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自投罗网
    人们总是会在最兴奋或者最害怕的时候做一些错事,因为往往那个时候的神经是处于活跃状态,不会再有平时的冷静,总是想要马上将心中的兴奋和害怕发泄出来,所以就会做出一些自以为理所当然,但却抱憾终身的错事。

    无心和季如风面对面的坐在这间不大不小的茶馆内,彼此都想着各自的心事,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谁都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打破此刻的这份沉默,不知道如何开口。

    没过多久,小二已经端着一大托盘的茶点走了过来,然后一一放在了桌子上,种类繁多,堆满了整整的一张桌子。

    看到桌子上各色各样的点心,季如风吞了口唾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不眨,或许对于现在的季如风来说,能吃一顿饱饭就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

    “吃吧。”无心看着季如风饥饿难耐的样子,缓缓的说道。

    季如风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一眼无心,终于再也忍不住,伸手直接拿起了一只盘子,低头开始狼吞虎咽,看样子真的是太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似乎已经快要忘记热菜热饭是什么味道了。

    也许对于曾经的季如风来说,这样的茶点未必会放在眼里吧,可是现在对于“乞丐”季如风来说,这些东西却堪称人间美味。

    看着低头狼吞虎咽的季如风,无心摇了摇头,心中的愧疚更深,心中暗暗下了决定,要为季如风找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不能让他再过这样的生活,自己不能让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因为自己而过得这么悲惨。

    突然,无心猛地抬头看向了门外,脸色大变,因为他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从门口传来!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一道寒光已经从门口的方向激射而来,直奔自己的面门,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出现在门外。红羽!

    “小心!”无心忍不住惊呼出声,急忙伸手想要将正趴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的季如风按住。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季如风却突然抬了头,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无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就看到嘴里塞满茶点的季如风身体突然一震,惊恐的看着无心,目瞪口呆。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季如风直起身体的那一瞬间,那道激射向无心的寒光已经猛地刺进了他的后心,毫无征兆,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连无心都始料未及。

    看到没有得逞,黑衣杀手没有迟疑,转身迅速逃离了门口。杀手原本是想趁着季如风低头,而无心走神的一刹那突施偷袭,可是没想到季如风却意外的直起了身体,正好挡住了那道激射而来的暗器。

    “冷!”无心大声的喊道,满脸狰狞。

    话音未落,从茶馆的二楼上已经闪电般跃下一个黑色的身影,飞快的追了出去。也许一切发生的太快,连不知道什么时候潜伏到楼上的冷也没有及时发现杀手突然出现在门口。

    因为谁都没有想到,本来无心正在费劲心机的想要找出雷震的下落,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名杀手一定是雷震派来的,因为他想活,所以必须要让无心死,可是谁也没想到季如风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

    季如风含在嘴里的食物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就已经一张口全都吐了出来,还有鲜血混杂在里面,脸色苍白,拼命的呼吸着,眼睛睁得溜圆,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的无心,右手伸向自己的后背,想要摸一摸是什么什么东西刺进了自己的身体,挣扎了俩下,突然瘫软的向前栽倒。在他的后背上,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几乎已经全部刺了进去,只剩手柄露在外面。

    无心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季如风的身体,没有让他栽倒在桌子上。可是当季如风刚才一低头的瞬间,无心已经看到了插在季如风后心的那把匕首,心立刻沉了下去,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季如风收回了向后挣扎的手臂,看着伸手扶住自己的无心,带血的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努力睁开忍不住要闭上的双眼,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在临死之前还能再见到老朋友,如风知足了,现在也该解脱了。”

    说着眼角竟然滴落一滴眼泪,不知道是因为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还是觉得之前经历的那些所有压抑的过往马上就要在这一刻画上句号。

    无心的脸色很难看,铁青着,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也太出乎他的意料,致使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救下季如风。

    他紧紧地抓着季如风的手臂,咬着牙说道:“我会让杀你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这句话似乎显得有点苍白,因为对于季如风来说,也许这样的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他不用再受人白眼,不用再苟且偷生,至于报不报仇,他已经不在乎了。可是这句话虽然苍白,但是无心却不得不说,因为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季如风突然笑了,这一次不再是苦笑,不再那么悲怆,不再那么挣扎,而是真的油然而生的笑了。然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脑袋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季如风死了,他真的解脱了。

