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佝偻老者
    梦境,是一种虚无缥缈,但却真是存在的地方。有时候,当你一觉醒来或者半途而废被惊醒的时候,你会发现在那短暂的几秒里,你竟已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就好像梦里的经历曾经发生过一样,你会突然觉得梦比现实更真实。

    是人就都喜欢美好,有时候也许会沉浸在美妙的梦中不愿意醒来,希望自己一直在梦里。但是,梦境不全都是美妙的,还有毛骨悚然,摄人心魄的噩梦。

    一道十万紧急的命令,从刚刚经历了一场洗礼的武当山发了出去,发出命令的人是新一任武林盟主,慕容千鹤,而命令的传达地,却并不是号令江湖,而是慕容堂,因为遭遇洗礼的不只有武当,还有整个江湖。

    就在命令发出的半天之后,有俩伙人马,分别从武当山和江城同时出发,赶向巫山的方向,几乎出动了所有慕容堂精锐。

    风雨飘摇的江湖,好像再一次阴云密布,等待着又一次的晴天霹雳。慕容千鹤在离开武当的时候,亲口向还未伤愈的青木道人承诺过,如果三天之内看不到无心从巫山里面走出来,那他将带人踏平巫山。

    俩伙从不同方向出发的人向着同一个方向进发,汇聚成一股浩浩荡荡的力量,可是这些人却并不单单是刀尖在身,全副武装,还带着一大堆伐木斩草的工具,好像有一场不一样的大仗要打。

    同一时间,另一伙神秘人也在慕容堂出发之后相继出发,同样向着巫山的方向,但是他们接到的命令却不是伐木救人,而是杀人……

    站在雨幕的边缘,感受着雨水的冰凉和身上那一道道伤痕传来的那丝淡淡的疼痛,无心紧紧皱着眉头。

    现在他终于相信临走之前青木告诉自己的话了,巫山烟雨绕,果然不同凡响,他也真正明白了这里为什么被叫做烟雨绕,前面的树林是烟,后面的柳林是雨,如果换做平时,谁又能相信这样的地方真实存在着,简直是不可思议。

    看着自己已经被雨水淋湿的脚尖和衣袖,无心紧紧地握着自己手中的刀,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的雨林,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虽然他的脚尖和衣袖已经湿透,但是他的后背却是干的,他就站在雨幕的交界处,如果不是身上那些零零散散的伤痕还在传来疼痛,他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世间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景象。

    犹豫了半晌,无心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向里面走去,虽然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诡异的场景在等着自己,但是他却没理由后退,既然已经都走到这里了,那就必须一探究竟,而且谁知道原路返回的话还会遇到什么。

    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红羽的人已经来过了,而且同样迷失在了那片雾林之中,但是无心并没有发现雷震的尸体,那就说明雷震很可能还活着,而且很可能已经进去了,所以他必须要去。

    无心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随时观察着周围的动静,走得很小心,顺便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轻易相信看到的和听到的一切。随着越走越深,雨也越来越大,漂泊而下的雨滴几乎已经遮住了无心的视线,让他几乎睁不开眼。

    就在这时,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条人影,挥舞着长刀狠狠向无心刺来,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已经从雨幕之中激射而出!

    无心大惊!握在手中的血刀狠狠的挥了出去,迎向了那条几乎看不清模样的人影!

    血刀呼啸着,似乎将雨幕从中撕裂,一分为二!可是,这一刀却砍空了,刚才的那条气势汹汹的人影早已经没有了踪影,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只听到雨滴“滴滴答答”的落在无心横在半空的血刀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无心有点暗自埋怨,埋怨着刚才还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相信,可是转眼之间就沉不住气了。这其实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他不够冷静,而是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太真实了,让人不得不信。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无心定了定心神,继续向前走去。这一次,他睁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不顾飞溅的雨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几乎溅到自己的眼睛里。

    突然!雨幕之中再一次出现了人影,这一次不止一个,而是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冲过来五六个,手中全都拿着兵器,而且这次看得很清楚,六个人全都是身穿蓝衣,是红羽的杀手!

    无心急促的呼吸了几下,猛地闭上了眼睛,不理会六条闪电般冲向自己的红羽杀手,自顾自的继续向前走去!

    没有鲜血飞溅,没有刀锋切骨的剧痛,突然又变得特别安静。果然,这一切都是幻觉,并不是真的。

    无心笑了,看来这样的方法是对的,不要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就是在这巫山烟雨绕中活下来的诀窍。

    想到这里,无心嘴角带笑,缓缓睁开了眼睛,可是就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却看到又有一名红羽的黑衣杀手直奔自己而来,稍一愣神之后,无心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看来睁开眼要比闭上眼更难接受一点。

    黑衣杀手从雨幕之中急速冲向无心,手中的长刀狠狠的刺向无心的胸前。无心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丝毫没有理会,他已经找到了诀窍,不会再被骗到。

    可是突然间,他却听到了刀锋撕裂雨幕的那丝清晰的声音,那是和刚才雨水击打在自己的血刀之上一样的声音,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名红衣杀手的眼睛,眼神中充满绝望,又充满仇恨!

