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风月谜城
    真相,往往是扑朔迷离的,在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永远不知道真相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因为最终的真相是由一个一个的问题组成,没有一一破解这些问题,你永远不可能知道答案,而且很可能会让自己深陷其中,甚至走错了方向。追寻真相的过程,往往是一条艰难而错综复杂的路,能不能最终水落石出,这要看你能走多远。

    “贤王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战英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看着无心认真的问道。

    无心愣了一下,看战英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收到自己送来的密信,于是疑惑的问道:“前些日子我已经飞鸽传书送来了一封密信,战统领没有收到?”

    战英一脸惊讶,摇着头说道:“密信?我从来没有收到什么密信,怎么回事?”他看无心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那么密信到底去了哪里,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无心此时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明明去向衙门借走了一只信鸽,并写了一封密信送往京城,战英怎么会没有收到,难道是没有找到战英之后又原路返回了吗?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突然,他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一切,缓缓的说道:“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战英焦急的问道,无心一进来接连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已经彻底把他弄晕了,不知道无心到底在说些什么。

    于是,无心便将自己上次去风月谷救出的人是红羽的七大杀手之一青锤栾胜的事,以及关于风月谷已经重出江湖,并且曾经追查过栾胜的事也说了一遍,还有雷震死前所说的话,从头到尾都跟战英说了一遍。

    另外,无心怀疑自己派往京城送信的信鸽很有可能是被青锤栾胜截杀了,否则当时他不会冒险去主动刺杀自己。

    战英听完无心的话,吃了一惊,深深皱起了眉头,他也没想到上次七贤王让无心救的人竟然是红羽的人,可是七贤王为什么要说是朝廷的重要人物呢?战英不明白,虽然他的心中也产生了另一种不可思议的猜测,但是却没敢接着往下想。

    “战统领能从这其中悟到什么?”无心眼睛盯着战英,淡淡的问道,说实话,他想看看战英对待这件事是什么态度,还能不能像当初约定时的那样,秉公对待。

    战英皱着的眉头越皱越紧,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无心说道:“你怀疑七贤王就是红羽背后真正的操控者?”这件事实在牵扯太大,他甚至不敢往下想,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这件事就值得深思了,七贤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绝不是那么简单。

    无心犹豫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这一点我不敢肯定,但我敢肯定的是他绝对和红羽脱不了干系,不然他不可能处处都针对我。”要知道如今的江湖中和无心结怨最深的莫过于红羽了,可是除了红羽之外还有一个人一直三番五次的在找无心的麻烦,那就是七贤王,这其中很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不可妄动,毕竟牵扯的不只是江湖恩怨那么简单,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战英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

    说实话,战英心里已经相信七贤王和红羽之间一定存在着一种必然的联系,可是介于七贤王的身份,这件事急不得。说当今朝廷中万人颂扬的贤王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红羽之人,没有几个人会相信的,弄不好还会成为众矢之的,得罪整个朝廷。

    无心当然明白这件事牵扯太广,所以才亲自赶到京城与战英会面,而不是直接到贤王府查探。

    可是如果七贤王真的和红羽有关,他绝不会因为七贤王的身份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定会纠缠到底。想到这里,他看着战英的眼睛,淡淡的问道:“如果日后真的查出贤王府和红羽有瓜葛,我想知道战统领会如何抉择?”

    战英听了无心的话,面容严肃的说道:“你放心,老夫虽然身处朝廷,但也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果他真的是红羽中的人,我不会坐视不管,就算是为了当今圣上,为了朝廷,我也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他知道无心在担心什么,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无心听了战英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战英这句话,如果战英因为屈于贤王府的地位而故意搪塞,那他将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切。

    正在这时,外面再一次传来一阵脚步声,这一次明显比刚才要显得杂乱一些,听起来有些慌张。

    听到脚步声,战英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现在还不到俩个时辰,不可能这么快就又有人回来报告,唯一的解释就是很可能出事了。

    不一会儿,门口出现了俩名捕快,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大厅中的无心,明显愣了一下,其中一人忍不住看着无心说道:“你怎么来了?”