    无心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已经毫不动弹的季如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扶着季如风的那只手还没有收回。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愤怒还是该悲痛的说点什么,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乞丐,姑苏城的那个不知道名字的乞丐。那人和季如风一样,都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救了自己,而蹊跷的是,自己曾经都和他们之间有过不深的交集,而且都是在他们最难的时候伸手帮助过。难道这是命运的安排吗?俩个不是朋友的朋友,却都因为自己曾经一时的善念而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救了自己。

    沉默了良久,无心终于缓缓的将季如风的身体放开,让季如风趴在了桌子上,就好像是一个经过长途跋涉,花光了所有积蓄的流浪汉,正在饱餐一顿之后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样。而这个流浪汉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后心上,还插着一把残忍的、带血的匕首。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无心打算离开了,该是去让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付出该有的代价了。当他走到站在柜台后已经呆若木鸡的茶馆老板身旁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扭头冷冷的看着茶馆老板,一字一句的说道:“在我没回来之前,谁都不许动他。”

    说完没等老板回应,便扭头向门外大踏步走去。脸上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那丝冷酷,不再纠结,他要做他该做的事,在死亡面前,伤痛只能是短暂的,因为死亡不代表结束。

    对于季如风,说实话他没有多少伤痛,只有歉疚。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不是朋友的朋友,虽然季如风曾经要求过想要成为朋友,但是无心拒绝了,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俩个世界的人,可是没想到最后季如风还是为了无心而死,这原本是无心本来想要避免的结局,可如今还是发生了。

    现在,他只有将那份歉疚转化成对红羽的仇恨,就算拼上一切也要将这些血债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在一条偏僻的小巷深处,无心找到了冷,当然也找到了那名想要趁机偷袭的黑衣杀手。冷追上了那名杀手,但是并没有杀了那人,而是一直在等着无心赶来,他知道无心想要的是活口,这是一个“影子”该有的最基础的觉悟。

    还没等到近前,无心就已经拔出了血刀,刚走到那名已经受伤倒地的杀手面前,就猛地一刀挥出,紧接着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杀手的一条腿已经被无心一刀斩断,鲜血立刻喷洒一地。

    “雷震在哪儿?”无心拎着带血的刀,冷冷的看着黑衣杀手问道,他不想再浪费时间。

    躺在地上的黑衣杀手挣扎着,抓着自己的那条被斩断的腿惊恐的看着无心,看着无心手里的刀,嘴唇哆嗦着,发出一声声闷哼,头上豆大的汗珠像雨点一样哗啦啦的流淌。

    看到杀手一言不发,无心没有犹豫,再次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血刀,眼看着就要再一次挥出。

    “聚源客栈!”还没等无心举起手中的刀,黑衣杀手就已经脱口而出的说道,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无心,浑身颤抖,脸上带着一丝哀求。

    可是无心的刀还是落了下去,一刀斩断了黑衣杀手的脖子,没有犹豫,对于敌人,他早就不再手下留情,因为他知道那预示着什么。然后,无心转身向巷子外走去,没有再看黑衣杀手一眼。

    看着随时都会暴走的无心,冷紧走了几步,跟了上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了口,只见他面带自责的说道:“对不起,是我大意了。”其实他觉得自己应该及时发现的,这是他的使命,如果不是季如风,那很可能敌人就已经得手了,那到时候他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无心没有看到冷的脸色,径直向巷子外走着,铁青着脸,只是冷冷的说道:“做你该做的。”

    冷没有再说话,虽然无心嘴上没说,但是他知道无心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快,只是现在无心的心思全都在雷震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多言。这次的事也给他提了一个醒,红羽真的是无孔不入,以后必须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无心心里已经明白,雷震害怕了,害怕被自己找到,害怕现在的他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才会冒险派人前来先下手为强,但是有一点他没有考虑清楚,那就是一旦失败就相当于是在自掘坟墓,只会让他死的更快。

    无心猜的果然没错,雷震就隐藏在这个镇子之中,但是雷震千不该万不该的将自己暴露,这完全是自投罗网。

    月黑风高杀人夜,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无心站在聚源客栈对面的阴暗的巷子口,冷冷的注视着对面没有一点光亮,漆黑一片的客栈,手中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刀。

    虽然他心中的怨恨已经到达了顶点,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被冲昏头脑,更没有直接杀进去,因为他知道雷震一定有所准备,必须先摸清楚里面的状况,想要报仇,必须得先让自己活着。

    在此之前,冷已经摸清了客栈里面的情况,除了雷震,还有不下二十名红羽的杀手,而客栈中所有的房客,包括老板和伙计,已经全都被红羽的人杀了,现在的聚源客栈,已经完全被红羽的人控制。

    一场注定是以寡敌众的厮杀即将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