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是祸躲不过
    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时候越逃避反而结果会更糟,倒不如义无反顾的去面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有时候勇敢的去面对反而能带来一线生机。

    在宫九带着守城的卫兵离开之后,铁雄赶紧叫醒了那几名被打晕的手下,带着无心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当中。

    在询问了那几名北被打晕的手下之后,无心终于明白了一切。宫九是随着送饭的伙计而来的,在询问隐藏在小巷中的几名捕快无果之后,直接将他们打晕了过去,然后被送饭的伙计看到,最后无心才主动出来查探情况,结果与宫九碰个正着,看样*九早就知道了无心返京的消息。

    “看来你不能在京城继续待下去了,宫九肯定会赶回去禀报七贤王,到时候贤王府一定会出兵前来抓你,那就麻烦了,你收拾一下,马上出城,晚了连城都出不去了。”

    铁雄皱着眉头,看着无心说道。他没想到自己将无心隐藏的这么好的情况下还是被贤王府发现了,而且来的也太快了,想一想觉得应该是守在外面的那些捕快和每天按时按点送饭的伙计引起了宫九的注意,否则宫九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无心的藏身之地。

    无心听了铁雄的话,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如果我走了,贤王府会不会因此为难师叔你?”他担心自己走了之后,七贤王恼羞成怒,从而连累铁雄,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宁愿选择不走。

    “不会的,放心吧,毕竟全都是朝廷中人,他们不会太过分的,顶多就是责难一番,况且他们之后抓不到你,自然也没有什么理由为难我,而且还有战统领在,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尽快离开吧。”铁雄肯定的说道,他知道无心在担心自己。

    听了铁雄的话,无心放心了不少,铁雄说的没错,如果贤王府的人来了之后真的抓到自己,那才会对铁雄不利,到时候就算有理也说不清了。于是便打算趁着城门还没有封锁的时候离开了。

    看着无心准备离开了,铁雄还是有一丝不舍,而且有一点担忧,皱着眉头说道:“浩天,离开之后万事都要小心,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不要太锋芒毕露,树敌太多,照顾好自己,尤其是小心提防风月谷的人。”

    铁雄明白,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找上无心,大部分都是无心太过锋芒毕露的原因,因此得罪了很多人。现在风月谷的人不知道离没离开京城,这是铁雄最放心不下的,因为他们要比贤王府的人难对付多了。

    面对铁雄的叮嘱,无心一一点头称是,毕竟能有这样的一个人时刻惦记着你,对谁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换作几年前,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时时刻刻挂念着自己,总是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出手相助,这份情,无心永远不会忘记。

    “好了,该走了,跟我来。”铁雄说着站起身,但是却并没有向正门的方向走,而是拐到了院中靠角落的一间小屋中。

    无心跟进去之后才突然发现,这间看似像是一间库房的小屋,墙面之上竟然有一道暗门,直接通向这座小院的后面,不禁感叹铁雄做事的谨慎,没想到还留了这么一手。

    很快,无心便与铁雄互相告别,穿过了小门,离开了。这一分别,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二人彼此都有些依依不舍。

    但是无心却不得不离开,因为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铁雄彻底得罪贤王府,虽然铁雄嘴里说着有战英在,没什么大事,但是贤王府毕竟是贤王府,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如果真的惹怒了七贤王,即便是战英自己,也不会讨得了好处。

    风月谷的人最开始的几天一直守在京城外面,就等着无心离开京城,虽然他们不敢在京城闹事,但是他们知道无心不可能一直躲在京城中,只要无心离开京城,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不过这几天似乎已经没有了他们的消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但是不管怎样,无心已经下定决心选择去面对,即便真的跟风月谷从此纠缠不清。

    在无心离开之后没多久,贤王府就出动了上百名的府兵,在宫九的带领之下快速的将铁雄的住所包围了起来,并让铁雄将无心交出来,否则连他一起抓起来。

    铁雄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像是之前在小巷中的针锋相对,直喊自己是冤枉的,而且竟然打开门让宫九搜查,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宫九责问了留在附近监视的手下,气得大发雷霆,可是他把铁雄的住所几乎都翻遍了,却仍旧什么都没有找到,不知道无心为什么会凭空消失,威胁了铁雄几句之后便带人无功而返了。

    铁雄果然滴水不漏,他早就猜到宫九会安排人留在附近监视,所以才让无心从暗门离开,无心离开之后铁雄就将暗门掩藏了起来,贤王府的府兵并没有发现。一切就好像计划好的一样,最终只是虚惊一场。

    离开京城的无心显得有些漫无目的,他既不能留在京城,更不能回到幻城,他不想把危险带给身边的人,现在他和风月谷之间的恩怨还没有分清是非对错,弄不好还会牵连到他人,必须得尽快让这件事告一段落。

