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他乡遇故知
    人情,是一个好借不好还的东西,所以人们一般都不太愿意欠别人人情。借了钱,可以如数奉还,借了东西,可以完璧归赵,可是欠了情,却未必能够同等相还,因为人情没有大小,无法去衡量,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不是说欠你一个人情,然后还你一个人情那么简单,有时候甚至在你还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已经欠下了一份人情,别人不要,不代表你可以不还。也有的时候,人情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最惨痛的代价。

    一间茶馆内,坐着几桌零星的客人,一边喝着茶,一边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天南地北,家长里短,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放在桌上的茶壶已经不知道续了多少次水,可是好像肚子里的话憋了很久,总是说不完。

    茶馆的老板当然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要知道人如果话说的越多,就会越感觉到口渴,口渴了自然要喝茶,那他就有钱赚了,有时候客人无话可说的时候他甚至会主动凑过去,跟客人坐下来好好聊聊,拖得越久越好。

    可是总有一些人,来了之后只是点一壶茶,然后一坐一上午,就好像这里是他们家一样,这样的人是老板最讨厌的。而现在,正好有一桌这样的客人。

    在靠近门口的角落里,有一桌客人,只有一个人,一进来就点了一壶茶,别的什么都没要。眼看着已经一上午了,邻桌的客人都换了好几拨了,可是这人竟然连一壶茶都没有喝完,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看的老板这个着急呀,恨不得冲过去赶紧结账让那个人离开,但是他不敢,因为那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且拿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刀。

    黑色的斗篷,紧紧地罩在身上,帽檐压得很低,好像生怕别人看到他的脸,搭在桌子上的左手里一直紧紧地抓着一把刀,漆黑如墨的刀,他的胸前,还有一滩已经结痂的血迹,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打斗。

    别说老板了,换做是谁也不敢随便过去打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巫山追到这里的无心,而他找的,当然是从巫山中死里逃生的雷震。

    无心低着头,缓缓的抿着杯中已经冰凉的茶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似乎已经忘记了杯中的茶水已凉。

    只有他一个人,冷已经带着“影子”的其他人在到达这个镇子之前就分开了,毕竟带着那么些奇装异服的人太过扎眼,难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无心也不愿意带着他们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影子”本来就应该是隐藏在黑暗中的,顺便也能让他们暗中查一查雷震等人的踪迹。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镇,是离巫山最近的一个镇子,虽然略显偏远,可是该有的都有,客栈,酒楼,医馆,应有尽有。无心总觉得雷震很有可能就隐藏在这个小镇之中,至少也不会离这个镇子太远。

    因为这里有医馆,一个起死回生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药,没有大夫。所以无心断定,雷震不会跑的太远,一定就在这附近。

    正当无心抬头看向门外的街道的时候,突然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因为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虽然满脸的污垢,蓬头露面,但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这时,一个住着拐杖,一瘸一拐的人蹒跚着走到了茶馆的门口,端着一只碗朝着坐在柜台后面的茶馆老板晃了晃,好像是在奢求着什么。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一处是干净的,破破烂烂的,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脸,一条没了半截的腿,怎么看都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乞丐。

    茶馆老板看到这个人出现在门口,脸上顿时露出了嫌弃、厌恶的神情,急急忙忙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边摆着手边不耐烦的说道:“走走走,赶紧走,别挡在我的门口。”走到离乞丐五步开外便停了下来,捏住了鼻子,一股恶臭熏的他一阵恶心。

    可是乞丐并没有马上离开,晃动着手里的那只破碗,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老板,你行行好吧,我已经俩天没吃没喝了,可怜可怜我,赏我一点吃的喝的吧。”从他干裂的嘴唇上可以看出来,他确实很久没有进水了。

    “我们这什么都没有,去别家要去吧啊,赶紧走赶紧走,不要妨碍我做生意。”茶馆老板不耐烦的摆着手,一脸嫌弃的说道。

    “给一点吧,哪怕给口水喝也行,求求你了。”乞丐哀求的说道,就差给茶馆老板跪下了,好像已经把这间茶馆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茶馆老板终于怒了,板着脸,大声的冲着里面喊道:“小二!小二!你眼睛瞎了吗?!赶紧把这个臭乞丐给我赶走,别让他堵在门口!”双手叉着腰,气得直跺脚。

    这时,从后厨里面跑出来一个小二打扮的人,看了看浑身肮脏的乞丐,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去,打算伸手赶走。

    “住手!”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喝止了小二的动作。说话的人,正是无心。

    茶馆老板和小二同时看向了无心,一脸的疑惑,不知道无心要干什么。

    站在门口的乞丐也看向了无心,可是刚看了一眼,突然就像是见到鬼一样,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转过了身,踉跄着向门外走去,慌乱的样子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季公子!”无心看着已经转过身想要离开的乞丐,大声的喊道。

