改变主意,那到时候辜负了诸葛云清的嘱托。

    听到冷的话,风月谷的人急忙跑到了东方宪的身边,抬起了满身是血的东方宪,匆忙的向院门口跑去,好像生怕走的慢了。

    被人抬着离开的东方宪双目无神的看着无心,眼神绝望和悔恨,此刻在他眼的无心真的像是死神一样,强大而不可撼动。对于一个擅长使剑的人来说,失去双手等于是失去了一切,但好在他还活着,虽然可能未来的日子将会生不如死,但至少活着离开了这里。

    看着东方宪被风月谷的人抬走,无心缓缓的收起了刀,然后转身向小楼走去,脸面无表情,心情差到了极点,因为他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而原因却是那个自己不愿意承认的“外公”的一句话。

    “少主。”冷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看到无心经过自己身边,深深的低下了头,轻声说道。

    无心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低头抱拳的冷,一字一句的说道:“以后不要善做主张的干涉我的决定。”说完便沉着脸继续向小楼走去,留下了呆立在原地的冷。如果不是冷及时出言提醒,也许他忘记了诸葛云清的话,也许现在的东方宪已经死了,也许自己的心里能够好受一点。

    原本一场温馨的聚餐这样草草结束了,经历了刚才的那一幕,没有人还有心思张罗着吃饭,大家都离开了大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无心和如意二人。

    看着面前桌凌乱的倒在一边的碗筷,闻着空气还存留的那一丝饭菜糊在锅里的味道,无心皱着眉头,心里有一丝歉疚,因为他又一次打破了这里原本的宁静,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风月谷的人不会找到这里来,不会让如意再一次面对这一切,他知道如意以后会更加的担心自己。

    “他们是你说的那十三个人?”如意缓缓的走到了无心的身边,温柔的说道,脸带着一丝强装出来的平静笑容。

    “是。”无心淡淡的回答道,他能够感觉到如意心里压抑着的那一丝紧张的情绪。

    如意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他们很强,有他们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不少。”这也许是今晚对她来说最大的收获,因为他知道无心不再是一个人去面对一切。

    无心点了点头,抬眼看向了正在院子打扫战场的“影子”,想起了从诸葛云清口听到的关于这十三个人的事。虽然诸葛云清为他们取名鬼塚十三人,但是无心更愿意称他们为“影子”。

    “可不可以不走?”如意咬了咬嘴唇,缓缓的问道,她知道,无心又要走了,因为她明白无心心所想,也知道他最在乎什么。

    无心没有说话,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不能拒绝,但又不能答应,所以只能选择沉默。

    他必须离开了,为了如意,为了这里的每一个人。虽然他也很想留下,但他不能那么自私。也许等到将来的某一天,他解决了所有的麻烦,那时候他应该会留下,留在这里,永远。

    俩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那么并肩而立,静静的看着院落正在忙碌的那十三个人,看着空的那轮同样在凝视着他们的明月,久久没有离开……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