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烟雨迷蒙
    人生的很多路都需要独自一人行走,注定不会有陪伴,也注定要自己选择方向,选择方式。无论最终选择的路是对与错,平缓还是忐忑,都不能后悔,也没办法后悔,即便前方有无数艰难在等着,也要努力走完,因为如果选择重新来过,很可能失去的更多,甚至阴阳俩隔。

    在无心离开武当的第二天,江湖上就传开了一件事,江城慕容堂堂主慕容千鹤,成为了新一任的武林盟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慕容千鹤自己争取所得,而是有人退位让贤,对于这样不合规矩的让位之举,第一次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而慕容千鹤竟然也没有拒绝,因为他收到了一封由武当掌门青木和少林方丈无悔以及无心三个人联名书写的举荐信。

    有人痴迷于名利,有人痴迷于权位,但无心从不为名利或者权位而动心,因为他看重的从来就不是这些身外之物,原本他来的时候就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现在他的心里,除了恨,就只剩下情,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这些对于他来说已经够了,从不奢求其他。

    一匹快马,从官道奔到林荫小道,又从林荫小道奔到官道,已经飞奔了很久,但是骑在马背上的人却看不出有一丝的疲惫,因为每走一段距离,他的脸上就越加的兴奋,好像前方有什么特别值得期待的东西在等着他。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总之是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快马不再疾驰,而是缓缓停下,因为它已经太累了,需要休息。马,还是那匹马,骑马的人也还是骑马的人。

    只见骑马的人缓缓的从马背上跳下,走到一家农户的家门口,讨了一碗水喝,然后扔下了一锭银子,让农户的主人牵自己的马去饮水吃草,农户主人很愉快的答应了,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勤快过。

    然后,骑马的人坐在了农户外面的一张石凳上,好奇的四处看着,村里的人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人,经过的行人全都好奇的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骑马的人,又或许是因为这个骑马的人太过特别吧。

    紧紧包裹着身体的黑色斗篷,压得很低的帽檐,隐隐约约苍白的脸,还有那把始终握在手里的漆黑如墨的刀,应该很少有人是这副模样,何况在这个偏远落后的村庄。这个骑马的人,正是离开武当去寻找巫山的无心。

    看着周围一张张朴实的脸,没有敌意,没有心机,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种满足,也许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绚丽多彩,但也许他们追寻的也恰恰是这份平淡无奇的安稳。

    无心不禁心中叹息,他自知做不到如此处村民这般无欲无求,只能向往,不免觉得有些许羡慕,甚至自惭形秽。无欲无求才是真境界,有时候要的太多,反而失去的更多。

    夕阳下,旁边的铁匠铺不停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显得很忙碌,远处的角落中有几个孩子不停地嬉笑打闹着,脸上满是天真无邪的笑容,村口的方向不时的传来几声羔羊的叫声,几处农户的房顶已经升起了晚饭前的炊烟,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祥和。

    山间小路上,一匹马不紧不慢的前行着,马上还是那个少年,那个从村落中逃离出来的少年,无心。

    短暂的休息过后,他就离开了那座村落,因为他不想打扰那份简单到极致的平静,更害怕自己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趁心中那一丝可能存在的不舍出现之前赶紧离开了那里。

    天已经黑了,一轮明月挂在空中,将一匹马,一个人笼罩在月色下,影子拉得很长,在月光下不停的向前移动着,显得有些孤独和落寞。

    他好像已经习惯了独自前行,习惯了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危险和平静。在他的世界里,好像从来都不分什么白天与黑夜,好像永远都在路上,一个形单影只,却心有牵挂的孤独行者。

    武当山上,今天又来了新的客人,慕容千鹤。他是为了武林盟主一事来的,原本他是想来向无心询问一些事情,可是现在已经不必问了,因为在他赶来之前,无心已经走了。

    “他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青木道人看着坐在自己卧榻对面的慕容千鹤,缓缓的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无悔大师坐在另一边,他还没走。

    “我从没说过他不值得。”慕容千鹤认真的说道,他知道青木说的是谁。其实他有很多话想问,可是既然无心已经走了,就没有再问的必要。

    青木听完慕容千鹤的话,再一次笑了,他很欣慰。老天好像很爱追弄别人,让原本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有了怨,让原本可以成为敌人的人有了情。如果用除了造化弄人之外的言语来形容的话,那只能说老天是一个年近半百,爱开玩笑,但却能洞察一切的老人。

    “他会平安无事的,对吧?”慕容千鹤突然转头看着青木,认真的问道,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青木皱了皱眉,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的说道:“世事无常,只能看他的造化了。”说实话他也不确定,甚至都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又怎么会知道无心能不能平安归来。

    “如果他回不来,我会踏平巫山,直到找到他为止,不管他是死是活。”慕容千鹤再一次认真的说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且真的能做出来。

    也许这就是朋友,也许彼此之间会有不快,甚至争斗,但是在面对外人的时候,总是会选择站在彼此的身后。

    青木看了慕容千鹤良久,嘴角扬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一片无边无尽,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树林出现在了无心的面前,终于就要到了。

