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六十章 神秘灰袍
    孤独,有时候原本不是一个人内心真正想走的路,也许是被形势所迫而不得不选择独自一人,因为他不想在拥有之后再次失去。比起拥有之后再次失去的那种非人的折磨,他宁愿自己从来都不曾拥有。

    但是当一个原本孤独到只剩自己的人突然有一天知道自己还有亲人,还被人牵挂的时候,那种温暖是什么都代替不了的,甚至愿意为了它牺牲一切。

    同一时间冲到跟前的东方启和东方白又同时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看着已经被刀顶住的东方宪,不敢再前进一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生怕无心一气之下下令杀了东方宪。

    冷一动不动的站在无心与东方宪之间,手中那把狭长而漆黑的长刀硬生生的顶在东方宪的胸口,只要无心一声令下,他瞬间就可以将东方宪一刀刺穿。

    要不是无心制止的及时,此时的东方宪已经是个死人,因为刚才冷的刀原本是刺向东方宪咽喉的,听到无心的喊声才及时变换了方向。

    东方绝看着又一次被别人用刀逼住的东方宪,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自责骂自己的这个二徒弟不争气。其实以东方宪的实力,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也许是因为此时他的心已经乱了,一个乱了心的人,又怎么能对别人构成伤害。

    东方绝看了看被刀逼住的徒弟,然后看着无心的眼睛,缓缓的说道:“为什么不杀了他?”之所以这么问,不是因为他盼着无心杀了自己的徒弟,而是觉得有一丝不解,因为己方明显看起来更人多势众一些,赢面本来就大,可是无心却错过了俩次占取主动的机会。

    无心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方绝,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在告诉你,如果我想杀人,不必拐弯抹角,更不用遮遮掩掩,还不至于杀了人不敢承认,但是想要污蔑我,没那么容易,也顺便提醒你的徒弟,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杀他对于我来说就像喝茶一样简单,不要再逼我!”

    对风月谷的人,无心已经不止一次手下留情,尤其是东方宪,如果无心想杀他,早在京城外的庄园中就把他杀了。但是无心没有,因为他没有忘记当初在风月谷中东方绝在关键时刻为自己放行的那份人情。

    “年轻人,注意你在跟谁说话!”一直站在东方绝旁边,低着头的灰衫老者听到无心的话,突然抬起了头,向前迈了一步,脸上带着一丝怒意,显然是觉得无心的话冲撞了自己的主子。

    东方绝摆了摆手,制止了那名灰衫老者,皱着眉头饶有深意的打量着无心,虽然无心的话说的有点过于狂妄,但是东方绝听了却并没有觉得过火,因为从他第一眼见过无心之后,就知道无心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不然怎么敢孤身一人前往风月谷,又怎么敢一人独挑整个红羽,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些。听着无心的这些话,他心里起了疑虑,忍不住在思考自己的徒弟告诉自己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初在风月谷欠你的不杀之情我已经还给你了,从此各不相欠,如果你们非要认为我杀了你们的人,要杀要剐我无心奉陪到底。”无心冷冷的说道,同时伸出手拍了拍冷的肩膀。冷随即会意,收起了顶在东方宪胸口的刀,但是并没有离开,依旧站在两个人之间。

    无心竟然又一次放过了东方宪,这一次连东方宪也彻底懵了,好像在无心的眼里自己就像是个无足轻重的摆件,生死之间显得那么的随意和无视,这种萦绕心头的挫败感让他忍不住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到东方宪从胁迫之中解脱,东方启和东方白连忙上去将东方宪一把拉开,全神戒备的看着挡在无心身前的这个浑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人,不敢丝毫大意。

    “风月谷好大的排场啊。”

    正在双方的气氛陷入尴尬之中的时候,突然从客栈的二楼传来一个声音,声音浑厚,带着一股强烈的挑衅之意,响彻在客栈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所有人忍不住扭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二楼的一户窗前已经站了一个人,一个发髻斑白,灰袍加身的老者,看年纪竟然似乎比东方绝都要大上几岁,背着双手,正冷冷的看着一楼大厅里的众人。

    大厅中这些人几乎都是江湖上排的上号的高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客栈里已经多了一个人,来的消无声息,太过诡异。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名老者,其他人还好说,只是一脸的惊讶,唯独坐在轮椅上的东方绝和站在一旁的灰衫老者不同,二人身体同时一震,脸上不只是惊讶,而是惊恐,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二楼之上的那名老者。

    “诸葛前辈?”东方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二楼的老者问道。

    站在二楼的额老者明显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有人认得我。”

