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虎口脱险
    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总是会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所左右,也许是情感,也许是不同的人各自不同的利益,有时候信任不只是单单的一句:我相信你。这句话的背后又有几分是真心,也许只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随便的搪塞几句而已。真正相信你的人,是不管谁是谁非,甚至物是人非的时候都会选择无条件的信任你,譬如朋友,亲人。

    铁雄紧紧的盯着东方宪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你亲眼看到他杀了你的妻儿?”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东方宪在撒谎,就算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东方宪的话,他也绝对不会相信,因为他相信无心绝不会对女人和孩子下那么重的杀手。

    “没错,我亲眼所见!”东方宪肯定的点了点头,大声说道。

    “可是据我所知,你和他一直在一起,而且这里也是你带他来的,我的人看到你们俩一起离开的京城,他怎么可能有机会杀了你的妻儿?”铁雄故作沉重的缓缓问道,一脸沉思的表情。

    东方宪听了铁雄的话,愣了一下,脸色有些焦急,想了一下说道:“是他带我来的,不是我带他来,我知道他掳走了我的妻儿,所以找到了他,迫使他把妻儿还给我,然后他就带我来到了这,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恼羞成怒,动手杀了我的妻儿,要不是我师兄他们来得早,恐怕我也已经遭了毒手。”这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十有**是真的,因为人们往往更容易相信弱者的说辞。

    可是东方宪越解释,铁雄就知道他越是在撒谎,无心明明昨天夜里才赶到京城,怎么有时间去掳走别人。

    于是向前迈了俩步,走到了尸体旁边,仔细打量了一下俩具尸体,随后缓缓的说道:“你在撒谎,从尸体上可以判断得出,这俩个人死了最少已经有三个时辰了,可是三个时辰之前你们俩个人分明都在京城之中,这你怎么解释?”以铁雄办案多年的经验,他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一个人怎么死的,死了多久。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拿自己妻儿的性命开玩笑吗?你看他们的伤口,明显是刀伤,这里除了他,谁还使刀?”东方宪声嘶力竭的说道,情绪有点激动。

    铁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没错,这俩个人身上的致命伤确实是刀伤,很明显是被人用刀杀死的,可是这并不能证明人就是无心杀的,因为他了解无心的实力,更知道无心的刀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拔出来的,杀一个女人和孩子,血刀无心还不至于出刀,所以尸体上的刀伤反倒有点欲盖弥彰了。至此,他已经知道无心被人冤枉了,而且很明显是被故意陷害。

    “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一切都不能盖棺定论,我需要将尸体带回去仔细检查,你和他也得跟我回去,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谁都不可以离开京城。”铁雄板着脸,严肃的说道,说着指了指依旧坐在地上的东方宪和站在一旁的无心,示意他俩尽力配合。

    东方宪听了铁雄的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狠狠的瞪了一眼铁雄,看了看躺在血泊中的妻儿,又看向了一旁的东方启,神情有点阴晴不定。大概他也没有想到会半路杀出个官差来,而且分析的有头有尾。

    东方启看到了东方宪看向了自己,皱了皱眉头,原本他是绝对相信自己师弟的话的,可是经过铁雄的一通分析,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动摇,觉得疑点确实很多,可是相对于一个素不相识的捕快,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师弟,何况这个凶手是风月谷的敌人,血刀无心,自己曾经还差点死在无心的手里,所以他更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于是,东方启看着铁雄,冷冷的说道:“这位官爷,你询问的人应该是站在你身边的凶手才对,怎么一直纠缠着我的师弟不放?从头到尾都没见你问过凶手一个问题,这似乎不合常理,莫非是因为你跟凶手是熟识,所以故意偏袒于他吗?”

    铁雄听了东方启的话,眯了眯眼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东方启,缓缓的说道:“我该问谁,问什么,由我说了算,我自有我办案的方法,别人无权过问。如果你真想查出凶手是谁,那我必须要带走这俩具尸体,还有你的师弟,到时候自会真相大白。”说话的时候表情已经严肃了起来,露出一丝平时办案时该有的威严。

    东方启听完铁雄的话,似乎也不甘示弱,脸色铁青着说道:“既然人已经死了,就该入土为安,我不会让你们随便乱动的,也别想带走其他任何人,包括凶手,既然你断不了这个案,那就有我们自己解决。”

    铁雄冷笑了一声,沉声说道:“断的断不了案你说了不算,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我爱莫能助,但是凶手我一定要带走!”说着转过了身,拍了拍无心的胳膊,示意随自己离开。

    “这位官爷,你别欺人太甚,我敬你是朝廷的人才对你礼让三分,别逼我跟你撕破脸,这原本就是我们和他之间的事,我劝你不要掺和,你可以走,但他必须留下!”东方启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随着他的话音,围在周围的那些黑衣人纷纷拔出了手里的长剑,二三十名捕快也紧接着亮出了兵器,眼看着就要展开一场拼杀,可是六扇门的人数明显落于下风。

