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迟来的亲情
    当你有一天突然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切全都变了,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包括曾经欺负过你的邻居都突然消失的时候,你还知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自己的生活,还能不能活下去?

    也许知道,并一个人坚强的活了下来,有了坚强的外壳,有了一颗禁锢的,冰冷的心。可是突然之间你又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人在关心着你,牵挂着你,你会作何感想,是否能够从那种地狱到天堂的挣扎当中抽离出来?也许谁都不能保证。

    灰袍老者挥了挥手,示意“影子”免礼,然后看着无心说道:“我是你的外公。”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似乎内心有一种挣扎,但不知为了什么。

    “不可能……”无心摇着头,喃喃自语的说道。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外公,只记得自己的父母,父母也从未跟他提过。自从父母去世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再没有亲人,直到后来遇见了铁雄,就把铁雄当做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但铁雄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内心的那份缺失还是没有弥补回来,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给自己取了一个“无心”的名字,意思是自己的心已经死了,所以一直不愿意打开自己的心门,就是因为害怕再失去。现在突然横空冒出一个外公,他怎么可能相信。

    “想知道就跟我进来。”灰袍老者看了无心一眼,转身再次走进了刚才和东方绝待过的那间房间。

    无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上了楼梯,走进了那间屋子。虽然他不愿意相信这名老者是自己的外公,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期待,又希望这一切是真的。

    无心走进房间的时候,灰袍老者已经坐在了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走进来的无心,脸上带着一丝忧伤的表情。指了指旁边的另一张椅子,示意无心坐下来。

    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虽然一直没有见过你,但我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天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原本我以为你们一家三口都已经遭了毒手,可是没想到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一边说着,灰袍老者已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眶中有泪光闪现,声音有点哽咽,脸上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爱怜的看着面前的无心。

    听到灰袍老者的话,无心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那个永远忘不了的雨天,更想起了自己在亡灵涧崖底那段非人的日子。接着呼吸逐渐有些急促,身体微微颤抖,盯着灰袍老者的眼睛,冷冷的问道:“既然你说你是我外公,那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来见过我,直到现在才出现?”灰袍老者的一席话,又让他想起了那段不堪的过往。

    灰袍老者看着无心,面色沉痛的说道:“是我太固执也太自私了,三十年前我就已经决定退隐江湖,因为我厌倦了江湖,更讨厌当时朝廷的昏庸无度,所以当我知道你的母亲选择了身在朝廷中的你父亲的时候,当时坚决反对,想方设法要拆散他们。”

    “可是没想到你的母亲一气之下离开了家,离开了我,并声称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我一怒之下就离开了中原,再也没有回来,也从此没有再与你的母亲见面。直到听说你们遭遇了红羽的追杀,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灰袍老者布满皱纹的脸颊之上已经潸然泪下,面色沉痛。

    听到灰袍老者说的话,无心的内心中也久久不能平静,这些事他从来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没想到他的父母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看着布满泪痕的灰袍老者,无心冷冷的说道:“既然你说你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那就代表你也从来没希望过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我也死在那场厮杀当中,那你就永远都不可能见到我,如果从我出生那天你就知道,那为什么不来找我们,现在他们都不在了你才出现,然后告诉我你是我的亲人,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安宁吗?不可能!”无心越说情绪越激动,直接从旁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向外走去。

    “天儿!不要这样,我知道我愧对你的父母,可是我真的是因为来晚了,我去亡灵涧找过你们,可是等我去了之后什么都结束了,我找过你们的尸首,可是始终没有找到,我不知道你还活着,如果知道的话就算把亡灵涧翻个底朝天我也会找到你,相信我,十几年前我就已经后悔了。”灰袍老者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拼命的解释着,好不容易才能与无心相认,他不希望无心就这么离开。

    听到灰袍老者的话,无心停下了脚步,背对着灰袍老者,冷冷的说道:“就算你没有来得及救下他们,为什么不替他们报仇?为什么又躲了起来?”他心中有埋怨,埋怨灰袍老者的自私固执,埋怨灰袍老者这么多年都不出现,埋怨灰袍老者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如果他早点醒悟,及时找到自己的父母,说不定自己的父母都不会死了,自己也不会经历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没有躲,当时知道你父母死后,我没办法接受,从此一蹶不振,又回到了东瀛,可是后来我振作了起来,我要报仇,所以那几年我经常回到中原,一边打探红羽的消息,一边寻找一些无路可走,天赋异禀的孤儿,然后将他们带回东瀛,从小训练他们,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找红羽报仇,直到后来我知道你还活着,所以暗中将他们安排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就是外面那十三个人。之所以现在才来见你,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你,担心你接受不了。”灰袍老者苦口婆心的说道,语气几乎像是在哀求。

