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一旦倒霉起来总是猝不及防,倒霉事会接二连三的接踵而至,好像一下子变得所有人、所有事都在跟自己作对一样,这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往往是退避三舍,能躲多远躲多远,等待事情的平息,否则很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祸端。

    最近几天,京城中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繁华,街道上行人也逐渐开始多了起来,接连几天将自己关在家中的人们就像是私塾放学的孩子们一样,纷纷从家里走了出来,好像一下子觉得什么都变得更新鲜了一样,这里逛逛,那里看看。

    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因为守城的卫兵放松了警戒,满大街溜达的捕快也渐渐没有了,又恢复了以往的秩序。

    无心自从跟着铁雄回到京城之后,就一直住在铁雄的家里,这里位置比较隐秘,而且离六扇门也不远,既比较隐秘,又可以在发生什么事之后能使六扇门及时赶到。战英对这次的事件也很在意,还特地叮嘱铁雄要抽调些人手安排在铁宅的附近,防止风月谷的人找上门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小院,无心心情有点烦闷,其实他本就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可是现在他的心却静不下来,始终想不通东方宪的用意,还有红羽和贤王府的事,一大堆问题都毫无头绪可言,再加上这几天一直憋在这处小院内,他已经快要待不下去了。

    其实无心不是一个喜欢躲躲藏藏的人,就算风月谷真的因此而和他誓不俩立,他也不在乎,他的对手从来就没有缺过,也不差这一个,只不过被人冤枉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他提过要走,可是被铁雄强硬的拒绝了,因为铁雄说要查一查风月谷到底有什么阴谋再说,可是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铁雄每天忙得很晚才回来,有时候甚至一晚上都不回来,只是安排了一个可靠的人每天为无心按时送来饭菜。

    其实无心知道这是铁雄在关心自己,所以没有和铁雄一直争论要走的事,可是他知道躲藏不是长久之计,如果风月谷打定主意要与自己为敌,那躲是躲不过的,早晚要面对,也许早点面对比晚点面对更容易解决,因为仇恨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积月累的。

    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师叔,无心还真是强硬不起来,大概能让无心屈服的人除了如意,就剩下他的这个师叔了。

    傍晚时分的时候,铁雄安排的那名送饭的人又像往常一样按时到来,同样是几份简单而考究的小菜,一碗米饭,一壶热茶。

    菜虽然不多,但是却不停变换着花样,味道也不错,这也许是无心这几天唯一觉得不那么枯燥的一点。饭菜是同样的可口,可是今天送饭的人却显得跟以往不一样了,只见他自从进门开始便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的还会转身向门口看几眼,好像显得有些紧张。

    “怎么了?”无心边低着头喝着茶,边淡淡的问道。从这人走进这间院子的那一刻,无心就觉察出了他的不对劲。

    送饭的人听到无心说话,吓了一跳,显然刚才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而且来了这么多次无心也没有跟他主动说过几次话。

    只见他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旁边的巷子里有人,好像正在看着这里。”说着又扭过头看了看门口的方向,好像生怕有人从门口冲进来。

    此人是一名酒楼的伙计,因为铁雄经常带人去那家酒楼,所以跟那里的老板和伙计都很熟悉,所以才让这人每天按时给无心送饭。

    虽然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酒楼伙计,可是在酒楼摸爬滚打多年的他多少有点看相识人的本事,分得清什么样的人是危险的,从他第一眼见到无心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无心不是个普通人,总是不自觉的心生敬畏。而刚才他在门外看到的那个人,也给他这种感觉。

    “不用怕,那是六扇门的捕快。”无心缓缓的说道,并没有因为伙计看似胆小的样子而有任何嘲笑之意。

    “不是。”伙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见过埋伏在暗处的那些捕快,我每次来的时候他们都要检查检查我带来的饭菜,可是今天我并没有看见他们,而是看到一个陌生的人站在巷子口。”

    无心听到伙计的话,愣了一下,端着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眉头皱了起来,缓缓的问道:“你确定没有看错?”如果光是潜伏在附近的捕快不见了,那也许是因为临时有任务而被调走了,但如果真的是有陌生人在附近监视的话,那这件事就很可疑了。

    “肯定没有看错。”伙计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无心犹豫了片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说道:“带我去看看。”说完便向小院的门口走去,伙计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

    出了小院的门,无心便在那名伙计的指引之下向着那个巷子走了过去,虽然现在才是刚近傍晚时分,附近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显得特别空旷。

    刚一走进小巷的入口,无心就皱起了眉头,跟在旁边的那名伙计更是惊呼出声。因为铁雄安排守在附近的那几名捕快此时已经倒在了角落里,一动不动。

    无心快步走了过去,用刀鞘敲了敲其中一人的身体,可是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无心赶紧蹲下身探了探那人的鼻息,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这人只是被人打昏了,并没有大碍,一开始无心以为他们遭了毒手,幸好不是。