    说话的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无心的师叔,神捕铁雄,而跟他一起回来的,正是他唯一的儿子,铁飞云。

    看到进来的人是铁雄,无心的脸上也浮起一丝笑容,缓缓的说道:“有点事需要跟战统领商量一下,师叔近来可好?”看到这位师叔,无心总觉得格外亲近,虽然相认的时间也不长,可是心中难免挂念,毕竟是除了父母之外留在这世上跟自己最亲的人了。

    向铁雄问好之后,无心又和铁飞云打了一个招呼,虽然他们可以说是师兄弟,但是俩个人平时的话却很少,不怎么交谈,毕竟俩人虽然同辈,但却是俩个不同级别的人。

    铁雄扭头看了看战英,又看着无心说道:“还好还好,咱俩稍后再接着叙旧,我还有事要向战统领禀报。”他并没有询问无心跟战英商量的是什么,行走江湖几十年,他最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知道的不要瞎打听,即便无心是自己的晚辈,如果无心想说,自己不用问也会知道。

    “出了什么事?”战英皱着眉头问道,他有预感,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今天这么不消停,先是无心带来的惊人消息,现在又是京城内部。

    “统领,我们监视的人又有了新动静,他们之中又来了一波人,而且看样子其中还有一个地位不低的人。”铁雄看着战英,认真的说道,似有一丝担忧。他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背着旁边的无心,因为他从心底也没有把无心当做外人,然而战英也没有说什么,好像也并不在意。

    听了铁雄的话,战英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时自从开始监视到现在最有用的线索了,那伙人一直按兵不动,他已经快要麻痹了,现在突然听说他们来了一个新的领头人,战英不自觉的感觉要出什么事了。

    于是,战英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的说道:“好,立刻随我前去看看。”这件事直接关系到京城的安危,而且刚刚听说了贤王府可能和红羽有关联,现在更不能掉以轻心,说不定这伙人和红羽之间也有什么关联。只要是京城中的事,就没有小事,他必须得小心谨慎,不能出任何差错。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无心听着战英和铁雄之间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疑惑的问道。

    “噢,最近京城出现了一伙不明身份的神秘人,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们最近一直在暗中监视,今天有了新动静,我必须得亲自过去看看。”

    战英经过无心身边的时候缓缓的说道,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扭头又看了一眼无心,缓缓的说道:“对了,是七贤王下的命令,让六扇门严密监视,必要的时候把他们赶出京城。”说着便向外走去,最后的那句话好像是在暗示什么。

    果然,无心听到战英后面那句话之后,皱了皱眉,脱口而出的说道:“我也去。”说着便跟在了战英的身后,一起向外走去。

    铁雄看着一唱一和的无心和战英二人,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总感觉二人在刻意隐瞒着什么,但却又没办法开口询问。摇了摇头,与铁飞云一起跟了出去。

    很快,四人便来到了一处带有一幢小二楼的宅院,铁雄在门板上长短不一的敲了几下,紧接着便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院门。四个人很快走了进去,上了那幢没有点燃一支蜡烛的小二楼。

    无心看了看院子的周围,发现不光是这幢小二楼没有点燃蜡烛,整个院子都乌漆墨黑的,没有一点亮光,除了刚才开门的那人,还有他们四个,再连个鬼影子都看不着。

    “就在那,他刚才就进了那个房间。”这时,铁雄的声音从二楼的窗边想了起来,声音压得很低。无心听到铁雄的话,也忍不住凑了上去,看向了铁雄手指着的对面的一栋民居里。虽然称之为民居,可是院子倒也不小,应该是一户日子过得还算不错的人家。

    “他带了多少人?”战英看着对面还亮着灯的那个房间,皱着眉头问道。

    铁雄仔细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大概有十几二十个,不知道他是早就在京城了还是刚刚赶到,贤王府的那帮吃干饭的府兵竟然没有查到。”

    “飞云,你立刻到其他监视点走一趟,看看他们那里有没有什么新的动静,然后迅速回来向我报告。”战英看了一眼旁边的铁飞云,一脸严肃的说道。

    “是。”铁飞云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无心看着几人对这件事的警惕程度,不免有点疑惑,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如此大动干戈,到底是什么值得他们这么重视,说不定早就被对方发现了。

    突然,听前面的铁雄指着民居的方向压低了声音喊道:“就是他!”随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齐齐看了过去,只见刚才点着蜡烛的那间房间里走出一个人,一个浑身穿着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醒目。

    当无心看向那人的时候,突然睁大了眼睛,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道:“是他?!”虽然离得很远,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

    “你认识他?”战英和铁雄异口同声的看着无心问道。

    无心皱着眉头,看着那名此时正伫立在门外的白衣中年人,淡淡的说道:“没错,他是风月谷的人。”

    那名身穿白衣的中年人,正是无心在追杀青锤栾胜之时遇到的风月谷二谷主,东方宪。他怎么会在这里,无心想不明白,看来六扇门所监视的人就是风月谷的人,听他们的意思是风月谷的人来了不止东方宪一个,他们来京城干什么?无心想不出来。

    听到无心说出“风月谷”三个字时,一旁的战英和铁雄同时露出了一脸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