    听完灰袍老者的话,无心沉默了,心中就像刚刚遭受了一场暴风雨一样翻江倒海,说实话,他现在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这个自称是自己外公,却现在才出现的老人,他不知道。

    沉默了许久,无心没有再转身,直接向外走去,边走边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我不会原谅你的。”话音未落,已经走出了房门,面色痛苦而挣扎。

    走出门口的无心看到了守在客栈门口和各个窗口的“影子”,突然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们何尝不是跟自己一样,也是从小就失去了自己的亲人,一个人流浪,受人白眼,此时却已经将生命全都托付给了自己,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看着无心离开的背影,灰袍老者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他已经预料到了无心会是这样的态度,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极端,这么严重。他开始怀疑自己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的无心,简直就跟他当年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孤傲,冷酷,坚定之中还带着一丝固执,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没有人能够轻易改变。

    这名灰袍老者,确实是无心的外公没错,他叫诸葛云清,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名动江湖,凭借着高超的武功曾经四处挑战各大门派高手,短短几年就已经称霸江湖,鲜逢敌手。

    可是也许是经历的杀戮太多,得罪的人也不少,突然有一天开始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于是决定退隐江湖,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身在六扇门的秦风,百般阻挠未果之后便与自己的女儿断绝了父女关系,离开了中原,去了东瀛。

    直到自己的女儿出事之后才重出江湖,经过很长时间才从失去女儿的痛苦之中走出来,所以后来训练了十三个无名无姓的孤儿杀手准备复仇,取名为鬼塚十三人,效仿东瀛忍者的打扮以及所持兵器,但成员却都是从中原搜寻而得,因为见过秦风的武功路数,所以在训练这十三个人的时候,多少带了点秦家刀法的影子。

    世事难料,谁都不知道明天一觉醒来会发生什么,也许所有的事情还是按部就班的一尘不变,但也许什么都变了,让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在无力回天之时感叹造化弄人。

    新月客栈内,整个大厅之内依然冷冷清清,只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喝茶,虽然手里捧着茶杯,杯中盛满茶水,但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喝进去一口,茶水也早已冰凉。喝茶的人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面色凝重,甚至带着一丝痛苦。

    这个喝茶的人,正是无心,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张桌子,却已经不再是那只茶壶,不再是那只茶杯,也不再是那个心情。

    诸葛云清已经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无心没问,更没有告别。他已经相信了诸葛云清的话,也知道了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影子”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一招一式之间带有秦家刀法的影子。

    可是他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公”,因为他还没有真正放下过去的那段过往,每每想起之时,仍旧难掩心中的悲痛。那样的经历,又有几个人能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够彻底放下,这需要时间,也许是几年,十几年,甚至一生。

    “看来你是打算一直赖在我这里不走了。”这时候,龙新月缓缓的走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但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插手过问,因为这本身就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也没有过问的必要,只是接连的打斗将客栈弄得一团乱,打碎了不少东西,而且闭门谢客这些天不知道少赚了多少银子。

    “因为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无心淡淡的说道,说着放下了一直端在手里的茶杯,最终还是一口都没有喝下。

    然后看了看已经被龙新月打扫的恢复如初的大厅,继续开口说道:“算一下你损失了多少银子,我赔给你。”他对龙新月其实充满好奇,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客栈的老板愿意把自己的地方让出来让别人解决江湖恩怨的,只有龙新月这一个。

    龙新月听了无心的话,不禁摇头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记得开始我跟你说过,如果你死了,那我会给你买一口上好的棺材,然后找个风水宝地把你埋了。但是后半句我还没有说完,那就是如果你没死,我不会跟你要一分钱,而且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听完龙新月的话,无心不禁摇头苦笑,他不知道天下还有这样做生意的老板,于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岂不是亏大了?到底为了什么?”

    “因为我想交你这个朋友。”龙新月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无心,面带笑容,认真的说道。

    无心听了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二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