    是真的!无心心里突然闪过这一个念头,大吃一惊,急忙向一旁侧开了身子,同时握在手中的血刀再一次狠狠地挥了出去!

    可是已经晚了,因为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胸前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杀手的刀已经刺进了他的胸前!

    然后他就看到血刀狠狠的砍在了杀手的身上,鲜血飞溅!杀手惨叫了一声后远远的摔了出去,与此同时,无心胸前再一次传来一阵剧痛,摔出去的杀手在顺势拔出刺进无心身体里的长刀的时候,对伤口造成了第二次伤害!

    无心忍不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急忙用血刀撑住了地面,单膝跪在地上,胸前的剧痛让他忍不住一阵目眩,使他不得不紧紧咬住了牙齿,竭尽全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等无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没想到幻觉过后竟然变成了真的,如果不是他及时反映过来,刚才的那一刀足以让他永远留在这片雨林之中。

    无心抬起了头,冷冷的看着前方,这时候他才发现,前方的不远处还有几具红羽杀手的尸体,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他们也在这里迷失了方向,也明白了刚才的那名杀手眼中的那丝绝望从何而来。

    大概那些杀手也中了这雨林中的幻觉,最终自相残杀而死,可能这时候正好无心赶到,吸引了刚才的那名杀手,所以直奔无心而来。

    突然,稀疏的柳林中再一次冲出俩名红羽的杀手,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疯狂的向无心冲了过来。这一次,无心没有再犹豫,不管这一次是真是假,他都不能再掉以轻心,所以,他咬牙站了起来,闪电般迎向了那俩名红羽的杀手,这一次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俩声惨叫过后,俩名红羽的杀手纷纷摔了出去,小腹竟然同时被切开,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混合着雨水在柳林中流淌。

    无心的刀很快,快到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无心的脸,到死都不知道为何而死,又死在什么人手里。

    无心没有理会被自己一刀毙命的俩名杀手,全神贯注的盯着周围,提防着可能从任何一个方向冲出来的杀手。突然,他看到有一个人身影静立在雨幕之中,顶着一把伞,好像在笑,笑得浑身忍不住颤抖。

    无心大喊了一声,飞快的向那个身影冲了过去。可是那个静立在雨幕中的身影却转身向柳林深处走去,像是一名身材佝偻的老者,走得很慢,漫不经心的,可是无心无论怎么发力却始终追不上去,而且好像越追越远,眼看着对方就要消失在视线之中了。

    无心的心里很急,因为他感觉那个身影就是走出这片雨林的向导,他想出去,所以他拼命的跑,不顾身上的伤痛,虽然他的胸前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连雨水都难以冲刷干净。

    消失了,那个身影消失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追的上,无心急得嘴里大喊了一声,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走了太远的路。

    世界好像静止了,没有了喧闹,没有了雨滴落在柳枝之上发出的“啪”、“啪”的声音,可是雨却还在下着,就好像一年四季都不会停一样。雨水汇聚成一条条狭窄的水流,在林间流淌着,冲掉了泥泞,冲掉了凌乱的脚印,冲掉了积成一滩的血水,好像要把这林间冲刷干净,看起来就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无心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映入他眼帘第一眼的,是一轮明月,天已经放晴,但夜幕也已经降临。

    无心咬着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靠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树上,可是突然他却发现,这里已经不再是那片柳林。

    无心愣了一下,扭头向周围看去,果然,这里已经不再是那片雨林,而且看起来这里好像一滴雨都没有下过,地面很干,无心手里已经抓起了一把土。他呆住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片雨林,又是怎么到的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这一切就好像是梦一样,可是湿透的衣服和胸前传来的那股剧痛又在告诉着无心,这不是梦,是真的,但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闭上眼之前发生的事,还有那名顶着伞的佝偻老者。这一切都显得太过诡异,诡异的让人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的。

    就在这时,无心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丝亮光,像是一丝烛光,透过稀疏的树林照了过来。看到这里,无心没有再犹豫,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扶着树干站了起来,向着烛光传来的方向缓缓走去。

    走了很久,一幢茅屋出现在树林深处,被稀疏的树林包围在中间,显得有些孤独,孤独的有一丝诡异,这里怎么会有人家,除非是这座山林的主人。无心想起了那个佝偻老者,也许那就是传言中的银脸婆婆。

    无心终于艰难的走到了那幢茅屋的门前,看了看周围,沙哑着喊道:“有人吗?”边说着,边紧紧的握紧了手中还未归鞘的血刀。

    过了不大一会儿,茅屋的门“吱呀”一声,竟然真的开了,只不过开门的并不是那个没看清样子的佝偻老者,而是一名美艳动人的少女,正在对着门外的无心招手,脸上带着一丝欣喜的笑容,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一个本该在千里之外的身影,如意……

    看到开门的人,无心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