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赴京
    坚持,是一个人能不能成事,成多大事的关键。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或者阻碍,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持把自己要走的路走下去,有的人可能选择避重就轻,绕开了困难,而有的人则停滞不前,甚至原路返回。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选择,有的人是为了使命,而有的人则单纯的为了让自己心安理得。

    当无心回到茶馆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甚至连老板和小二都没了踪影,大概是因为白天的事情受了太大的刺激,不知道躲到了哪里,没有人是傻子,不会干等着卷入这场事非之中。

    茶馆中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东西。冷命人抹黑在茶馆中四处翻腾着,终于战到了一盏烛台。当烛台点燃的时候,茶馆一下子明亮了不少,然后就看到了依旧一动不动趴在桌子上的季如风的尸体。

    无心看着趴在桌子上,到死都没有吃上一口饱饭的季如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是他看到为自己而死的季如风无动于衷,而是因为他把所有不该有的多愁善感都藏在了心里。有些东西,自己心里知道的就行了,没必要非得展露在脸上。

    “去给他洗洗,找身干净衣服换上吧。”无心看着浑身脏兮兮,破败不堪的季如风,淡淡的说道。虽然人已经死了,但至少应该让他走的体面一点,省得去了地下让小鬼欺负。

    没过多久,季如风就被梳洗干净,穿上了一身从茶馆老板那里翻出来的还算考究的衣服,然后被“影子”的人抬着,走出了茶馆。现在是时候给他找一个“安身”的地方了,不能让他活着是流浪的乞丐,死了也是孤魂野鬼。

    一行十四个全身黑衣的黑影,抬着一个尸体冰凉的死人,在小镇的街道上缓缓前行着,幸亏此时已经是深夜,没有人看见,否则很可能被直接吓得晕死过去,毕竟这副情景太过诡异。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好久,天已经快亮了。郊外的一处山脚下,季如风的墓穴终于挖好了,足够宽敞,也足够安静,周围的风景也不错,树木花草应有尽有。

    看着被人缓缓放进墓穴中的季如风,无心深吸了一口气,将季如风的模样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心里,他不会忘记曾经结识过这么一个人。

    弯下腰,轻轻的抓起了一把土,向着墓穴中的季如风,随手一扬,淡淡的说道:“好好休息吧。”

    话音刚落,十几名“影子”同时动手,将墓穴一点点用土填满,然后立起了一块木碑,用刀刻上了一个字,风。是无心让这么刻的,他希望已故的季如风如风一样,无拘无束,随心所欲。

    “我要去京城了。”无心看着季如风的坟墓,淡淡的说道。冷站在他的身边,他是在告诉冷。

    一旁的冷愣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可是你的伤?”无心刚从武当千里跋涉的来到这里,又经历了很多事,还受了伤,如果现在就去京城,又得走很远的路,虽然有慕容千鹤留下来的马,那身体也会吃不消的。他不关心无心去京城是因为什么,只关心无心的身体。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碍事。”无心肯定的说道,就算有事,他也还是会去的,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似乎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可是之前他给战英飞鸽传书之后并没有说道回信,必须得亲自去一趟。

    雷震虽然自作聪明的嘲笑了无心一句,可是无意间却透露了一个很有可能是关键问题的线索。当时雷震的原话是:就算那个人站在无心的面前,无心也不可能认得出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很有可能自己父亲追踪的那个人是自己见过的人当中的一个,很可能自己还认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虽然无心现在还不确定雷震说的是不是真的。

    再有一个就是青锤栾胜和贤王府之间的联系,贤王府到底和红羽有有什么关系,这也得无心去调查,如果真的有,那很可能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自己必须尽快赶到京城与战英碰面。

    当初在京城无心因为玉罗刹的案子而结识了战英,二人一见如故,又因无心的父亲曾经是战英手下的左膀右臂,所以战英对无心青睐有加。

    之后二人便以玉罗刹的燕子飞镖为信物,只要他们俩之中任何一人发现贤王府可能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的时候,就以燕子飞镖为暗号,马上告知对方。可是无心此刻并不知道,原本他送向京城的那封密信早就被青锤栾胜截下,战英并没有收到。

    于是,无心带着“影子”,一行十四人骑着快马向京城而去。虽然一开始无心并没有完全相信冷的话,没有放松对这个神秘的至今没有见过真面目的人的提防,但是接连经过几次事件之后,他已经彻底相信了冷,收起了提防之心。

    最近的京城,好像格外的不同,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到处都有巡逻的士兵,一下子变得戒备森严,使得城里的百姓也有点人心惶惶,但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选择没事尽量少出去。

    不止城里的百姓,连六扇门最近也没那么轻松了,因为最近京城总是会出现一些不明身份的江湖人,而且经常在晚上出没,看起来似乎想要图谋不轨,可是接连几天下来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但是贤王府已经下令,命六扇门尽快查出这伙人是什么来路,在不发生冲突的前提下将这些人赶出京城。一时间京城这个看似天子脚下最安全的地方,突然间变得有些惶惶不安了。