    听到无心的这声喊,乞丐身体震了一下,停下了脚步,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的茶钱我出了!”无心伸手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一甩手扔向了茶馆老板,冷冷的说道。他讨厌茶馆老板那一副唯利是图的嘴脸,好像越是自以为是的人越喜欢跟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比较,因为那样会显得他们高高在上,但其实在别人的眼里,他们也许还不如一个乞丐。

    看到划出一道弧线飘向自己的银子,茶馆老板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忙不迭的伸出了双手,接住了那锭足可以包下整间茶馆大吃大喝三天三夜的银子。

    可是没等他掂一掂那锭银子有几斤几两,刚到手的银子却突然脱手飞了出去,飞向了柜台,把柜台砸出了一个坑之后掉在了地上。

    茶馆老板看看划开了一道口子的手掌,又看了看无心,敢怒不敢言,缩了缩脖子回到了柜台后面,再不敢多说一句,但好在他收到了足够多的银子。

    “季公子,请进来与在下一叙。”无心看着依旧背对着自己站在门外的乞丐,淡淡的说道。

    乞丐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转过了身,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走进了茶馆,走到了无心的面前,带着一丝苦笑,向无心施了一礼。

    无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示意乞丐坐下,然后看着愣在一旁的小二,淡淡的说道:“把你们店里所有的茶点每样上一份,再来一壶热茶。”小二听到无心的话,终于反应了过来,应了一声,急忙向后厨跑了进去。

    “好久不见。”无心看着已经颤颤巍巍坐在自己对面的乞丐,缓缓的说道,好像丝毫没有介意乞丐肮脏的衣服和隔着老远就能闻着的那股恶臭。

    乞丐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好久不见。”好像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往事,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神情有些复杂。

    这个看起来肮脏,但被无心称之为季公子的人,正是当初无心在宣州城追查金丝铠甲被盗一事时结识的,当时宣州城有名的少爷,季家公子哥,季如风。

    曾经还在暗中用马车将无心送出了宣州城,躲过了红羽的追杀。可是没想到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变成这样?”无心皱着眉头,看着今非昔比的季如风,缓缓的问道。是什么让一个曾经如此风光的人变成现在这样,即便是家道中落,也不至于落败到如今这步田地。

    季如风脸上堆满了苦笑,轻声说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不过没想到能在这穷乡僻壤之地遇见少侠。”话说了一半便岔开了话题,好像并不愿提起过去的事。

    无心看到季如风不愿多说,也不再追问,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季公子。”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来到了这里?令尊没派人找你回去吗?”

    无心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季如风突然面露痛苦之色,紧咬着牙关,眼眶中似有泪水在打转。

    看到季如风这幅样子,无心突然心里一紧,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不再避讳,再一次开口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家中出了什么变故吗?”他能想到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季家家道中落,家财散尽了,要不然季如风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竟然当街行乞。

    季如风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咬着牙缓缓的说道:“当时你离开宣州城没过几天,他们就冲到了季家,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季家上下七十二口,无一幸免,家父也不例外,要不是我跑得快,恐怕也早已经在那天死了。”说这说着,眼泪终于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他的那条腿,就是在那一天没了的,是被人硬生生的砍掉的。

    无心听了疾如风的话,表情僵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季家会突然遭此劫难。皱着眉头说道:“所以你刚才才会故意躲着我,是他们知道了是你送我出城的吧?”

    季如风摇了摇头,抽泣着说道:“少侠误会了,我并没有在躲你,我也没后悔当初用马车送你出城,也并没有怪你,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之所以不愿意与你相认,是因为当初的季如风已经在那天死了,不愿再与谁有任何瓜葛,况且如今的这副模样,怎么还有脸与故人相认。”

    又是红羽,无心越听心里越觉得歉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季家也不会遭此劫难,没想到当初季如风的一丝善念却为季家带去了灭顶之灾,想来想去多少都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无心心中忍不住燃起了一丝怒火,对红羽的仇恨又深了一分。虽然季如风不是自己的朋友,但却终归因为曾经帮助过自己而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无心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

    “无论如何都是因为我,如果没有我,季家也不可能变成这样,你去江城吧,去那找一个名叫慕容堂的地方,就说你是我的朋友,他们会照顾你的,不要再四处流浪,过这种乞讨的生活了。”无心淡淡的说道,看着季如风现在的这幅样子,总觉得自己亏欠他太多。

    季如风摇头不语,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或许他心中有自己的想法,或许他并不想博取无心的同情,所以刚才才故意躲着无心。也许只是觉得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就这样一直四处流浪也是一种方式,他本来就已经失去了活着的希望。

    看季如风半天没有回应,无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担心说的多了,季如风会以为自己是在可怜他。一个曾经有过辉煌的人,最怕的就是一落千丈之后从别人的眼中看到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