    看着面前这片似曾相识的树林,无心想起了风月谷,想起了自己差一点死在了那片密林之中。现在他还不知道眼前的这片树林之中隐藏着什么,也不知道穿过树林之后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后退,因为他已经来了。

    缓缓的下了马,轻轻的拍了拍马的背部,将它赶走,回到它该去的地方,因为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是生是死无心都不知道,他没理由让一匹千辛万苦送他来的马死守在这里等他。

    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不测,至少这匹马是唯一能够证明他来过的见证,不过只可惜是一只不会说话的马。

    看着马儿已经离开,欢快的奔向了远方,无心不再犹豫,转身向着树林深处走去。他要开始踏上这段根本无法猜到结局的路程,不管遇到什么,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树林很密,密得月光都不能照射进来,无心只能看到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而且里面全都是白茫茫的迷雾,飘荡在林中的每一个角落,好像这是一座生长在迷雾之中的树林。

    如果这时候有人突然偷袭,后果不堪设想,无心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拔刀的机会。想到这里,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刀,精神集中到了最佳状态,可是心底的那丝兴奋却再一次蠢蠢欲动。

    慢慢的,无心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往前走着。脚下不时被缠绕的杂草绊住,又不时被头顶一些不知名的奇怪的动物叫声所袭扰,此刻的无心,已经完全处在了最兴奋的状态,脸上的肌肉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握刀的手背上已经青筋暴起。

    “无心…无心…无心…”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传进了无心的耳朵里,让他忍不住愣在了原地,但却分不清那个声音到底是从哪一个方向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无心脸色大变,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那是如意的声音!

    就在这时,声音再一次响起:“无心,快救救我,救我,啊,不要,不要……”一声声惊恐的尖叫犹如一记记重锤一样砸在无心的心头,让他的心不再那么冷静。

    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如意在幻城,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假象,可是脚下的步子却忍不住向着声音传来的大概方向缓缓移动着,越走越快。

    那个熟悉的声音没有停下,一次次的在无心的耳边响起,而且一次比一次凄惨。终于,无心忍不住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了过去,虽然他在心中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可最终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因为每一次声音的响起,都让他的那一点点本来就不确信的自信一点点被消磨。

    他追寻着,追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是声音却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总是冲向了相反的方向,向左冲声音就在右边响起,向右冲声音就在左边响起,好像故意是在跟他捉迷藏一样。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一点点蚕食着无心的内心,他快要崩溃了,脚下发力狂奔着,他害怕了,害怕这一切都是真的,整颗心开始颤抖,开始怀疑,眼角竟然忍不住流下了一滴眼泪,一滴冰冷刺骨的眼泪。

    “啊!!!”一声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响起,这一次,不是如意的声音,而是无心发出来的。他已经崩溃了吗?并不是。

    就在他伸手摸到自己眼角的那一滴冰冷的眼泪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了,如果那个声音真的是如意,她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境之下呼喊着无心来救自己,而是会独自流着眼泪看着无心,然后静静的死去。

    因为她和无心一样,都是愿意为了对方去死的人,这也是无心为什么一直以来不敢直面这份感情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紧接着,就看到无心突然闭上了双眼,嘴里不停的默念着秦家刀法的口诀,然后拔出了手中的血刀,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云雾缭绕的树林之中突然红光大作,周围的树木不停地被血刀斩断,一片凌乱。

    而就在这时,林中的迷雾好像也被这股凌厉的杀气所驱散,渐渐的淡了下去,视线逐渐的开始清晰了起来,而那个声音却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再也没有听见。

    无心缓缓的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前方凌乱的杂草之下有一个人影,他咬了咬牙,快步走了过去,脸上杀机重重,他怀疑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个人伪造出来的。

    可是当他走过去的时候却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趴在杂草中的这个人他认识,或者说认识那身衣服。这个人,正是红羽之中其中的一个黑衣杀手,然后他就看到了第二个,第三个……人数越来越多,而且都已经死了。

    无心立刻胆战心惊,看这些人的样子,应该死了没有多久,看样子他们和自己一样,全都中了幻觉,最终崩溃致死。

    无心突然发现,所有这些人全都冲着一个方向趴着,而且伸出的手全都冲着同一个方向。看到这里,无心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再犹豫,提着血刀向着那些杀手所指的方向全力冲了过去,血刀不停的挥舞,将挡在他面前的所有树木全都斩断,硬生生砍出了一条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无心握刀的手臂已经麻的抬不起来的时候,他终于冲出了那片树林。他的整个人的身上已经被凌乱的树枝和杂草划得到处都是伤口,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厮杀一样,但其实那要比一场剧烈的厮杀更加的诡异。

    当无心看向前方的时候,心却再一次沉了下去,因为前方等待他的,是另一座树林,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一片略显稀疏的柳林,而且正在下着蒙蒙细雨,可是无心转身看向身后刚才冲过来的树林时,却发现没有一滴雨落下。

    看着面前不可思议的情景,无心皱起了眉头,这也太过匪夷所思……