    战英现在成了整个六扇门之中最疲惫的的人,虽然他不用亲自出去调查,但是却一刻都不能离开六扇门的总部,因为他已经将所有京城的捕快全都派了出去,分成十几拨,每俩个时辰分别回来报告情况。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真正睡过觉了,每当快要睡着的时候总是被赶回来报告的手下吵醒,可是没办法,七贤王已经下了死命令,如果真的弄不好出了什么差错,那他就真的闯下了大祸,原本七贤王就不待见他,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那后果可想而知。

    此刻,战英就在六扇门的总部中,正靠在椅子上打着盹,等着再一次被手下吵醒。天色已经很晚了,整个六扇门之内除了守门的守卫,就只有他一个人,这里从来都没有这么安静过,可是却没办法让他好好睡一觉。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在这黑夜之中听得分外的清晰,当然也传进了战英的耳朵里,他知道,俩个时辰又到了,摇了摇头,坐直了身体,他从没有觉得俩个时辰这么短暂过,短的就连让他好好打一个盹都不够。

    不一会儿,几名捕快便走了进来,向战英简单的行了一礼,这几天他们已经不知道行了多少次这样的礼,已经成了机械一般的动作。

    行过礼之后,其中一人缓缓的开口说道:“统领,没有异常。”脸上的表情有些沮丧,无精打采的,大概他们也累了,这些天不止战英没怎么睡觉,这些捕快也一样。

    战英摆了摆手,缓缓的说道:“知道了,下去吧,继续监视。”大家都是一样的情景,一样的说辞,好像这些天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句话,这样的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

    刚才说话的那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却有点顾忌。这一幕被战英看在了眼里,只见他看了那人一眼,缓缓的说道:“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

    那人听到战英的话,鼓起了勇气,大声说道:“统领,这都几天了,那些人除了吃饭睡觉闲逛之外什么也没干,我们用这么小心翼翼吗?兄弟们都挺累的,要不今晚就把大家都撤回来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继续也行啊。”说着哭丧起了脸,一脸的委屈。

    战英听了手下的话,眉头微皱,看着几名捕快,严肃的说道:“那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在监视,所以没有动作,如果我们把人都撤回来,一旦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担?是你还是我?”

    那几人听了战英的话,无奈的将头低了下去。战英看了一眼几人,继续开口说道:“他们什么都不干最好,难道你还要他们真的干点什么吗?现在京城中到底有多少他们的人我们还没有查清楚,等查清楚了,就想办法将他们驱出京城,到时候大家就都可以回来休息了,先辛苦几天吧。”说着摆了摆手,示意几人退下。

    几名捕快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换作平时,他们是不敢这样质疑战英的命令的,大概是这几天都累坏了,而且觉得做得都是无用功,所以心中不免有了抱怨。

    看着几名手下离开之后,战英重新靠回了椅子上,打算趁着下一拨人还没有回来之前赶紧打个盹。其实他的心里也有怨气,可是手下能向他抱怨几句,他向谁去抱怨,总不能进宫向皇上抱怨吧。忍不住叹了口气之后,闭上了眼睛,打算再睡一会儿。

    就在战英半睡半醒之间的时候,他却突然身体一震,眼睛睁的溜圆,所有的困意一扫而光,双拳紧握,冷冷的看向了门口。因为就在他刚才轻轻睁了一下睡眼惺忪的眼睛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黑影,一个拿着刀的黑影。

    “什么人?”战英稳了稳心神,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黑影,冷冷的问道,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战英的话音刚落,门口的那个黑影没有说话,但却缓缓的迈步走了进来。战英定睛看去,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苦笑,忍不住摇了摇头,紧绷的神经也瞬间放松了下来,因为他看清了来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快马加鞭赶到京城的无心。

    “怎么是你?”战英看了无心一眼,略显惊讶的说道,他没想到无心会突然深夜到访,刚才还以为是有人趁着六扇门内部空虚的时候偷偷潜了进来,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看来我打扰战统领的休息了。”无心微微抱了抱拳,淡淡的说道,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可是在战英听起来,这话好像是在取笑于他一样。

    战英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少侠说笑了,最近城里有些不安全,哪里还顾得上休息。”说着看了看无心的身后,发现只有无心一个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来到京城,而且深夜前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自从上次无心将如意和南宫楚从贤王府强行救出来之后,七贤王就曾下令日后无心不得再出现在京城,算起来已经有些日子了。战英不知道无心深夜前来所为何事,但感觉告诉他应该不是一般的小事,否则无心是不会冒着被贤王府发现的危险再一次来到京城的。

    无心疑惑的看了看战英,淡淡的说道:“是关于贤王府的事。”他明明早就飞鸽传书向战英说明了对贤王府的怀疑,可是现在看战英的样子,怎么看起来像是浑然不知的样子。

    听到无心说出“贤王府”三个字,战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和无心的约定,此时无心既然亲自登门,说明此事一定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