    无心知道,即使风月谷的人离开了京城也不会离得太远,不用他主动去找,对方早晚也会找上来的。

    离京城三十多里地,有一座小城,名叫新月城,城中有一家客栈,名叫新月客栈。这是一家很大的客栈,也是少有的一家包含住宿、酒楼、赌场的大型客栈,来这里的客人,无一不是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要不就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鱼龙混杂。

    但是却没有人敢在这里捣乱,因为这家客栈的老板也是个江湖人,而且好交朋友,认识的人不是达官显贵就是江湖上的大人物,所以每个来这里的客人都必须要给他一份薄面,起冲突可以,但是别在客栈,只能去外面解决,出了客栈的大门,即使你杀人放火也没有人理会。

    但是最近的新月客栈却大门紧闭,不再接待任何一位客人,不论来的是谁,因为从三天前开始,这里已经被人整个包了下来,弄得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客人们抱怨连天,谩骂不断,但是却没有人敢踏进客栈一步,因为客栈的老板已经放出话来,最近半个月都会歇业,不接待任何人。

    这件事一下子闹得沸沸扬扬,而包下这间客栈的只有一个人,大家都在猜这位有能耐包下整座新月客栈的人到底是谁,而且一连包了半个月之久,到底要干什么。毕竟想要包下新月客栈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足够高的地位,否则这里的老板是不会买账的。

    此时的新月客栈,没有之前的喧嚣和热闹,安静的让人以为是已经关门大吉了。在狭长而宽阔的大厅中,坐着一个人,正在低头慢慢的喝着茶,看起来很平静,平静的不像是一个正常人。因为除了睡觉,他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三天了,喝茶也喝了三天了,可还是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面前的桌上只放着三样东西,一只茶壶,一只茶杯,还有一把带着漆黑刀鞘的刀。简单的三样东西,却显示出了坐在桌前这人的不简单。包裹着身体的黑衣斗篷,苍白如雪的面容,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离开京城的无心。

    包下这间客栈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只不过他没花一分钱,靠的是手里的那把刀,靠的是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号。

    这时,一名身穿一声青衣长衫的青年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来到了无心的桌前,脸上带着一丝善意的微笑,双手背在身后,散发着与他的年纪不相符的成熟,皮肤白皙,透着一股秀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但其实确实是男儿身,只不过看起来稍显脂粉气。

    他就是这间客栈的老板,龙新月。年轻,文弱,但是任谁都不敢小瞧于他,每一个第一眼见到他的人都会因为他的样子而感到惊讶,因为谁都想不到他竟然会是这新月客栈的老板,包括无心。谁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也没有人能够查得到,只知道江湖上突然有一天就出现了一个叫做新月客栈的地方,一夜之间传遍江湖。

    “谢谢。”无心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龙新月,淡淡的说道。

    龙新月听到无心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难道每次见面你都要说一句谢谢吗?有时候说得太多了,就变得虚伪了。”

    “那好,那就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借花献佛。”无心继续淡淡的说道,可是他的桌上却只有一个杯子。

    龙新月看了看无心桌上的茶壶,摇头苦笑了一下,心想能把茶水当做酒来喝的人,天下恐怕也只有眼前的无心了。笑过之后,收起笑容,缓缓的说道:“我怕坐下来之后,你等的人来了没有了位子。”从无心来到客栈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无心在等人,而且等的人还不是一般的人。

    “没关系,我等的人不是来跟我谈交情,而是来论生死,这里没有他的位子。”无心淡淡的说道,又将面前的茶杯填满。

    “那也不行,我可不想为了你不但搭上这间客栈,还搭上我的这条小命。”龙新月缓缓的说道,说得很认真。

    无心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实话,他心里很感激龙新月,感谢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因为当他来到新月客栈说要包下这里的时候,龙新月竟然什么都没有问就答应了,没有一丝犹豫。

    因为从无心走进客栈的那一刻起,龙新月就已经认出了无心,他的样子在江湖上已经不是秘密,稍微有心的人一眼便可认出来。龙新月当然是个有心的人,所以他一眼便认了出来,不是害怕无心的实力,而是想和无心交个朋友,因为无心一人独行天下的气魄已经足够让他自叹不如。

    正在这时,一直敞开的大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这是这三天以来第一个敢走进来的人,不过当然不是来喝酒吃饭住店的,既然敢走进来,那就一定是无心在等的人,亦或者是也在寻找无心的人。

    “你等的人已经来了,我就不打扰了,”龙新月笑了笑,看了无心一眼之后转身向楼上走去,不过边走却边继续缓缓的说道:“如果你死了,我会为你买一副上好的棺材,挑一块风水宝地把你埋了。”

    话说着,人已经缓缓走上了通向二楼的楼梯,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那名走进来的人,而那人好像也识趣,看到龙新月要离开也并没有阻拦,直接向无心走来。

    听到龙新月的话,无心忍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忍俊不禁的笑容,摇了摇头,看向了走进来的那人,不过脸上却有一丝失望,因为来的人并不是他在等的人,而是在找他的人,找他报仇的人。

    这个走进客栈的人,就是那个在武当山上与无心大战一场而胜负未分的蒙面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