    铁雄扭头瞪了东方启一眼,冷冷的说道:“人我无论如何要带走,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倒要看看风月谷还是不是曾经的风月谷!”说着丝毫不理会面色铁青的东方启,扭头继续向外走去,围在外围的那些黑衣人虽然手持长剑,但却没有收到动手动的命令,只能频频向后退去,焦急的看向了东方启。

    东方启听到铁雄后面那句话的时候皱了皱眉头,眉宇之间露出一丝疑惑,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来路,而且看起来无所畏惧,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疑虑。

    “我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去!”突然,一旁早就按耐不住的东方白拿着长剑就要冲上去,但是却被东方启一伸手拦住了。

    只见东方启皱着眉,摇了摇头说道:“让他们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咱们走着瞧!”

    “师兄!”东方白看着东方启大声喊道,气得直跺脚,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兄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从始至终都畏首畏尾的。

    可是东方启并没有理会东方白的埋怨,目视着铁雄带着无心和二三十名手下离开了庄园。看到无心已经被带走了,东方白气得转身走向了一旁,不再理会东方启。

    东方启看了东方白一眼,也没有理会,大概是已经习惯了这个总是爱冲动的师弟,走到正趴在自己妻儿尸首边痛哭的东方宪身边,沉声问道:“你所说的可都是真的?”说着看着俩具尸体上那几处明显的刀伤,表情凝重。

    东方宪惊讶的看着东方启,苦着脸说道:“师兄,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千真万确!”说着眼泪又一个劲的流了下来,表情痛苦。

    东方启点了点头,握了握双拳,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东方白严肃的说道:“马上飞鸽传书给师父,告诉他这里的事,特别要告诉他凶手是谁,风月谷将从此和血刀无心誓不俩立!”

    虽然他也不愿意放无心那么轻松的离开,可是毕竟有朝廷的人在场,如果真的闹翻,恐怕会对风月谷不利,所以他才没有让东方白和手下动手,如果今天没有那些捕快,他绝不会就那么放无心离开。

    东方白听到东方启的吩咐,直接扭头向外走了出去,看都没看东方启一眼,如果今天不是东方启拦着他,他早就出手了,他和无心心中的芥蒂是最深的,当然这是在东方宪的妻儿还没死之前就已经有的。

    铁雄带着无心和众手下刚出了庄园,就立刻向京城的方向赶去,刚才他只是用朝廷的威力将风月谷的人压了下去,如果被对方反应过来,那他们想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毕竟对方人数众多,而且实力远远高出自己带的这些捕快,即使是硬拼也没有一丝胜算。

    终于,在众人急速奔走之下,京城的轮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好在及时赶了回来,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这时,铁雄才看着无心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他早就想问了,可是迫于担心风月谷的人追上来,所以一直憋着没问。

    于是,无心便将东方宪怎么找上自己,又是怎么告诉自己消息,怎么带自己到了那个庄园,然后发现那俩具尸体的前因后果从头讲了一遍,直听得铁雄频频皱眉。

    “看来你确实被人家给算计了,但他们为了什么,你跟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恩怨?”铁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他到了之后没过多久就知道无心是被人陷害了,幸亏去的及时,否则无心说不定早就跟对方交上了手,对方人多势众,没那么好对付。

    无心苦笑了一下,看着铁雄说道:“多谢师叔信赖。”他心里有点无奈,原本他对东方宪的感觉还不错,也是风月谷中除了东方绝之外他唯一瞧得上眼的人。

    可是今天的东方宪实在太过反常,连无心都觉得有点不认识了。看他那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还有那些娓娓道来的说辞,无心真的想象不到东方宪竟然是这么阴险狡诈的人,连他自己都差点相信了。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东方宪,而且原本他是有恩于东方宪的,他真的有点弄不明白了。

    “胡说什么呢?别人我或许不了解,但我绝对了解你,谁都有可能是凶手,但你绝对不是,因为你不会对女人和孩子下那么狠的杀手,就算你真的动手了,面对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你根本不用拔刀。”铁雄笑了笑,肯定的说道。

    无心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些,淡淡的说道:“我和东方宪并没有私仇,跟风月谷之间也就是因为上次为七贤王救人之时发生过冲突,可是即使那个时候东方宪也没有表示出对我有这么大的仇怨,而且我还曾经从红衣杀手手中救下过他的妻儿。”

    听了无心的回答,铁雄紧皱着眉头,缓缓的说道:“看来这件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还是在京城多待几日吧,风月谷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在京城他们不敢闹得太大,相对安全一些。”

    无心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与铁雄等人一起继续向京城的方向而去……

    至此,无心与风月谷之间的恩怨纠葛正式拉来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