    “在下不才,曾经在三十年前有幸见过前辈一面,没想到今日竟能在这里再一次见到前辈。”东方绝抱了抱拳,面带恭敬的说道。

    那名老者笑了笑了,扫了一眼剑拔弩张的无心等人一眼,看着东方绝说道:“东方谷主如果方便的话,请到楼上一坐,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说着便转身推开了一间房门,率先走了进去,好像确信东方绝一定会去一样,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征询东方绝的意思,但是做法却完全像是命令,而且东方绝竟然真的答应了。

    “抬我上去。”东方绝随即便对身旁的灰衫老者说道,灰衫老者没有犹豫,随即便让四名黑衣人抬着东方绝的躺椅向二楼走去。

    在经过三名徒弟的时候,东方绝沉声说道:“在我没有出来之前,谁都不可轻举妄动。”说着便向二楼而去,经过无心身边的时候,瞟了一眼无心,脸上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疑惑。

    很快,东方绝便被人抬进了那间屋子,然后那俩名黑衣人便下了楼,只有灰衫老者没有下楼,他关上了房门,站在了走廊楼梯口,神色有些凝重。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那名突然出现的灰袍老者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叱咤风云的东方绝都俯首称臣,可见这人在江湖中的地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是东方绝和那名老者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有人等不下去了,慢慢的开始找到离自己最近的台阶,椅子,纷纷开始坐了下来,现场的气氛慢慢变得没那么剑拔弩张了,但还是分成了俩个明显的阵营,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无心也回到了刚才自己坐过的那张桌子,只是此时的桌子上已经没有了茶壶,也没有了茶杯。他的心里也同样疑惑,也在猜那位突然冒出来的老者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并没有注意到,自从那位老者出现之后,一旁的“影子”就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好像情绪都有点激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终于打开,那名老者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轻松的笑容。看到灰袍老者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齐刷刷的从椅子上,台阶上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看向了二楼的那个房间。

    众人看到老者自己走了出来,而东方绝却没有丝毫动静,忍不住心中泛起了嘀咕,都在想东方绝是不是已经出了什么事。

    还没等灰袍老者说话,站在楼梯口的灰衫老者急忙冲进了屋子,不一会儿便从里面走了出来,向着楼下喊道:“来人,把老谷主抬下去。”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看起来似乎有点凝重。

    随即有四个人便上了二楼,不一会儿便将东方绝的躺椅抬了出来。东方绝并没有出事,但是脸色却比刚才进去之前更加的凝重,而且看起来有些苍白,不知道那名灰袍老者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东方绝在被人抬到无心身边的时候,示意手下停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看在你刚才三番俩次手下留情的份上,今天就到此为止,但是风月谷从此将和你誓不俩立,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追杀你到底。”说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杀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师父……”东方宪听到自己的师父说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由得有一丝着急,今天的他在众人的面前已经丢尽了脸面,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绝佳的杀掉无心的机会。可是话刚开了一个头,便看到了东方绝冷冷的眼神正在看着自己,一时间欲言又止。

    “走!”东方绝瞪了东方宪一眼,向着自己三名弟子厉声的喝道。看到他这样,再没有人敢搭话,急忙收起了手中的兵器,簇拥着东方绝快步离开了客栈,没有一丝耽搁,就好像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一样。

    没有人知道灰袍老者跟东方绝说了什么,竟然让东方绝一下子反应那么大,无心也不知道。但是他并不为灰袍老者为自己解了一时之危而感到高兴,因为东方绝刚才在临走之前已经说了,今后风月谷将和自己誓不俩立,双方的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

    无心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灰袍老者,淡淡的说道:“你到底是谁?到底跟东方绝说了什么?”他始终没有猜出面前的这名突然出现的老者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灰袍老者上下打量着无心,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缓缓的说道:“我帮你解了今天的围,你怎么不但不说一句感谢的话,反而转过头来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即便你今天不帮我,他们也杀不了我!况且你也未必是在帮我!”无心紧紧地盯着灰袍老者的眼睛,冷冷的说道。灰袍老者的确化解了今天可能发生的一场恶战,但是却也让东方绝彻底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今后自己要面对的不再只是红羽这个强敌,还多了一个风月谷。

    “即便是你的外公也不能插手吗?”灰袍老者脸色微变,严厉的说道,而且他说出了一句让无心如同五雷轰顶的话。

    无心听到灰袍老者的话,整个身体猛地一震,惊恐的看着灰袍老者,呆若木鸡一般的愣在原地。哆嗦着嘴唇,不敢相信的说道:“你说什么?!”

    还没等灰袍老者搭话,站在无心身边的“影子”突然单膝跪地,大声的说道:“主人。”十三个人,同时跪地,异口同声。

    听到“影子”的话,无心瞪大了眼睛,这一次彻底目瞪口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