    “我果然没有猜错。”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无心刚才进来的巷子口传了进来,紧接着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面如死灰的人。

    听到这个声音,无心眼睛一眯,一丝惊讶在脸上一闪而逝,因为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熟悉到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来人是谁。

    “久违了,无心少侠。”出现在巷子口的那人再一次开口说道,言语之中充满挑衅。

    无心缓缓的转过了身,看着突然出现在巷子口的那人,淡淡的说道:“想不到堂堂的贤王府侍卫统领,竟然也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语气中充满不屑,他指的是此人将潜伏在暗中的六扇门捕快打昏之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贤王府侍卫统领,宫九,七贤王的心腹。

    不过宫九听了无心的话并没有在意,随意的在巷子口踱了俩步,缓缓的说道:“如果不这样,怎么把你引出来,没想到堂堂的血刀无心如今竟然成了缩头乌龟,躲在这里不敢见人。”其实他刚才是故意站在巷子口让送饭的伙计看到的,为的就是将无心引出来。

    “阁下也未必好到哪儿去,如果我不出来,恐怕你也不敢走进那间院子吧。”无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

    宫九听到无心的话,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冷哼了一声说道:“那是因为王爷念他是战英的嫡系,是给战英面子,否则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倒是你,难道你忘记王爷曾经给你下的命令了吗?你既然不顾王爷的命令私自返京,应该想到是什么后果。”

    “我确实来了,你也看到了,能奈我何?”无心冷冷的说道,每次他看到宫九的那副千年不变的死人脸,总是心生厌恶。

    宫九冷哼了一声,拍了拍手,只见突然从对面的巷子里冲出来一队守城的卫兵,很快便将巷子口堵了起来。看来宫九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来之前就已经确定了无心潜伏在铁雄家中的消息。

    “能耐你何?既然你无视王爷之命,我就要押你去向王爷请罪,让王爷看看谁有这么大胆子!”宫九冷冷的说道,虽然嘴上说着要将无心押回贤王府,可是却迟迟没有动作,始终站在巷子口徘徊。无心的实力他见识过,所以虽然带着人来的,可是却并不敢冒进,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无心,肯定不会再像当初那样屈于贤王府的威严而乖乖听话的。

    无心伸手将一旁的酒楼伙计推向自己的身后,冷冷的看着宫九,淡淡的说道:“想抓我,那得看你够不够资格。”说着,双脚微微错开,将手中的刀缓缓抬了起来,已经准备出手。

    宫九看着无心蓄势待发的样子,也将神经紧绷了起来,暗中蓄力,准备与无心展开一场大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使得正在蓄势待发的众人愣了愣神,纷纷侧目望去。

    “我看谁敢动一下!”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有人分开守在巷子口的守城卫兵,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恰好回到住处的神捕铁雄。

    看到进来的人是铁雄,宫九忍不住邹了皱眉头,没想到铁雄竟然早不早晚不晚,偏偏这是个时候回来了,就好像是赶着点儿回来的。

    铁雄冷冷的看了一眼宫九,没有理会,径直走到了无心的身边,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无心身后那几名倒地不起的手下,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抬头看向了无心。

    无心知道铁雄是在担心自己手下的安危,于是赶紧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大碍。

    看到无心摇了摇头,铁雄终于放下了心,然后猛地转身瞪着宫九,冷冷的说道:“宫统领,你竟然对六扇门的人动手,究竟意欲何为?”

    宫九皱了皱眉,咳嗽了俩声,缓缓的说道:“铁捕头不要误会,我是担心和你的手下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所以才让他们先休息一会儿,并没有恶意。”虽然他刚才嘴上说着自己不怕铁雄,但是铁雄毕竟是战英的心腹,而战英又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怎么也得忌惮三分。

    “误会?那这么说如果我担心和你发生冲突,就可以让你休息一会儿是吗?”铁雄根本不买宫九的帐,义正言辞的说道。

    宫九听了铁雄的话,原本就面如死灰的脸上更显得死气沉沉,只见他顿了一下,话锋一转说道:“铁捕头,话不要说的太过了,我们来是为了抓捕朝廷的钦犯,请你不要阻拦,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说着冷冷的盯着铁雄的眼睛,丝毫不肯示弱。

    “我想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钦犯,只有几名被人打晕的六扇门捕快,要不要我禀报战统领,就说有人将他的手下打晕在了一条小巷中,让他跟七贤王好好说道说道?”铁雄没有理会宫九的威胁,反过来大声说道。

    宫九听了铁雄的话,欲言又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犹豫了片刻,然后咬着牙说道:“好,不要忘记你今天做了什么,我们走!”说着转身气势汹汹的带着那队守城卫兵离开了,看样子是被气得不轻。

    看着宫九终于带人离开,铁雄长吁了一口气,要不是自己回来的及时,说不定又出了岔子。最近好像所有的事全都赶到一起了,刚躲过了风月谷,现在又让贤王府的人知道了无心返京的消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